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01章 傀儡布千軍妖光卷天滅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01章 傀儡布千軍妖光卷天滅上字體大小: A+
     

    0201章 傀儡布千軍 妖光卷天滅(上)

    顧重雲渙散般的瞳孔更加涌起一層灰霧,瞠目結舌看着滅滄瀾手中血光猛衝天穹,彷彿在蒼穹最深處撕開了一道裂口,數道電龍盤卷的閃電凌空衝下。

    一時間妖風呼嘯、陰雲倒卷,一股震撼人心的邪氣風暴九天突降,連江愁餘也不禁橫過劍身發動真氣護體,鬚髮仍是被吹得散亂飛揚,“好一副邪魔功體!”

    法訣聲聲迴盪,夢魘般的渾厚音色捲入風中席捲四面八方,滅滄瀾立身於重重血影之中,雙手握起兩團電光噴耀的氣勁猛地甩出,立時帶動了九天電龍嘯然奔出。

    “可惡……”顧重雲狠狠一扭脖頸,將手中殘劍猛地抵入逆旋風暴之中,整個身形立刻被錯動筋骨地拉了過去,“這混蛋……是想逼我用那招麼?!”

    “來吧……”滅滄瀾居高臨下地俯視着一臉青白的顧重雲,紅瞳猛地一張口吐魔音,“讓我看看那把劍真正的威力!”

    他心中一瞬間翻起的城府他人自然不知,只看到了黑袍紅髮的少年猛起殺招的事實,神州衆人更發出譁然啐聲,驚呼這滅滄瀾果然是邪魔兇心,一場論武竟是要取人性命!

    江愁餘亦是吃驚,倒轉劍鋒劃開龍形劍氣,尊耀金光旋成兩條半透明聚攏纏繞周身,一上一下形成騰雲掠海之勢。這股劍氣猛地插入滅滄瀾的攻勢之中,已然將血影妖光的氣勁打破了三分,但仍是有咆哮的電龍猛地衝向顧重雲。

    “滅公子!”江愁餘威聲沉冷,身形瞬移猛地衝到滅滄瀾身側,卻礙於那無與倫比的邪氣難以貼近,“你這是要做什麼?!”

    “哼……”滅滄瀾清醒得很,邪光瀰漫的法眼死死盯住高舉殘劍的顧重雲,“她橫心要我性命,我原樣做給她有何不可?!不過……她若是不想死,眼下就該發招了!”

    “什麼……”江愁餘猛吃一驚,忽聽聲聲嘯泣般的劍鳴擴散開來,只見顧重雲的殘劍之上擴開細小的劍形輪廓,隨着波波灰白碎光不斷瀰漫,那嘯泣般的陰冷風聲更加鑽入人心。

    “以此殘破之劍,慰我哀怨之魂……”顧重雲呢喃法訣,卻是用一種極度哀怨,聽起來讓人全身酥麻直想跪地痛哭的語氣,僅開一線的眼瞳漠然盯住邪氣逼人的滅滄瀾。

    灰白碎光如同海潮般層層擴散,竟是猛然抵住了兇猛的血光,那血影妖光的攻勢如同生生掐斷的雷霆,緩慢而又無法抗拒地向後退去。

    “這……”衆人皆瞠目結舌,半空中的景象彷彿垂老的時間慢了百倍地緩緩流動,那黏稠的灰白色碎光已然吞掉了大部分的血光,只剩千百縷黑金色妖光連在滅滄瀾的手上。

    電光爆閃、疾風呼嘯之聲一應掐斷,滅滄瀾沉下法眼,微微從眼皮之上投射出去的血紅色目光如同盯住獵物的狼王,緩緩勾起一個冰冷微笑,“我就知道……僅僅是跟白骨娘子交換了麒麟髓,纔不會有如此效果!”

    話音剛落,只見那灰白碎光已然涌到指尖,滅滄瀾只覺一股細小的齧咬痛覺鑽了上來,引動體內真氣發出微微混亂的嗡響。他身形一錯,立刻交叉雙手收回黑金色妖光,趁那碎光還未包圍身體之時飛動身形,一步踏上血光法陣飛入高空。

    與此同時顧重雲一收法訣,疾速念動咒語的嘴脣已然乾裂出血,她緊緊抿了嘴脣收回漫天灰白色碎光,極吃力地虛喘不已。只聽一聲短促的風聲,如同大片水流驟然吸入一個極小洞口般,漫天碎光瞬間無蹤,露出蒼藍色雲霧重重的天空來。

    一股奇異的壓力猛然從衆人胸口剝離,一時間只聽一片痛快喘息之聲。而半空中的三人亦是各自凝神不動,如同僵持的棋局般誰也不再落子。

    忽見滅滄瀾緩緩收起法指,身形一落正對顧重雲道,“承讓了,顧姑娘,真是一記奇招。”

    顧重雲臉色青白,微微發出死人一般乾枯的蒼白色,抹了一把脣邊血痕笑道,“你也算是把我逼到絕路了啊,滅滄瀾。”

    “不用一記大招,顧姑娘如何捨得使出你那柄殘劍真正的威能呢?”滅滄瀾輕捻紅髮,一雙火紅鳳眼如同半眯眼眸的狐狸般斜斜投出目光,“真可惜,你想掩飾的東西,被我一招就逼出來了。”

    顧重雲啞聲一笑,眼神說不上是悲涼還是自嘲,然而那股深深的癲狂還是最爲清晰,“我想掩飾什麼?我顧重雲行走江湖,光明磊落,有什麼可掩飾的?”

