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118章 香殘紅簾落機關始開局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118章 香殘紅簾落機關始開局上字體大小: A+
     

    0121章 香殘紅簾落 機關始開局(上)

    “十日?”滅滄瀾雙眉一緊,輕輕撓着側臉沉吟不語。但見追風逐日二人面色驚異,似是看到天人降臨一般,雖然知道自己這通身威凜的邪氣令人忌憚,但也覺有異。

    “……我有什麼不對麼?”滅滄瀾回看自己,血紋黑袍光潔如新,也沒見有何不對。正左右看時,忽見右臂上有一片血紅色紋路,不由劍眉一挑掰過手臂仔細看視。

    追風逐日二人也正是看着這片華麗刺青一般的紋路,那花紋繁複而古老,隱隱帶有一種浩瀚臨頭的感覺,如同沉沉星河壓在頭頂般讓人眩暈。滅滄瀾仔細看看那紋路,也不由暗想道,“好像是吸收那聖書力量時所看到的星圖模樣……”

    想來這就是那聖書傳於自己體內的法門,將一系列經符術法印於內元之中,眼下正是隨着真氣慢慢沉澱,尚且一不小心便要呼之而出。滅滄瀾心中開朗,便也不再糾結,負了手微微笑道,“不用看了,這就是那聖書的修煉成果。”

    “聖書……”追風輕吸一氣,隨即釋然笑道,“果然是傳說中的功體……那‘乾坤密鑑’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修煉秘籍,滅公子竟然在十日之內就吸收了其中一本的精華。”

    “我還以爲十日太長了呢。”滅滄瀾回想方纔二人眼神,暗想怎麼會在這處密室裡一眨眼間過了十日。那詭秘紅光似乎有壓制時間和空間的雙重力量,將空間縮成一片星河幻圖,又將時間以神秘之法飛速推出。

    “門主讓我們來看視滅公子,卻總是不得進去這密室。”逐日又說道,“現下見滅公子修煉已成,我等也就放心了。”

    “哦……”滅滄瀾將幾縷散亂在肩前的紅髮撥向後背道,“欲歡顏如何了?”

    “門主好了許多,只是……”追風輕嘆一聲,咬了牙關道,“眼下內力大損,幾乎與凡人無異……如果這個時候有冤家找上門來,可就壞了。”

    “神州聯盟?”滅滄瀾輕捻紅髮,轉念一想笑道,“你們風雅門好歹算是神州聯盟的一員,那天道劍盟又似乎有點護你們周全的意思,一時應該也無大礙。”說着,滅滄瀾帶了青蘿邁步向外走去,只見通往那魅紅小築的長廊一片柔光閃爍,似是有飛滿了灰塵的光華層層灑落。

    “嗯……”滅滄瀾但見晨光熹微,卻顯出一股沉寂的陰冷來,滿地碎紅經歷十日仍是不散,如同風雨摧折的落紅般四散紛飛。

    “滅公子……要去看看門主麼?”自從那夜與天道劍盟一戰過後,風雅門驟顯寂敗,護法只剩兩個不說,那些作爲門中人馬的遊魂也被一夜絞殺了大半。因此追風逐日說起話來更顯蒼白,聽上去讓人也不禁心下一冷。

    “遵照我們的約定,這本聖書我不應交出去。”滅滄瀾捏起懷中的那塊血色結晶道,“我該走了,在這之前仍需對你們門主說聲多謝。”

    追風逐日二人連忙讓開,任滅滄瀾徑直向那魅紅小築內走去,卻又欲言又止道,“滅公子……”

    “嗯?”滅滄瀾側臉立身,只見追風逐日二人面面相覷,身旁站着自知不便跟來的青蘿。

    “或許你能勸門主振作。”追風緊皺眉頭,似是忍受鑽心痛苦般道,“我們也知道門主罪惡累累,但是她畢竟是我們的門主……眼下她容顏盡毀,卻一直心念滅公子,所以……”

    想起欲歡顏那張魅惑欲滴的姣好面容,滅滄瀾暗中嘆一口氣:美人紅顏總是不得長久,就好比那雪女一般冰清玉潔的當年月一樣。

    “我知道你們的意思。”滅滄瀾揮揮手,一面微笑一面回身走去,“多謝你們前幾日口口聲聲喚我的‘主上’,現在想起來真是受當不起。”

