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74章 天賜一丹精人身開獸形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74章 天賜一丹精人身開獸形上字體大小: A+
     

    0077章 天賜一丹精 人身開獸形(上)

    滅滄瀾離那寒雪飛不近,卻也能清楚聽到一聲“撲哧”的爆響,一股黑色的血光水柱般衝了起來,在寒雪飛頭頂上炸成一片骯髒的粉末。

    只見寒雪飛緊緊壓住垂死的寒山夜鍾,那老怪物一片虛無的焦黑麪皮上彷彿生生透出了驚恐的褶皺,已經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啞了一般拼命顫抖。他怎麼也想不到,這由他一手控制的偶人,竟然反過來攻擊他,似乎胸膛中裝了一顆極會僞裝又陰險無比的黑心。

    滅滄瀾也凜然一驚,但立刻轉移了方向。寒雪飛殺了寒山夜鐘的攻勢已然阻止不了,他擡手一抹臉上噴濺的黑血,那尖銳的利刺竟是點開水面般絲毫沒有劃傷他。只見滅滄瀾氣勁一轉,身形飛動蹬身而起,一道月白色閃電直衝向半空中不斷斬落黑蟲的青蘿。

    想不到小丫頭竟是十分厲害,僅憑手裡一對彎刀,加上光華噴耀的青藍色真氣,嬌小身軀內竟是爆發了女戰神一般的力量。明明孤身與這大片蟲潮纏鬥許久,竟還是戰意鼎沸,其爲武而生的架勢和滅滄瀾十分搭對。

    “阿蘿!”滅滄瀾本是心中擔憂青蘿,誰知衝到面前竟發現她打得興起,之前的害怕一掃而空,似是隻要上了戰場便有一股奇異的天賦在她心中覺醒。滅滄瀾心中不由一鬆,立刻又提起精神,因寒山夜鍾垂死而驟然消弱的蠱毒之氣在他體內慢慢下滑,被壓制的氣勁隨之升騰,正是出手的好機會。

    “滄瀾哥哥!”青蘿眼睛奇亮,恍如永夜明星般笑容耀目,只見她極歡快地呼喊了滅滄瀾一聲,身如飛燕地高高旋飛而起,連續翻騰擴開一片青色氣流,瞬間又破開一片黑蟲衝到了滅滄瀾身邊。

    半空之上,一踏血霧一飛青光的金童玉女相靠而立,輕輕斜身擺出最得力的武鬥身姿,只見眼前本是無邊無際的蟲潮竟是消減了極多,黑壓壓一片的地面也露出昏黃的本色。滅滄瀾心知寒山夜鍾已死,只見那些被寒山夜鍾總攬控制的蟲子沒了頭般紛亂狂爬,堆堆疊在一起,便向青蘿使了個眼色飛身衝下。

    一紅一藍兩道明光飛開氣霧,刷地一聲衝入殘餘的蟲羣之中。只聽黑潮內一個炸響,如巨石入驚浪般激起狂飛黑末,一股蟲子粉碎的腥氣濃烈擴散開來。之前並沒有此種氣味,乃是因爲那些蟲子殺而又生,方能源源不絕。眼下沒了力量之源,便是一殺一片,統統碾成粉末。

    “喝——”滅滄瀾兩手寒光,衝空而起又箭狀直落,斬斷了最後一片黏稠的黑潮,英姿颯爽頓落於地。他身後高高飛起一片青光,青蘿嬌小的人影如墜空隕石般挾帶明亮飛影而來,將眼前蟲潮頓時掃了個乾淨,輕輕盈盈旋轉落地。

    “呼——”小姑娘不知哪兒來的力氣,痛快打了這麼久之後方纔覺得疲累,將彎刀收於一手連連抹汗,“煩死人了!”

    “你不是打得很興起麼?”滅滄瀾將利刺收回,彎腰溫柔地撫摸青蘿頭頂,內心卻沉下一段心事,眼下擔心青蘿是不是真的沒有同他一樣染上蠱毒,看來是全無障礙,便放了心笑道,“阿蘿女俠果然很厲害。”

    “那當然!”青蘿驕傲地一揚小臉,笑了一半的面容卻猛地一沉,瞪着無辜的眼睛小聲問,“滄瀾哥哥……什麼聲音呀?”

