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03章 虛實自難辨真言成大謊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03章 虛實自難辨真言成大謊上字體大小: A+
     

    0203章 虛實自難辨 真言成大謊(上)

    天之滅乃是天問三決式最高一招,已經突破了些許武學的極限:單以武學之力穿破術法幻障,可見其威力之大。

    以滅滄瀾獨一無二的邪魔功體,吸收招數氣勁不在話下,還可激發出更爲強大的力量,使得他雖未經過多麼系統的修煉,仍可上手強大的招數。但是邪魔功體魔性極強,似是融合了亙古以來天地間所有的邪氣和陰冷,因而時常會發生細微的反噬,令滅滄瀾承受無時不在的疼痛。

    除非他修煉精進,逐漸掌握這邪魔功體直到完全將其收服,否則這種反噬終會釀成大災。

    眼下滅滄瀾承受着法眼脹破一般的劇痛,將手中旋轉呼嘯的冰藍色清氣飛速推出,內中血光砰然炸散,攪動漫天銀絲狂舞而起。同一時分那頂在滅滄瀾天靈之上的壓力驟然回縮,一陣血肉開裂般的撲哧聲隱隱傳來。

    將滅滄瀾圍得水泄不通的偶人也笑意一收,僵硬的臉上泛出凍僵一般的青白色,空洞眼瞳射出一圈圈迷魂幻光,呼呼然衝了出來旋成大片霧氣。

    這霧氣向上飄去,似是爲那壓力巨大的陰雲源源補力。滅滄瀾頓覺天之滅的氣勁竟有反撲的苗頭,暗道以武學強力貫穿術法,在自己修爲不甚精通的時刻實屬吃力。但是眼下必須以此種方法逼那陰雲深處的人現形,否則自己在明敵在暗,局勢將更加不可掌控。

    “喝——”滅滄瀾心下一橫,右手狠狠一捏,大片破碎的氣霧遊絲從指間刷然擠了出來,團團旋轉的清氣猛地碎成千縷,閃動着冰冷而純澈的銀白色。

    只見這大片銀絲衝向四面,軌跡交錯如同盤雲飛蕩的細小遊龍,嗖然刺入那些面目蒼白的“江愁餘”身體之中。只聽大片朽木開裂一般的聲響混成一片,在滅滄瀾周圍頓時蕩起一股腐朽潮溼的腥風。

    銀絲從那些偶人天靈灌下,如同操縱的絲線一般猛地一提,所有偶人驟然凌空飛起,四肢軟綿綿地抖動,彷彿在跳一支詭異的舞蹈。

    在偶人全部離地騰空的一瞬間,那陰雲的壓力驟然縮得更小,天之滅的氣勁趁勢高衝而上,被滅滄瀾掌心魔眼發出的妖光一氣推入高空。只聽一聲破碎呼嘯,那陰雲正中央貫穿開霧氣破碎的缺口,最頂端露出一團黑影,獵獵飛舞的衣衫如同扯碎了翅膀而狂舞飛散開來的羽毛。

    滅滄瀾法眼猛睜,趁天之滅的氣勁呼嘯正濃的時候蹬身而起,飛速穿過這道破碎雲影,直衝那團黑影而去。

    卻見那黑影倏然一轉,瞬間沒入了長天之上滾滾流動的雲海之內。此時一圈偶人搖擺更狂,滅滄瀾雖然修習了一部分至高傀儡術,但如何熟練操縱已經成型甚至是灌入了他人精氣的偶人,他仍是吃力。只見那些偶人嘁哩喀喳地搖擺不止,一張張僵硬的臉呆望着滅滄瀾不動。

    這副情景太過詭異,只見半空中那血紋黑袍的少年紅髮飛舞,剛發了一招震撼氣勁卻沒了下一步動作,僵在雲風之中被大圈偶人包圍,那朽木碰撞的聲音詭異而清晰,與風聲混合立時匯成召魂般的妖異樂聲。

    滅滄瀾雖然貫穿了那陰雲,卻失了那黑影所在,長髮飛舞間連連開動法眼四下急尋,卻仍是不見其蹤跡,不由挑起劍眉暗啐道,“怎麼回事……看來我這法眼修煉還不夠精純,能逃過我眼睛的東西太多!”

    “是啊,連我到了你身後都看不到呢!”一道沙啞聲音猛地逼到滅滄瀾耳後,吹出的一口冷風立刻掀起了滅滄瀾耳畔寒意,只見一道黑影融解一般瀰漫成大片,成擁抱之形猛地把少年吞入其內。

    “嗯?!”滅滄瀾猛眯一目,一股刺痛冰冷猛地爬遍全身,他甚至能聽到緩慢結冰一般的咔咔聲一路蔓延至天靈。那寒意突然一個倒轉,緊縛之力擴散開來,一頭扎進滅滄瀾的皮膚內鑽開血脈,遊蛇般的疼痛拼命地探入內元。

    “糟了!”滅滄瀾熟悉那種細小疼痛,正是當日在寒山盟中被寒山夜鐘下了蠱毒的感覺!那是極細小的黑色線蟲在往血脈深處鑽動,這回直奔了他功體命門!

