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11章 無雙天玄宗輝煌應天命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11章 無雙天玄宗輝煌應天命上字體大小: A+
     

    0211章 無雙天玄宗 輝煌應天命(上)

    天玄宗的建築就像傳說中的天庭那般,祥雲繚繞、幻彩飛舞,不時有各種奇彩飛鳥從雲端倏然劃過,捲起一陣混合着奇異醉香的輕風。

    滅滄瀾向上望去,在他眼前是三道開鑿整齊的白玉臺階,非別通向三面宮殿。中間一處正對着他的身形,飛檐金瓦甚是奪目,兩面高高翹起的檐瓦如同蒼鷹展開的勁翅,似是隨時都會連根拔地呼嘯沖天。

    這副雄勁之勢卻是深深藏在一派清明的仙氣之中,天玄宗的所在彷彿已經接近了彩雲之巔,擡手便能觸到浩瀚的天穹之頂。

    滅滄瀾深深吸了一口帶着奇異芬芳的風霧,卻覺一股細細的清涼深深鑽入胸膛,暗道這也是一股氣勁,乃是天玄宗無處不在的仙氣結晶,竟能隱隱壓住自身邪異的功體。

    “真是一處美妙的所在。”滅滄瀾不動聲色地微微一笑,隨天命風流登上中央那道直通大殿的白玉高階,“神州第一門派,果然名不虛傳。”

    “贊謬了。”天命風流踏上最高一級臺階,微微側身輕撫雪發道,“只是,滅公子所要的修煉寶地,只怕還不是我這裡。”

    “哦?”滅滄瀾負手凝立,四下望去只覺身處懸空,四面皆是流動雲影,腳下所踏的白玉地面恍如柔軟的棉花,稍稍加力便會掉下去。

    “滅公子放心,既然相求你幫助人界,你的條件我豈能含糊?”天命風流看了一眼滅滄瀾身旁的青蘿和烈青陽,眼中掠過一絲神秘的精光,轉身向大殿方向一揮雲袖道,“請進。”

    滅滄瀾微微頷首,卻在天命風流轉身一瞬凝起眉鋒來,“這天玄宗未免太過清靜,一路上連人影都未見……”

    想起刀劍風雲那守衛壯盛恭敬行禮的場面,滅滄瀾不禁和烈青陽對視一眼,但見後者的重點似是不在此處,只管抱了雙臂一臉彆扭。

    “真不喜歡他……”烈青陽輕輕咂嘴,被滅滄瀾輕撞一下方纔回神瞪眼道,“怎麼?”

    “……算了。”滅滄瀾暗想這小子究竟是和天命風流不對路到何種程度,這般詭異氣象都看不出來?作爲神州第一門派的天玄宗,從大門到宮殿竟是了無人影,更別說恭迎身爲宗主的天命風流回宗的陣勢了。

    “什麼算了?”烈青陽眨眨眼睛,幾步趕上負手前行的滅滄瀾皺眉道。

    滅滄瀾面沉如霜,法眼內鼓動着淡淡的血光,驀然左右一看輕聲道,“別說話。”

    “我……”烈青陽猛地一噎,正在此時只聽風聲逆旋,幾乎貼着滅滄瀾的尾音平地旋起大霧,刷然倒衝盪開了一片幻光。

    滅滄瀾立刻頓步,但見天命風流就在幾步之外側過身來,此處已然差幾步便可邁入大殿。只見那些幻光霧影疾速旋繞過大殿輝煌玉柱,砰然散開撕扯成千條瑞彩,落地瞬組成形。

    眨眼之間,兩排人影便在滅滄瀾三人兩旁立定,俱是雪白勁衣、身負刀劍的雄壯武者,卻和那天命風流一般溫文儒雅,並不帶逼人的武莽之氣,齊齊向滅滄瀾三人躬身行禮。

    天命風流點頭微笑道,“我一向不喜歡在宗內佈滿護衛,因此讓我的手下都修煉了霧氣之形。沒有人影的阻擾,天玄宗內的氣象才能這般有如仙境。”

    確實,若是站了大排武者護衛,反倒攪擾了這雲霧繚繞的仙境之景。滅滄瀾面無波瀾地勾脣道,“天命宗主倒是有幾分書生心性。”

    天命風流揮揮手,只見那兩排武者身形瞬移拉開數道霧氣,已然入了宮殿內兩面排開,自己則笑道,“我只是不大喜歡人影擁擠罷了。滅公子、烈少俠,請。”

    雖是說“請”,天命風流卻是自己一撩衣襟踏入宮殿,那模樣竟像是拂袖甩給人一道閉門羹一般。烈青陽皺起眉宇道,“請人進去,怎麼倒是他先動了?”

    滅滄瀾拍拍烈青陽的肩膀輕嘆道,“天命風流的幻光果真厲害,攪得你腦子現在仍是不清楚,重點總是放錯地方。”說罷,他便帶着青蘿一步踏入。

    “什麼意思?”烈青陽也緊隨而上,頗爲不爽地拍了滅滄瀾後背一下。

    “霧氣之形……”滅滄瀾並不顧及烈青陽的疑問,只管眯了紅瞳冷冷掃視兩旁雪白的護衛,“說得好聽,什麼不想讓人影擁擠攪了仙境景象……分明是暗藏的殺招,以霧氣之形隱遁人影,豈不是眼不可見隨時可發的殺陣了?”

