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14章 落霞飛孤鶩夢境萬花開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14章 落霞飛孤鶩夢境萬花開下字體大小: A+
     

    0214章 落霞飛孤鶩 夢境萬花開(下)

    “好一雙震人心魄的法眼,可惜還不足以令我現身。”那女聲柔柔低笑,聲音內卻帶着一絲凌厲的挑釁,“公子若是能解開我的陣法,‘落霞孤鶩’便掃階相迎!”

    “哦……”滅滄瀾只見身周皆是飛花亂舞,在這一片眩暈的香風幻境中,術法內部的走向竟是被遮得十分嚴密,比那天機子設下的幻境陣局還要難窺其裡。

    滅滄瀾便收回搜尋聲音所在的眼神,脣邊勾起一絲邪寒微笑道,“討教了!”

    “落霞千丈,孤鶩獨飛——”那女聲毫不猶豫,沉聲唸誦起經文般迷離而又莊重的法訣,更加快了無盡花雨的飛旋速度,“千重夢境,萬度迷局,喝——!”

    最後一字如同徒手撕裂天光一般,只見重重花雨立刻奔向兩面,再片片分裂逆旋開來,瞬間化爲無數棋子般的花瓣之團圍繞着滅滄瀾。

    滅滄瀾微微挺身,隨時準備蹬開腳下法陣飛動身形,漠漠轉眸打量着周圍大片花瓣棋子,每一個棋子中間都鼓動着濃烈的香氣,一明一暗的粉紫光芒如呼吸般緩緩起伏。

    彷彿有千隻蝴蝶同時在滅滄瀾耳側扇動翅膀,一陣尖銳的嗡嗡聲猛地衝入少年耳膜,同時那些花瓣棋子嗖然交叉飛旋,眨眼間便擺成一道錯綜迷局,淡金色的光線分割出整齊方格,彷彿將滅滄瀾投入一面巨大棋盤之內。

    “嗯……”滅滄瀾冷眸沉吟,足下血霧蓬勃翻轉,將他送入更高處方可與這片花瓣棋局平視,只見那淡金色的光芒直線無限延伸出去,迷離光霧已然遮蔽了其他景象,只剩一片巨大棋局擺在他的眼前。

    “這可難辦了,我對棋局可是一竅不通呢……”滅滄瀾微微收起黑金色妖光,擡起花紋詭麗的右手輕輕撓着脣邊肌膚,卻覺空間在緩緩倒轉,整個棋局連同他的身形都在向一面倒去。

    風聲小了許多,如同溫柔的泣訴般纏繞耳側。而那些花瓣棋子一面鼓動着一明一暗的光輝,一面緩慢卻不可阻擋地傾斜滑落。

    “忘了說,小女子性情急躁得很。”那女聲又幽幽蕩起,帶着一絲安然品茶看戲般的笑意,在滅滄瀾耳邊輕輕吹過一道香氣,“整個陣局都在傾斜,若是公子不盡快解開這棋局,待到棋子統統掉了下去,我可就閉門不候了。”

    滅滄瀾凌厲側過眼眸,一道粉紫色光影刷然貼着他的眼皮掃過,立刻沒了蹤影。他便負手靜立,眯眼緊緊盯住這片神秘棋局。

    想到那久遠之前的青蓮宗歲月,滅滄瀾壓下心神內絲絲動盪努力回憶,他各樣典籍都已工讀過了,倒是琴棋書畫一類少有涉獵。青蓮宗是道門宗派,而琴棋書畫一類屬於儒門技藝,少有此類典籍存放於書海之中,眼下倒是成了一塊空缺。

    “真是缺什麼要什麼……”滅滄瀾苦聲輕笑,驀然甩開夾在指間的火紅頭髮,穩住身形卻仍是清晰感覺到了整個陣局的傾斜。一絲絲紋路開裂般的咔咔聲從四面八方傳來,咫尺之外的棋局亦發出渙散般的迷離霧氣。

    “……何必非要看成一局棋!”滅滄瀾不動聲色,城府飛旋之間靈臺洞開,雙眸精光一閃立刻飛身,腳踏血霧高高俯視着那片花瓣棋子。一躍入高空,滅滄瀾的眼前立時展開一幅不一樣的圖景,那錯亂的花瓣棋子似是隱隱組成了某種形狀。

    “這是……”滅滄瀾已覺壓迫感刺入頭頂,身周皆是擠壓到一起的窒息之感,那處於邊緣的花瓣棋子滑落得越來越明顯。此種境況下滅滄瀾反而愈加鎮定,心中掠過一絲似曾相識的冷笑,驟然打了一記響指飛身下衝。

