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09章 戰禍風波起血影入白雪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09章 戰禍風波起血影入白雪上字體大小: A+
     

    0209章 戰禍風波起 血影入白雪(上)

    雖是一句淡然的微語,但仍是被滅滄瀾聽在耳中,他血影一閃瞬間立在那兩人中間道,“何人打上門來了?”

    江愁餘眼眸一轉,捏起幻化書符的邊角輕輕一抖,“滅公子看看就知道了。”

    滅滄瀾伸手想要接過那張書符,就在手指觸及書符邊角的一瞬間,只見那書符上憑空生出一團火焰,一口將書符吞成灰燼。而江愁餘輕輕一捻手指,手中飛灰便紛紛揚揚飄入風中。

    “嗯……”滅滄瀾法眼一動,冷笑一聲並起法指,如同揮開灰塵一般輕輕一揮,那團青灰立刻倒旋迴來,劃開一道風聲的同時再次伸展成型,一片薄薄的書符被滅滄瀾修長雙指夾入其中。

    天命風流和江愁餘對視了一眼,低低笑道,“修煉不多,術法卻精,看來都是那本聖書的功勞吧?”

    滅滄瀾轉過手中書符,一面低下眼瞳看視一面笑道,“看來二位很在意我與欲歡顏的交易啊。”

    “欲歡顏?”天命風流淡淡重複,驀然笑開輕撩耳邊雪發,似是抓了老友把柄一般輕拍江愁餘肩膀道,“怪不得針對那聖書失落之事遲遲不見你動作,原來是顧及……”

    “風流!”江愁餘咳聲打斷,無奈地拍掉天命風流的手掌道,“少說沒用的,眼下有正經大事。”

    滅滄瀾未插一句話,看似全然不關心,心中卻早已飛快地盤算了起來:江愁餘與欲歡顏果然有些淵源,若是要抓住欲歡顏這條線索尋回那聖書,江愁餘則是必不可缺的人物了。

    “好,我們就來說那正經大事。”天命風流捻發轉身,對着空氣手指一挑,雖不見任何異樣卻是氣勁一轉,憑空拉起滅滄瀾指間的書符。

    而滅滄瀾也瞬間發動一股寒熱之氣夾住那書符,與天命風流兩兩暗施術法對峙,擡頭笑道,“人界武林多處遭到襲擊,雖然皆是些小門小派,但也着實是個警告啊……”

    “冥界好快的動作……”江愁餘皺起眉宇,冷眸看向那書符上波動的文字,乃是神州各處門派傳來的情報,他們連番遭遇了冥界的襲擊,有幾處甚至是血洗。

    看到血洗之類的消息,滅滄瀾竟是巋然不動,驀然一鬆手指扔開那張幻化書符。天命風流也收起氣勁,卻還是不防比滅滄瀾慢了一分,猛一側身躲過直衝自己臉面甩來的書符。

    “若是四本聖書齊全,局勢還不至於如此動盪。”天命風流一眯雙眸,看定那書符在空中劃出一道風聲便化成碎片,“想來是冥界看準了‘乾坤密鑑’中的一本聖書失落,方纔鑽了空子加緊進攻……”

    “真是尖銳的言辭。”滅滄瀾不知何時立在天命風流身側,倒是讓後者輕吃一驚,以他絕敏的感官竟都未能感應到那少年的移動,就這麼憑空移了身形,“天命宗主莫要當我是傻子,我還聽不出來你是在責問我與欲歡顏交易了那聖書,而沒有將聖書返還人界麼?”

    “……你知道便好。”天命風流的笑容仍是溫潤,語氣卻漸次冰冷,“我不得不忌憚你身上有着邪魔之性,竟是不分正邪導致我人界失落了一本聖書,若你當日從欲歡顏那裡得到了那聖書便交還人界……”

    “你是不是還要責問我爲何私自修煉了那本聖書?”滅滄瀾紅瞳輕闔,眼瞳內旋起點點浩瀚的星光幻象,驀然前傾身子貼在天命風流耳邊道,“他人倒是也想修煉,可惜消化不了……世上許多事,本來就是能者爲之不是麼?”

