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04章 虛實自難辨真言成大謊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04章 虛實自難辨真言成大謊下字體大小: A+
     

    0204章 虛實自難辨 真言成大謊(下)

    竟是眨眼間就自行吞噬了臺上一片狼藉,乾淨得連存在感都削弱了。

    眼下不及細想,滅滄瀾心知不能放鬆,立刻擡頭看向一片灰雲漫卷的天空。那道扯碎壓扁一般的巨大黑影也漸漸回縮成型,緩緩地落在他的面前。

    滅滄瀾冷眉一挑,忽見江愁餘站到身側,他手中的盤龍金劍仍鼓動着絲絲嗡嗡作響的劍氣。

    “你若是再助我,恐怕臺下那幫人又要傳些口舌了。”滅滄瀾微微一笑,連經兩場打鬥後他亦有些虛弱,本就蒼白如玉的面容更顯得沒了血色。

    雖有威能無邊的邪魔功體,但是不經艱苦修煉,再怎麼高超的天賦也佔不了多少便宜了。江愁餘的眼中旋轉着此種訊息,似是已被滅滄瀾看在眼裡,他微微笑道,“不是助你,這是我天道劍盟主持的神州論武會,這般混亂局面我能袖手旁觀麼?”

    “好。”滅滄瀾頓了頓,輕輕甩開肩前一束紅髮,“江盟主果然是城府深沉的人,即使被所謂的同盟面對面逼問了也還如此清醒。”

    “那丫頭不知好歹而已。”江愁餘冷笑一聲,輕轉劍身面向對面那片黑影,重重灰霧漸漸散開,但一時還是看不清那人形貌,“神州論武會雖是以武爲尊,但是這般你也來打我也來打未免失了規矩吧?閣下既然能前來參與神州論武,想來不是些雜門小派,這點規矩都不知道可就令我困惑了。”

    “說得彬彬有禮,卻是將人罵了個體無完膚啊。”那黑影發出沉啞笑聲,驟然撥動了滅滄瀾心絃,只見那影子款步走出霧影,立在日光下雙手負背看定滅滄瀾笑道,“這拿了別人諸多東西的竊賊,也能光明正大地站在人界名門天道劍盟旗下,頂着天下圍殺之名出現在神州論武會上,纔是更讓人困惑的事吧?”

    滅滄瀾緩緩擡手,輕輕擦去脣邊一絲模糊血點,輕捻着指尖笑道,“我的困惑纔是最深的,只怕你不敢聽我說出來,寒山夜鍾。”

    寒山夜鍾一擡面容,那清俊卻顯出陰詭青白的臉上似帶笑意,濃重的黑眼圈托出瘦削的顴骨,如同被抽了血液一般顯得乾瘦。身上那件做工考究的黑袍也如同偶人身上的衣服一般,空蕩蕩地飛舞着闊大的衣袂。

    “你說就是,我有何不敢聽?”寒山夜鍾插起雙袖,饒有興致地看定滅滄瀾。那眼圈濃黑的眼睛彷彿是被圍在黑洞中間的殘星,眨着眨着就會化爲呼嘯墜空的隕石。

    “我在初入人界的時候經過了一處城池,名爲寒山城。那城內的寒山盟秘製至高傀儡術的寶物,盟主寒山夜鍾以助我改換容貌、瞞過全人界耳目繼續行走江湖的條件換來我的幫助,最終煉出了至高傀儡術的丹丸。”滅滄瀾立刻開口,平靜而寒冷的聲音如同哄人入睡的歌謠,卻是令人錯覺自己即將永眠。

    “但是那寒山夜鍾卻反咬一口,意欲取我性命,結果那丹丸和整個寒山盟的性命統統到我手中了。”滅滄瀾輕輕一捏右手五指,歪頭看定面色絲毫未變的寒山夜鍾,隱隱覺出些許不對來。但是他的話全然是事實的重複,無懈可擊。

    忽聽寒山夜鍾仰天一笑,笑得竟是連氣都有些喘不上來,指點着滅滄瀾如同對一個調皮的孩童說話,“滅滄瀾,你的故事編得真精彩!虧得你有臉當着全人界的面撒謊,將自己搶了他人之物的行徑一應蓋過了!”

    滅滄瀾微微睜眼,只聽身後涌起一片聲浪:“果然是邪魔,這麼不要臉!”“那些話怎麼說出口的?寒山盟坐落在神州中心,就和我的門派相鄰!初入人界的地帶全是荒原,哪兒來的寒山城?”“寒山盟就算不甚出名,若是秘煉什麼禁忌之寶,估計也躲不過江湖飛探和黃金鳥的探查吧!”

    大片聲浪涌入滅滄瀾耳中,點點解開着他心頭疑問,突然一聲脆響,那團鬱結的謎團驟然打開:寒山城一夜血殺,大約根本不是真正的寒山盟所爲!

    既然是修習傀儡術的聯盟,那麼寒山城的一切,難道沒可能全都是偶人假象麼?!