    他身形疾飛帶起的血霧立刻衝散了數道碎花,只見他竹臂猛揮,瞬間將兩枚花瓣棋子抓入掌內。那棋子卻是猛地一垮,花瓣似是要盡數散開一般紛紛掉了下來。

    “嗯……”滅滄瀾冷聲沉吟,雙手內各發一團魔光猛地一頂,又飛速碎成霧氣繞住兩枚花瓣棋子,逼它們保持形狀。身形則一刻不停地掠過棋局上方,翻身落在淡金色光線的方格之內。

    “就是這裡!”滅滄瀾甫落地根本站不住,陣局的傾斜已經到達界點。他乾脆順勢擰身,一個側翻將雙手內的花瓣棋子猛地拍在身下的方格之內。

    同一時分,天地間萬物靜止,一瞬虛無般的寂靜之後,兩道粉碎般的光芒從滅滄瀾手掌下的兩枚花瓣棋子內猛地穿透而出,立時崩開無數縱橫開裂的紋路。

    滅滄瀾縱使法眼鼓動,也不免被這貼在眼前的強光晃痛眼睛,連忙眯眼撇頭,卻覺陣局的傾斜力度猛地爆發,一舉將整個花瓣棋局兜底掀了過來,如同抖動綢布一般將他呼啦一聲彈了下去。

    “喝……”滅滄瀾猛睜雙眼,引動真氣將飄飛在空中的紅霧統統拉了回來,冰寒和灼熱交融的流風在腳下旋轉,生生將他頭衝下的身子轉了過來託入風中。

    滅滄瀾扶住眼角,定睛看向那片陣局,只見大片淡金色整齊分割的光線方格疾速波動,從每一條筆直線條內崩裂開來,那些花瓣棋子則如巨大雨點般飛奔而出,旋入空中砰然碎開,散成無數粉碎的花瓣。

    風聲驟然猛烈起來,濃郁的香氣差點噎得滅滄瀾血液倒涌,果然他一瞬間又置身於這香風花海之中了!

    “……破了麼?”滅滄瀾連忙壓住真氣,調動起寒熱之氣護住身體,立在一片血光閃閃的護罩內撫胸凝神。

    忽見風中逆旋的花瓣齊齊轉了方向,逆向掠過滅滄瀾身周向下扎去,統統回到了那遍地花枝之上,如同時光倒流般重新生長伸展。

    滅滄瀾微微睜大眼睛,看似無神的血瞳內卻是閃動着寒冷的流光,浩渺的星河幻象在瞳孔深處緩緩旋轉。眨眼間空中再無一絲花瓣,只有細碎的花粉飄飛旋轉,所有的花瓣都重新長回到了地面之上。

    一雙細小白蝶忽然翩躚而過,輕靈地掠過滅滄瀾的鼻尖。滅滄瀾方纔眼神一動,呼出一口氣擡起頭來,重又現出面似蒼冰般的冷酷面相來。

    他的正對面便是那兩片峽谷中間的一線天,內中透出的幽光越發晦暗。頭頂的暮光已快褪盡,只餘零星火燒般的霞光退入最遙遠的天穹邊緣。

    “我還聽公子喃喃自語說不懂棋局,卻是破陣破得這般徹底。”那女聲如同掠過天空的流雲般清靈,內中無一絲雜質,甚至能想見那聲音的主人正悠然歪着身子,素手輕撐側臉目光迷離。

    滅滄瀾也不開動法眼搜尋聲音來向,任憑這美妙女聲盪開絲絲迴音四面圍繞,足下輕點收起血色法陣,輕身落於地面直接邁步前行。

    在他眼前,那夾着一線幽光的兩片峽谷驟然分開,拉開劇烈的轟轟摩擦聲,將一片曲折幽徑呈現於滅滄瀾眼前。

    絲絲溼潤的水汽從中飄散而出,輕柔撲在滅滄瀾面上,越是接近這曲折小道越是有沁涼風霧瀰漫開來。方纔飛旋在香風花雨中的戰意已然盡數消解,如同被大風吹得紛亂飛舞的衣袂猛地平靜落下一般。

    “嗯……”滅滄瀾幾步走入小徑中央,只覺四周空氣幻覺般緩緩波動,濃密的花草遮住了前方通路,只有一棵枝葉茂盛的玉樹立在他的眼前。

    這是一棵真正由美玉雕成的巨樹,樹幹中央有一個小小的凹洞,似是一隻無神的獨眼般看定滅滄瀾。

    “呵。”滅滄瀾將負於身後的右手抽出,手中輕輕掂動着那枚雙魚玉佩,一路走近那玉樹,揚手將那玉佩塞入空洞之中。

    他的修長手指微微用力將玉佩完全頂入,悠然一推樹幹錯身凝立之時,只見那玉樹從中央裂開一道金光,猛地將那雙魚玉佩吸入萬丈玉光之中。在這片潮水般的光芒之中,滅滄瀾周圍的一切景物全都融化一般形跡全無,連腳下立足的花草地亦盡數埋沒。

    “滅滄瀾公子,恭迎你駕臨‘落霞孤鶩’。”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