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05章 迷局再機變天命一風流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05章 迷局再機變天命一風流上字體大小: A+
     

    0205章 迷局再機變 天命一風流(上)

    青蘿愣了一下,盯住寒山夜鍾攤開的手掌咂着小嘴道,“什麼……證據?”

    “空口無憑。”寒山夜鍾歪歪頭,似是在欣賞青蘿純真面容上呆愣的蒼白,目光有意無意地遊離到滅滄瀾身上,“我的寒山盟坐落神州中心,從未煉製過什麼禁忌秘寶,這可是人所共知、天地同鑑的。而小女俠和你哥哥說的那些,可就是要拿出證據來了哦。”

    “你……”青蘿猛然一仰脖頸,小臉上涌起憤怒的潮紅,雙手往腰間一探便拉出了兩道閃亮銀鎖,眼看動作便要制止不住。

    疾風一瞬間,滅滄瀾伸手將青蘿整個抱在身側,將她手中連着刀鋒的鎖鏈迅速壓了回去,轉身貼住小姑娘的側臉低聲道,“阿蘿,收回去。”

    “可是……哥哥……”青蘿微微挺起胸膛,整個身子都陷在滅滄瀾的擁抱中,小下巴抵着他的肩膀微微顫抖道,“那個人……他明明就是……”

    “事情不是這麼簡單。”滅滄瀾緊凝眉眼,半面陷入陰影的面容如死神般瀰漫着煞氣,遠遠地鎮住了臺下一波波私語聲浪,“聽話,收起來。”

    青蘿又是委屈又是不解,臉上卻浮現出了絲絲滾燙的溫柔,眼波如同遊絲般顫動起來,緩緩地將鎖鏈刀插回腰間。

    滅滄瀾微微擡頭,只見乾坤臺下一片人浪如同巨大陰影,內中危機暗伏,隨時都會飛出來無數鋒利的殺意。眼下情況更是不妙:青蘿心性單純,果然幾句話便被寒山夜鍾那般的老狐狸抓了軟肋,要起什麼證據來。若是滅滄瀾自己,不會陷入如此圈套令自己更陷劣勢,但是青蘿頂着一團火上來,幾句話更是壞事了。

    微微一嘆,滅滄瀾抽回身子彎腰看定青蘿,輕輕拭去小姑娘眼角淚光溫柔道,“阿蘿乖,哥哥怎麼會輸給那種老狐狸呢?眼下你不要再說話了,懂麼?”

    青蘿梗着咽喉,咬着嘴脣如小獸般慢慢點了點頭,一頭靠在滅滄瀾臂彎中抽泣不止。

    她的心就像被細小尖鋒不斷劃過一般,那尖鋒便是人界衆人鋒利的言語,和所有人對滅滄瀾毫不留情的詆譭和厭惡。

    滅滄瀾自知青蘿心中所想,抱了她轉身立定,但見那寒山夜鍾仍沒有收回攤開的手掌,一臉的陰沉微笑如同等待好戲**。而旁邊的江愁餘則一直手提金劍,彷彿醞釀着隨時可以出手的殺招,看向少年的眼神已露出些許動搖。

    “眼下不能失去江愁餘的支持,他對我本來就是半信半疑……”滅滄瀾心中暗動,擡起手指輕輕一劃,一道寒熱之氣刷然飛出,正中寒山夜鍾攤開的手掌,啪地一聲生生將那手掌打了下去。

    冰寒和灼熱交融的氣息在寒山夜鍾手掌上炸開,竟是將他帶了個踉蹌,晃了一下身形方纔收手笑道,“這是什麼意思?”

    滅滄瀾輕撓脣角,一副萬事不關己的形貌,其氣度悠然並不比寒山夜鐘的陰冷沉靜差一星半毫,“我這詆譭人界門派的罪名如何處置,應該交由江盟主定奪吧?”

    江愁餘微微一挺身子,自覺無數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最清晰的卻是滅滄瀾那雙冰冷紅瞳的注視,彷彿一道細小針鋒安靜抵在了他的額心。

    “江盟主,我爲你奪回‘千里霜華’,你我二人也算打了些交道。據你看來,我是不是那種蠢到當着整個人界神州勢力的面撒謊,還毫無證據可以爲我圓謊的人?”滅滄瀾驀然甩開一束紅髮,盯緊江愁餘的紅瞳內彷彿燃燒起無聲的火焰。

    那雙震人心魄的紅瞳逼得江愁餘呼吸錯亂了一下,他立刻倒轉金劍貼於身側,冷冷笑道,“滅公子將我推入如此靶心,不大妥當吧?”

