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196章 神州論風雲九天降迷霧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196章 神州論風雲九天降迷霧下字體大小: A+
     

    0196章 神州論風雲 九天降迷霧(下)

    氣氛一時陷入詭異,滅滄瀾與江愁餘不知究竟是友是敵,明明同爲“千里霜華”奔波許久,眼下卻又針鋒相對地互不相讓。

    可苦了一邊的烈青陽,他本自心性純實,滅滄瀾那般的深淵城府他是看不透的,更別提兩個同樣穩重冷傲的人這麼對立不語,簡直要把空氣統統凝成針刺,嗖嗖然刺向對方。

    滅滄瀾忽發一聲哧笑,抿抿嘴道,“我們這是做什麼,江盟主?好歹我也替這‘千里霜華’迴歸出了力,不必這麼敵視我吧?”

    烈青陽心中一沉,他滅滄瀾何止是“出了力”,已然是傷痛遍體闖了一週冥界回來的人,連那極厲害的利刺武器都扔在冥界,同鑄劍臺一併粉碎無蹤了。

    滅滄瀾卻是當事之人、局外之心,江愁餘聽他如此說,不由也微微笑道,“我若是敵視滅公子,會請你在此容身,還將如此要事託付於你麼?”他反手指了指身後鑄劍池,此時“千里霜華”已然光華漸收,那劍靈半身融成光影,緩緩地與劍身相融。

    “玩笑而已。”滅滄瀾心如明鏡,搖搖手指道,“我怎麼會不知道盟主對我照顧有加呢?”

    江愁餘抿脣凝目,許久沉然道,“我只是希望你真的不是屠滅青蓮宗的兇手。”

    “等我把冥界夢魘道屠平,那時你不信也得信。”滅滄瀾轉身走向烈青陽,拍拍他的手臂道,“你在此嘗試‘千里霜華’,我去看看阿蘿。”

    “嗯。”烈青陽點點頭,不知爲何眼色總有些凝重,趁滅滄瀾轉身揚手拽了拽他的紅髮道,“我一會兒也過去。”

    “你還是先專心聽盟主給你講故事吧。”滅滄瀾揚手抽回長髮,眼瞳極快地在烈青陽與江愁餘二人之間轉了一週,身形已然瞬移如水影霧光,只留一片飄渺未散的黑紅幻光在空中輕飛。

    “江前輩……”烈青陽嘆了口氣,轉身對江愁餘行禮道,“滄瀾就是這個性子。只是你們剛纔的話……方便給我知道內裡麼?”

    “我倒是想先問烈少俠,你們二人究竟如何結識?”江愁餘撩開衣襟坐在鑄劍臺邊緣,流霜般的劍影在他身後瀰漫,只見他翹起二郎輕拍身側笑道,“來,就如同尋常聊天一樣。”

    “哦……”烈青陽一面坐下,一面擡起一腿彎了膝蓋道,“說起來都是那天機子先生給的機緣,不過滅滄瀾那小子也着實是個怪人……”

    此時已行至天道劍盟內室走廊的滅滄瀾輕輕打了個噴嚏,哼聲撓撓脣角道,“烈青陽那小子又說我什麼壞話?”低語未落,他伸手推開面前雕花房門,一陣淡雅花香撲面而來。

    房間十分簡素,用具卻一應考究精緻,毫不見一絲粗糙之處。只是太過安靜,毫無人影,只有天頂上垂下的瓔珞明燈發出風鈴般清脆微弱的碰撞聲。

    “阿蘿?”滅滄瀾踏進屋去,左右看視不見青蘿何在,其實他只要稍稍鼓動法眼,青蘿身上那散不去的清氣便無法躲過他的眼睛,但既然小姑娘想藏,他樂得同她玩上一回。

    “猜猜我是誰?”滅滄瀾正露出一絲寵溺微笑,忽覺眼前一陣清涼,一雙柔軟沁涼的小手調皮地捂住他的雙眼,清亮如同春日溪水般的聲音歡快地從身後飛出。

    “嗯……”滅滄瀾輕按嘴脣,頗似無辜的聲音聽來滿滿全是少年純真,“莫非是身輕如燕、行俠仗義的阿蘿女俠?”

    “嘿嘿!”青蘿一踏腳下清氣,如同蝴蝶般輕輕震動託舉了她身形的氣流便倏然散開,她剛鬆手落地便一個轉身撲進滅滄瀾懷中道,“竟然猜對了,那我獎勵點哥哥什麼吧?”

    她那個小身子,若不是有清氣託舉身形而起,她可是連滅滄瀾的胸口都難以夠到的。眼下卻是輕輕一蹦,藉着滅滄瀾雙臂擁抱的力氣便跳了起來,一記溫柔而俏皮的吻便落在了滅滄瀾額心。

    然而那一瞬間,正好承接了這純真一吻的額心硃砂印卻發出一絲奇異震動,滅滄瀾本來溫柔滿滿的眼睛驟然一沉,一絲陰光瞬閃而過。青蘿卻全然不知,只顧賴在滅滄瀾懷裡勾住他的脖子道,“哥哥和青陽笨蛋去了那麼久,我天天擔心呢……好容易回來了,卻又要去看那什麼‘千里霜華’,也不理我了……”

    本來笑得開心的小姑娘忽地撅了嘴,低頭擦了擦泛起晶瑩微光的眼角。滅滄瀾連忙一個轉身將青蘿完全抱在懷裡,連連撫慰地拍着她的後背道,“我這不是撇了青陽和那什麼名劍來看阿蘿了麼?你可千萬別哭,我不知道怎麼哄……”

    滅滄瀾這般邪寒如魔的性子,也就是在青蘿和烈青陽面前能時不時顯露一絲少年情懷。青蘿爲此頗爲得意,這是哥哥不曾給過他人的溫柔,便抓了滅滄瀾手臂破涕爲笑道,“我最喜歡看哥哥一臉沒辦法的樣子啦!哦,對了……”

    青蘿忽然皺起秀眉,跳下身來握着滅滄瀾雙手道,“哥哥剛回來時我就想問,但是你要先去療傷纔對……你的手甲呢?”

