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13章 落霞飛孤鶩夢境萬花開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逆世邪尊 - 0213章 落霞飛孤鶩夢境萬花開上字體大小: A+
     

    0213章 落霞飛孤鶩 夢境萬花開(上)

    晚霞燒了半面暮空,金烏墜地的紫金色陰影從遠山之巔擴散開來,幾乎埋沒了層層扯絮一般流動的雲光。

    這沉沉的暮靄卻被此刻滅滄瀾眼前的錦繡光彩打磨明亮,明明是垂暮之時的景象,卻似朝陽初升般滿目明光。

    滅滄瀾負手凝立,但見兩旁峽谷深深,只有中央一片狹窄山原似是通向幽靜之處,遠遠連上一線陰影。而包圍了他身形的則是海浪一般的花朵,以粉紫雙色爲主,乃是不知其名的珍貴奇花,還有大片細密綠草相襯。

    一路走來腳下都覺綿軟,可知這處花海旺盛之極,甚至躍過了生長凋零的自然之理,終年這般鬱鬱蔥蔥方纔有此景象。

    滅滄瀾紅瞳輕轉,頭頂暮光沉沉,眼前則花海盪漾,陣陣奇香醉人心脾,不時有玉色輕蝶雙雙飛過,幻影般刷然劃出一道白色氣霧。

    如同隱約環佩之聲的流水聲從遠處傳來,似乎就在花海所通的一線天深處。這裡就是“落霞孤鶩”的入口,但是滅滄瀾再不前行一步,法眼鼓動着淡淡血光凝神靜氣。

    “嗯……”滅滄瀾微微眯眼,負於身後的雙手輕輕掂了掂那雙魚玉佩,“似乎比白雲樓還要難對付……根本察覺不出是否布了幻境。”

    就算是那風姿無雙的天機子,布的迷幻陣也曾被滅滄瀾法眼洞穿,至少心知自己身處幻境,方纔見招拆招。而此處當真是花海迷離、香風盪漾,一絲一毫的術法氣息都感覺不到。

    “那就是……果然沒有佈下幻境?”滅滄瀾輕輕吸氣,敲了敲許久仍無感應的法眼,淡淡呢喃謹慎邁步。大片花海順着他行進的方向蕩起波紋,碎花纏繞着他飄飛的衣袂,點點冰涼的花汁浸潤了那沉黑的血紋袍子。

    滅滄瀾越走越覺奇怪,他已然提起十二分謹慎,既然天命風流說此處主人乃是他的面子都不能保證通行的人物,莫非就這麼大大方方讓開出口給他進來?

    “我也真是被天下圍殺久了,沒有殺意反而不舒服……“滅滄瀾苦笑一聲,抱起手肘無奈地點點額頭。那幽遠的兩片峽谷間的一線通路就在他眼前,他睜開一線火紅瞳眸,正和那一線天一般光芒微露。

    花海婆娑摩擦出的沙沙聲如同邀請的歌謠,愈加襲人的香風將滅滄瀾的衣襬直直吹向一線天之處,似是在催他進去。

    滅滄瀾卻是偏偏站定了,法眼內的血光沒有一刻鬆懈,露出一絲狐狸般慵懶笑意的面容卻是漸次冰凝,彷彿提起筋骨等待着什麼來臨。

    那香風拂動滅滄瀾衣襬的頻率愈加愉快,似是心急的少女努力招攬慢吞吞的情郎一般。滅滄瀾暗提真氣,忽覺整個空間似是旋轉了起來,風聲在耳邊劃過無數詭異的逆旋,身子也似是向一邊歪去。

    “我沒有大大方方一頭走進去,果然讓你先急了吧……”滅滄瀾冷聲一笑,驀然睜開雙眸目射血光,順着身體歪下的方向一轉身形,腿風掃過之處破開一片破碎飛花,猛地一個倒旋發動了右臂上的術法花紋。

    只見那詭麗花紋立時發出一陣黑金色妖光,氣霧般的光影刷地衝出,如同滾燙的烙鐵投入冷水般冒出嘶嘶然的煙霧,眨眼之間在滅滄瀾雙手中分別凝成數道絲線。

    被滅滄瀾閃電般的腿風破開的飛花嗖然飛向高空,旋成一道亂紅繽紛的香風,如一條扭動的蛇一般倒頭紮下,直衝滅滄瀾而來。

    滅滄瀾正好完全轉過身子,立刻壓下身子向後飛劃,同時雙手妖光一併甩出,口中疾速念動法訣,“邪能幻式?破夢術,喝——!”

