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200章 舊債從頭算殘劍掠恨火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200章 舊債從頭算殘劍掠恨火下字體大小: A+
     

    0200章 舊債從頭算 殘劍掠恨火(下)

    兩人都未再動,任憑亂舞雲霧在身周流轉,如同被一把扯碎扔了漫天的飛絮。忽見滅滄瀾腳下一踏,形如鬼魅般身法疾動,腳下血光立刻沖天倒飛,挾帶無數火花旋成道道血龍,猛地合在滅滄瀾右手之上。

    顧重雲亦飛動身形,手中長劍翻飛如風,劃出的劍氣流風卻暗帶一股腐朽之氣,那種灰白色的頹敗寒氣令人望之心驚,幾乎要被那深沉的死氣直穿心底,連自身攻勢如何發動都一併忘了。

    滅滄瀾猛地衝出血光,手上拖起一條長龍般的噴濺光華,掌心魔眼牢牢吸住內中所有的氣勁,血光所過之處雲霧炸散、風聲逆旋,直擊顧重雲而去。

    “呃!”顧重雲猛一擡頭,滅滄瀾那以一人之身划動血光長龍的氣勢直欲破人眼球,一股不可直視的邪氣生生將她打了個踉蹌。然而眨眼之間滅滄瀾已攻到眼前,顧重雲咬牙飛旋手中破劍飛身迎上。

    剛飛動數步卻覺不好,顧重雲猛覺那壓頂的邪氣無處不在,那血龍更是在空中劃開長長流風,猛然一個翻折直紮下來,一股強勁氣流如同瞬間爆破的巨大水泡般砰然打在她的臉上。

    “以此殘破之劍,慰我哀怨之魂……”顧重雲手腕一轉,將手中殘劍橫於面前,雙指並起從劍柄一路劃至劍尖,口中喃誦飛快如同號梟夜鳴,竟是在滅滄瀾攻勢落下前的眨眼之間內唸誦數回,猛地在劍尖上劃開一道血色。

    破開的手指肌膚內立刻涌出血絲,卻彷彿飄蕩在凝滯空間中一般緩慢遊離。血絲乍現的一瞬間,只差寸毫就能凌空劈中顧重雲頭顱的血龍生生一頓,要命的衝勁全部頓在原地,一波波迅猛反撲,立刻撐破了滅滄瀾右臂上層層血肉。

    “怎麼……”滅滄瀾猛地按住右臂,血色立刻溢滿了他的指間,“這股凝滯的力量……竟然能擋住我魔光的衝勁!”

    心念一沉,滅滄瀾猛睜法眼寒聲道,“不對,這是連時空都靜止了,就像……”

    “飄渺時空”之中將一切存在感吞噬殆盡的虛空!

    “殘破五絕第一式?殘夢斬,喝——!”趁滅滄瀾心念一動的瞬間,顧重雲喝聲疾念法訣,指間那柄猛地殘劍裂成無數利刺,極其細小扯開的遊絲與劍身相連,如同瞬間開了千瓣的食人花朵一般猛地撲了過來。

    這根本不像是一招劍法!滅滄瀾雙眸一緊,血色寒光迸射而出,只見四面利刺猛地包圍合併,如同一張拼命咀嚼的大口驟然吞下了最後一口獵物。

    少年身影瞬間被完全淹沒,只聽一聲撕裂的咔嚓猛響,半空中只剩下一團活物般緩慢蠕動的利刺肉團,以及遙遙控制着這團駭人之力的顧重雲。

    “啊,哥哥!”青蘿心臟一抽,猛地擡頭揚起一片細碎汗珠,顫抖驚呼一聲便要搶身上去。

    烈青陽連忙按下已然身形飛騰的青蘿,死死抱住她任憑那狂亂的粉拳雨點般砸在身上,“阿蘿,你安靜點!那女人的劍法十分詭異,你可不能上去!”

    “哥哥,哥哥!”青蘿拼命抓打着烈青陽的手臂,清亮的雙眸中竟冒出一種類似極度飢餓一般的兇光,狠狠地瞪住半空中的顧重雲。

    忽聽一聲衣袖獵響,只見江愁餘閃身擋在天道劍盟衆人之前,眼望躁動的神州衆勢力冷喝道,“諸位稍安勿躁,江某自當解決!”

    “江盟主,我勸你不要插手!”顧重雲冷哼一聲,斜斜劃過眼角的目光散發出一股陰冷,“我可是在替你洗脫窩藏禍根的罪名,替人界剷除邪魔!你若是要來阻止我,那可就是不知好歹了!”

    “這丫頭……”江愁餘黑目沉沉,猛然一撩衣襟蹬起身形,儒雅聲音頓時化成刀鋒般的凌厲,“你在跟我說這種話之前,有沒有算好自己幾兩重?”

