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168章 白骨刻蓮臺血染嫁衣長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168章 白骨刻蓮臺血染嫁衣長下字體大小: A+
     

    0168章 白骨刻蓮臺 血染嫁衣長(下)

    話音未落,只見兩排朝服遊魂刷地飛衝,眨眼就將那二人圍在中間。近距離看見這些遊魂,滅滄瀾方纔看清它們身上那畫滿詭異圖紋的鮮紅朝服,臉色俱是鐵青,巨大的幽藍色眼睛似是隨時都會噗地掉下來,嘴裡含着一條長長的鮮紅舌頭。雙手攏住一支人骨合於胸前,那似乎是人的腿骨,發出蒼白色的點點微光。

    同時那水榭正門的紅簾呼地向兩面完全打開,露出內中一條血紅色的毯子,直通進鬼影迷離的深處。

    “白骨娘子請二位公子進去……”那回環混響的聲音尖銳響起,聽得烈青陽忍不住捂了下耳朵,轉頭看向緊凝眉眼的滅滄瀾。

    “走。”忽見滅滄瀾露出一絲捉摸不透的笑意,輕撞了烈青陽一下便發動身法,催動一片血霧向下飄渺飛去。撲面香風更是刺鼻,但漸漸化成一片飄渺的幽香,如此一來反而更加勾人鼻翼,讓人忍不住一心想聞到那香風中真正的氣息。

    “我說……”左右看了一眼環繞兩旁一同飛下的朝服遊魂,烈青陽拽了滅滄瀾低聲道,“我真的要去**?”

    滅滄瀾微微一愣,一聲哧笑引得胸中宿痛又扯了一下,擡手輕拍兩下笑道,“你若是想,我何必攔你?”

    “誰想啊?”烈青陽嘶了一聲道,“但是如果真的需要,本大爺……就犧牲一下好了!”他習慣性地拍拍胸脯,結果傷痛又起,猛地低頭咳了一聲。

    “看情況再說。”滅滄瀾忍了笑點點頭,腳下一劃點開層層血霧,只見那血色呼啦一聲向上旋起,又順着他全身經脈倏然回收進去。

    兩人飛揚的長髮都軟軟落下,有些散亂地披在肩上。他們面前是大片鋪滿地面的血紅紙錢,如花瓣一般美得殘酷,一條踩上去似是人之血肉的紅毯就在他們腳下,直通那鬼影搖晃的中心。

    水榭中心便是一片大水池,周圍的青石圍臺閃爍着點點小眼睛般的光華。那水面似是外面大水的縮小之形,亦是落滿了溶溶漾漾的豔紅紙錢,中間托起一座刻滿骷髏的蓮臺,一尊白骨砌成的紗簾小牀坐落其上,那若隱若現的倩影便躺在飄蕩紗簾之中。

    這水榭開了八面空洞,只裝飾着血染般的飛簾,胭脂香風八方灌入,盪漾水聲空洞而渺遠,片片紙錢飛舞旋落。

    烈青陽輕輕撥開散亂擋在眼前的黑髮,湊近滅滄瀾耳語道,“你確定……那個什麼欲歡顏留下的指引是對的?我們是在求助冥界之人打聽冥界地域……總覺得不靠譜。”

    “已經到了這裡,無論如何都要一試。”滅滄瀾亦低聲道,“其實我也覺得不靠譜。”

    “……多好。”烈青陽噎了一下,無奈地攤攤手道,“只憑一支珠花就闖進這該死的冥界……”

    “你提醒我了。”滅滄瀾微微一笑,輕輕一掌拍在烈青陽的肩上。哪知烈青陽疼痛未消,肩膀上亦有一片拉傷,連忙低低呼痛拍開滅滄瀾的手。

    滅滄瀾對着烈青陽瞪過來的眼神一點頭,輕撩衣襟下襬邁步向前走去。朝服遊魂仍是分成兩排,緊密侍奉在那水池兩面。幽怨歌聲不止,似是有點點滴滴的冰涼血珠從上方滴落,兩個少年一面向前走一面擡頭,皆不禁心中一驚。

    只見那水榭天頂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女子面容,只有一張臉,或者連着小小的半截身子,黑色長髮骯髒糾纏,血珠滴滴落落永無止盡,似是空洞大眼中的血淚一般。

    那血珠滴落到地面便瞬間無蹤,但是滅滄瀾亦想見了這豔紅紙錢這般顏色不褪的緣故。輕嘆一氣,滅滄瀾壓住疼痛提起戒備,停在那水池外圍向上看去。

    “你們是外來人……”只聽那在紅轎子中唱着幽怨歌謠的女聲淡淡飄起,尖細而遊離如絲,“你們可知這是冥界地帶,已然充斥着黃泉之氣……你們尚是活人,竟敢闖入我萬鬼城,不怕再也走不了了麼?”

