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199章 舊債從頭算殘劍掠恨火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199章 舊債從頭算殘劍掠恨火上字體大小: A+
     

    0199章 舊債從頭算 殘劍掠恨火(上)

    滅滄瀾立在風中,捲動了重重雲影的風霧拂過他的黑袍,翻騰起的褶皺如同海嘯之前泛起的微波。

    顧重雲在滅滄瀾冰山般的注視下終於現出動搖,如同身體開了裂縫般微微搖晃,雙拳捏緊似是要炸碎骨骼,“是我……是我殺了扶風。”

    “真是個簡短又精彩的故事。”滅滄瀾輕拍雙手,驀然勾起一道法指蓄下攻勢,他已然看見顧重雲的側臉上泛起神經質的漲紅,如同滾燙的岩漿在她體內噴薄欲出,“柳扶風對你的付出我可是親眼所見,換來如此結果也算是造化弄人吧?”

    “我最後說一遍……”顧重雲猛地擡起頭,漲紅的側臉和脣邊癲狂的笑意混合,一股失了神智般的狂意瞬間衝到她微有渙散的瞳孔之中,“你沒有資格說扶風的是非!”

    戰旗翻舞之聲如同通體撕裂,風聲猛地加大勢頭,如同被巨石阻礙的滔滔海潮終於衝破禁錮轟然衝下一般。一片驚呼聲中,只見顧重雲已然飛身而起,燕子般的身形卻發出了禿鷹般的凌厲,高高地遮住了滅滄瀾頭頂上的雲光。

    “放肆!”忽聽江愁餘一聲冷喝,語中威勢蕩徹人心,“神州論武會上豈能如此撒野!”

    “哼!”顧重雲尖聲哼笑,發了狂意的女聲恰似欲歡顏那般的蠻橫陰冷,“神州論武,自當以武力說話!此次論武會,就由我顧重雲開端好了!”

    江愁餘豈能答應,雲袖一揮正要展開身形,誰知滅滄瀾的聲音卻似鎖鏈一般當空落下,令他全身停在當地,“不要插手,江盟主!我倒是想看看,這副破碎重生的軀體有何不同!”

    無數目光全都盯住半空,只見半空中兩條人影蕩動雲光,本是湛藍的天空忽起層層煙霧,便是二人勃發的真氣瀰漫而起,逆向捲動長風發出呼嘯之聲。

    兩排戰旗也同樣轉了方向,齊齊向滅滄瀾和顧重雲張揚飛舞而去,劇烈翻滾的褶皺彷彿隨時都能脫體成形,化作劍鋒針雨嗖嗖衝上。

    滅滄瀾血霧環身,腳下一團血光纏繞萬點火星,隱約的閃電崩爆之聲從中傳出。顧重雲則兩手環繞真氣,青藍色氣霧如游龍般不斷翻騰,卻不見她拿出任何武器,只憑一道傲然身形與滅滄瀾對峙。

    “你……”顧重雲眯了眯眼睛,當日那瀟灑明眸內已然摻入了灰暗的塵埃,如同罩了一層妖異霧氣般深不見底,“比當日刀劍風雲所見時更加不同了!”

    “呵,顧姑娘說得自己像是某個前輩,在誇獎我的功體有所精進呢。”滅滄瀾冷冷勾脣,早已勾起道道寒熱之氣的右手法指緩緩擡起,猛地頓在身側倏然一轉,兩道黑金色妖光如同尖銳鞭子般從指尖嗖然衝出。

    “嗯……”顧重雲猛一挑眉,立刻旋身而起化成一片風柱,其形便在這風柱內急速旋轉,完全看不見一招一式。

    滅滄瀾心覺有異,然而那兩道黑金色妖光已然衝到風柱之中,一片被逆向拉拽的痛覺立刻傳入指尖,瞬間貫穿了整條右臂。滅滄瀾猛吃一痛,卻是輕輕皺眉便側過身去,順着異力拉拽的方向轉動身形。

    同一時分,滅滄瀾勾魂般輕輕呢喃的脣齒猛地一停,隨着法訣開動而倏然衝出脣齒的經符碎光砰然擴大碎裂,細小的黑金色妖光風速飛舞,隱約合成一片骷髏形狀。

    “邪能幻式?夢魘術,起——!”滅滄瀾猛然一睜紅瞳,兩片血色深淵內蕩起浩渺星河的幻象,靈臺內衝起一片旋轉波光。與這波光同一頻率,指尖那片骷髏形狀砰然四散,落向八方分別衝起光柱,最後向同一頂端猛地衝去。

    眨眼間陣法合成,牢牢將顧重雲包圍其中,那轟然炸開騰騰黑霧的頂端光點就在她的頭頂,內中旋轉衝下一道扭曲的血紫色魔光,千絲萬縷的細小妖光連在滅滄瀾手中,不斷加重着手臂術法花紋的鼓動。

    而此時,在風柱內狂亂急轉的顧重雲猛地一頓,同時最初扎入風柱的兩道黑金色妖光砰然斷裂,似是被尖銳鋒片齊根切斷一般。滅滄瀾只覺一道兇猛的反彈之力猛地推開他的手指,不由法指一轉變換形狀,以防被這突然的反彈打亂了陣法的攻勢。

    滅滄瀾身形翻舞足踏血霧,高高停在陣法斜上方,八道血光合成一片黑霧,噴吐出的血紫色魔光已然淹沒了一半狂旋的風霧。

    “嗯……”滅滄瀾沉眸凝神,猛地呼出一口氣道,“不好!”

