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84章 高塔藏香影玉露醉英傑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84章 高塔藏香影玉露醉英傑上字體大小: A+
     

    0087章 高塔藏香影 玉露醉英傑(上)

    剛剛戰敗的顧重雲在父親一眼冷光下低下頭去,默默揭下臉上青巾。只看半面面容,恍如一剛勁男子;再看巾下真容,竟是個眉清目秀、雙目含情的女子。只是那情灑脫而俊逸,處處透出俠氣風範。

    “哦?原來竟是個姑娘麼?”不知何時攬月站到了滅滄瀾身邊,竟似頗爲自責地摸了下吧嘖聲道,“那方纔真是失禮了,出手太重。”

    “少來。”雖然對方算是這高臺上的客人,又是自己方纔的贏家,顧重雲卻毫不客氣地揚眉冷漠道,“我是武者,就算是個女子也不用你假惺惺地憐惜。”

    攬月哼笑一聲,將下脣微微反咬合上去,如同舔舐着嘴中什麼味道一般轉向顧忘川,“還是要道聲失禮。不過這一局我到底是輸了,你們就好好招待這位少俠吧。”

    說着攬月將手熟稔地放在滅滄瀾肩上,這次沒有發動種下毒素的異勁,滅滄瀾同樣心有所感,沒有將他格開,只是微微一笑,看都不看。

    “耶,不是這話。”顧忘川擺擺手笑道,“難得見識到如此出色的少年英雄,請二位都到我門中一坐。”

    “這……”滅滄瀾本是見不得那顧重雲活生生摔在地上方纔出手,卻不想與刀劍風雲發生交集。心裡本是想不聲不響打聽了消息便出城,看來是一點也不可出手,只要一出手必有事纏身。

    “請少俠給個面子。”顧忘川淡淡施禮,這刀劍風雲門主的禮數頗是大家氣度,雖是行禮詢問暗中卻帶威勢。只見周圍早已整齊站好了門中武者,那些站列隨時都可化爲攻勢。只是眼下衆人均紋絲不動,氣氛卻漸漸沉寒。

    “這面子我給了。”未等滅滄瀾說話,只見攬月輕輕一撥額前長髮,似是饒有興味地看着那眉目清秀卻一臉陰雲的顧重雲,“既然是門主相邀,一味拒絕不是太失禮了麼?”

    攬月輕撞了下滅滄瀾的肩膀,將最後一句說給他聽。滅滄瀾眼光一轉,自眼角投過去一抹寒光,徑自回身面向臺下人羣。

    他這一看似是發出了什麼訊息,只見人羣中一片小小躁動,突然一個嬌小身影凌空躍起,如一道星子柔光般落在臺上。青蘿一面拍了衣衫一面小鳥似地向滅滄瀾跑來,還剩幾步便輕輕一跳,撒嬌般整個掛在滅滄瀾懷中。

    “真是的,哥哥一個人上來逞英雄……”青蘿嘟着小嘴,粉嫩臉頰鼓得滾圓,一臉嬌嗔地掛在滅滄瀾雙臂中搖來搖去。

    “少說了,哥哥惹上了麻煩。”滅滄瀾苦笑一聲,將青蘿放下拉她轉身,清聲對顧忘川道,“只是我……”

    “這是少俠的朋友?”顧忘川輕輕挑眉,但見青蘿雖是一副幼嫩少女的模樣,方纔那一跳卻顯出不凡的功底來,若要修煉得身形如此輕盈也非一天兩天,不由心中一動。

    “我是他妹妹!”青蘿連忙改正,同時緊緊地抓住了滄瀾的手。

    “妹妹……”顧忘川見兩人氣質大有不像,那滅滄瀾雖是月白衣衫形貌清朗,但卻深深地發出一種凌寒的邪威,令人不得不忌憚三分。而這小姑娘則是天真爽朗,更似一潭清澈見底的水流,便知兩人乃是結拜。

    “好啊,真令人羨慕。”攬月竟是徑自走來,彎腰便去摸青蘿的小腦袋,“比起我孤身一人,有個伴還真是不錯……”

    “哎……”青蘿皺起眉毛,喜怒形色十分天真明顯,立刻躲開攬月的手道,“不要亂摸人家的頭!”

    攬月手停半空,尚未按上青蘿的頭髮,面上雖然仍是笑着,心中卻有一震:這小丫頭輕盈若此,能這麼近地躲開自己就在眼前的手?

    不再細想,攬月攤手立身道,“不給摸就算了。”說罷目光沉冷地看了滅滄瀾一眼,此時忽聽風聲一動,似是一道氣流飛上半空。

    衆人皆循聲望去,只見顧忘川那仙風道骨的白衣好友已然懸浮於紅綢之前,緩緩捋須似在專心欣賞那潑墨詩句。滅滄瀾仰頭一看,驀然雙目閃過微光,心中暗想道,“不借氣勁,也未發力,怎麼會就那樣飛身半空?”

