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190章 魔刺舞枯枝妖刀再出世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190章 魔刺舞枯枝妖刀再出世下字體大小: A+
     

    0190章 魔刺舞枯枝 妖刀再出世(下)

    “還有?”烈青陽肩膀一挺,隨即揚劍指定空中抱頭慘叫的雪獨秀嗤笑道,“他麼?這還有什麼值得緊張的,你就給本大爺數着,我三招之內一定要他性命!”

    “他有黑蓮護體,你忘了?”看來那“千里霜華”賦予烈青陽的是灼熱戰意,熱烈到甚至能矇蔽了他的理智,事實如此清楚他都能忽略。滅滄瀾不由挑了眉毛冷聲道,“那黑蓮能將他破開的頭顱都重新填補,可見一時就是不死之身了!”

    “這……”烈青陽已然飛出數步,頓在空中踏住烈光,回身點頭道,“那你剛纔說的……”

    滅滄瀾輕輕一勾手指示意烈青陽回來,轉手將江楚晴推入他懷中,盯着那少年微微一愣的僵硬臉龐,“熟悉的氣息越來越濃……你護住江楚晴!”

    “喂!”烈青陽見滅滄瀾血發一掃,直接轉身奔向那鑄劍臺開口之處,與自己拉開一段距離背對凝立,不由揚眉叫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滅滄瀾微微側臉,輕一擡手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其形邪氣逼人又帶殘酷溫柔,竟是讓烈青陽一時瞪了眼不再言語。

    滅滄瀾轉眼緊盯那暗涌不止的虛空,一團似是灰白又似暗紅的光影正拼命擠出黑暗,咕嚕嚕的微聲如同煮沸了的濃稠液體般傳入耳膜。

    “……來了!”滅滄瀾神識繃到極限,法眼狠狠一張放射出妖異血光,同時足下飛旋盪開一片真氣,掃動大片烈焰擰身飛起,微微化出火龍之形在身周狂旋。

    一陣猛烈相撞的砰然烈響蕩徹寰宇,幾乎要把這鑄劍臺的天頂一把掀飛,本已破碎不堪的地面更加揚起塵沙,甚至發出向下塌陷的趨勢。滅滄瀾穩住身子,只覺身形竟不可收斂地跟着這塌陷的氣勁向下沉去,立刻咬牙交叉雙臂,雙手掐起奇異指形策動血光火龍,牢牢將他託在正中。

    而架起劍光護體的烈青陽更是睜大了眼睛,他就立在滅滄瀾身側數步之外迎風驚歎,但見一片鋒利寒光破空而來,幾乎撕裂了“飄渺時空”中那無形無質的黑暗,迎頭與滅滄瀾的火龍撞在了一起。

    滅滄瀾更覺周身震動,右手猛地握起手爪向下一翻,掌心內瞬間聚起一團旋轉魔光,疾速擴大成型爆開道道閃電。

    “邪能絕式?血電蛟龍,喝——!”滅滄瀾疾念法訣,如同催命修羅般噴吐出一片經符碎光,轟然擴大到極限飛衝出去,同時奮力揮動右臂甩開血光,奔騰氣勁如同海潮般猛撲而去。

    “妖刀狂舞?血漫薔薇,喝——!”幾乎跟滅滄瀾的法訣同一節奏,一道極其妖異非男非女的魔聲凌空衝起,尖聲念動詭異法訣,那無數道鋒利寒芒瞬間增長數倍,形成大片巨大蟲卵般的圓弧,猛地爆開道道裂紋,從中飛出無以計數的血紅色花瓣。

    驚天動地的尖銳噬咬聲劈空蕩起,生生將滅滄瀾耳膜震出血痕,那無數花瓣皆張開了鋒利牙齒,一路瘋狂啃噬着血光氣勁暴衝而來。

    “果然!”滅滄瀾邪寒啐笑,足下一蹬飛身而起,兩手一推一攏不斷收納氣勁,如同將萬千驚濤攬於懷中般將那足下血光抽絲回收,留下最精純的耀眼血光旋成託舉的法陣,而掌中則迅速凝起再一波的攻勢。