    只見那被魔光遮蔽了一半的風柱猛地一個逆旋,生生旋碎了一片魔光,砰然炸散的魔光碎片四下狂飛,無法抑制的反噬之力轟然上衝,瞬間就將整道血紫色魔光全部頂了回去。

    剛剛噴吐出魔光的黑霧驟然被頂了回去,猛地擴大一週死死頓在半空,瞬間的凝止之後發出一聲炸響,噴散的黑影打亂了全部的陣法,那道波光一般罩在整個陣法之上的經符碎光也被一舉穿破。

    天雲蕩動、長風呼嘯,雲影流散扯出棉絮般的片片碎絲。滅滄瀾心吃一驚,立刻揮動法指發動手臂上的術法花紋,數道黑金色妖光迅猛奔出,呼呼然纏繞住了殘碎的黑霧碎片,疾速回收而去。

    此情狀十分詭異,但見滅滄瀾高舉右臂,左手掐起法指抵住身側,一道道細小毒蛇般的妖光不斷吸回他的血脈之中,發出妖異的類似吮吸的聲響。

    正仰頭觀戰的烈青陽也不禁吃了一驚,滅滄瀾的威能他十分清楚,雖然不懂術法,但仍可看出來方纔那招陣法並非玩笑,如何能被一個女子一招之內便盡數打破?

    “這是……”青蘿擡起小臉,重重流散的雲光浮影在她臉上盪開濃重陰雲,只聽她的嬌嫩聲音充滿了夢魘般的迷濛,“爲什麼有一種……熟悉的感覺……”說着,她緊緊抓住胸口的衣襟,低頭狠狠扯住了烈青陽的手臂,“青陽笨蛋……我好難受!”

    “阿蘿?”烈青陽連忙彎身抱住青蘿肩膀,不管怎麼晃她都不擡頭,任憑一張冷汗涔涔的小臉埋入陰影,“你怎麼了?”

    不等青蘿回答,半空中一片激嘯風聲打破一切,將人眼毫不留情地扯了過去。只見那旋舞不止的風柱猛地打開,內中衝出顧重雲修長身影,身上纏繞着滾燙蒸汽一般嘶嘶作響的雲霧碎片,牙齒恨意淋漓地咯咯咬動,一氣衝向滅滄瀾。

    “喝——”滅滄瀾沉喝一聲,雙臂猛開運起兩手魔光,騰騰血霧纏繞閃電崩響的光球,如同扯碎了九天雲霧驟然降世的隕石一般,猛地格擋住了顧重雲的攻勢。

    那顧重雲手中之物猛然現形,乃是一把邊角極度破碎的長劍,裂紋縱橫劍身鐵青,全然一副廢品模樣。然而就是這把廢棄之相的長劍,竟是死死抵住了滅滄瀾手中氣勁濤濤的魔光,一時兩人誰都不能再動半分,血光與風霧一上一下包圍着兩道威凜人影。

    “顧姑娘也與當日全然不同了啊……”滅滄瀾凝眉冷目,被噴耀魔光打得雪亮的面容上卻清晰露出一絲寒威,冷冷勾脣道,“那麒麟髓有疏通功體的功效,難道還能助人修爲一步飛昇麼?”

    “你害怕了?”顧重雲驀然看了一眼滅滄瀾身周扯碎的黑光,那便是方纔未及完全收回身體內的陣法碎片,“你自以爲厲害的一記陣法,卻被我一招打得粉碎!”

    “你在得意這個麼?”滅滄瀾暗暗加重手中力道,如同將一個飽滿氣囊深深壓到爆破的界點,手中鼓動着馬上就要崩碎的氣勁,“還太早了,顧重雲!”

    “喝——”顧重雲雙眼猛睜,本自霧氣迷離恍如渙散的瞳孔被魔光刺中,同一時分滅滄瀾狠狠格開她手中長劍,在狹窄空間內幻影般急轉身形,藉着回身之力呼嘯一掌直擊而去,長劍上發出一記鏗鏘錯響,猛地把顧重雲身形遠遠甩入高空。

    同時滅滄瀾飛身後退,足下血光猛地漲了一倍,如同倒翻的血海般圍繞住他的身體。八方噴吐的火舌發出烈烈毒風,頓時埋沒了乾坤臺的清朗長風,幾處離戰臺較近的戰旗驟發聲聲撕裂,扯斷的絲絨迎風狂舞。

    “那就是……”僅僅是邪魔功體第一境界的身法,尚未使出什麼真正的殺招,此種邪威已然令神州衆人心生凜寒,紛紛發出低呼道,“傳說中的上古邪魔功體……天地大劫時司掌乾坤的異數!”

    而高高立於火風之上的滅滄瀾卻心如明鏡,他不能像奪回“千里霜華”之時那般使用第一境界之力,修煉未全卻連連使用,這種自損之法就算是上古邪魔功體也難以承受。因而他足下血火已然不似在冥界中施展時那般毒辣,他面上卻不動聲色,冷眸盯緊了十數步之外的顧重雲。

    顧重雲仗劍立身,緩緩橫過劍身握緊手指,幾乎破碎的劍鋒全無一絲鋒利光芒,發出腐朽而頹敗的青銅色。然而這破舊長劍之後的眼睛卻是殺氣逼人的,當日刀劍風雲中那個眼神清明雄武的顧重雲已然不見,這副身軀內似是被灌入了另一種野蠻而陰冷的兇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