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153章 雙傑修傷體似是故人來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153章 雙傑修傷體似是故人來上字體大小: A+
     

    0153章 雙傑修傷體 似是故人來(上)

    “也就是說……”烈青陽強撐着痛到冰冷的雙腿,和滅滄瀾兩人互相扶肩以求站穩,“我們把天道劍盟盟主的女兒給……弄丟了?!”

    “嗚嗚……”這一句話更是戳中霍青虹心頭,只見她抱了頭連連抽泣道,“都怪我非要帶楚晴出來……這下怎麼辦,叔父饒不了我!”

    “嗯……”滅滄瀾微眯雙目,此時青蘿的小手正輕柔地替他擦去脣邊血痕,柔軟的手指輕輕劃過他的嘴脣,然而這等溫柔也被滅滄瀾此刻心中的洶涌掩過,“看來這冥界的攻勢……多半就是衝着江楚晴來的!”

    “冥界就是想抓走江楚晴?”烈青陽吸了一氣,呸然啐出一口血去,“怪不得攻勢這麼大,是想纏得我們都顧不上她啊!”

    “現在怎麼辦……怎麼辦呀……”霍青虹雖然自稱女俠,但想來是嬌生慣養的性子,眼下這般境遇早已沒了主意,蹲坐在清氣上也沒力氣起來。

    “好了,哭也無用。”滅滄瀾的聲音冰冷而威勢凌人,竟是讓那哭得梨花帶雨的霍青虹一下子止住了眼淚,呆呆地看向他。

    而滅滄瀾則環視腳下地面,只見那灰霧血藤一應退去,但還是有陰冷的風霧點點擴散,一片暗色的血紅深深滲入泥土之中。他強行靜下心來凝神感受,法眼已感覺不到冥界的氣息,當然那氣息只是有戰意和殺氣時能被法眼敏銳捕捉到的,當時的滅滄瀾還不知道冥界之人擁有千百種僞裝的方法。

    眼下滅滄瀾長舒一口氣,用力架住烈青陽道,“我們下去吧,應該沒事了。”說罷他輕點身形,一衆人便落到地上,跌跌撞撞向折斷了大半的樹木走去。一地散碎的樹木碎渣硌着衆人的腳底,黏稠的疼痛每邁一步便抽動一下。

    終於滅滄瀾將這幾人連拖帶拉帶到了樹下,紛紛癱軟了一般轉身靠樹跌坐在地上。霍青虹更是撐不住,一頭倒在滅滄瀾雙腿之上,順勢攏着肩膀趴在上面。

    滅滄瀾本自全身抽痛,但是那麼一個弱女子也知道她自己立不起來,便任由霍青虹趴在他的腿上,他則輕輕地撫摸着青蘿的小臉低聲道,“阿蘿,你沒事吧?”

    青蘿嘴脣蒼白,一路之上也戰了幾次,但她從未像此次這般虛弱,只是抿嘴搖搖頭便靠在滅滄瀾肩膀上,柔軟冰涼的小臉埋入他的側頸之中。

    見她說不出話來,滅滄瀾便輕輕撫摸青蘿的後背不再與她說話,轉頭看向仰頭靠在樹身上大口急喘的烈青陽,“喂,還活着沒有?”

    烈青陽緊閉雙眼,猶自急喘着伸手狠狠點了點滅滄瀾的方向,“想我死還早着呢,哼……”話未說完,他嘶然一聲痛喝按住大腿,只見在已經凝固的血色之上又涌出道道新鮮的血流,順着他的指間汨汨而下。

    眼見這雄武熱烈的少年被血染得鮮紅,滅滄瀾頓覺戰鬥無情,連生死都只在眨眼之間,完整軀體更是隨時都會撕開傷口。輕聲一嘆,滅滄瀾輕輕按住烈青陽的肩膀探頭道,“傷到筋骨了沒有?”

