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193章 少年豪情意冰心深似海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193章 少年豪情意冰心深似海上字體大小: A+
     

    0193章 少年豪情意 冰心深似海(上)

    烈青陽只覺有什麼東西拽住了自己,將他緩緩地拖動。不知是向前,還是傾斜地拖在後面,總之全身都摩擦着細小的硌痛,一定是被粉碎的沙石包圍了。

    “呃……”烈青陽頭痛欲裂,緩緩睜開一線眼瞳,剛剛恢復些許的力氣全用來對抗那股拖力,一面用力回抽手掌道,“喂,是誰啊……”

    “好,青陽少俠總算醒了。”一個寒磁魅惑的聲音從天靈傳下,既像是最清冽的甘泉又像是最熾烈的燙鐵,令烈青陽全身過了電流般驟然一縮,不管不顧地擡手亂摸。

    他立刻拽住了一束柔順的頭髮,不大相信地使勁拽了兩下,只聽那聲音嘶了一聲沒好氣道,“如果有一天我成了禿子,就要拔光你的頭髮做我的假髮。”

    烈青陽猛地一睜眼睛,一股灰白色的光芒涌入眼瞳,猝不及防地叫痛道,“呃,我的眼睛……滄瀾?”

    滅滄瀾蹲下身來,一把奪過拽在烈青陽手中的紅髮,高高甩向肩後笑道,“慢些睜眼,小心被光刺傷。”

    “啊。”烈青陽彷彿大夢甫醒,聲音模糊地咂着嘴坐起,一膝彎起手搭於上,連連痛快喘息道,“憋……憋死我了!”

    “從‘飄渺時空’中衝出來確實不好受。”滅滄瀾轉身坐在烈青陽身旁,裸露的右肩上還密佈着縱橫血口,一身血紋黑袍發出冰冷的塵煙味道,但已近消散,餘下一片冰絲般的清寒之氣。

    “等等……”烈青陽上下搓臉,猛地一停擡起頭來,四下猛看連拍滅滄瀾道,“我們這是在哪兒?”

    “風雅門。”滅滄瀾一把按住烈青陽亂拍個不停的手,掰開他的手指指向前方道,“只不過這裡徹底沒有人了。”

    烈青陽連忙眯眼看去,只見一片灰霧濃郁,陰風慘慘如同鬼魂低泣。眼前小築發出血斑似的點點殘紅,似是一口破舊的棺槨般立在陰風慘霧深處。

    “風雅門……”烈青陽本來就對風雅門不甚瞭解,眼下更是認不出來,而滅滄瀾則是心中洞明,拍拍手起身走出幾步立在風中。

    “欲歡顏……”滅滄瀾的紅髮如同永夜之中亮起的一團火光,在無盡的漂浮霧影中甚是耀眼,“她說過一切剛剛開局,那她自己也不會就此退出遊戲吧。”

    雖是如此說,但是滅滄瀾眼前只有一片灰煙迷霧,當日風雅門魅惑景象已然不見,那香息誘人玉體橫陳的欲歡顏更是不知所蹤,此處看起來更像一片荒棄多年的亂墳崗。

    烈青陽恢復了些許精神,翻身站起連連檢查身上,摸來摸去驟然大吃一驚,幾乎一步就竄到了滅滄瀾身邊道,“壞了!”

    滅滄瀾轉頭看着他,眼中隱隱閃爍的少年狡黠一如初見,微微歪頭笑道,“什麼壞了?”

    “‘千里霜華’!江楚晴!”烈青陽實在想不通滅滄瀾怎麼還笑得出來,燙了舌頭一般緊緊抿着嘴脣連連甩手,好容易吐出一聲怒吼,“這可怎麼辦!喂,我只記得衝出‘飄渺時空’的時候你說什麼讓我把劍拿出來,然後呢,然後呢?!”

    滅滄瀾恍悟般拖長了聲音“啊”了一聲,蒼白手指輕輕撫摸下巴皺眉道,“我也不知道啊。”

    “滅滄瀾!”烈青陽猛地噎了咽喉,圍着滅滄瀾跳了一圈腳,猛地轉頭抓住他雙肩猛晃道,“別跟本大爺開玩笑了!要是‘千里霜華’和江楚晴都弄丟了,咱們跑這麼一大圈幹什麼啊?!”

