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134章 冰心故人情道者闢魔途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134章 冰心故人情道者闢魔途上字體大小: A+
     

    0137章 冰心故人情 道者闢魔途(上)

    人在白雲之端,心質也似白雲流水般高妙清潔,果然不虧這個名號。滅滄瀾心中暗自慨嘆,但見天機子背對他們凝立不語,一心全在那冰銀色荷包上。

    “你是給他一樣東西,證明你確實是受他故友之託前來的麼?”一時白雲飄飄之間四面沉默,烈青陽略略有些坐立不安,拽了滅滄瀾同他耳語道。

    “嗯……算是。”滅滄瀾輕輕挑眉,只見烈青陽困惑地嘶了一聲,撓頭似有心事。

    “那我什麼都沒有啊。”烈青陽但見那天機子就是不說話,亦不轉身看他們,只當他大約心中生疑,抓了狂低聲嘶氣道,“江愁餘前輩直接就讓我來了……”

    “江愁餘……”滅滄瀾淡淡重複,輕瞥了天機子一眼笑道,“你少亂想,他若是懷疑你,你現在就不會在這兒坐着了。”

    “那他……爲什麼一直不說話?”烈青陽微微放心,馬上又提起疑惑來問道。

    “想來是觸物生情,心有所感吧。”滅滄瀾想起當時雲阡陌說與他的過往,不知這天機子心中是否也和那位冰雪佳人抱有一般回憶,直令人無語凝立,心思萬千。

    滅滄瀾二人交相耳語,那邊的鳳凰二人似是看不下去,師尊無語沉思的時候自然要保持絕對的安靜,發出小小聲息都是不敬。然而天機子無話,他二人亦不敢妄動,只是凝起了凝肅眼神瞪視那兩個少年。

    烈青陽正低聲耳語,驀一擡眼便撞上那兩道凌厲的目光,直盯着他和滅滄瀾,不由心中一個不服低聲道,“我不記得我們誰欠他們錢啊。”

    滅滄瀾瞟了鳳凰二人一眼,大方地輕靠椅揹回看過去,“想來是人家認爲我們魯莽失禮吧。”

    烈青陽最煩瑣碎禮數,嗐然咂嘴道,“又怎麼失禮了……”

    “抱歉,怠慢你們了。”忽聽天機子那行雲流水般清澈而飄渺的聲音再度響起,只見他捻着那隻荷包轉過身來,目光深沉如同晚秋落滿秋葉的靜水,“看到故人之物,心有所動罷了。”

    “其實……”烈青陽清清嗓子,那天機子出塵飄逸得讓他心有不適,似是擔心說着說着話他便飄然飛去了,“在下並不知道江前輩在這裡放了什麼東西……還請天機子先生指教。”

    雖是生性豪爽不喜拘禮,但真正說起話來仍是落落得體。滅滄瀾暗中看了烈青陽一眼,暗忖他大約也是出自名門。

    “青陽少俠,我要先行說句怠慢。”天機子微微擡手,向滅滄瀾那邊示意一指道,“我想我與這位滅公子需要私下詳談。”

    “哦?”烈青陽眨眨眼睛,爽朗地拍了滅滄瀾肩膀笑道,“啊,這無所謂。既然需要私下詳談,想來就是有重要的事了,只要天機子先生別忘了把江前輩寄存於此的東西交給我就好。”

    “這嘛。”天機子微微一笑,轉身吩咐鳳凰二人道,“將青陽少俠帶入客室好生款待,我稍後便會來找他。”

    “是。”鳳凰二人執禮應聲,走向烈青陽兩面分開伸手道,“青陽少俠,請跟我們來。”

    “行啊,眼看着師尊在這兒,這會兒說話倒是客氣了……”聽得朝凰也是一般的恭敬語氣,才與他們過了一手的烈青陽不由暗暗咂嘴,輕咳一聲大方起身,看定滅滄瀾低聲道,“你若是先行完事,出來等我一起走。”

    “……說到同行,你方纔不還是一臉不願意的樣子麼?”滅滄瀾輕輕一愣,苦笑着捱了烈青陽一記瞪眼看他走去。

    “滅公子,請隨我來。”眼前倏然白影飄渺,滅滄瀾立刻起身,只見天機子手捏那隻冰銀色荷包,又眼神深沉地看了青蘿一眼,“這小姑娘……”

    “我知道你們有重要的事情說啦,那我在這兒等着吧?”青蘿眨眨兩隻水潤的大眼睛,拉着滅滄瀾笑道。

    卻見天機子似是一震,眼神有些虛空地看着青蘿純真如水的笑容淡淡道,“若如桃花三月色,何必入世尋摧折……”

    滅滄瀾心中有動,蹲身按了青蘿的肩膀笑道,“阿蘿,你在這裡等哥哥。”

    “嗯……”青蘿如小貓般輕聲道,“哥哥不要讓我等太久。”

    滅滄瀾溫柔地摸摸青蘿的頭頂,轉身向天機子輕伸手臂道,“有勞帶路。”

    天機子微微一笑,轉身輕步生風,將滅滄瀾帶入那水墨紗簾之後。剛一踏進去,滅滄瀾便覺眼前洞天一轉,一股古書厚重的沉香撲面而來,回頭一看卻見一片光潔牆壁,全然不見剛剛一步踏入的門口。

    “先生果然是佈置術法幻境的高手。”滅滄瀾心中恍然,微微一笑向天機子躬身道,“這山下的迷幻陣我已是見識過了。”

    “年紀輕輕,卻能破得我的迷幻陣,你也算是大有可爲。”天機子立身於一片昏黃書山之內,旁邊一盞青燈發出柔和光華,絲絲檀香從各個角落飄散而出。

    只見他轉身坐在椅子上,輕撩雪袖示意滅滄瀾坐在身邊笑道,“你真的是傳說中那上古邪魔功體的承載者麼?”

    “旁人說到這個的時候,可與先生的表情大不一樣呢。”滅滄瀾輕翹二郎,十指相交放於膝上,“難道先生與天下人想法不同,不認爲我是屠滅青蓮宗的禍首,以我爲邪魔而加以排斥麼?”

    “哈。”天機子輕捻青玉撥棍,輕輕撥動那有些昏暗的燈芯笑道,“你習慣了一路圍殺,反而對平心靜氣的對待產生疑心了麼?”

    “嗯……”滅滄瀾淡淡眯眼,輕指天機子手中撥棍道,“這撥棍,看起來好生眼熟。”

    “哦?”天機子將那青玉撥棍舉至眼前,又往滅滄瀾手中一送笑道,“哪裡眼熟?”

    “原來道門中人都有以青玉作爲燈火撥棍的習慣。”滅滄瀾微微一笑,想起當日在青蓮宗中松濤居內的時日,屋內的香爐青燈便都配了一支青玉撥棍。想及此,他不由冷冷苦笑,那青玉撥棍明明就擺在自己眼前,自己卻把同樣的一支當做簪子一般極爲珍愛,只因那是當年月所贈。

    “青蓮宗……”天機子語氣悠遠,輕擡手指便憑空從滅滄瀾手中將那撥棍吸回,“聽聞青蓮宗覆滅的消息,我倒真是數日難以平復。我道門又少了一處名門……你可能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在那之前,我更想知道先生莫名信任我不是屠宗禍首的理由。”滅滄瀾輕輕撥動耳後紅髮,態度之悠然果然有道家風氣,然而更多的是邪寒冷傲的邪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