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15章 水月懸洞天鞦韆飛白蝶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15章 水月懸洞天鞦韆飛白蝶上字體大小: A+
     

    0215章 水月懸洞天 鞦韆飛白蝶(上)

    滅滄瀾輕側身形,血紋黑袍在一片微風中泛起褶皺,血紅長髮絲絲掠起,任憑這潮水般的光芒呼呼然淹沒了身週一切景象。

    忽聽一聲急促的吸入之聲,如同大片風霧一瞬間全部吸入一個極小的黑洞一般,滅滄瀾只覺頭頂上的壓力猛然褪去,視線頓時清明。

    溼潤的水汽成了真實可感的清涼,竟是立時便讓滅滄瀾的血紋黑袍沁出絲絲涼意。潺潺水聲就在耳邊,還有九天飛流一般的水花擊打之聲自頭頂傳來。滅滄瀾轉眼四顧,但見自己立身於一片奇妙洞天,腳下是略有崎嶇的青石路面,兩旁皆是彎月形的水池,內中清水盪漾,溶影波光溫柔輝映。

    而兩面水池之上皆是一道瀑布,雪白水花遠遠擴散,落入下方水面之中打散了瀲灩水光,生於水池周圍的奇花異草更加發出柔潤的芬芳。

    一片繁茂交錯的繽紛花藤交纏於天頂,道道霧氣般的迷離白光投射而下,落在青石地面上化成流霜一般的光華。此處到處都是累垂花藤、叢生香草,不時有玉色輕蝶纏綿飛過,卻是沒有一絲土壤,那些奇花異草彷彿是從冷清的青石中憑空生長出來的一般。

    滅滄瀾深吸一氣,法眼漸漸平靜下來,血光沉入深深的瞳孔之底。眼下的確沒有戰意了,亦感覺不到術法的蹤跡。雖然此地的主人能將術法隱藏得似是根本未曾佈陣一般,但是以他那舉世無雙的功體也能捕捉到一絲蹤跡。

    就在滅滄瀾深深呼吸雙眼輕眯的時候,那道清靈而又端莊的女聲再次傳來,此次了無飄於風中的迷離之感,豐滿親切地貼在耳邊,“滅公子果然是非凡人物,只是讓我招待天下圍殺的滅宗兇手,我仍是有些於心慼慼呢。”

    滅滄瀾驀然睜眼,只見眼前一片繁花飛蝶之中擺着一座鞦韆,皆是由奇彩花藤編成,上面端然坐着一個女子,紫白衣衫如同吸取了外面那花海中的色彩精華,衣袂上繡着精細的翩躚蝴蝶,素手輕擡握住鞦韆把手,豐厚青絲隨風飛揚。

    “嗯……”滅滄瀾上前幾步,血瞳輕睜便穿過了那些亂迷人眼的花色,看到一張秀眉罥煙、水眸含露的清秀容顏,如同一隻被水打溼了皮毛的白狐一般微眯雙眸,卻無一絲妖媚,反而滿滿的是一種惹人心生愛憐的嬌柔。

    但是這嬌柔內又隱隱帶着一絲鋒利,滅滄瀾看清了那女子美眸深處的明光,那光芒堅定而悠久不散,如同盯着獵物的狐狸,同時又在瓦解着獵物的戒心。

    “哈,天命宗主說他的面子不足以讓我穩穩通入,眼下看來確是如此。”滅滄瀾揚手將那枚雙魚玉佩輕輕拋起,一轉手抓入掌內舉起,“姑娘能爲不凡,外面花海內的術法之陣真是費了我好大功夫。”

    “但你還是破了。”那女子半面隱入花影,輕輕在鞦韆上蕩着嬌美身軀,每蕩一下都有一雙玉蝶纏繞飛出,“我敢說,方纔我那花瓣棋局之陣,就算是天命風流要破解都不會這般順利。”

    “哎呀,我還以爲姑娘會說‘連天命風流都破解不了’呢。”滅滄瀾眨眨眼睛,邪俊逼人的面容上恍惚露出一絲困惑,卻讓人更感覺到寒冷的危險之意,“這樣看來,我並不是多麼厲害啊。”

    “呵……”那女子驀然停下蕩動鞦韆的動作,素指輕擡撩開一片花藤,終於將那張如同霧籠曉月、露凝春花一般的面容完全露出,對着滅滄瀾柔柔一笑道,“你真是個可怕的人,你可知道?一面邪魔之性,一面少年之心,這兩面竟能被你運用自如……真是天下最虛僞的人呢。”

    這女子聲音柔美,話語卻是尖刻無情,滅滄瀾聽了卻只是微微一笑,輕吸一口氣緩緩嘆出道,“如今世道紛亂,若是將真心毫無顧忌展示於人,豈不是會死得很慘?”

