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100章 邪魔闖神州風雅血煞陣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逆世邪尊 - 0100章 邪魔闖神州風雅血煞陣上字體大小: A+
     

    0103章 邪魔闖神州 風雅血煞陣(上)

    攬月半身傾斜懸在半空之上,失神地看着眼前一片血腥熱氣瀰漫升騰的霧氣黑影。一道徹底的冰冷從左眼內散去之後便是撕裂的痛楚,甚至能感覺到滅滄瀾利爪劃過的寒風呼呼地從眼眶空洞內穿過。

    一片粘稠的黑血從攬月左眼之內噴濺開來,長長一道傷疤血肉開綻,而那全漆黑的眼珠則高高崩起,在一片旋轉氣流中飛速被滅滄瀾的身形流風吸引過去。

    滅滄瀾紅髮紛飛如熱烈燃燒的地獄業火,猛然一個折身只見面容上有死神般的寒氣,揚起左手一把攥住那顆崩落的黑色眼珠,同時腳下飛劃,一片血紅霧氣旋轉着將他身形放上地面。

    一聲驚雷響,半空中的黑色劍陣徹底崩散,那劍刃開裂的黑劍嗖一聲頹然落下,同攬月墜落的身體一道砸在地上。攬月拼命立起身子,拱背縮肩死死捂住黑血橫流的左眼,手中白劍咣噹一聲摔在地上。

    尚未平息的強風將楓紅色霧氣席捲四散,如同瀰漫的腐爛血色般遮蔽人眼。這神州聯盟派來的人手本自各爲其主,並不一心作戰,眼下更是無一人敢動,只有那手提巨劍一臉震驚的江驚濤站在戰場中間,難以置信地看着那紅髮紛飛的少年冷冷站在攬月背後。

    風中盪開一片刺鼻血腥,內中有妖異的酸腐之氣,絲絲黑氣在空中淡淡彌散。滅滄瀾輕輕一皺鼻翼,緩緩張手看着手心那拖開碎肉癟下半邊的黑色眼珠,酸腐之氣正從中不斷嘶嘶冒出。

    “你的毒素都在你這隻眼睛裡麼?”滅滄瀾微微一笑,如同談論閒事一般悠悠地面向攬月顫抖欲倒的後背,“我就這樣握着,真怕又中一次毒。”

    攬月身形搖晃,如殭屍般慢慢轉向滅滄瀾,捂着左臉的手指間已然全是黑血流過的痕跡,不斷有黑色血珠從他下巴上滴答落下。他只見自己全身的毒源就被滅滄瀾輕輕放在掌心,遠遠地似在無神看着自己。

    滅滄瀾微感真氣運作,卻並沒有中毒跡象。想起上次攬月施毒情景,想來定是要他以自身真氣催動,一氣將毒素灌入敵手體內方纔算是施毒成功。當然,這要他身上本就有可調動的毒素。

    “啊,那真是可惜。”滅滄瀾揚手一拋,那黑色眼珠落在地上滾動幾圈,便沾滿了冰涼的灰色塵土,“毒源既然不在身上了,就沒有施毒的招數了。”

    “滅……滄……瀾……”攬月緊緊捂住左臉,幾乎要把牙齒咬得粉碎,“我不會放過你——!”

    一聲撕裂怒吼猛地穿破霧氣,似有一道旋風撲面打來,滅滄瀾卻任紅髮驀然向後一飛,臉上仍是寒冷,“你放不放得過我,我也不會放過你們風雅門。”

    攬月睜大殘剩的右眼,全身一繃似是預感到了什麼可怕的後事。

    “我現在說出來,自然是空口無憑。”滅滄瀾一轉右臂,巨大的利爪五指一張,似發一聲短促獸吼便發出妖異青光,立刻縮小回收露出滅滄瀾本色筋骨,一條修長如竹的手臂上猶自鼓動着高脹的暗色血脈。

    “我自己的黑鍋,自己來摘。”滅滄瀾活動了一下右臂,擡手將有些紛亂的紅髮一併撩到肩後,環視了一圈只是來做圍觀者的一衆人影,“還有誰要來麼?”

    無人動作,霧氣漫漫的森林中只剩下森然的樹濤聲,血腥氣越發濃重得逼人呼吸。只見青蘿拍拍小手,走上來嘟嘴道,“哥哥,我突然覺得不用很擔心了呢。明明都是些吃白飯的傢伙嘛,來了這麼多人,動手的卻沒幾個。”

    滅滄瀾冷然一笑,手上卻是溫柔地按住了青蘿的頭頂,“我沒有心情與你們白耗,若想再戰,那就神州之內見吧。”說着他轉目看定攬月,他臉上黑血橫流,如同偶人一般一臉死色。

    滅滄瀾輕步轉身,只見那一身雄武卻只逞蠻勇的江驚濤仍站在身後,眉目緊凝一動不動,似是鐵了心要擋他去路。他便面無表情道,“想戰現在動手,不想的話就躲開。”

    “明明未加修煉……”江驚濤喃喃開口,有些開裂的嘴脣很是蒼白,“全身上下沒有一個既成的招數,爲什麼能……”

    “你乾脆問爲什麼是我得到了那傳說中的功體,而不是你好了。”滅滄瀾不耐地輕輕皺眉冷聲道,“你若也能受得起極度的寒冷和灼熱雙重磨礪,我就把這功體給你,如何?”

    “你……”江驚濤驟然一驚,不由輕退一步沒了言語。

    “神州聯盟。”滅滄瀾邁步便走,一面頭也不回地揚手點了那羣人影一圈,“我記住了,回去告訴你們的聯盟,我滅滄瀾已然進了神州,隨時恭候!”

    “雖然有無上的功體,但現在就敢這麼囂張……”江驚濤讓過身去,看滅滄瀾一步步傲然走去,卻在少年背後一收武莽面相,眼中閃過一絲凌厲的精光,“到底還是少年意氣,早晚吃個大虧!”

    頓了頓,江驚濤轉頭望向衆人,只見那周遭樹頂上的人影嘩地齊齊退去,而下面的各處人影亦分成小組各自隱入樹林。只有一隊十數人慢慢挪到攬月身邊,忽然嘩啦一聲慌亂地跪了下去。

    “攬月護法,我們真的沒機會出手……方纔太快了,你們又飛在高空……”其中發出慌亂的解釋聲,此起彼伏戰戰兢兢,似是要將方纔未能出手之緣故一氣說個清楚。

    “是啊!攬月護法發動驚雷劍光的時候,我們誰敢上前啊……”江驚濤站在一旁,如同看戰後餘興戲目般冷眼凝立,只見攬月瞪視地面一臉空洞,手上一片黑血已然有些許凝固,對那些人苦苦的解釋似是半句未聽。

    忽見攬月轉身拾起地上黑白雙劍,放下一直緊捂左臉的手,轉身現出半面眼眶空洞血肉撕裂的黑色面容,模樣如腐屍般甚是可怖。江驚濤猛然擰緊眉毛,只見攬月雙手分別緊握黑白雙劍,一語不發地走向地上跪着的那些風雅門人手。

    “啊,攬月護法!”那些人立刻尖叫起來,也顧不得跪了,一個個連滾帶爬拼命立起,互相撞了便要奪路而逃。

    “疾風奔雷,喝——!”攬月猛然口唸法訣,只聽他那半陰半陽的詭異聲音已然變得沙啞,更如索命般寒氣逼人,雙手猛地連續翻轉旋出兩手黑白旋風,兩道劍光嗖然一個交叉衝上半空,直直地轟然落入奪路而逃的那幫手下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