    “嗯……”天命風流直纓滅滄瀾的血紅雙眸,卻心覺不好,自己這不動如山的性子竟也要被那雙眼睛吸了去一般,馬上撇開頭咳聲道,“滅公子的手腕倒是靈活得很,是友是敵全憑你自己來定。只是莫要太過自信……”

    天命風流驀然轉頭冷盯滅滄瀾道,“你可左右不了人界正道。”

    這是在提醒他這般靈活轉換敵友很危險,早晚會惹惱了人界正道麼?滅滄瀾微微一笑,點頭低聲道,“那是自然,人界正道是由天命宗主你左右的啊。”

    天命風流凝立一瞬,那溫潤如玉的笑容便又浮現,揮袖轉向臺下一片躁動的人羣。方纔黃金鳥投下的幻化書符也落入了衆人手中,如同滾沸的大水裡投入一塊石頭,頓時激起了大片滾燙的水花一般,那大難臨頭般的私語聲已然止不住了。

    “諸位稍安勿躁。”天命風流緩緩踱步上前,立在乾坤臺邊緣溫聲道,“冥界與人界對立已是千百年,並不是這一時着急便能解決的。眼下請諸位專神護好各自的門派,我代表神州聯盟向諸位保證,定當竭盡心力阻擋冥界的入侵。”

    天命風流的話語有安定人心的力量,竟是讓人羣那沸水一般的躁動漸漸平復,然而還是有人揚聲問道,“冥界的進攻已經這般猛烈了,我們還怎麼護得自身周全?”

    天命風流正要說話,但見江愁餘負手走來道,“神州聯盟自然會派出人手協助諸位,守護各自門派應不成問題。”

    “這……”雖然有天玄宗和天道劍盟的名聲在上,能使人稍稍安下幾分心來,但那幻化書符上傳遞的信息實在令人動搖,冥界向來以狠辣陰險著稱,僅僅是增派了人手的保護豈能安然無恙?

    臺上二人對視一眼,卻聽另一個威勢深沉的寒磁聲音響起,竟是比他們二人都要有效地令人羣安定下來,“諸位光在這裡擔心,說破了嘴脣也沒用。天命宗主方纔也說了,眼下若是不信他們,人界還去信誰?”

    所有目光都放在了滅滄瀾身上,那少年明明極爲年輕,卻有一股生長千萬年的神樹一般穩健的氣勢,雖然明知是人人共忌的邪魔功體,屠滅青蓮宗的罪責也未澄清,眼下卻是人人都忍不住聽了他的話。

    “說得也是……”“神州聯盟確實爲人界貢獻良多,爲何不信他們?”“還是回去好好護住門派……”衆人的私語登時轉了話題,只見內中顧重雲和寒山夜鍾各自低頭搔首,輕敲額心的動作彷彿在緩解心中鬱悶,竟是毫無興致般地甩甩頭轉身便走。

    “此次神州論武怕是要就此告停,諸位暫放寬心,卻也不可失了警惕,我等自會拼死守護人界……”天命風流的話尚未說完,只見有三兩門派的人手已然快走出了漢白玉大道的範圍,內中就有前不久還宣告破裂的刀劍風雲,以及那神秘的寒山盟。

    而最遠一團人影似是壓根就未接近過乾坤臺邊緣,自己的話也不知是否聽見,自顧自走了開去。

    天命風流的話宣告此次神州論武草草收場,立於乾坤臺兩側的神州聯盟衛士引領衆門派離開,留下一片擔憂的私語聲,如同暮晚的潮汐般輕輕撲打水岸。

    江愁餘眼望離去的人羣,苦笑一聲道,“這真是令我印象最深的神州論武會了……”

    “你是指這般草草收場,還是指有異人降臨?”天命風流悠悠轉頭看向滅滄瀾,卻發現已無人影,微吃一驚轉頭看去,卻見那少年已然站回了天道劍盟羣體之中,正按着烈青陽的肩膀輕聲安慰。

    再加上滅滄瀾身旁那個小鳥依人的純真少女,這幅畫面竟使那通身邪氣的少年看起來溫暖如春,似是個心思細密地安慰着兄弟的普通少年。

    “你若是個普通少年,那倒還好了……”天命風流壓住心中的波動,轉向江愁餘道,“你對我說過青蓮宗滅門之事尚有溝壑,是不是認真的?”

    “我又不是小孩子,怎麼會跟你開這種玩笑?”江愁餘無奈地吸了口氣,撇頭淡淡道,“我的故友天機子與昔日青蓮宗宗主天不知是同門,他說滅滄瀾承襲了天不知臨死前傳授的法力,若是如此,這孩子怎會是屠宗兇手?”

    “嗯……”天命風流眨眨眼睛,輕拍一臉不悅的江愁餘肩膀笑道,“爲何生氣?我只是顧慮滅滄瀾現下也是個天下圍殺的對象,你我都不對他動手反而尊敬三分,若是出了些差錯,這般行徑豈不是損傷人界對我們的信任?”

    江愁餘隻聽他句句有理,吸了一口氣緩緩嘆出道,“就你顧慮周全,行了吧。”

    “好友,你親口說你不是小孩子,可莫要耍小心眼哦。”天命風流哧然一笑,輕推開江愁餘的肩膀邁步走向滅滄瀾,一面側臉笑道,“我可是還有事要求你答應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