    不用她說,滅滄瀾已然聽了個清楚,不動聲色地攬住青蘿肩膀立身回頭。在不遠處,昏黃火光落在橫躺一地四肢盡斷的偶人身上,更照亮了蜷縮身子後背猛烈起伏的寒雪飛。一股清晰而瘮人的咀嚼聲不斷傳來,撕咬的聲音似是充滿了恨意,恨不得將口中之物嚼得極其粉碎。

    青蘿肩膀一抖,摸摸手臂嘟嘴道,“在嚼什麼呀?聽起來好不舒服……”

    滅滄瀾環顧四周,見偌大煉丹金池已然只剩下他們和這寒雪飛,便略略放心讓青蘿站在原地,“阿蘿,站在這裡,不要去看。”

    滅滄瀾鬆開青蘿剛前行一步,手卻被青蘿在後拉住,回頭只見小姑娘眼中閃爍着異樣的光彩,似是看透一切的清明,“滄瀾哥哥……我不要看,也都會看到的不是麼?”

    滅滄瀾微微一愣,凝眸微嘆一聲,拉了青蘿步步沉穩地向那寒雪飛走去。

    寒雪飛如同黑夜裡野地啃食的野獸一般,全然不看他處,雖然身形阻擋,但滅滄瀾一眯眼睛也能看清他身下的寒山夜鍾屍身已然沒了大半。

    恐怖的咀嚼聲漸漸減小,滅滄瀾微微一笑,恐怖之象就在眼前也無法動搖他分毫,輕捻了肩前黑髮笑道,“味道如何?”

    寒雪飛劇烈抖動的肩膀猛地一停,雙手鬆開啪地甩下了一塊碎骨,慢慢悠悠地背對滅滄瀾立身而起。他的動作遲緩而僵直,如同慢慢伸出枯骨之手破開墳墓的死人。

    青蘿雖然說着要看,方纔激烈的戰意也壓制不住小姑娘純真的微顫。滅滄瀾安撫着她的肩膀,將她拉在身後自己當頭走去,似是欣賞什麼一般嘖聲轉過寒雪飛,終於看到了地上殘缺不全、白骨破碎的寒山夜鐘的屍首。

    “對自己的主人下手這麼狠……哦,是下口。”滅滄瀾輕撫下巴,看似漫不在意的眼神內卻是凝起着極致的敵對,氣勁緩緩上涌,一直隱隱作痛的右臂內發出血脈鼓脹的點點青紅。

    只見寒雪飛擡起頭來,噗地吐出嘴裡一塊碎肉,緩緩地擦了嘴角陰笑道,“這種廢物纔不是我的主人……要不是爲了這顆丹藥,我不會忍他這麼久!”

    想起寒山夜鍾隨意剝下寒雪飛麪皮,隨手將他臉面撲地打倒,而寒雪飛自己竟是有着感覺,滅滄瀾自可想象到他忍着如何一股恨火。難怪要將寒山夜鐘的屍身啃得如此狼藉,這寒雪飛倒是承載了他主人那般的陰狠。

    “你果然不是偶人。”滅滄瀾點點頭,眼中卻有提早洞察的明光。那種光出現在一雙深不可測的寒冷眼睛中,令人望去如墜漩渦。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寒雪飛亦看出端倪,竟似饒有興味,伸着舌頭輕舔脣角笑問道。

    “寒山城外。”滅滄瀾與寒雪飛四目相對,有尖銳的閃電無形地在二人中間炸響,“一個偶人不會說出‘揚名立萬’、‘在寒山盟中無人再看不起我’之類的話,除非有一顆心。”他伸手指定了寒雪飛的心窩,如一隻利刃隨時會穿胸刺入,“這顆心還真是可怕。”

    “沒錯……”寒雪飛沉眸一笑,猛然伸腳狠狠踏在寒山夜鐘的屍體上,猛烈地連跺數下直到將腳下一片血肉壓得稀碎,狂吼之相如同受傷的蠻獸,“所以他那些對待偶人的行徑,你知道我是怎麼忍過來的麼?如果不是因爲我不能直接吞下那秘寶,而需要藉助他的活體氣息進行催化纔可,我不會忍到現在,不會!”

    青蘿在滅滄瀾身後露出半邊小臉,有些害怕地看着那發狂的怪物。滅滄瀾卻是看戲耍般盯着寒雪飛的動作,看那些被他踩碎的血肉撲哧哧地四散濺開,微微笑道,“就算你不是偶人,你也不是人。在我們生死戰之前,把話都說開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