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16章 水月懸洞天鞦韆飛白蝶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16章 水月懸洞天鞦韆飛白蝶下字體大小: A+
     

    0216章 水月懸洞天 鞦韆飛白蝶(下)

    “怎麼?”千重夢輕露貝齒,轉身翩然坐上那鞦韆,片片白蝶從泛起褶皺的衣袂間飄飛而出,“滅公子莫非是怕這花藤不結實,坐着坐着便掉下去?”

    滅滄瀾淡淡挑眉,只見千重夢輕拍身側道,“客人要是一直站着,我怎好坐着?莫非是滅公子存心不想讓我坐好囉?”

    滅滄瀾輕聲苦笑,只得轉身坐在千重夢身側。坐下一瞬間,只見那花藤憑空長了數倍,繁花亦是大朵盛開,一片芬芳花海將這對年輕男女圍入中央。

    大片柔軟花瓣亦鋪滿地面,千重夢大方將雙腿放上去,露出一小段雪白的玉膚來,輕輕把弄着那雙魚玉佩歪頭靠在鞦韆把手上,“滅公子,我倒是想聽聽那青蓮宗覆滅的真相呢。”

    這問題來得確是突兀,滅滄瀾還在些微彆扭着坐上鞦韆的感覺,卻是立時目凝寒光轉過頭去,“看千重夢姑娘的形貌,應是不涉紅塵的高潔之人,怎麼對……”

    “我對滅公子的一切都有興趣。”千重夢鶯聲打斷,驀然輕掩素口笑了起來,“滅公子,你何必這麼嚴肅?你若是在我這裡修煉,想來也需要些日子,既是如此我們做個朋友有何不好?”

    “朋友?”滅滄瀾亦彎起一腿踏上花瓣,手臂搭在膝蓋上輕輕晃動,“姑娘對我這般的邪異之人不抱敵意,反生興趣,倒是讓我有些忐忑了。”

    “闖冥界,奪名劍,修邪體,還從那詭秘的滅宗之事中獨身活下來……我怎能不對滅公子你發了興趣?”千重夢乾脆半身靠在那花藤之上,嬌軀輕搖帶動整個鞦韆輕輕晃起,“呼我全名太過繁瑣,單叫‘姑娘’又顯生硬,你不如稱我爲夢姑娘便好。”

    好一副與老友交談一般的聲口,讓人不由得順着她的語意而去,倒是要刻意去想才能記起還要懷疑懷疑這突來的善意。滅滄瀾卻是城府一動,轉過一腿彎起膝蓋,與千重夢兩兩相對道,“我只能說那件事絕對非我所爲,而是冥界夢魘道領頭成就的屠殺。此次幫助人界對抗冥界入侵,想來也正好是爲我宗門復仇了。”

    “這般的一舉兩得,卻總覺有些心酸呢。”千重夢仍是晃動着鞦韆,與滅滄瀾兩個皆是面含微笑,一者冷潔如玉,一者邪寒似冰,卻是在這一片花海包圍中共同蕩着一隻鞦韆,“滅公子,你真的從未動搖過麼?會不會突然懷疑你所做這一切的意義?”

    “意義……”滅滄瀾頭靠花藤,目視頭頂那大片繁花,驀然一頂身子面向千重夢,一雙紅瞳寒冷刺人,“我這副功體的修煉纔剛剛開頭,我想建立的江湖霸業連苗頭都未起,夢姑娘說這一切有何意義?一路走來形勢無不逼命,我哪裡還有心思懷疑這些。”

    “……好,天命風流說得沒錯。”千重夢頓了頓,纖纖玉指輕輕摩擦着反咬的下脣笑道,“上古邪魔功體的傳承者,怎麼可能是庸碌之人?我這地界給你修煉功體,倒是讓我臉面生光了呢。”

    “能結識夢姑娘這樣的非凡女子,亦是我的榮光。”滅滄瀾輕輕外頭,豎起一隻手指笑道,“這句話不是虛僞。”

    “我又不是傻子,怎能聽不出來?”千重夢語中深藏自信,似是一切贊她的言語皆無須懷疑,“滅公子,你可承認你有那麼幾分當我是朋友了?”

    “這嘛……”滅滄瀾恍惚反應過來,他似乎真的沉入某種奇妙的醉意之中,想來他與烈青陽亦是一見如故之人,然而這千重夢帶給他的乃是異性之妙感。

    世間奇女子滅滄瀾見了數個,皆是各有千秋卻風情無限的人。而眼下這般相對而坐共乘鞦韆的快意,倒是頭一次體會。

    “怎麼,滅公子的門楣,我如此高攀不上?”千重夢輕嘆一聲,擡手採下一朵紫花,手指一捻便弄碎了花瓣,紛紛落下的花瓣卻是迎風化爲紫色蝴蝶,輕盈掠過滅滄瀾的火紅長髮。

    “哪裡話。”滅滄瀾城府一沉,驀然輕敲膝蓋笑道,“我已然這副姿態與夢姑娘交談了,難道還不算是待友之禮?”

    千重夢凝視滅滄瀾一瞬,驀然素手一掃揚起一片花雨道,“那我可就叫你滄瀾了。滄瀾,你究竟是如何破了我那花瓣棋局的?”

    滅滄瀾微微一愣,這般稱呼到現在只有烈青陽叫過,想起那個與青蘿一同留在天玄宗中待他迴轉的小子,心裡竟有幾分思念故友的情愫緩緩盪開。

    “我對棋局不通,因而乾脆不將那陣法看成是一場棋局。”滅滄瀾不動聲色地收起心動,轉眸迎向千重夢的笑顏道,“我俯視下去,便見那是一幅殘缺的八卦圖象,只有一面缺了圓形空洞,卻還有一處多了兩枚棋子,打亂了圖象之組成。因此……”

    滅滄瀾驀然輕聲哈哈一笑,伸手飛速捻住一片花瓣道,“花海內一切景象,夢姑娘都看得清楚不是麼?”

    千重夢輕輕拍手,抿起櫻脣點頭道,“好一個應劫而生的異人。怪不得你修煉未精,卻能走一趟冥界而安然迴轉,這般無師自通的本領確實可怕。”

    “見笑了,虧得與夢姑娘現下是朋友相稱,若是敵手,方纔我不是露出破綻了麼?”想到自己的確不精棋局,滅滄瀾暗歎自身缺陷仍是許多,若是敵手想抓破綻倒也不難。想及此,他不由挺起身子低聲道,“夢姑娘,關於我在此修煉之事……”

    “我這裡有許多天生朱果,亦有濃厚的天地靈氣,滄瀾你隨便選一處都可修煉。”千重夢左右一點手指,那兩面水池似是發出了更爲清澈的水波之聲,“不過我遇到你這般的有趣之人亦是難得,既然你要在我這裡修煉,我提些條件不算過分吧?”

    “甫才朋友相稱,便要談起條件,夢姑娘也是個妙人。”滅滄瀾微微勾脣,卻是暗想自己初識烈青陽時,又何嘗不是剛剛相識便提了相互合作共上白雲樓的條件?

    “那我就妙人做妙事好了。”千重夢輕輕眯起淡粉色的眼皮,眸中泛起一絲少女般狡黠的精光,“既然滄瀾你看出了自己尚有缺憾,修煉之餘就由我來助你填補。”

    “嗯?”滅滄瀾隱隱聽出溝壑,挑了劍眉看定千重夢嫵媚微笑的面容。

    “我教你下棋如何?”千重夢雙手捧起一團繁花,輕輕拋入香風之中,那些花瓣如同蝴蝶一般呼然隨風飄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