    黑金色妖光在半空中驟然分成兩路,一高一低相互追逐着緊緊纏繞住了那飛花香風。兩者都是術法幻光,無形無質,相互碰撞反而激出了一道無濤氣勁,逆旋成一片半透明漩渦橫掃開來。

    然而那飛花香風卻是沒有破開一分,反倒與滅滄瀾的黑金色妖光形成一股相互撕咬的勢頭,陣陣刺痛源源涌入滅滄瀾的指尖,點點血色粉碎地散入風中。

    這片無盡花海內驟起強風,將海嘯般的花瓣統統掃了起來,大片花草劇烈搖擺的聲音如同詭異的呼號一般。風中香氣濃烈逼人,重重拍打着滅滄瀾的胸膛,形成無處不在的擠壓之力,連同那飛花香風一起旋成下壓的氣柱。

    滅滄瀾只覺全身泛起奇異的酥麻,驚覺那香風已然起了麻醉的效用,如同把整個人的骨頭一把扔進濃郁的釀酒之中。手上控制黑金色妖光的力勁頓時弱了幾分,滅滄瀾雙眼一個恍惚的空當便被那香風氣柱猛地撲了上來,在臉上砰地炸開。

    “呃!”滅滄瀾猛一眯目甩開頭去,火紅長髮如同衝上半空的業火般打散了一圈飛花。但是更多的飛花已然聚了起來,黑金色妖光立刻被攔腰掐斷,發出一聲尖銳的反彈聲凌空反擊向滅滄瀾。

    滅滄瀾雙眼劃過凌厲電光,兩道微微暴起的青筋鼓起血紅色的紋理,驟然從雙眉之上衝入額心硃砂印內。只見那火紅的三瓣火焰斑紋猛地一鼓,隨即發出烈烈熱度,憑空捲起一股旋風將少年長髮四面吹散,露出一張戰意沸騰的俊面來。

    那撲到滅滄瀾身前的花雨似是忌憚這股氣勢,統統迴旋飛上半空,在空中旋成一個巨大的飛花之團,陰影濃厚甚至遮蔽了暮天上火燒般的晚霞。

    滅滄瀾的身影瞬間被這團飛花陰影籠罩,腳下卻是旋出比這陰影更爲濃暗的法陣,詭異圖紋震動着點點血光,猛地將他的身體託上半空,與那飛花之團迎面對峙。

    被半身掐斷的黑金色妖光瞬間伸長,重組成大片狂擺如細小毒蛇的細線,術法花紋亮起一片開裂熔岩一般的火光,伴隨着滅滄瀾口中催命似的咒喃猛地旋轉爆亮。

    “邪能幻式?極限破夢術,起——!”一道術法經符從滅滄瀾脣齒之間呼然衝出,猛地擴大炸碎,飛散開去的黑金色碎光統統撞向那飛花之團,嗖嗖然穿過那團陰影直飛高空。

    那飛花團子從中間撕裂,猛地衝向兩側劃開獵獵風聲,如同瞬間劃開的海嘯分水嶺一般包圍了滅滄瀾。而滅滄瀾毫不喘息,立刻舉起右臂手起法形,一團血紫色魔光從掌心旋轉衝出,隱隱帶着一隻緊閉眼睛的圖案飛了出去,直衝那幽深的一線天通路而去。

    只聽一聲急嘯,從滅滄瀾兩側的花雨中各衝出一道花瓣旋成的飛鳥之形,並肩衝向那團魔光。滅滄瀾猛一仰頭,挑起劍眉騰身追上,身後拖起的血霧內夾雜了大片細碎的花影。

    極快的速度、極小的空間,滅滄瀾猛然一插雙臂護住身體,與那雙花瓣飛鳥狠狠撞在了一起,立刻掃起術法幻光崩碎的氣流。這片氣流一氣飛衝,亦生生打散了那團魔光,在那一線天通路的分寸之隔處炸成碎片。

    氣流瞬間逆衝,滅滄瀾迎面被頂了個呼吸倒流,立刻點起身形衝入高空,後背卻是被重重一撞,劇痛中卻有絲絲柔軟之物鑽入血肉般的冰涼之感。

    “嘖……”滅滄瀾邪眉一擰,立刻轉身面向身後之物,卻見某個極爲尖長的東西險些直刺額心,卻是被額心硃砂印鼓動的邪熱一氣擋回。

    即便如此滅滄瀾仍是吃了一驚,腳踏法陣後退數步方纔發現那是個巨大飛鳥之形,完全由花瓣旋成,千萬道鏤空紋路內透出濃紫色的暮光。

    滅滄瀾半身被遮成陰影,右手法指暗暗調起真氣,左手卻是悠然甩開衣襬笑道,“果然不虧‘落霞孤鶩’的名號,到處都是孤飛之鳥的形貌啊……”

    風中突然送來一聲脆笑,卻是城府深沉、不食煙火的清靈女聲,竟是令滅滄瀾心中一動,不禁凝起法眼擡頭搜尋聲音的來向。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