    “那你當真未曾對任何人真心相待過?”那女子微微歪頭,淡粉色的眼皮輕眨兩下,便又有幾雙玉蝶倏然飛開。

    滅滄瀾微微眯眼,淡然轉眸的動作如同偶人,倏爾回神笑開道,“姑娘爲何如此關心這個?”

    “能進我‘落霞孤鶩’的人,我自然會有興趣。”那女子玉腿輕放,躍下鞦韆款步走出幾步,卻不行女子禮儀,反而是水袖負背一副瀟灑之相,“小女子是‘問花不語’?千重夢,有禮了。”

    “滅滄瀾。”滅滄瀾亦微微頷首,凝眸看定這個柔美與武氣完美融合的奇異女子,她如同畫中走下的凌塵仙子一般清麗出衆,眸中笑意似是親切又似冷傲,讓人原地凝立又忍不住想要接近。

    她何嘗不是雙面矛盾的結合體,於一人之身上融合了冰火兩重之氣呢?

    想及此,滅滄瀾甩開一束紅髮捻起繫住玉佩的粉白穗子,遞到千重夢眼前笑道,“這枚玉佩是姑娘給天命宗主的信物,應該再交與你。”

    千重夢卻不伸手,將一束有些發散的髮辮解了開來,玉指輕轉重新編好,一面繫上粉紫色流蘇帶子一面看定滅滄瀾道,“我請公子進來只是因爲你破了我的陣法,並不是看着天命風流的面子。”

    “我自然知道。”滅滄瀾亦不收手,禮數彬彬地等着千重夢束好髮辮,“能直呼他的名字,想來是相交至深的故友,已不用考慮給不給面子之類的虛名了。”

    “哈。”千重夢放下手中青絲,接過那枚雙魚玉佩的一瞬間香風飛散,那隻玉手就在滅滄瀾眼前發出一陣模糊光影,一片玉蝶呼然掠過少年頭頂。

    “這是……”滅滄瀾不動不躲,紅瞳一轉看定千重夢華美的紫白裙袂笑道,“果然如此。”

    “嗯?”千重夢捏着那粉白穗子,任憑雙魚玉佩貼在側臉上輕輕搖擺,饒有興趣地噙起一絲笑意。

    “那些白蝶都是從姑娘的衣襟上生出的。”滅滄瀾竹指輕擡,指着千重夢那繡着蝴蝶紋路的衣袂道,“天命宗主讓我來此處借寶地修煉,看來着實不錯,此處主人就是非凡之人。”

    千重夢一收手指,止住玉佩的搖擺輕聲笑道,“滅公子高興早了吧?要我接受一個承襲上古邪魔功體的天下圍殺之人在我的地界修煉,若是出了什麼差池,我可是怕麻煩的人呢。”

    “我已到了這裡,姑娘仍要拒絕?”滅滄瀾撓撓劍眉,輕輕甩開衣襟笑道,“果然是誰的面子都不看的高人。看來我只能回去向天命宗主提前打好招呼,若我因爲功體第一境界未能修煉完整,以致無法全力幫助人界對抗冥界的雜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了。”

    說罷,滅滄瀾頷首行禮,轉身踏步便走,竟是目不斜視、絕不回頭。千重夢從那少年身上看不出一絲動搖,但見他已快走出玉樹結界的範圍,不由上前一步道,“公子留步。”

    滅滄瀾的腳尖已然捱上幻光波動的邊緣,再進一步便可踏出玉樹結界,負手背對千重夢道,“姑娘可還有事?”

    “冥界入侵之事,天命風流沒有誇大其詞吧?”千重夢秀目輕眯,如同等待獵食的雪狐般沉下一股威勢。

    “若他說的是冥界已然血洗了人界幾處宗門,不日便要入侵神州的話,那便是實話。”滅滄瀾微微放空眼神,青蓮宗血夜之景飛速劃過腦海,“那幫雜碎動作很快,絕不留情的。”

    “看來你已經歷過了。”千重夢輕輕點頭,側身輕捻雲袖道,“恕我方纔無禮了,滅公子請上座。”

    “哦?”滅滄瀾側過身來,微微抿起脣角道,“千重夢姑娘答應我在此修煉?怎麼這麼快就不怕出什麼差池了?”

    “我這‘落霞孤鶩’雖然是偏僻孤地,但是天地靈氣也沾染了許多,滅公子只是修煉功體第一境界,想來也無大礙。”千重夢話雖淡然,意卻自信,只見她指定身後那花藤纏繞的大秋千笑道,“滅公子是客人,怎能站着說話?快請坐下。”

    “這……”滅滄瀾幾步走來,看定那精緻的花藤編織的鞦韆皺眉道,“就坐在這上面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