    “青陽少俠,青陽少俠!”滅滄瀾被晃得聲音發飄,如同哄發了狂的小獸一般按住烈青陽連連安撫道,“你力氣恢復得真快,我可是還暈着呢。別晃了,你回頭看。”

    “我……呃?”烈青陽對滅滄瀾那般身處局外波瀾不驚的沉靜毫無辦法,撇了嘴賭氣猛回頭去,卻是立刻微張嘴脣連連眨眼,“我的天……”

    滅滄瀾悠悠幾步走到他並肩之處,輕抱雙臂笑道,“如何,現在可以安靜點了吧?”

    烈青陽的明眸隨着那水波般的劍光上下浮動,只見眼前是“千里霜華”發出來的一地光華,金紅色的光點混合在冷霜般流動的白光中,彷彿有片片冰雪從天而降,劃出一片飛舞的寒冷氣流。

    而江楚晴的身子就在這片劍光保護中微微浮動,彷彿身處一片流水之中,頸上的紅色墜珠發出柔潤的光芒,正好與懸浮於半空的“千里霜華”上的虎頭雕刻遙遙相對。

    “真不愧是神州名劍,連劍靈也靈力非凡。”滅滄瀾轉手輕輕合上烈青陽的下巴,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你的劍氣與那劍靈相通,感知了我們眼下的狀況,那劍靈便自動發起了‘千里霜華’的劍氣形成守護之陣,更將鑄劍之人的女兒護入其中。”

    “原來如此?”烈青陽緩緩點頭,猛地一眨眼睛嘖聲困惑道,“可是那劍靈不是精靈一類麼,竟能這麼通人性?”

    滅滄瀾凝眸沉吟,“你還記得她有了些許實體麼?”

    烈青陽點點頭,猛地一錘雙拳道,“有了實體……難道是那劍靈開始人形化了?”

    “精靈一類轉爲人身,沒聽說過啊……”滅滄瀾也覺此事違背常理,但卻一時理不出頭緒,仰頭看定了那霜華冷耀的劍陣道,“不想這些了,日後定會一一解開。現下就趕快帶着這大小姐和名劍迴天道劍盟去吧。”

    說着,滅滄瀾長長吐出一口氣,眼中劃過一絲若有似無的疲憊,“不知道阿蘿怎麼樣了。”

    “她在天道劍盟裡,你還擔心會受了虧待?”烈青陽豪爽地笑了一聲,痛快地將全身筋骨舒展了一番,只覺連番劇痛似是退去了很多,倒有一股沉重的僵硬始終壓抑着經脈,不由撇嘴道,“冥界果然沒一個好東西……就連那兒的空氣,吸多了也會讓人不舒服!”

    滅滄瀾驀然看到了烈青陽手臂上斜穿皮肉的血痕,深深埋入皮膚之下散發着淡淡淤青,一把抓了他手腕道,“想來是那浮橋姬最令你不爽吧。”

    烈青陽猛地一頓,同樣看見了滅滄瀾手臂上的血痕,那明顯比其他傷痕色深的痕跡十分刺目,正是在浮橋姬那裡割開傷口爲那些情鬼提供血食所留。

    “哼,別提那個女人!”烈青陽沒好氣地哼聲抽手,一面揉着手腕一面皺眉道,“說起來,那個找浮橋姬交換什麼麒麟髓的男人……”

    “嗯……”滅滄瀾猛然收了狡黠微笑,雙眸內沉下浩瀚的風霜,“柳扶風……嘖,真是一對苦命鴛鴦,就像那攬月摘星。”

    “看來你認識不少人啊。”烈青陽四面環顧,只覺身處黃泉路中一般渾身不適,攬住滅滄瀾肩膀耳語道,“到底怎麼回事,能不能跟我說清楚?”

    “從青蓮宗覆滅開始說麼?”滅滄瀾自然知道烈青陽的困惑,點頭笑嘆道,“反正這劍陣還要些時候才能收起,也許夠我講故事……”

    緩緩流動的灰白霧氣就像飄飛的灰燼,彷彿一張張寫滿故事的紙張,燃燒殆盡高高揚起,化作漫天殘影。

    “這麼說……”烈青陽輕輕手觸劍陣,那“千里霜華”的劍光如同溫柔的撫摸般纏繞了他的手指,“屠滅青蓮宗的就是那個什麼問天孤所在的組織?而那個江湖名派刀劍風雲,如今應是隻剩下兩個護法了?還有這個什麼風雅門……”

    滅滄瀾輕打一記響指,打住了烈青陽滿口的疑問笑道,“很多不明白的吧?我的懷疑不比你少。”

    “……我只是想說世事太無常了。”烈青陽驀然一嘆,似是暗惱滅滄瀾低估了自己一般瞪了他一眼,“就拿刀劍風雲來說,我前些時候還想到那裡去切磋劍法,誰知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