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159章 鬼哭寂寞地血色凝珠花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159章 鬼哭寂寞地血色凝珠花上字體大小: A+
     

    0159章 鬼哭寂寞地 血色凝珠花(上)

    風雅門沒有時光流轉的痕跡,甚至門前大地還縱橫開裂着道道碎土。那便是滅滄瀾身闖風雅門時破解血煞陣所留下的痕跡,陰冷風聲席捲而過,似是沿着那些裂縫劃出了哭泣般的聲響。

    沒有欲歡顏放的那些豔紅燈火,風雅門看去就如一排排黑沉沉的棺槨般無聲無息,風中總是帶有若有似無的哭泣聲,讓踏入此地的烈青陽渾身不適起來。

    烈青陽看了一眼負手走來的滅滄瀾,他的血紋黑袍如夜色般濃暗,隱入重重黑暗中幾如形跡皆無,不由嘆了口氣道,“你看上去就像個死人一樣,這地方難道不令你不舒服麼?”

    “來過一次,習慣了。”滅滄瀾擡手按住在風中絮亂紛飛的紅髮,猶有一絲絲火焰般的長髮從指縫間揚起,“相隔時間不長,卻有一種隔世之感……小心點,不知那血煞陣還有沒有種在門前。”

    “血煞陣……?”烈青陽和滅滄瀾並肩前行,那依山勢而建的幽黑蜿蜒的建築令他心中發冷,明明是人界地帶,卻似已然入了幽冥路般毫無生息,“喂,不帶阿蘿那丫頭來真的好麼?”

    滅滄瀾想起他將青蘿留在天道劍盟,託江愁餘代爲照看。那小姑娘自從冥界突襲之後一直沒恢復過來,幾天了小臉還是蒼白。他心知有異,便乾脆不讓青蘿跟來。

    “她身子弱,跟來也無用。”滅滄瀾側過眼眸,看了一眼在黑沉沉的暗夜中依然明眸閃亮的烈青陽一眼,“你看好那個劍靈,你的劍氣與她相似,眼下還能壓得住她。”

    “這個啊……”烈青陽一面快步踏上山門臺階,一面捏了那玉石喃喃道,“她能感應到‘千里霜華’的氣息麼?若是入了冥界,只怕她的感應便會被削弱了。”

    “總比沒有強。”滅滄瀾驟然一停腳步,伸手拽住低頭細看玉石一路向前的烈青陽,將他一氣拽回身邊。

    烈青陽輕吃一驚,收了玉石左顧右盼,“怎麼了,是不是你說的那個什麼血煞陣?”

    “血煞陣已經過了。”滅滄瀾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縱橫開裂的碎土痕跡,轉頭輕擡下巴示意眼前一片遊離漂浮的燈火,“你看那個。”

    眼見那燈火漂浮無根、溶溶染染,似是融入水中又似飄蕩隨風,烈青陽只覺一股無法言明的幽冷滲入皮膚,似是能看到那燈火後有看不見的煙霧形狀的手提着,飄渺地向他們靠過來,嘴裡發出着哀傷的哭泣。

    “嘖……”烈青陽一向遊走於青天朗日之下,雄氣勃勃如春陽中天,這般幽暗陰冷的氣氛他還真是頭一回置身其中,不由抓了滅滄瀾裸露的右肩道,“你不冷?”

    “你表情怎麼這麼難看?”滅滄瀾的臉容已然被越靠越近的浮游燈火照亮,一雙紅瞳中閃爍着若有似無的暗影,更是看得烈青陽渾身不舒服。

    “說真的,滅滄瀾……其實你就是個鬼魂吧,嗯?”烈青陽皺了眉搓搓雙臂,一面輕壓身形警惕地盯住那片燈火,只見那片燈火發出柔紅色的光亮,如同凝固欲滴的死血,又似揉得粉碎的落紅。

    滅滄瀾輕聳雙肩,直面那片詭異的燈火邁步而去,“被你發現了。”

    “你……你幹什麼去?”烈青陽本能地上前一步,結果立刻被那片柔紅燈火纏繞了周身。一陣飄渺的迷香盪漾開來,如柔膚暗香般惹人遐想盈盈,然而內中卻始終帶有幽冷的血氣,總覺有極細小的血雨點點落在鼻翼上。

    烈青陽深吸一口氣,一股媚然香氣竟是直衝鼻腔,倏然在天靈中瀰漫開一片落花飛舞般的眩暈。他一時打了個晃,抓住滅滄瀾的肩膀搖頭道,“這是什麼味道?”