    但見那白衣老者確實是身周無風無光,憑空浮在半空,向下笑道,“忘川啊,那小夥子也算個文武雙全之人。”

    攬月長眉一挑,一面自戀般摸着額前長髮一面笑道,“‘南山麒麟走’,‘北淵鳳凰飛’,這有何難?”

    聽得攬月話中帶了輕輕嗤笑,白衣老者眼神一沉,似是暗歎那人心中無知,輕嘆一聲飛身而下。只見顧忘川迎了上去,向衆人道,“這便是我刀劍風雲中的貴賓,‘醫怪’?閒浮雲鶴。”

    “醫怪……”滅滄瀾輕輕一摸胸口,卻是和那閒浮雲鶴四目相對,那人眼中似帶一絲洞察明光,便沉了眉眼再不發一絲聲色。

    “今日論武會到此爲止。”顧忘川見大傢俱已見過,大袖一揮吩咐那文士閉臺,也不等待,徑自請了衆人轉下高臺。

    戰旗獵獵風聲和威嚴鑼鼓錯響在背後響起,隔絕了那麪人羣的涌動之聲。青蘿只見那顧忘川帶着他們轉入一條漢白玉鋪就的大道,前方直通一片雲霧,不由拉了滅滄瀾小聲問道,“哥哥……我們這是去哪兒呀?”

    “做客。”滅滄瀾溫柔一笑,擡頭卻換了冷峻面容,暗暗將自己微有脫落的面巾向上一拉。

    這一動作還是被一直不動聲色看視滅滄瀾的攬月看在眼裡,微微發青的細窄嘴脣輕輕一勾,心中冷笑道,“我倒是真想看看,你這非要遮起來不可的臉是什麼模樣呢……”

    衆人各有心事,彼此無語間已到了漢白玉大道的盡頭,只見眼前是一座氣勢非凡的白石大門,兩旁各自矗立一尊染成銀白的雕像,一面是出鞘之劍,一面是擊地之刀。兩面看去是長長圍牆,每隔數步便有一面戰旗,使得周圍更是充滿了獵獵風聲。

    滅滄瀾緩緩擡眼,只見那在城頭便能隱隱看到的白塔就在眼前,通身發出銀白光輝,未到中間便隱入雲霧,飄渺神秘卻又暗帶一股壓頂的沉悶。

    忽聽一聲沉響,只見那千鈞之重的白石大門緩緩打開,滅滄瀾微一側身,只見門旁分別站立一人,手中發出一團類似劍氣又似是術法光芒的雲光,如煙如霧地推着那沉重門扇緩緩開啓。左面一人便是去了面巾的顧重雲,而右面一人仍是遮了半面,只是服飾不同,顯出非一般的身份來。

    一聲震動,大門內輝煌氣象迎面展開。兩面戰旗迎風開,同樣是漢白玉大道直通塔底,青松翠柏古意森森,威武護衛整齊侍立。顧忘川說了聲請,自己便先引路進去,只見門內衆人均立刻單膝跪地,齊呼門主。

    “喔哦——”青蘿只在碧水仙居和雲阡陌兩人住了多年,沒見過江湖中大門派的氣象,一見如此整齊氣派的場面,不由張了櫻桃小口嘆道,“哥哥,他們好齊啊,就像那些……”

    似是覺得自己說了不好的話,青蘿急忙捂住小嘴不再往下說。滅滄瀾自然知道她的形容,拍拍她示意並無所謂。

    到了塔底,又是一道千鈞白石大門,只見顧忘川微微一停,轉身對滅滄瀾等人施禮道,“不要客氣,請進。”

    “禮數這麼多,麻煩……”攬月冷聲一笑,而滅滄瀾卻覺有異,到了塔底門前直接前行便是,爲何還要特意再說一聲有請?

    顧忘川帶了他那好友及刀劍風雲衆人轉身便走,滅滄瀾他們剛要跟上,忽聽一聲震天巨響,只見兩面高聳的漢白玉雕龍大柱猛然轟塌,齊根斷裂一起向中間倒來。

    青蘿倒吸一氣,卻見顧忘川等人不看不停,竟是在轟然倒下的大柱間直接穿過,而那柱子迸出一片飛沙走石眼看就要砸到這些人身上,卻被這一穿而過化爲無事,只是轟然倒在了滅滄瀾等人面前。

    雙柱一塌,隔離兩面,正好掩住整個塔底方位,看不見顧忘川等人所在。攬月吃了一驚,隨即恢復冷笑,紈絝子弟般語氣鬆垮抱頭笑道,“怎麼,請人做客還要耍些花樣?”

    “有趣。”滅滄瀾將肩前一縷黑髮甩到後面,法眼輕眯調動起一道薄薄的真氣,已然足夠護體穿越,“這個客人,我還真是做定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