    然而寒芒挾帶的如同鬼哭的風聲卻猛地逼近,似是被什麼力量一把推動而來,速度快了何止十倍,竟全然超過了滅滄瀾凝聚魔光的速度。滅滄瀾震然一驚,不及完全合成手中氣勁,立刻甩開右手刺枝飛衝而上,與那股寒光最中央的光影猛地撞上,半分縫隙都不留。

    只聽一聲碎裂般的鏗鏘爆響,無數崩碎的火花從滅滄瀾氣勁擊中的中心點飛出,逆旋破開耀眼的血光寒芒,呼然露出一道修長人影,暗紅長髮向後翻飛,和滅滄瀾兩兩相逼似是兩團血紅業火。

    “那是……”烈青陽疾飛而上,眼見那人手中一把巨大的彎月形刀鋒,傾瀉飛迸的寒芒混合着劇烈摩擦的火花,如同一道凝固的閃電般威勢逼人。

    那巨大的刀鋒就貼在滅滄瀾眼前,其後露出一張詭異勾脣的雪青色面容,非男非女的魔聲如遙遠而致命的呼喚,“你果然活到我們再見面的這天了啊,滅滄瀾!”

    滅滄瀾凝眉冷目,額心硃砂如同第三隻血眼般直對問天孤詭異面容,冷聲笑道,“我怎麼會死在你前面呢,老友?!”

    最後二字如同霍力的法訣,滅滄瀾狠狠推出手中刺枝,一片寒風呼嘯間崩開大片火熱毒浪,撲面打在問天孤的彎月巨刀之上。而問天孤則趁勢急轉身形,連番數週旋開破碎寒芒,旋成鋒利飛影的刀尖直逼滅滄瀾。

    一片刺枝撕裂的鈍響,滅滄瀾與問天孤同時飛身後退,身邊盪開無數刺枝碎塊和刀光寒芒混合的光影,橫掃開來形成一片不可近身的氣浪。

    那些銳齒張狂的紅色薔薇花瓣統統旋繞於問天孤身旁,其中一部分倒頭下衝托起他的身體,他便立在猩紅花雨中肩扛巨刀,冷眸看定滅滄瀾詭笑道,“好一副漂亮的皮囊啊,滅滄瀾……若不是這天下無二的邪氣,我還真是不敢認你了!”

    滅滄瀾彎折右臂靠在身側,左手則捏起法形隨時準備催動真氣,但體內隱隱抽痛已然連續不斷,他看了一眼飛奔而來仗劍立身的烈青陽道,“再鬥下去恐怕真的透支了。”

    “我也覺得氣勁在消退……”烈青陽凝眸沉聲,緊緊握住光華漸弱的“千里霜華”耳語道,“滄瀾,他到底是什麼人?”

    “冥界夢魘道首席戰將,‘催命薔薇’?問天孤。”問天孤冷冷勾脣,磕了一下巨刀一揚萬千火紅髮絲,“你終於聽到我完整的名號了,滅滄瀾!”

    “我不稀罕。”滅滄瀾抿脣微笑,笑意卻冷酷無比,右手掌心內的刺枝在洞開的魔眼內難耐地扭動着,“不過,謝謝你替我確定了屠滅青蓮宗的兇手……就是你們夢魘道所爲,是不是?!”

    “哎呀,幫了你這麼一個忙,難道不該對我感激涕零麼?”問天孤故作驚訝,瞪大眼睛眨了眨,隨即沉下面目笑道,“滅滄瀾,看你還在用那堆破樹枝,想來是沒多大長進啊……”

    “要試試看麼?”滅滄瀾緩緩抽出左手法指,不動聲色地轉眸看了一眼身後半空中的雪獨秀,他似是還未恢復氣勁,又似是站在了奇異的旁觀位置上,再看一眼烈青陽懷中緩緩鼓動呼吸的江楚晴道,“她好像恢復些氣息了……”