    “嗯……”滅滄瀾笑容頓消,凝眸蹲下身道,“丟在冥界鑄劍臺了。”

    “呃……”青蘿撓了撓小腦袋,眼望天頂如同一隻出神的小貓,“大約是戰況緊急吧?好可惜,那可是師父專門送給哥哥的武器呢……”

    “確實是厲害的武器,之前幫了不少忙。”滅滄瀾摸了摸青蘿的頭頂,轉開側臉盯住虛空,心中翻騰起一波波的暗潮,“只是……”

    “哥哥,你就別再心疼啦!”青蘿見滅滄瀾不再說話,以爲他是可惜那雙手甲,連忙繞了過來對他做了個可愛的小鬼臉道,“你這麼厲害,再要什麼武器沒有呢。”

    小丫頭總是怕自己有一絲的不開心,彷彿自己笑了纔是她的光芒。滅滄瀾心中溫暖,一聲輕嘆不知是喜是憂,他心裡何嘗不是如此珍愛青蘿?

    但是這場剛剛開局的迷局之中,似是已有幾顆棋子落在了青蘿身上。

    搖頭不再去想,滅滄瀾一按膝蓋站起身來道,“現在確定了屠滅青蓮宗的兇手,接下來就有事做了。”他轉頭看着右手心的魔眼斑跡呢喃道,“得儘快把第一境界完全修煉出來,不然再大的力量都是自毀……”

    “我記得哥哥說過你開通了功體第一境界,真是太好了!”青蘿啊了一聲,興奮地連連拍了小手道,“不知道哥哥運起功體來是什麼樣子呢,一定很帥吧?”

    “這……”滅滄瀾摸摸下巴,眼中卻閃過一絲灰暗的微光:那般邪異嗜血的模樣,我是多麼希望你這小丫頭永遠不要看到。

    青蘿見滅滄瀾沉下眼眸,以爲自己觸動了他什麼心事,連忙小貓般含了下巴正欲開口,卻不防被一雙有力的手臂一把抱了起來,如同抓起不聽話的小獸般一把扛在肩上。

    “哎呀哎呀!”青蘿猝不及防,愣了一下便反應過來,一面笑一面連連揮動粉拳,“青陽笨蛋,快放我下來!”

    “我終於有機會向整個神州證明我的劍法,就用那把我夢寐以求的‘千里霜華’!”烈青陽滿面明光,一雙俊目幾乎冒出炙熱火花來,扛着青蘿就轉了數圈,“興奮得我直想舉起點什麼東西,阿蘿你就讓我扛一會兒吧!”

    “大笨蛋,你這是什麼愛好呀?”青蘿撲哧一聲笑了,卻分毫不曾生氣,踢打着小小的手臂雙腿跟烈青陽鬧做一團。滅滄瀾抱臂立在一旁,脣邊露出一絲若有似無的微笑。

    “反正我扛不動你哥哥,他太沉了。”烈青陽呼地長出一口氣,一把將青蘿放在地上,兩人猶自有點發暈地指了對方笑喘不止。

    滅滄瀾撓撓額角笑道,“你總忘不了我壓在你身上是吧?”

    烈青陽笑着瞪了滅滄瀾一眼,掐腰正要吸一口氣,猛地頓住彷彿想起了什麼事,幾步走到滅滄瀾身邊道,“喂,剛纔江前輩跟我說了,這次神州論武是由神州中心的三大門派聯合主持的,到時候會邀請人界各大門派前來……你露面真的沒問題麼?”

    滅滄瀾攤手道,“有什麼問題?我也不能一輩子縮在天道劍盟裡不出去。”

    烈青陽憋了口氣,然後重重吐出去道,“我總覺得這回論武會不會太平。江前輩跟我說了些參與論武會的門派名單,內中還有風雅門呢。”

    “……風雅門?”滅滄瀾輕輕挑起劍眉,面對烈青陽凝重的一下點頭幽幽道,“風雅門不是已經人去樓空了麼?”

    “說的就是。”烈青陽雙手叉腰,仰望瓔珞累綴的天頂喃喃道,“還有什麼寒山盟之類的,聽起來總令人不安……”

    “等等。”滅滄瀾眼中閃電一炸,舉起一隻手指如同即將出鞘的利刃,“你剛纔說什麼,青陽?”

    “我說……還有什麼寒山盟,大約不是修習武學的門派……等等,寒山盟!”烈青陽驀然一挺肩膀,卻見滅滄瀾面上冰凍萬丈,歪頭沉聲道,“滄瀾,那寒山盟……”

    “……沒事。”滅滄瀾眼神放空,瞳孔內似是旋繞起無邊星河,輕輕搖搖手指道,“我只是覺得十分有趣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