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102章 情鬼慘嚎聲血化迷宮牆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102章 情鬼慘嚎聲血化迷宮牆上字體大小: A+
     

    0105章 情鬼慘嚎聲 血化迷宮牆(上)

    轉眼間那冒出凜凜幽藍冷光的眼睛如雪片般團團圍起,哭泣之聲越發慘烈,同時那些下尾遊蕩的身影也漸漸現形。

    滅滄瀾一眯雙目,只見周圍血牆一般圍滿了通身筋脈高鼓的暗紅色遊魂,每個遊魂身上都有縱橫開裂的皺紋和乾癟的**。如同餓鬼一般瘦骨嶙峋的軀體上冒出絲絲灰色煙氣,幽藍色的眼睛大大睜着,發出大片鬼火一般的冷光。

    “唔……”雖然一路之上奇形異狀的敵手也見了幾個,青蘿還是忍不住吸了口氣,這圈血牆內的遊魂帶着黃泉內陰氣慘慘的氣息,讓小姑娘本能地全身發冷。

    而滅滄瀾天生一股邪異寒氣,與此等陰邪之物有着奇異的共通,眼下尚無不適,只是仔細打量了那些漸漸圍攏而來的遊魂。似是大片陰魂不散的女鬼,帶着永世無消的恨意和淒涼,發出着穿人肺腑的尖利哭聲,一雙雙乾枯尖銳的血爪齊齊向滅滄瀾伸來。

    “嗯……“滅滄瀾緊抿嘴脣,面凝寒霜,轉手化出一團血紫色魔光融於五指之間,如同夾了片片利刃般騰身飛起,青蘿則清氣旋轉護體亦騰身而上。

    “哎呀!”剛剛躍出遊魂包圍的範圍一小步,卻聽青蘿驚叫一聲,身上流螢般融融飛舞的清光砰地打散,又向那一團揮舞不止的血爪掉了下去。

    “阿蘿!”滅滄瀾身如閃電,在背上亦遭了重重一撞時猛眯一目翻身衝下,將青蘿緊貼着那血跡漬漬的爪子拎了上來。

    滅滄瀾騰身飛轉,一圈紅色霧氣立刻層層繞上如雲龍攀柱,剛形成一個環狀護罩卻發砰然一響,頂上如同被尖刺刺中般冒出一片裂痕。

    “這是……”滅滄瀾只覺全身一震,將青蘿護於懷中腳下飛劃,控制身周血霧慢慢向中間縮凝,縮小了環狀護罩的大小。此時他懸浮之處不過就在那大片遊魂之上絲毫,騰身空間極其狹小,根本不能施展那輕盈身法十之一二。

    “哥哥……”青蘿雖是已經習慣了滅滄瀾這邪異的紅霧,一旦身處其中卻還是感覺不適,仍強忍了抓住滅滄瀾衣襟道,“上面……有東西堵住了!”

    滅滄瀾揚眉欲動,忽覺已經縮小的真氣護罩又被撞擊了一下,尚未填補完全的紅霧乍然裂開,道道陰森冷風呼呼灌入。

    這陣法空間極窄,一副要把人擠碎其中的架勢,滅滄瀾只得咬牙發動身法,足下聚起比平日更爲濃厚的血霧向下降去,一步踏在那紛亂舞動的血爪之上。

    只見下方便是那一圈血牆般的遊魂,眼中發出的幽藍鬼火攝人心魄,張了碎肉開綻的嘴似是要將滅滄瀾一口咬碎。哭聲仍然不止,似是催動了頭頂壓力的下降,將滅滄瀾身周紅霧不停擠得縮小。

    “哥哥……”青蘿的功體清澈潔淨,與滅滄瀾天生邪氣濃重的功體全然不同,身處如此一片鬼氣森森的陣法中已然小臉青白,一點真氣都調動不起。滅滄瀾心知肚明,立刻將青蘿單手抱於懷中。