    “我們既然敢來,自是有辦法再退去。”滅滄瀾微微一笑,捻起一束長髮一抹到底,將發間糾纏的絲絲血珠甩了出去,“想來閣下就是這萬鬼城城主了,尊號可是白骨娘子?”

    忽聽頭頂一陣滑膩的蠕動聲,有憤怒的鬼叫尖銳傳來,“白骨娘子四個字也是你叫的?!”

    那聲音着實刺得烈青陽後背一挺,皺眉向上看去。滅滄瀾亦緩緩擡頭,兩個少年一者邪氣縱橫,一者明光烈烈,雖是掩蓋了身上陽氣,望去仍是使鬼魅顫然。

    那憤怒的鬼叫驟然小去,只聽白骨娘子的聲音咯咯笑着從水風中傳來,“你們來此做什麼?”

    “向閣下請教冥界鑄劍池的通路。”滅滄瀾禮數大方,似是全然忘了眼前人是冥界之人。而這冥界,正是屠滅青蓮宗、將他置於天下圍殺的漩渦當中的兇手。

    烈青陽不解地眨眨眼睛,“滄瀾……”

    “一碼是一碼的意思,你可懂?”滅滄瀾側過一隻眼睛沉聲道,“眼下我還沒查到那件事究竟是冥界中何人所做,哪怕眼下此人正是兇手之流,也只可做當前要事。若是日後查出她確有聯繫,再動干戈也不遲。”

    烈青陽恍然鬆了口氣,抱臂轉頭道,“反正在我眼裡,冥界人一應是同樣的德性……我可不向他們施禮。”

    “你們果然來自人界。”烈青陽的聲音雖然低沉,但是那白骨娘子連人心慾望都能戳中,這點點微語自然逃不過她的耳朵,“哈,真是諷刺……人界不是一副和冥界誓死對抗的架勢麼?怎麼如今來了兩個這般風姿卓絕的少年,竟是來有求於我的?”

    滅滄瀾微微一笑,擡頭直視那紅簾中的婀娜人影道,“冥界廣大,也非是處處皆敵。能合作者自然要合作,一概以敵論之恐怕平白損了可能的幫手。但是若要兵戈相見,我自然也是毫不躲避的。”

    “……你叫什麼名字?”白骨娘子微微一頓,一截蒼白的手指伸出簾外,似是要將那紅簾掀開露出真容。

    “滅滄瀾。”滅滄瀾輕輕擡手示意了一下烈青陽的方向,“這是我好友,烈青陽。”

    “滅世滄桑,波瀾洶涌……”那白骨娘子嘆息似地說道,“烈武乾坤,耀世青陽……哈,難道那天地大劫的預言俱要成真麼?”

    “什麼預言……?”烈青陽輕輕一愣,轉頭看向滅滄瀾。卻只見他擺了下手,便知眼下問也問不出,只得提了精神面對那白骨娘子。

    “總之,今日來此便是要請教閣下,我們要去冥界鑄劍臺。”滅滄瀾氣度卓然不動,“那鑄劍臺雖是冥界重地,但再怎麼樣的重地也不會對所有冥界之人產生影響。我想閣下身處如此一座獨立城池中,與冥界其他勢力應是干涉無幾的。”

    “這般想法,你是從何得來的?”白骨娘子似是對滅滄瀾這巧變的手腕有了興趣,沙啞的聲音裡帶上了一絲柔媚的笑意。

    “我宗門的教訓而已。說是名宗,但是江湖上難道人人拜服?道理都是一樣。”滅滄瀾話音未落,那白骨娘子已然輕笑不已,只見那倩影嫋嫋擡起,兩面分開那紅簾現出一道身影來。

    “好小子,竟是如此會打算盤……”白骨娘子探出身子來,一截巨大如同蛇尾的白骨倏然劃下,落入水中攪起團團水花,“我‘白骨娘子’?浮橋姬,倒是頭一回見識你這樣的人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