    滅滄瀾天靈洞徹,大約想出了事情輪廓,暗惱自己開頭說了寒山城一事,竟是糊里糊塗掉進了寒山夜鍾套話的圈套。那雖是事實,但無人可證,眼下卻成了他當着全人界的面公然說謊的把柄。

    寒山夜鍾連連點頭,眯了眼看定滅滄瀾身後涌動的人潮,這些神州勢力雖然沒有太過厲害的,但若是煽動起來聯合一處,他滅滄瀾有再怎麼逆天的邪魔功體,眼下也是必敗無疑的劣勢!

    這寒山夜鍾也是煽動衆怒的手段,倒是比那顧重雲上來就打的手段高明多了。讓滅滄瀾自己背一個說謊奪物的罪名,豈不是更易掀起衆人怒火的證據?

    “嗯……”滅滄瀾暗捏法指,一道寒熱之氣立刻貫穿腳底,只見他重重一跺腳,一片旋轉氣霧轟然散開,立時打亂了一片憤怒的聲潮。

    臺下微微安靜,剩下臺上三人對峙。滅滄瀾雙手負背,左手蓋住掐着法指的右手,絲絲黑金色閃光在他右臂上游離,“如此說來,莫非是我腦子壞了,寒山城之類的事不過是一場夢?”

    “別給自己找藉口,就直接說撒謊被我戳穿好了!”寒山夜鐘擺擺手,整個人就像是個教訓孩童的長輩,暗自嘲笑着孩童的低幼,“我寒山盟坐落在神州中心,幾時到過初入人界的地界了?還說有什麼至高傀儡術的秘寶,那更是玩笑。你的確是腦子壞了啊,滅滄瀾……奪了我盟中的傀儡銀絲,直說便可,怎麼反倒給自己安上更大的罪名?”

    傀儡銀絲?滅滄瀾皺起眉宇,輕輕收起在指尖鑽舞不停的銀絲,道道細小疼痛縮回手掌深處,“你的意思是,我說出什麼至高傀儡術的秘寶,本來是想給你寒山盟安上偷煉禁忌之物的罪名,如今反倒成了我自己撒的一個愚蠢謊言了?”

    寒山夜鍾微微一收笑意,眼珠上下滑動打量着滅滄瀾,似是在專心感應少年身上的氣息,卻見滅滄瀾輕撓脣角笑道,“哎呀,那我還真是犯蠢了呢……”

    江愁餘錯開一步,握緊劍柄緩緩轉身道,“滅公子,你還能擺出如此事不關己的模樣?你當着整個人界的面污衊一個門派,說下彌天謊言,還叫我如何爲你壓下衆怒?你別忘了,你身上仍然揹着屠滅青蓮宗的罪名!就算是我不願意相信,又哪裡擋得住你自己還給自己抹黑?”

    臺下憤怒聲浪又起,滅滄瀾緩緩轉頭,看定了人羣中一張凝眸微笑的面容,正是顧重雲抱臂看定臺上好戲,不由微微皺眉道,“好啊,這回倒是真栽了個跟頭……”

    “滅公子,你真的奪了他人門中的寶物麼?”江愁餘一擰手中劍鋒,一道鏗然氣響撞開一片霧影,只聽他威聲沉喝道,“如此行徑,我還收你在我天道劍盟中安頓,你這麼做將我置於何地?!”

    “爭搶掠奪之行徑,武林中還少?偏我做了就是大逆不道,我可不服。”滅滄瀾冷冷一笑,幾句話便將江愁餘噎得抿起嘴脣,只見他轉身揚起側臉笑道,“不過眼下確是難辦了,我可是被人活生生抓住了撒謊的把柄呢……”

    話音未落,滅滄瀾只見眼前青光一晃,一道嬌小身影倏然撲入懷中,快得連風聲都未及掀起。

    他連忙單手攏住青蘿低聲道,“阿蘿,誰讓你上來的?回去站着!”

    “我不!”青蘿擡起淚痕縱橫的小臉,雪白貝齒卻是咬得咯咯作響,“我受夠了,爲什麼每個人都要詆譭哥哥!”

    她猛地轉身瞪視寒山夜鍾嬌喝道,“你少裝了,我可記得你!我哥哥說的一點都沒錯,你就在寒山城中煉那個什麼至高傀儡術的秘寶,還想殺我和哥哥!你以爲現在翻臉不承認就有用了?本女俠可清楚記得你那個討人嫌的模樣!”

    眼見一個純真乾淨的小姑娘跑了上來,全然應和滅滄瀾方纔謊言,一副被激怒的小獸般撒開鱗爪怒吼不已的模樣,衆人倒是有些懵了,連江愁餘也一時立在原地,過了一會兒方纔按住額心緩緩嘆氣。

    滅滄瀾更是苦笑一聲,扶住額角搖頭道,“大小姐,你這麼一來,我反而更加不妙了……”

    “哎?”青蘿猛地一愣,拉住滅滄瀾衣襟連連跺腳道,“我沒說錯呀!哥哥,我是來……我是來幫你的呀!”

    “幫他?”寒山夜鍾方纔被吼了一通,竟是毫不生氣,甚至有些慈愛地盯住青蘿,緩緩張開手掌笑道,“那就請這位小女俠,爲你剛纔的話拿出證據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