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138章 少狂問名劍破玉開戰局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138章 少狂問名劍破玉開戰局上字體大小: A+
     

    0141章 少狂問名劍 破玉開戰局(上)

    隨着滅滄瀾邪寒震人的聲音落地,只聽整個森森書山發出一片嗡嗡震動的薄光,在這陣波盪中一切都變得透明,昏黃的古書亦漸漸消弭了陰影。

    滅滄瀾收氣立身,只覺身邊捲起一陣清蕩氣流,貼着地面刷然旋散,將他的衣襟下襬拂出了瞬息即消的褶皺。

    一道雪白的人影踱步而來,站在滅滄瀾幾步之外淡淡笑道,“天命迴歸時,人心佈局什麼也不是。”

    滅滄瀾轉向天機子,頷首執禮道,“多謝先生幫忙。”

    “不用謝我。”天機子擺擺手道,“算起來我不過是替人保存東西,如今物歸原主,我也算放下了一樁心事。”他一雙慧光流轉的明目看定了滅滄瀾,似是要穿過他看清一片迷局的內裡,“滅滄瀾,今後世路,你自當好自爲之。”

    “在下知道。”滅滄瀾口稱在下,那謙恭卻總令人不寒而慄,他的邪氣似是隨時都要騰飛而起,化作道道奪命殺招。

    在這無聲的寒威逼迫面前,天機子依然風度飄然自若,撥了雪白青絲笑道,“得去找那位青陽少俠了,那少年是火一樣的性子,大約已經等得不耐了。”

    滅滄瀾心中一動,便輕身跟上天機子回身便走的腳步。在二人身後蕩起深水之底般的波光,將一片神秘古書埋入了厚厚的陰影。

    術法倏然一收,滅滄瀾和天機子二人並肩走出那道水墨紗簾,此時鳳凰二人正在門外恭候,見到師尊立刻躬身道,“師尊。”

    “不是讓你們招待青陽少俠麼?”天機子微微點頭,但見那坐在椅子上蕩着小腿的青蘿小兔子般跳了下來,幾步便撲到身邊的滅滄瀾懷中,面上浮出一絲似是哀傷又似憐愛的微笑。

    “……師尊,那青陽少俠實在等得急了。”朝凰輕輕咂嘴,想來是不滿烈青陽的性子,又不敢在師尊面前表露出對客人的不敬。

    “是,師尊……他連連催我們來看,師尊與滅公子是否談完。”落鳳輕嘆一聲,低聲無奈道,“也不知靜待幾刻能如何……”

    “罷了,那江愁餘許了青陽少俠一試天道劍盟的鎮盟之寶,那少年還不急得如火?”天機子頗爲了解少年心性,如忠厚長輩般揮手笑道,“快請他來吧。”

    “是。”鳳凰二人行禮應聲,轉身並肩騰飛而去之時定是無奈相視了一眼,滅滄瀾不用看亦能猜到。

    “哥哥不是說不讓我等太久的麼……”此時青蘿如委屈的小貓般嘟了嘴趴在滅滄瀾懷裡,水光閃閃的大眼睛看去着實惹人憐愛。

    “我這不是趕緊出來見阿蘿女俠了。”滅滄瀾心中泛起溫柔,再想天機子方纔言語,不由眸光一沉,擡頭只見天機子眼神深沉看着他們,一絲若有似無的慈愛目光落在了青蘿身上。

    天機子驀然擡頭,與滅滄瀾對視一眼,彼此眼中深意只有對方心中明瞭,卻難以付諸言語。

    “我說過,你好自爲之吧。”天機子淡淡一笑,將一直繞在手指上的一縷雪白青絲甩到肩後,負手背對滅滄瀾而立。

    “咦……”青蘿聽了這莫名的一句話,轉頭眨眼道,“滄瀾哥哥,他是什麼意思?”