    “這怎麼是將你推入靶心?”滅滄瀾頗似無辜地攤攤手,側轉眼眸便看見了寒山夜鍾臉上凝重的神色,他的悠然態度彷彿瞬間消磨了幾分,“我只是想告訴江盟主,你可別忘了懷疑此事有貓膩,以免一激動便被某些人帶入套子,平白地跟我翻臉了。”

    “你……”江愁餘劍眉一挑,緊貼於身側的金劍卻是一動未動,只有一波真氣無聲地擴散開來,一圈半透明的氣勁打散了空中殘餘的霧影。

    好一個滅滄瀾,如此不利的情況下竟能幾句話轉移重心,讓人不得不爲他找臺階下!

    “此事確實奇怪……依滅滄瀾的城府,怎麼會做出這等毫不利己的蠢事?”江愁餘到底久經江湖,腦筋清楚,暗暗盤算道,“若是就此跟他翻臉,恐怕纔是真正壞了事……也罷!”

    只見江愁餘在滅滄瀾滿意的目光下揮袖轉身,面向神州衆人聲如洪鐘喝道,“諸位不必擔心,江某必將就此事給諸位一個交代!滅滄瀾究竟是不是屠宗兇手,還任意詆譭神州勢力,江某都會查個清楚!”

    “江盟主明顯偏袒滅滄瀾,如此還怎麼查個清楚?”寒山夜鍾冷笑一聲,直纓江愁餘側過來的冷峻目光道,“事實如此明顯,滅滄瀾就是屠滅青蓮宗的禍首、奪我門中之物還出口詆譭的罪人,還有什麼可查的?”

    “真是步步緊逼啊……”滅滄瀾微微一笑,將貼在身側抽泣不止的青蘿又抱緊了些,看也不看寒山夜鍾地笑道,“莫急,寒山夜鍾……你這麼着急將我定罪,連考慮的時間都不給江盟主,小心露出你的馬腳來。”

    寒山夜鍾撓撓眉宇,哼笑一聲抱起雙臂,眼看滅滄瀾摟着青蘿走向天道劍盟一邊,一揮大袖與江愁餘擦肩而過。身形相錯一瞬間,他狠狠地與江愁餘四目相對,囁嚅的聲音卻藏着沉沉的陰冷,“袒護滅滄瀾,你可是會後悔的!”

    “嗯……”江愁餘沉聲威喝,只見寒山夜鍾頓時加快了身形,縱身一躍便沒入了臺下人羣之中。

    而此時滅滄瀾已走入天道劍盟的羣體,遠遠站在隊列之外的烈青陽一拍紅漆大椅的把手就趕了上來,一把扯住滅滄瀾沉聲道,“你剛纔爲什麼不讓我上去?我剛要動,結果你一個心識傳音……”

    “應該說你現在能自由接收到我的心識傳音,是你對術法一類稍稍開竅了。”滅滄瀾微笑着拍拍烈青陽的手,按住他一臉不爽又要湊上來的身形低聲道,“現在情況不利,不要再多一個人捲進來了。”

    “聽着,滄瀾……”烈青陽轉眸瞪了一眼臺下仍是竊竊私語的人潮,那些尖鋒般的言語他都能想見說的是什麼,“你若當我是兄弟,就不要總是把我排在外面,讓我幫你你會死麼?”

    滅滄瀾微微一愣,只見烈青陽迎面盯住自己的眼神竟是燃燒一般的炙熱,如同兩塊冒着滾燙濃煙的隕石即將爆炸一般。想不到僅僅是不讓他攪和進來以免事態更亂的考慮,竟是讓這少年感到兄弟之義被背叛了一般的惱火。

    想及此,滅滄瀾放下微微緊繃的後背笑了,他的笑容既可以冰凍天地萬物,又可以融解全部的春光暖意,“你也給我聽着,青陽……正因爲你是我的兄弟,所以我纔要在我最需要的時候請你幫助。而現在……還不到時候。”

    烈青陽咳了一聲,收回身形猛地又拍了一下紅漆大椅的把手,叉了腰不爽道,“你不是跟我說過什麼寒山盟的事麼?那現在是怎麼回事……”

    “只能說是有人花大心思給我下了個障眼法。”滅滄瀾走到烈青陽身側,眼盯那些欲動不敢動的天道劍盟衆人,聲音卻是沉沉地貼上烈青陽的耳畔,“恐怕我在寒山城中遇到的一切,全都是假象……但若是如此,難道會假戲真做到真的讓那至高傀儡術的丹丸落在我手中?”

    好大一場迷局。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
    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