    “哼——”顧重雲見江愁餘到底飛身而來,手中殘劍猛地一轉,擰開大片細小線蟲一般狂舞蠕動的遊絲,統統抓入手中拽住那一團噬咬不止的利刺之團,另一手倒轉劍鋒猛地發動劍氣,那殘敗的灰白劍光發出蠱惑人心的頹靡流光,高高一個彎折衝向江愁餘。

    “嗯……”江愁餘猛地張開雙臂,一道金紅色劍光刷然衝出右腕,立刻化成一柄通體金光閃耀的利劍,劍柄上刻着生動欲飛的盤龍浮雕,猛地被江愁餘握入掌心,一聲沉威龍嘯驟然劃破天際。

    金紅色劍光沖天而起,分裂成數道龍形光影四面包抄,將顧重雲的灰色劍光瞬間吞在其中,砰然一收碾成一片碎影,一股粉碎氣流倒衝而起,猛地打在那柄殘劍之上飛起道道暗色電光。

    “好……不愧是天道劍盟盟主!”顧重雲揚眉沉笑,至此她的劍法第一式全然被破,一時手中殘劍震動不已,全憑掌中力勁控制住吞咬着滅滄瀾的利刺之團。

    汨汨鮮血從顧重雲手心內滴落如雨,那些尖銳遊絲早已將她掌心割得血紋縱橫,她卻仍是傲然盯住江愁餘笑道,“我替你剷除邪魔,你卻在阻止我,這樣做是不是太沒道理了,江盟主!”

    “我只是想要告訴你,應以何種態度面對前輩!”江愁餘哼聲提劍,美髯迎風拂動如同躍動的黑色火焰,“想來那顧忘川……並沒有教給你這些!”

    顧重雲猛地一愣,空白一片的臉上彷彿連五官都融化,一絲一毫的血色都沒有。卻聽她驟發一聲石破天驚般的狂然嘶笑,竟是笑得連連咳喘聲音沙啞,猛地仗劍直指江愁餘道,“顧忘川,他根本就不是人!”

    “這……”顧重雲眼中的神經質猛地刺了江愁餘一下,他似乎在那女子眼中看到了某種不祥的陰影,正在隱隱化成一片黑暗漩渦,不由咬了牙道,“哪裡不對……我就知道刀劍風雲忽然重組門派,還能來參加論武會,內中定有陰謀!”

    “諸位神州道友看好了,這位名滿天下的天道劍盟盟主,如今竟是站在邪魔一邊!”顧重雲嘶聲長吼,頓時往一觸即發的衆怒之內扔了一把火花,只聽那些潮水般的憤怒聲浪在江愁餘身後猛地騰起,如同潮頭大浪直欲將他一頭拍下。

    “可惡,這女人……”烈青陽緊緊抱住青蘿,然而他也快要按捺不住憤怒的熱氣,死盯着那一身狂態的顧重雲啐聲道,“她是故意來找麻煩的!”

    “說對了,青陽。”忽然一陣飄渺沉聲涌入心臟,烈青陽驚訝地吸了口氣,驀覺那是滅滄瀾特有的冰寒聲色撞入心頭,“這顧重雲,就是來找麻煩的!”

    “滄瀾!”烈青陽心中大喜,仰天一聲笑呼,竟是讓懷中那踢打不停的青蘿瞬間安靜下來,張了小嘴盯住天空不停眨眼。

    “什……!”顧重雲忡然一驚,和江愁餘一並轉頭看向那劇烈鼓脹的利刺之團。一層層尖銳細刺猛地翻了出來,如同從內裡被破開的毒花一般噴吐出灰白色碎光。

    一道血光猛地穿破了鼓脹的最高點,只聽撲哧一聲撕裂,大團利刺被猛地旋轉破開,耀眼的血光立刻壓過了灰白色劍影,所過之處如同血海洶涌,瞬間將半面天空照成血紅。

    滅滄瀾的身影便隨着這道血光電衝而出,一圈密佈着奇異法紋的魔光之陣在他腳下嗡嗡旋轉,一種凍碎骨骼的寒氣滾滾流散,狠狠地穿透了顧重雲單薄的衣衫。

    “這寒氣……”顧重雲臉色從底部一路鐵青上去,如同凍僵的死屍般大睜着渙散眼瞳,“難道是……”

    “顧重雲,你果然脫胎換骨了,連劍法都有如此威能。”滅滄瀾冷冷看了看四周扯碎飛散的灰色劍影,輕輕抹去脣邊因爲極度抽痛而涌出的血絲,“我還沒試過被一招攻勢瞬間圍死,你是第一個。”

    “我該感到榮幸麼?”顧重雲緩緩啓脣,一眨眼間她的嘴脣已然凍出了青紫的裂痕。然而這寒冷並不流於血肉之上,還在深深地往她血脈深處鑽動。

    “哈……”滅滄瀾歪歪頭,劃過脣角的手指順勢捏成奇異指形,“覆滅的刀劍風雲詭異重組,我親眼見證其功體支離破碎的女子也完好無損,我想這會是個精彩的故事……”他猛地將法指指向顧重雲,術法花紋爆發出殘火般的黑金色光華。

    “邪能絕式?血影妖光,喝——!”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