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95章 刀劍風雲破熱血祭聖書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95章 刀劍風雲破熱血祭聖書下字體大小: A+
     

    0098章 刀劍風雲破 熱血祭聖書(下)

    柳扶風悚然一驚,大顆冷汗順着他蒼白臉容滾落滴下。只見滅滄瀾走去毫不介意地翻動死人屍身,對着顧忘川側身一個深深撕裂的劍傷裂口搖頭笑道,“是你做的麼,柳扶風?”

    “我……不……”柳扶風已然從方纔作出決定一瞬間的陰狠中清醒過來,直到方纔攬月拿着那鎮門之寶走了後他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已然全沒了主意,只是臉色蒼白語無倫次。

    見此模樣,本來就已經聽了幾分事實的滅滄瀾更加心中洞明,輕輕一推顧忘川的屍體道,“不過這種連女兒都不顧的人……”

    “他該死,對不對?”柳扶風猛地擡起頭,緊緊抱住懷中咳血不止拼命想要睜眼的顧重雲,“重云爲刀劍風雲做了這麼多,顧忘川竟然爲了一本書就出賣她的性命……他該死,該死!”

    滅滄瀾輕捻指尖的死人凝血,靠近柳扶風微微笑道,“告訴我,那是什麼書?”

    “……嗯?”柳扶風面色一變,似是到了現下這種境況,那書仍是個不能提起的話題,忍了痛苦撇開頭去。

    “我不介意再背上一條殺名門護法的罪名。”滅滄瀾哧然一笑,柳扶風便覺一道刺痛冰涼抵住後頸,隨時都會穿喉而過,不由大睜雙目咬住下脣。

    “被稱爲‘乾坤密鑑’的聖書……江湖上共有四本,分別由四大門派保存,其中任何一本都可修煉成極致的功體……”柳扶風隨着滅滄瀾無聲詢問一般將利刺深入抵下的動作拱起上身,連連搖頭吞嚥口水道,“我真的……真的只知道這些。”

    “‘乾坤密鑑’……”滅滄瀾輕聲重複,嗖然一收手上利刺抽回手來,“多謝。”

    柳扶風緊緊抱住顧重雲,正失神間只覺眼前光華一落,但見滅滄瀾如融入黑夜的死神般轉身便走,不由顫聲道,“你……走了?”

    “不然呢?”滅滄瀾立身頓步,爲一側頭眸中閃爍業火般的紅光,“替你們刀劍風雲收拾狼藉麼?”

    “那‘乾坤密鑑’之一的聖書落入風雅門手中,一定會引起武林大波……”柳扶風如同罪人懺悔一般囁嚅道。

    “那又怎樣?”滅滄瀾冷聲一笑,“武林是何模樣,我在你們刀劍風雲這裡已差不多看了個大概了。”

    “不,你不明白……”柳扶風搖搖頭,嘴脣乾裂地艱難說道,“你本來就是武林公敵,又恰好在聖書失落的時候出現在刀劍風雲中……天下人都會認爲這件事與你有關,甚至就是你做的!”

    “原來如此?”滅滄瀾輕捻火紅青絲,悠然哦了一聲道,“也就是說,你雖然心有不忍,但局勢註定我會做你的替罪羊了麼?”

    “你覺得風雅門會怎麼做?”柳扶風一挑眉毛苦笑道,“他們那種門派,如果知道江湖上出現了你這等人物……自然是一絲取你性命的機會都不會放過的。”

    “而且儘量避免親自出手。”滅滄瀾點頭笑道,“好……只是那風雅門奪了你們保存的聖書,難道就可以安然無事麼?”

    “風雅門與刀劍風雲的恩怨也一直只是江湖傳聞,只要風雅門不承認也不被抓住,沒人知道聖書落到了他們手中……”柳扶風看了一眼旁邊被自己親手所殺的顧忘川,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可是這刀劍風雲中,不是有很多人看見那個討厭的傢伙了麼?”青蘿忍不住發問,“他們全都是證人啊。”

    “沒用。”滅滄瀾微微一笑,“方纔我們破開幻境出來的空當,攬月就已經將外面收拾乾淨了。”

    “啊……“青蘿按了嘴脣一想,猛然失色叫道,”可是就那麼一個人……”

    “風雅門不是傻子,能做出這種事來,自然不會讓那個攬月自己來動手。”滅滄瀾天資愚鈍,開了法門後卻是將冷靜之天性化爲聰慧之靈光,城府更是深沉。

    聽滅滄瀾一語道破,柳扶風眼中流下兩行血淚,抱着抽搐不已的顧重雲道,“是我……是我害了刀劍風雲!”

    滅滄瀾毫無表情地掃了他一眼,轉身大踏步走向旋轉雲梯。

    “滅滄瀾!求你殺了我!”柳扶風的嘶吼從背後傳來,一個堂堂男兒竟是哭得聲音哽咽,“我沒有臉活下去,沒有!”

    “在你懷中那女人好了之前,你還是先活着吧。”滅滄瀾半身已經下了雲梯,露出一面冷如寒冰的側臉,“不然你付出這麼大的代價,爲的是什麼?”

    柳扶風震然一驚,徹底頹然靠在一片陰冷的森森書海之中。

    而滅滄瀾肩扛青蘿飛身下了雲梯,腳下血紫色霧氣更加濃厚飄逸,轉眼便到了那剛剛還笙歌曼舞的塔樓二層。滿目的紅光不再是活色生香的柔紅飛簾,而是無處不在噴濺涌流的鮮血。一股熱氣騰騰的血腥氣撲面而來,青蘿吃了個不防,捂住小嘴極難受地低低喘息。

    “呃……滄瀾哥哥……”青蘿難受地摟住滅滄瀾的脖子,滅滄瀾則冷目看着這一片屠殺之後遍地橫屍的景象,只見那兩個只穿紅色抹胸的舞女相疊倒在地上,更有一抹刺目的鮮紅從二人敞開的下體中汨汨流出。

    滅滄瀾自能知道那是怎麼回事,道家講陰陽之理,那類書籍也曾在青蓮宗工讀之列,只是少有人將其記住。暗發一聲微嘆,滅滄瀾抱了青蘿轉身便走,一片風聲將少年黑袍輕輕捲起,如同沾滿罪惡的黑水一般泛起漣漪。

    “滄瀾哥哥……”青蘿一直輕輕捂了眼睛,任滅滄瀾抱着她走過刀劍風雲白塔外那屍山血海的漢白玉大道,“爲什麼……爲什麼那個討厭的傢伙不殺那個柳……”

    “從他狂熱的眼睛裡可以看到,他很喜歡看人痛苦掙扎還要活着的戲碼。”滅滄瀾面無表情,迎風微微眯起眼睛,“如今天下,多少人都是這樣活着……”

    “那……滄瀾哥哥,我們現在要怎麼辦?”青蘿嘟着嘴小聲問道。

    “去白雲樓。”滅滄瀾毫不猶豫,聲似斬釘截鐵。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