    “這香氣倒是依舊。”滅滄瀾反手拽住烈青陽的手,只見他眼神微微露出迷離,心知他太過雄武純澈,風雅門內這種獨特的媚香對他作用更大,便低聲耳語道,“不要大口呼吸,這裡的香氣容易迷醉。”

    “哦……”烈青陽連忙掩了鼻翼咳嗽一聲,被滅滄瀾拖着進了風雅門。

    一入風雅門,黑暗依舊,燈火溫柔飄渺卻照不亮一片暗夜。滅滄瀾仍記得上次行走路線,那媚然的香氣似乎就是指引,如一隻不斷招搖的柔軟素手引他前行,那條終點散開魅紅柔光的長廊又出現在眼前。

    滅滄瀾忽覺眼前白影一閃,閃電般伸出手去探入黑暗,便扯住了一寸冰涼的衣襟笑道,“門前連血煞陣都沒有了,我還以爲風雅門早已人去樓空。”

    烈青陽嚇了一跳,扒開滅滄瀾的肩膀望向他探入黑暗的手,挑了眉道,“是誰?”

    只見半截身着白衣的身子探出黑暗,半身猶自立在被黑影淹沒的長廊小臺之上,那追日臉色極其蒼白,簡直就是一張薄薄的紙,“真沒想到你又來了。”

    “真好,竟是老友相見的口氣。”滅滄瀾嘴上微笑,手上卻是毫不客氣地將追日一氣拽下,眼見他在面前打了個踉蹌,“幾日沒來,風雅門好像又破敗了許多啊。”

    “……你的語氣不用這麼尖刻吧?”追日有氣無力地嘆了口氣,立刻後退兩步免得被滅滄瀾的眼神直盯,“你又來做什麼?”

    “和你說哪有用。”滅滄瀾擺擺手,指向追日身後的魅紅小築道,“欲歡顏在麼?”

    其實他心中隱隱有動,只見那小築內燈火微弱,如同馬上就要斷滅的呼吸般發出緩慢的明暗交替。上次來此時那種逼人意動神搖的迷離誘惑已然弱了很多,連香風亦是被風中點點孤冷壓下。

    “門主……門主不在。”追日搖搖頭,低頭緊盯地面,似是在等待什麼東西破土而出。

    “不在還是不在了?”滅滄瀾微微咬重了那個“了”字,只見追日刷地擡頭看向他,咬緊下脣一言不發。那眼神如受傷的野獸般充滿陰恨,但卻沒有力氣哪怕發出一聲嘶吼。

    烈青陽見追日那般隱忍的眼神,心中只覺不忍,拍了滅滄瀾的肩膀道,“我看一定是發生什麼事了,虧你還是來過一次的人,好好說話行不行?”

    “欲歡顏自己都看破生死,旁人何須替她枉費心思?”滅滄瀾微微一笑,驀然想起那全身纏滿白紗卻仍然虛弱嬌笑的嫵媚女子,她似是一生專爲浪蕩而活,骨子裡滿是陰冷的性感和癡迷。

    追日眼神微微一鬆,此時他身後掠過一道黑影,在微弱的柔紅燈火下一閃而過,然後一臉驚訝的逐日從他身後閃出,緩緩放下夾在指間的飛刀低聲道,“原來是你,滅公子……我還以爲有人擅闖。”

    “只有兩個人守着這宗門,真是辛苦。”滅滄瀾穿過兩人,拽着不明所以的烈青陽一路走向那魅紅小築,單腿踏入淡看滿屋昏暗的紅光,“欲歡顏……真的不在?”

    “門主可沒有死。”追風逐日緊跟其後,忍不住說道。

    滅滄瀾側過頭,伸手拽住追風的領子轉身將他砰地抵在門板上,只聽他吃痛地一挺後背,“那她人呢?”

    “你……你又來找門主做什麼……”滅滄瀾那似是宰人生死的模樣令人心驚,烈青陽在一旁皺了眉宇,心中莫名翻起層層波瀾。而那追風被卡得呼吸困難,仍是咬着舌頭說了一句。

    “怎麼,嫌我麻煩?”滅滄瀾微微一笑,輕靠在追風耳邊道,“我的性子你也算是知道三分,追風護法,不要考驗我的耐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
    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