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07章 迷魂雪劍光金鳥傳凶信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07章 迷魂雪劍光金鳥傳凶信上字體大小: A+
     

    0207章 迷魂雪劍光 金鳥傳凶信(上)

    想不到神州第一門派天玄宗的宗主,竟是這般溫文爾雅的年輕男子,彷彿白雪堆就的一座絕美人像,半面身影逆着天光恍若透明。

    就連滅滄瀾那雙深寒洞徹的法眼也看不穿天命風流溫雅微笑中的破綻,而天命風流也看不清滅滄瀾瞳孔中深沉的暗涌。兩個心機深沉的人面面相對,彼此都帶着一絲遊離的微笑,卻怎麼看都似劍尖上一閃而過的寒芒。

    “原來閣下就是天玄宗宗主。”滅滄瀾驀然開口,寒磁聲音落落知禮,微微頷首的模樣一如當日青蓮宗中那個平凡卻守禮的少年。

    天命風流輕拂雲袖,亦微微躬身道,“久聞邪魔功體威名,今日一見,雖未出手一招半式,已然令我驚訝。”

    “呵……”滅滄瀾輕輕捻起一縷長髮,看了一眼漸漸回收的漫天幻光笑道,“天命宗主對我這般看重,我可受當不起。須知你可是神州聯盟的主持者,以圍殺我爲目標呢。”

    “這並不影響我欣賞你的實力。”天命風流搖搖手指,看似漫不經心的動作卻挑起了一片流光,這光華倏然分成數道光霧飛向高空,更加快了幻光回收的速度,奇異幻彩卷成呼呼然的雲霧收入他的體內,“雖然你眼下仍是屠滅青蓮宗的罪人,但是單看你的形貌及實力,仍然值得我讚美。”

    雖是溫文爾雅的言語,卻透着一股極爲自負的傲氣,滅滄瀾聽出天命風流語中威勢,不由心下一沉道,“這人果然不簡單……”

    心語未落,只聽空中掠過一絲極其短促的風聲,似是尖利劍鋒瞬間入鞘一般,滅滄瀾回看乾坤臺下人潮,衆人都各自拾起兵器面面相覷,甚至還有些踉蹌,如同體內一股沉重力道猛地抽出反而令他們身形不穩了一般。

    只見江愁餘輕揮長袖,落入神州衆人中間阻止他們擅自離開的天道劍盟衆人紛紛飛身,落在乾坤臺上整齊站開隊列,微微頷首面向盟主。而江愁餘則帶着江驕炎一路走來,停在天命風流身側苦笑道,“你這一遲到,倒是惹出不少麻煩來……”

    “說到惹麻煩,難道不是有人更讓人無奈?”天命風流微微一笑,點了點身前那面紅漆大椅的方向道,“‘樓臺煙雨中’的人沒有出現,看來是不參與這次神州論武了。”

    “真是……”江愁餘皺起眉宇,卻不似動怒,而是極其相熟的故人之間那種包容的無奈,“好歹也是神州三大名門之一,那小子怎麼這般我行我素……”

    “他不像你我二人,爲了人界心力交瘁的。”天命風流甩開肩前一束雪發,幽幽望向臺下剛剛反應過來的神州衆人凝眸道,“就算如此,我們不還是吃力不討好麼?”

    “好,天玄宗的人終於出現了!”只聽臺下數個聲音交混響起,正是方纔領頭回轉的幾個門派的首領,雖是逼問的心思卻忌憚着天命風流那無聲的威勢,言語之間已然減了三分強橫,“這神州論武拖延到現在,還任由神州聯盟追殺的對象堂而皇之現身於此,是不是該給我們一個交代?”

    滅滄瀾淡淡回眸,看定臺下兩面相對的寒山夜鍾和顧重雲,而遙遙形成三角陣勢的那團人影已然沒入人潮,竟是一時尋不到蹤跡。但是滅滄瀾並未寬心,方纔一瞬間心中涌起的波瀾仍在沉沉翻滾,“並不是我看錯了,那的確是……”

    “關於此事,暫且放下。”忽見天命風流負手走來,雪白人影大方站在滅滄瀾身側,與滅滄瀾那通身凜寒的邪氣形成鮮明對比,彷彿一塊溫潤白玉,“雖然追殺滅滄瀾的命令由我所下,但是青蓮宗屠滅之事眼下卻有了諸多疑點。這位滅公子既然有本事安然現身於神州,自然也會想辦法查出凶事真相,可對?”