    “我怎麼知道,痛成一片了!”烈青陽的確分不清到底哪兒疼,一片劇痛的汪洋早已將他雙腿淹沒。只見他又咳出一口血來,方纔覺得胸中鬱結的血都已清空,剩下的便是每躍動一次都會全身抽搐的心跳,捂了胸口強笑道,“我這兩條腿若是廢了,滄瀾你就幫我個忙……”

    “嗯?”滅滄瀾挑起眉毛,這兩個風姿絕美的少年渾身血色靠在一起,竟像是末世遺留的兩個戰神一般令人生畏。

    “隨便用一招你那妖法打死我,我可不想做個廢人。”烈青陽哼聲一笑,灑脫不羈的笑容卻是配着直刺人心的話語,他此時緊閉雙眼,並未看見滅滄瀾眼中震然一顫的紅光。

    “我的招數不是用來對付自己兄弟的。”滅滄瀾沉沉說出“兄弟”二字的時候,忽覺一股靈光貫入天靈,似是與烈青陽遠古之前便已歃血相交,萬世萬劫後故人終於歸來一般。

    而烈青陽心中此感更是一聲轟鳴,微微開眼盯着滅滄瀾笑道,“好……聽你叫出‘兄弟’二字,不知爲何格外的痛快!呃……”剛露出一絲瀟灑笑容,他便覺得雙腿一陣折斷般的劇痛,捂住大腿的手已然被黏稠的血粘得不能動彈,一經拉起竟是拉開了絲絲血結。

    “別動,讓我看看。”滅滄瀾輕輕地把青蘿往懷中一側靠去,儘量也不動到趴在腿上的霍青虹,伸手將烈青陽的腿輕掰過來。

    “嘶……你直接砍斷了吧!”烈青陽連聲嘶氣靠過身子去,雙手護住大腿兩側低吼道,“這麼用力做什麼?”

    “你是太疼了,我發誓我沒使勁。”滅滄瀾微微一笑,血色之中的笑容如同溫柔的死神般令人迷醉,“真正疼的現在纔要來,你別叫得太慘。”

    “你要做……啊啊!”烈青陽一瞪眼睛,剛要推開滅滄瀾的手卻已然來不及,只見他雙指用力一按便刺入了一片血肉,修長的手指如同靈活的水魚一般在傷口內輕輕探尋。

    烈青陽只覺眩暈席捲腦海,使勁眨着眼睛方纔堅持住沒有倒下,伸手抓住滅滄瀾一束紅髮用力扯了過去吼道,“滅滄瀾,你真是恨我不死麼你?!”

    這一扯反而把滅滄瀾拉得更靠近,他的手指也就更加深入傷口,烈青陽卻是咬了牙堅決拽着他的頭髮,只聽滅滄瀾也有些吃痛地扭了脖子道,“讓你別叫得那麼慘,我看看你有沒有傷到筋骨。”

    “你就這樣看啊?!”烈青陽緊貼着滅滄瀾的耳邊表達極度不滿,“你這是跟誰學的醫法?屠夫麼?”

    “我沒學過什麼醫法,只是從前看過些醫術的典籍。”當時青蓮宗內的典籍可謂浩如煙海,滅滄瀾修煉不成但卻潛心研讀,只是那些醫法需要專修,眼下他只能用自己的方法對付疼得要死的烈青陽。

    “你你……”烈青陽拽了滅滄瀾的頭髮前撲後仰地叫痛,也就把滅滄瀾拽得前搖後晃。被人死拽着頭髮的痛楚也不弱,滅滄瀾微微咬了牙將手指抽出,上面沾滿了細細的黏稠血肉。

    “呼……”烈青陽終於鬆了口氣,卻覺似是出現了幻覺,傷口彷彿瀰漫開一股厚重的寒氣,將洶涌的疼痛緩慢壓了下去,“怎麼好像不那麼疼了……”

    “我疼,你能不能鬆開我的頭髮?”滅滄瀾輕眯一目笑啐道,只見烈青陽撇嘴甩開那束紅髮,繼而瞠目結舌地死盯着雙腿。

    “我眼花了,我眼花了……”烈青陽連連使勁揉着雙眼,不顧將臉上血色更揉得一團花。他雙腿上的血肉正發出極其沉重的生長之聲,正如春回之時地下植物緩緩破土而出一般,那血肉竟是發出絲絲新鮮的光亮,開裂的皮肉上伸出了一片片絨毛般的新肉芽。

    那重合生長的感覺頗爲麻癢,烈青陽甚至能微微感覺到血肉重合的節奏,不可置信地愣神晃頭,一轉頭便對上鬆了口氣輕輕點頭的滅滄瀾。

    “這是……”烈青陽指着他這奇異的兄弟,張大的嘴能直接塞進去一隻蘋果。

    滅滄瀾微微一笑,一隻手指擡起烈青陽的下巴一下合上他大張的嘴笑道,“我的天生寒氣有極限的痊癒能力,對別人也有效真是幫了大忙。若不是有這寒氣,一路上幾次大戰我早已死了數回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