    雖是瞬間就明白了眼下狀況,奈何那緊縛之力竟是出奇的大,滅滄瀾心中一驚,任憑他鼓起最大力氣想要掙脫也無濟於事。

    右臂上的黑金色妖光點點噴濺,撞入那包圍着滅滄瀾的黑影之中時發出腐蝕般的灼灼氣響。那團黑影微微一動,低沉的嘶聲緩緩傳出,“這股腐蝕之感……哼!”

    那黑影驟然發了怒氣一般更加用力,滅滄瀾的雙肩被擠壓得一高一低,骨骼漸次破裂的錯響傳了出來。卻見滅滄瀾忍住劇痛,口中呢喃飄出的不是呼痛聲,而是詭異沉寒的法訣,這聲音立刻帶動尚未散盡的天之滅的氣勁嗖嗖回收。

    這迅速回收氣勁的招數經常出乎人意料之外,須知一招發出便是力勁散去,還能從發出的招數中將氣勁收回,那豈不是代表了一人之力源源不盡,反叛了天地綱理?

    然而滅滄瀾的一切,就是反叛天地綱理的存在!

    只聽滅滄瀾沉聲一吼,將那漫天飛舞的血光一氣收回,血光回收的力道太過迅猛,生生化爲尖鋒劈開了滅滄瀾右臂上的術法花紋。黑金色妖光轟轟震盪起來,震得那黑影搖晃不止,大片扯碎的黑光倒撲衝飛。

    “嗯……”那黑影發出一聲驚訝的低吼,吃痛般猛地甩開滅滄瀾,將他一把推入一圈偶人包圍的正中央。

    同一時分,那些偶人頭頂貫穿的銀絲紛紛拔了出來,一片朽木碰撞之聲混合着絲線飛舞之響,在滅滄瀾周圍炸開一片銀色閃電。劇烈的潮腐氣息衝入滅滄瀾的鼻翼,將他的呼吸生生噎了回去,胸口立時盪開一團窒堵劇痛。

    “哼……”滅滄瀾不及拍打胸口,立刻運轉雙手合併起手中血絲,片片血光越聚越濃,猛然爆發出邪氣濃重的血紫色,在周圍一片偶人迅猛逼近的風聲中猛衝而起。

    而那團黑影中飄出疾速法訣之聲,甚至可以聽到兩片嘴脣不停蠕動的呼氣,那片偶人便在這法訣催動中圍成棗核般的一團黑光,將滅滄瀾吞在其內。

    就在黑光將要合上最後一絲縫隙之時,只聽一聲爆響,漫天飛舞的冰藍色清氣呼啦啦四散飛去,打在乾坤臺的白玉地面上頓起一片切割之聲。一團血紫色魔光旋轉爆開,立時劃爛了大片木屑,那些偶人紛紛斷裂,破碎肢體大雨般嘩嘩落下。

    魔光激起的塵霧帶有尖銳碎片,打在白玉地面上便四面橫衝,挨着乾坤臺邊緣的人界勢力人等便紛紛掩面退開,一時開了一片護體真氣。而天道劍盟那邊更是趕忙護體,烈青陽則抱了青蘿發起一團守護劍氣,冰霜般的白霧從他腳下騰騰飛起。

    滅滄瀾的身影猛然從魔光中心衝出,身後拖着一條長長的邪光赤虹,但是力勁已然漸失,從尾端開始向上吞成透明。

    一圈偶人盡數破碎,嘩啦啦落了一地。那立在乾坤臺上的江愁餘仗劍護身,安然無恙地立在一片劍氣護罩之中,任憑塵霧碎塊在身旁炸響,緊皺了眉眼看滅滄瀾飛身落地。

    滅滄瀾一腳踩中了一個偶人頭顱,頓時踉蹌着錯開一步,狠狠一撩衣襟方纔頓住身形。他手中血光漸漸回收,剩下一片銀絲連在指尖上,彷彿是從指甲深處自行生長出來的,如同一片細小的舌頭般不斷搖擺。

    他垂下雙手喘息粗重,心中波瀾一波波翻涌衝撞,“果然是厲害的傀儡術……要不是趁着還能回收血光才衝了出來,這些偶人真能把我擠碎在中央!”

    空中仍是長風呼嘯、霧影狂飛,但亦漸漸消散,露出一片更顯陰沉的灰藍天空。濃重的殺意和塵埃已經遮去了天空原本的湛藍色,大片白雲變得灰沉,彷彿瞬間醞釀起沖刷一切的大雨。

    衆人漸漸回神,方纔戰況太過迅猛而激烈,如同一個飛快旋轉的血色走馬燈猛然炸裂了一般,內中飛速糾纏的戰鬥人影統統停了下來,立在一片狼藉之中。

    忽聽一陣吮吸般的蠕動聲,滅滄瀾微微一挺身子,四下看去只見光影波動,那白玉地面上的黃金刻紋活了一般紛紛鼓動,竟將落在乾坤臺上的偶人殘塊和大片碎塵吸了進去,凹凸不一的地面咀嚼一般蠕動着,隨即紛紛恢復平整。

    滅滄瀾睜了睜眼,法眼內的血光已然回收,露出一雙平靜如血玉冰晶的眼瞳來,“這乾坤臺……究竟有什麼秘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