    “嘖,你放心,我身上的劍氣不是正好和這東西相通麼?自能喚醒她些許!”烈青陽急急一點江楚晴頸上的紅色墜珠,不防碰到了少女香軟玉肌,觸了電般收手臉紅道,“不過滄瀾,我覺得真的不能再打了……”

    見烈青陽面上又微微浮起青白,滅滄瀾眼眸一沉道,“我知道,可是誰讓他來得這麼是時候……”

    二人一同轉頭盯住問天孤,兩道氣勢逼人的目光集於一人身上,那詭異冷寒的問天孤也不禁有些許全身緊繃,握緊了刀柄道,“我可是專門衝着這個時機來的,趕快把那女人和‘千里霜華’都放下,你們纔有力氣顧得上自己能不能脫身!”

    “哼!”烈青陽前踏一步,明亮俊目冷盯問天孤喝道,“這種狠話本大爺聽得多了,放話的人還不是一一敗在我們手下!你就一個人還敢放話,不怕閃了舌頭?”

    “喲,小子嘴巴夠厲害!”問天孤哼聲冷笑,如妖似魔的陰陽之聲聽來讓人全身直起疙瘩,只見他仰了頭穿過滅滄瀾二人直盯雪獨秀,後者已然謹慎地前飛了數步,“雪獨秀,你最好收起你那個廢物模樣跟我聯手,若是真讓這兩個混賬小子把劍和人祭之物都拿走,夢魘道和業蓮王朝都沒有好果子吃!”

    “反正……”雪獨秀嘶喘着啐聲道,“要去死神那裡交代的也不是我們業蓮王朝!”

    “廢物!”問天孤立刻聽出了雪獨秀語中明顯的拒絕與諷刺,揚眉喝道,“業蓮王朝的人果然個個都是縮頭烏龜!雪獨秀,若我說出是你沒能阻住這兩個混賬,失了‘千里霜華’,你脖子上那吃飯的傢伙可就保不住了!”

    “你……”雪獨秀猛咬牙關,緩緩伸出雙手向上託舉,千重黑蓮倒飛而上如同黑色浪潮,“問天孤,這是我們唯一一次聯手……”

    “老子倒是稀罕再跟你聯什麼手!”問天孤寸步不讓,但還是立刻反轉手中巨刀,如同摘取了九天彎月般劃開層層薔薇,與雪獨秀形成一前一後兩股夾擊之勢,兩色花雨盪開奪命腥風。

    “嗯……”滅滄瀾立刻和烈青陽肩膀一錯,後背相靠分別面向兩面攻勢,猛睜法眼極力發動真氣,穿過刺枝涌動的魔眼深入內元,意圖拉出那洞開了額心硃砂的功體第一境界之力。

    “滄瀾!”忽聽身後烈青陽一聲驚呼,隨即滅滄瀾被他連撞了幾下後背,嘖聲轉頭目射寒光。

    “怎麼……嗯?!”滅滄瀾正要全心對付問天孤,卻不防被身後雪獨秀的形貌拉去了眼神,只見他高高托起一片旋成球狀的黑蓮,飛舞的花雨中間漸漸透出破碎的奇異明光。

    “那光……”烈青陽緊皺眉宇,按住胸口咳聲道,“狠狠壓住了我的氣勁!”

    滅滄瀾不言不語,胸中猛然激盪起萬千浪潮,只見那團被黑蓮包圍的明光越來越濃,如一團行將爆炸的火球般穿透了層層花雨。

    “業蓮王朝,鼎立千秋……”託舉着這片奇異光華的雪獨秀微閉雙眼,夢囈般唸誦着催命經文般的法訣,“軍師之威,佑我黑蓮!”

    一聲法訣衝破雲霄,只見那團明光猛地爆炸開來,巨大的光暈中間似乎有一點飛速旋轉的內核,瞬間將滅滄瀾二人視線盡數淹沒。

    “妖刀訣?薔薇噬魂,起——!”同一時分,問天孤猛揮彎月巨刀劈開氣浪,掀起血紅薔薇之雨從另一面咆哮衝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