    天命風流沉沉轉過眼眸,他那恍若透明的淡黑色眼睛確有一股迷魂般的力量,少有人能直對他的眼神而心無動搖。滅滄瀾卻只是微微一眯眼睛,驀然轉頭面向臺下道,“多說無益,我只給你們看事實。待我剷平冥界夢魘道,事實自然會堵住你們的嘴。”

    滅滄瀾字字尖銳,雖是明透無比的道理卻是言語刺人,不免讓臺下神州衆人心生不快地憤憤道,“好一副尖利口齒,只怕是徒逞口舌之快,又在盤算着什麼見不得人的計劃吧!”

    “耶,諸位如此說,那豈不是連我的面子都不看了?”眼下神州形勢一盤散沙,倒是極易被煽動怒氣,虧得天命風流性子溫潤,不急不躁地笑道,“若是不信我,眼下你們還去信誰?”

    衆人面面相覷,一直面帶微笑如待好戲的寒山夜鍾與顧重雲微微收了笑意,眼神冰冷地左右環顧被那天命風流壓下心神的衆人。卻見天命風流滿意地看着神州衆人不再做聲,點頭笑道,“不必擔心,江盟主亦說過會給諸位一個交代,只是需要些時日罷了。”

    他轉身面向江愁餘,揮手指向身後那面紅漆大椅道,“‘樓臺煙雨中’缺席,看來這論武會似是要推遲了。”

    “哼……”江愁餘緩緩嘆氣道,“我非要親自去教訓教訓那小子,怎能如此目無他人……”

    “嗯……”天命風流驀然一擡手掌,鬆鬆張開的雪白手指如同幾根冰刺,“江盟主,你那‘千里霜華’……”

    “你對劍有無上的造詣,早已感知了‘千里霜華’的所在纔對吧?”江愁餘撫須笑道。

    而聞聽此言的滅滄瀾則微微一挺肩背,身形倏然一轉便如水中溶影般離開天命風流身前,轉眼間其聲已在烈青陽耳側響起,“那個天命風流似乎對‘千里霜華’有興趣。”

    “哦?”烈青陽微微擡眼,明眸中映下一抹雪白身影,脣邊驀然勾起戰意烈烈的笑容,“好……我看他應是個不錯的對手,應該能和你一樣令我戰得痛快!”

    “你……”眼見烈青陽開動真氣就要飛身,滅滄瀾立時伸手拽住他的臂彎冷聲道,“你這就要動手?”

    手掌甫一貼上烈青陽手臂,滅滄瀾心中卻登時一沉暗暗道,“這股雄氣……這小子怎麼會突然起了這麼明顯的戰意?”

    “我就是要向整個神州證明我的劍法!”烈青陽回過頭來,泛着強烈明光的眼睛瀰漫出異樣的期待,“再不出手,豈不是委屈我這把‘千里霜華’了!”

    “青陽……”滅滄瀾微微皺眉,倏然收手任烈青陽移形而去,旁邊的青蘿張了張小嘴抱住了他的腰身。

    “青陽笨蛋他……怎麼突然這麼熱血沸騰的呀?”小姑娘亦覺奇怪,眨了眨眼睛看定烈青陽飛身而去,幾步之間已然趕到天命風流身前,頓時形成對峙之勢。

    只見烈青陽長髮輕飄,揚手甩開束成一把斜搭一肩的髮束道,“‘千里霜華’就在我手中,閣下就是天玄宗宗主天命風流麼?”

    “正是。”天命風流輕負雙手緩緩挪身,正對烈青陽微笑點頭。

    那無懈可擊的儒雅氣息卻似是溫柔的警告,又像是一個嫺熟的獵人微笑看着獵物投入陷阱一般,烈青陽卻似是感覺不到這詭異的氣息,只管按住“千里霜華”劍柄揚聲笑道,“久聞天命宗主劍法非凡,今日正好請教!”

    “哦……”天命風流微微歪頭,背上那柄銀身金紋的劍熠熠生輝,“這位少俠風風火火而來,倒是讓我不知道怎麼辦了。”

    “什麼怎麼辦?”烈青陽雙眸一緊,眼瞳如兩顆挾帶烈火從天而降的隕石般緊盯天命風流道,“劍者自應憑劍說話!在下烈青陽,就爲這一刻纔來神州論武會!”

    話音未落,烈青陽已然騰身而起,雄勁身形如同飛空鷂鷹般疾速一轉,憑藉轉身之力猛然抽出“千里霜華”,金紅色劍光立刻擴開數道彎月形劍氣嗖然飛來。

    “這……”戰況起得突然,那烈青陽彷彿被一團火催得按捺不得一般上來便打,江愁餘看在眼中也覺不對,驀然眼中精光一閃後微微笑嘆道,“天命風流,你也真是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