    “呃……”追風逐日二人無言可答,那一夜確實是荒唐至極,怕是隻有欲歡顏那樣癲狂浪蕩的性子才做得出來,也虧得這滅滄瀾有順水推舟的手腕,不然誰能抵得過那般香豔的溫柔陷阱。

    任憑他們在那裡心緒萬千,滅滄瀾已然健步輕身進了魅紅小築。室內柔香依然,但已無情人愛撫般的溫柔輕風,柔軟的紅色垂簾也不再輕飄而起,如同垂死的手一般靜靜落下。

    滅滄瀾坐在那雕花大牀旁邊,身後便是那夜被粉碎了半邊的檐瓦砸壞的缺口,輕輕撩起一線紅簾道,“……欲歡顏,你還好麼?”

    “還能如此柔聲與我說話?”滅滄瀾的聲音天生寒啞,不知欲歡顏如何品出三分溫柔來,她那魅惑曲折的聲音此刻卻有氣無力,呼吸甚是低沉,“果然你是邪魔迴歸,並不排斥我這般魔鬼似的女人……”

    “這嘛。”滅滄瀾又將紅簾掀起三分,探身進去細看欲歡顏面上白紗纏繞的模樣,“你作惡多端我自然能看得出來,但我們還是合作者,既然定了條件,我就要遵守。”說罷,他將那塊血色結晶放在欲歡顏冰涼的素手中道,“聖書在此,別人未沾一分一毫。我們的合作算是結束了,如果日後兵戈相見,也再無牽涉。”

    “做得好乾脆……”欲歡顏微微一動,順勢將滅滄瀾待欲收回的手握在掌中,將少年輕輕拉向自己,“言語處世,皆不二做,果然是能成大事的人品。”

    “倒是第一次聽你這麼正經地夸人。”滅滄瀾只聽欲歡顏語中少了放蕩的妖媚,而多了些許世事滄桑的感嘆,不由心中泛起莫名波動,只見她握緊自己的手不放,便是一介妖女也忍不住心生憐惜,“你功底不凡,此次劫難能挺過去,不必擔心。”

    “你不曾嘗過容顏盡毀的苦頭吧?”欲歡顏倒是言語輕鬆,似是在說他人之事。然而一張姣好容顏盡數損毀的正是她自己。

    滅滄瀾微微一繃身子,如何告訴她自己是脫胎換骨成就一副絕世容顏?乾脆不說,滅滄瀾如此想着便如同哄小姑娘一般搖頭低聲道,“沒有。”

    “所以才能說得這麼輕鬆……一個人的苦永遠不會被另一個人完全理解,別人就只會說一些虛僞的安慰……”果然欲歡顏仍是言語尖利的性子,聲音雖然有氣無力,言語卻是如針如刺。

    換做旁人早已惱了,耐心在此安慰人反倒被人派了虛僞的名頭,但是滅滄瀾城府深沉,並不輕易被人動搖情緒,微微一笑道,“你說得對,但是眼下你最好也這麼想,不然心中鬱結就更不得好了。如何,這麼說就實在多了吧?”

    “哈……”欲歡顏驀然一笑,便咔咔乾咳起來。滅滄瀾便伸手替她撫順胸口,一片薄薄的柔軟肌膚不停劃過手掌。只見欲歡顏按住滅滄瀾的手掌,正好放在雙峰之間笑道,“這個口子還是你破開的呢。”

    “當時是萬不得已。”滅滄瀾也淡淡一笑,並不提自己特別輸了寒氣替欲歡顏癒合傷口之事。

    “你說心中鬱結,那無所謂,因爲我……不是沒有心麼?”欲歡顏苦笑一聲,將滅滄瀾的手顫抖着引向面容。

    滅滄瀾略有不自在,彷彿又回到欲歡顏媚語嬌笑說要嫁與自己的那夜,香豔逼人的荒唐之感又要重現,眼下更多的卻是那妖豔狠毒的欲歡顏作爲一介女子的嬌弱。滅滄瀾便順勢將手溫柔撫摸在欲歡顏側臉上,聽她說道,“你要走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