    滅滄瀾輕輕一指抵脣,搖頭溫柔道,“不要問,阿蘿。”

    青蘿心中莫名一冷,滅滄瀾那柔和的目光中更多了三分不能辨明的東西,卻是那般勾人心腸。眼下卻是懂事地聽了哥哥的話,她點點頭便輕輕抿上了櫻桃色的小口。

    忽聽一陣風聲倏然落下,那雄武熱烈的氣息隔着十餘步都能散發而來,滅滄瀾擡頭笑看烈青陽幾步走來,對天機子行禮道,“先生,那東西……”

    “果然是火一樣的性子。”天機子似是已然和滅滄瀾成了老友,眼神之間充滿熟稔笑意,甚至能在一起打趣他人。滅滄瀾也笑看回去,再看烈青陽已然有點困惑地皺起了眉。

    “怎麼,你們聊了一會兒關係就這麼好了?”那種老友般的模樣旁人亦能看出,不過烈青陽似是尚未反應過來自己成了那兩人暗中打趣的對象,湊過來拍拍滅滄瀾道。

    “談不上,略略交心而已。”滅滄瀾微微湊近,火紅瞳眸看得烈青陽向後一靠,嘖了一聲將他輕輕推開,只管繼續上前跟天機子交談。

    烈青陽亦不敢再催,正要開口先說些什麼打開話題,卻見天機子先回頭笑道,“我聽朝凰說,你那劍法着實不錯,能與落鳳旗鼓相當。”

    “旗鼓相當……”烈青陽輕輕皺眉,雙眼內頓發少年之傲氣,轉頭看着落鳳笑道,“我想不只是旗鼓相當吧?我還真的想和這位落鳳再比一次,看看究竟誰的劍更屬上乘。”

    落鳳微微皺眉,卻在師尊面前始終保持恭敬禮數,並不接烈青陽的話。其實他心中已然被挑起了戰意,這點心思天機子自然明瞭。

    “道家修煉,講的是木石心、雲水趣,不執着於勝負高低。”天機子微微一笑,伸手輕輕捻起烈青陽背上那條虎頭劍穗,“只是青陽少俠儼然一顆疏狂尚武之心,自然是不理解我這等說法了。”

    “先生恕我直言。”那略略帶些傻氣的烈青陽目光一凝,俊美面容上顯出烈火蔓延而起般的傲氣,“劍之所以爲劍,只因可以揚眉問勝負、瀟灑登巔峰,沒有淋漓戰意的劍根本就不是劍。”

    “哦?”天機子眸光一轉,但見烈青陽明目灼灼,無一絲動搖,便微笑道,“如此說來,我教與我弟子的這般劍法,根本不是劍了?”

    天機子慧目輕眯,內中似帶無形威勢,眼下誰人都會忌憚他是否動怒,更何況烈青陽還有求於他。然而這明如烈火的少年架勢絲毫不鬆,堅定地點頭道,“在我看來,木石心、雲水趣催生出來的劍法,不配稱劍。”

    落鳳身子微微一動,似是有些不耐地擡起頭來,旁邊的朝凰趕緊輕撞了他一下。那烈青陽言語毫不讓人,竟像一塊不可撼動的石頭一般,也不顧是否令人難堪,只管說出心中所想。

    滅滄瀾站在烈青陽身後,心中亦有同感,嘖聲搖頭笑道,“好一個心如鐵石的烈青陽。”

    “好……”忽見天機子眉目一鬆,露出縹緲如霧的笑容,轉手拍拍烈青陽的肩膀笑道,“天道劍盟所崇尚的劍,正是你所向往的那種,看來江愁餘找對了人。”

    “這……”烈青陽只見天機子回身便走,向另一面的水墨紗簾內走去,再無一句言語也不回頭看一眼,有些迷茫地轉了頭看定滅滄瀾,一凝眼睛飛出一串“這是怎麼了”的眼神。

    此時天機子已然撩簾轉入後面,身影頓時無蹤。烈青陽更是摸不着頭腦,那東西天機子到底也沒說給是不給,眼下人都走了,這不是撂給人一個無頭懸案麼?

    烈青陽幾步走到滅滄瀾身邊,拽了他皺眉道,“他就這麼走了?”

    滅滄瀾輕扁嘴脣聳起肩來,邪氣面容上露出一絲少年狡黠,“誰讓你與他頂嘴,還當面說他教授弟子的劍法根本不是劍。”

    “可是……可是他不是笑了麼?”烈青陽也隱隱覺得不好,抓了狂呲牙低聲道。

    “笑了就代表心情好?”滅滄瀾故作驚色,微微後仰上下打量着烈青陽“這下壞事了”的表情,“你看,先生不言不語進去後面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
    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