    滅滄瀾眸光一閃,面上寒霜光是看一眼就能凍傷人心,“哦?顧姑娘,你不要忘了……”他身形忽動,眨眼間已經到了顧重雲耳邊,“刀劍風雲聖書被奪之事,柳扶風與冥界之人交換麒麟髓的生意……我知道的可比別人多呢。”

    顧重雲冷冷轉眸,卻是看了一眼滅滄瀾冰冷側臉便轉開視線,猛地翻身避開那邪氣縱橫的少年,“上古邪魔功體之威能,我見識了!”

    好一個顧重雲,方纔殺意騰騰,轉眼就能說出漂亮話來。滅滄瀾冷冷一笑,嗖然轉動足下血光落於地面,重重甩開一道衣襟。

    顧重雲和江愁餘同樣落於地面,各自調轉劍身貼於手肘,互相冷看一眼凝立不語。

    神州論武會的氣氛驟然變得詭異,一場殺機來得兇猛收得詭譎,更兼主持此次論武的門派到現在也只來了一個,那天下圍殺的邪魔少年也威凜凌人地立在衆人面前,眼下景象沒有一處是正常的。

    “恕我方纔失禮。”顧重雲頓了頓,抱劍轉向江愁餘施禮道,“只不過我刀劍風雲身爲神州聯盟一員,一時難以忍受天下圍殺之禍根堂而皇之現身此處罷了。”

    “哦……”江愁餘緩緩拖聲,寬厚微笑卻是恰到好處、毫無破綻,“原來如此,既是爲人界着想,心性急躁些也無可厚非。”說着他走向滅滄瀾,倏然轉身與那少年並肩道,“只是滅公子爲人界名劍‘千里霜華’之迴歸費了不少心力,能如此爲神州盡心,我想那屠滅一處宗門的罪名,確實值得細細查究。”

    “嗯……”顧重雲眯了眯眼睛,驀然揮揮手指笑道,“查究便查究,但是在真相浮出水面之前……”她猛然倒轉劍鋒直指滅滄瀾道,“他永遠是天下圍殺的罪人。”

    滅滄瀾輕轉紅髮,冷盯顧重雲撩衣健步下了戰臺,毫不顧忌一衆目光的包圍,不由驀然勾起一絲笑意,緩緩吐出的聲音好似嘆息,“我看這顧重雲要惹的麻煩,以後還多的是……”

    江愁餘轉頭看了滅滄瀾一眼,前踏幾步立於乾坤臺正中道,“諸位只當方纔是一場切磋,這本來就是神州論武會,高手過招有何不可?”

    只見他手指輕勾,立刻有一道人影憑空出現在身後,恭敬低頭等待吩咐。

    “天玄宗和‘樓臺煙雨中’的人呢?”江愁餘的沉聲雖是低啞,但卻一字一句盡數被滅滄瀾的法眼勾入耳膜。

    “天玄宗的使者已經到來,說他們宗主稍後便到。‘樓臺煙雨中’……未見動靜。”身後男子緩緩擡頭,露出一張俊朗而嚴肅的面容,其沉穩雍容與江愁餘極爲相似,眉宇間有一股漸成的領袖氣度。

    “又在弄什麼玄虛……”江愁餘輕嘆一聲,頗似對老友的無奈,搖搖頭道,“驕炎,你再去看看,主持門派遲遲不現身成何體統了?”

    “是,盟主。”那年輕男子便是天道劍盟內四大護法之首的江驕炎,司控“火”。只聽那江驕炎恭敬應聲,又是一道光影閃過便沒了蹤跡。

    滅滄瀾看在眼中,再擡眼已見江愁餘走回身邊,微微一笑道,“天道劍盟中果然奇人甚多,以方纔那人的身法,就算是我要趕上也要費些力氣呢。”

    “呵。”江愁餘淡淡一笑,揮手指指天道劍盟的位置道,“滅公子,你可真是一石激起千層浪,我看你還是站回去更好些。”

    滅滄瀾頗似無辜地抿抿脣角,攤手輕嘆道,“不講道理,我又不能一輩子躲着不見人。”

    說着滅滄瀾轉身邁步,一步尚未觸到地面便猛地頓住,只見他法眼紅光微閃,盯住虛空再無動作。

    “嗯?”江愁餘也心覺有異,回頭的一瞬間已聽到一片驚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