    暫時壓下心神,滅滄瀾擡眼環視了一週宮殿,這天玄宗大殿不像個武林門派,倒像是皇族殿堂一般氣象輝煌,淡金色的牆壁和天頂處處刻滿了華麗暗紋,正對着滅滄瀾頭頂的是一片浩渺星圖的雕刻,四方鏤空伸出四聖獸的金像,鱗爪飛揚似是隨時可以破空而出。

    “這星圖……”滅滄瀾微微睜眼,只覺右臂上的術法花紋傳來幻覺般的點點鼓動,彷彿有一顆細小的心臟在手臂內緩緩呼吸。

    “好漂亮……”忽聽青蘿的小聲驚歎,小姑娘連連眨眼環視着這片輝煌殿堂,高階之上的寶座如同帝者王座般灼人眼球,地面上鋪着暗金繡紋的大毯,只有白玉淡金兩色的天玄宗卻毫不顯單調,而顯出一股濯盡一切紛雜的純粹,復歸高臨萬物的本真。

    天命風流就立在暗金繡毯之上,一步登上一級高階,半身猶自立在階下,笑容溫潤地看定滅滄瀾。但聽兩旁護衛聲如音律般齊聲道,“恭迎宗主,恭迎上賓。”

    聲聲連續,如一曲嫋然而潔淨的歌謠。天玄宗內所有一切明明都是輝煌氣象,卻被美妙而清雅的氣息巧妙掩蓋,化作一股不動聲色甚至迷惑人心的威懾,讓人不禁沉醉於這仙境般的美景之中,卻又忌憚着天頂上那生龍活虎的四聖獸金雕。

    天命風流輕輕擡手,兩旁護衛便收聲凝立,兩排人手皆是一刀一劍兩兩挨着,劍刃向左刀鋒向右,名宗氣象真是於無聲處都做到極致。

    只見金階兩旁又轉出兩隊侍女,裙袂飄飛卻是腳步鏗鏘,想來亦有不凡身手。天玄宗內沒有一人幹吃白飯,這就是天命風流治宗法則。

    “叫他們來了麼?”天命風流只管盯住滅滄瀾,試圖從他臉上找到些許波動,眼下卻仍是無用,一面緩緩起聲問一個侍女道。

    “已經請來了。”那領頭的侍女說完,侍女羣便退向兩側與護衛羣相鄰,讓開道路給數個人影走上前來。

    天命風流甩開一束雪發,淡淡啓齒舉起手臂道,“今日我天玄宗有上賓到來,你們來一一見過了吧。”

    “上賓?”但聽一個雄武男聲困惑響起,滅滄瀾漠漠轉眸便對上了一雙烈火似的眼睛,那呼之欲出的戰意與雄氣正和烈青陽相像,卻少了許多少年清澈,反而滿滿的都是行慣風雨的沉默。

    那男子盯了滅滄瀾一眼,似是被那雙紅瞳震了一下,便挑了劍眉轉向天命風流道,“大哥,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不是……”

    “正是滅滄瀾公子。”天命風流微笑點頭,毫無波瀾地看着那男子一瞬變色的面容道,“風雲,眼下情勢有變,且滅公子屠宗兇手的罪名尚有溝壑,你切莫有其他想法,我說他是上賓他就是上賓。”

    “真是承蒙擡愛了。”滅滄瀾驀然哧笑一聲,但見那男子轉過凌厲目光盯住自己,“被天命宗主這麼一說,好像是我受了恩惠賴到這裡來的呢。”

    “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你那張嘴很不討人喜歡?”那男子剛說了一句話,轉頭看了一眼天命風流仍是微笑卻已漸次凝起的眼神,咳了一聲不情願地抱拳行禮道,“天命風雲。”

    “這是我二弟。”天命風流滿意地點點頭,如同看到聽話的孩子不再調皮了一般,走下臺階繼續介紹道,“這是我三妹天命蓮華,這位則是我天命家族最小的孩子,我的四弟天命斷燭。”

    只見那雪白華裙上暗繡蓮花的女子端端大方地行禮,鶯聲燕語如同清波盪漾,一雙清澈的恍若透明的淡黑色杏眼脈脈如絲,“小女子有禮了。”

    而那天命斷燭還是個蒼白少年的模樣,看去比滅滄瀾和烈青陽還要小上些許,抿了有些發青的嘴脣淡淡點頭,卻不說話。他有着病態般的黑眼圈,卻阻不住一臉的清秀之氣,只是顯得如紙人般虛弱。

    “滅滄瀾。”“烈青陽。”滅滄瀾二人亦頷首行禮,隨即青蘿目光深深地看了那天人姿容的天命蓮華一眼,抱住滅滄瀾的手臂輕聲道,“我叫青蘿……”

    “那我就叫你阿蘿可好?”天命蓮華卻是款款地彎下柳腰,一張毫無瑕疵的仙顏笑如春水,對着青蘿輕輕一眨眼睛道。

    “嗯……”青蘿愣了一下,忽然盪開小貓般純真的微笑道,“好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