    “你不要動,我來破陣。”滅滄瀾溫柔地安撫青蘿,聲音卻漠如寒冰,乾脆腳下一點破開一片旋轉氣勁,將最接近足下的一圈血爪砰地撞開。藉着這一瞬散開的空當,滅滄瀾發出一股寒熱之氣縈繞護體,嗖然落在一片血牆之中。

    但那遊魂皆無知無識不知傷痛,血爪被猛烈氣旋割出道道破口仍是繼續上來。這種陣法更比滅滄瀾於江上遇到的月光之陣不同,那月光之陣用的是寒冷真氣,還能以法眼看到陣眼所在。但這處陣法鬼氣逼人,完全用的是黃泉之物的力量,且鬼氣與血氣相互糾纏構成一道甚爲濃厚的障壁,滅滄瀾睜了法眼竟也是一時看不到陣法內裡。

    “喝——”滅滄瀾一聲沉喝全被震天哭聲掩過,只見他一手護住青蘿,另一手法指猛起劃出利劍出鞘般的氣勁之聲,血紫色魔光猛地碎成數片,片片挾帶鋒利的寒熱之氣,刷然斬斷了一圈遊魂的乾枯血爪。

    嘶嘶然不知是寒冰破碎還是沸水滾動的聲音騰然而起,但巨大的哭聲將天地間一切聲音統統掩過,一面穿人耳膜,一面動人神智。滅滄瀾忽覺一陣刺痛般的眩暈,只覺那哭聲海潮般涌入腦海,一時天靈變得十分沉重,剛出手一招竟是已經有脫力似的冰冷衝向四肢。

    “果然……就算我是天生寒氣,對於冥鬼之氣還是一時不能承受……”生與死的界限並不能以寒氣與熱氣來界定,滅滄瀾工讀道家典籍自然心知此理,只得強打了精神挺起窒痛胸口,回看青蘿已然快沒了知覺,癱在自己懷中呼吸急促。

    “……打破這層血牆!”滅滄瀾眼看那片託於遊魂身後的濃烈血光一直蕩動不散,便是這片血光形成一道遮蔽法眼的障壁,以獨特的黃泉之陰氣阻礙滅滄瀾看穿陣法內裡。滅滄瀾心下一沉,眼下卻連立身都難,頭上那奇特的使人天靈冰冷的壓力還在向下擴張而來。

    慘烈的哭聲彷彿形成漫天箭雨,劃出道道傾斜飛落的風聲,全部以滅滄瀾爲中心慘嚎而來。滅滄瀾耳膜大震,眯了一目高高甩開衣襟下襬,猛地半伏下身一臂撐地。

    一股強烈血光從滅滄瀾撐住地面的拳頭之內飛散而出,如拼命撐開屏障爆出狂風般圈圈擴張,突然向四面八方轟然衝出。漫天哭泣之聲形成的尖利風刀已然到了滅滄瀾身周,同一時分那血光迎面衝上,幾乎血光道道劃破嚎哭之刀,一時間哭聲變得極度混亂強烈,將黑暗空氣生生震出圈圈波紋。

    滅滄瀾擡起血皮開綻的拳頭,將青蘿急急向懷中一提便蹬起身法,身前立刻圍上一片遊魂,揮舞着血爪向他撲來。

    剛剛露出一縫的背後血牆又被這些遊魂滿滿堵上,滅滄瀾狠一咬牙面露殺光,奈何這黃泉之冥氣是他之前未曾對戰過的,一時身法也被壓制,感覺身子重了十倍。

    眼看衝不過去,滅滄瀾便將手上血光猛然反向揮出,在極窄的空間內低低划向腦後半空,砰然一聲再度炸開碎霧。內中寒熱之氣形成冰火兩極,但那極致的冷熱竟然弱了許多,滅滄瀾甚至都未感覺到多少熟悉的熱風寒霧,只覺剛剛被壓制下去的嚎哭之刀又嗖嗖然飛了過來。

    “就是那血牆……!”滅滄瀾仍未看見陣眼,但已然可以猜出那血牆十之七八便是此陣命脈。那源源不絕的嚎哭之聲划動節奏,正如那血牆暗光層層波動的頻率一般!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