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73章 詭音舞蟲潮偶人鑄殺陣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73章 詭音舞蟲潮偶人鑄殺陣下字體大小: A+
     

    0076章 詭音舞蟲潮 偶人鑄殺陣(下)

    “線蟲蠱毒……嗯?!”滅滄瀾雙眸一張,神色寒意縱橫,凌遲一切,突然凌空翻躍,幾乎形成一道幻影氣渦。兩片寒光刺目的光芒瞬間脫形於兩手之上,滅滄瀾高高舉起兩手巨大利刺凌空衝下。

    同時寒山夜鍾一聲尖嘯,那大片黑色浪潮瘋涌而來,巨大的爬動聲和齧咬聲掩蓋了一切聲音,甚至壓過了滅滄瀾飛衝而下所帶起的強烈氣流之聲。

    “果然……!”滅滄瀾衝到近前便看清了那黑潮面目,無以計數的線狀黑蟲擁在一起,幾乎堆成高高的糰子,在自己身下涌動不止。蟲子前端均裂開一道開口,裡面是密密麻麻的鋸齒,無數鋸齒同時咬合,憑這無盡的數目和瘋狂的氣勢便能吞噬一切。

    滅滄瀾在蟲羣上方頓住身形,猛然一個倒轉掀起一股強烈氣勁,劈頭打散了身下一片線蟲。誰知那些蟲子竟然生了翅膀般凌空涌上,滅滄瀾不及反應,兩手利刺已然被蠕動的黑色爬滿。

    雖然尖銳的利刺瞬間斬斷了大片黑蟲,細碎粉末簌簌掉下如黑色雨水,但是線蟲的數量實在驚人,眨眼間已沿着滅滄瀾兩條手臂爬上。

    “唔……”滅滄瀾飛轉身形,如一道箭鋒般直衝高空,憑飛快的轉速嘩啦啦不停甩掉身上的蟲子。奈何那寒山夜鍾將他體內的蠱毒發到了最大,能調動起的氣勁不足十一,甚至連血紫色霧氣都沒能發動。

    細密的齧咬爬滿了身軀,眼看那大片的線蟲就要爬上滅滄瀾的臉面,忽見兩道寒光劈空而過,將不斷爬上滅滄瀾身軀的蟲羣斬去了大半,半空中一片粉碎的黑末。

    “滄瀾哥哥!”青蘿的聲音瞬間衝到耳邊,滅滄瀾只見她手持兩把鎖鏈彎刀,如兩片新月般光芒閃耀,瞬間又劈下一道刀氣,線蟲又紛紛斬斷落於地面。

    果然青蘿是雲阡陌的親傳弟子,這武器用起來頗爲順手!滅滄瀾暗笑自己還比不上一個小姑娘,卻是立刻穩定心神借了青蘿之力一氣抖掉身上線蟲,同時將兩手利刺高高舉起,將拼命調起的氣勁融於兩手之內,瞬間爆出一團融合了刀氣之鋒利和邪氣之沉重的光華,劈開地上蟲羣直逼寒山夜鍾而去。

    “喝——”寒山夜鍾猛地伏地蹬身,如一隻老鷹壓身展翅一般,高高躍起一腳踢中數個偶人傀儡,它們橫衝過來迎面撞上那團光華,立刻紛紛爆碎,一片黑色飛沫四散亂舞。

    寒山夜鍾遠遠落在地上,伏身於地發出野獸般的嘶吼,那些黑衣偶人隨着這恐怖的叫聲又折斷了一隻臂膀,體內涌出的線蟲更加洶涌,堆積如山紛紛飛向半空中的滅滄瀾二人。

    “不殺了寒山夜鍾,這蟲子不會停止!”滅滄瀾劍眉一挑,千鈞一髮之際抱住青蘿高飛沖天,暫時離開了蟲羣洶涌而上的方位,但馬上就會被蟲羣吞沒而上,“阿蘿,哥哥的性命在你手裡了!我要衝過去殺了那老怪物,你替我清空蟲子開路!”

    “嗯!我知道了!”青蘿臉上煥發出一股奇異的戰意,彷彿短暫的恐懼反而挖掘出了她好戰的風采,堅定地點了下頭。

    滅滄瀾微微一笑,轉瞬的笑容如耀世驕陽般明亮。青蓮宗血劫當夜的戰意又洶涌而出,境況越是危險他越是渾身火熱,非要發泄一空不可。只見滅滄瀾轉身如閃電般衝向地面,幾乎緊貼着那些不停洶涌而上的蟲羣飛劃而去,一片淡淡血霧始終縈繞着他的身體。

    “看我的——”半空中一聲嬌喝,只見青蘿靈活地揮舞起手中兩把鎖鏈彎刀,鎖鏈呼呼生風,銀光激閃間無數刀氣破空而來,接連斬斷那些急欲包圍滅滄瀾身體的蟲子。大片黑末猛然崩開,滅滄瀾就在這千鈞一髮的縫隙中飛身掠過,直衝向寒山夜鍾。

    只見寒山夜鍾高高引頸長嘯一聲,所有的黑衣偶人便一步聚攏,組成一堵厚厚的黑牆橫擋在滅滄瀾面前。滅滄瀾衝飛的速度極快,那黑牆剛剛組成他便已經到了眼前,雙手猛地交叉一揮便是寒光暴閃,巨大利刺將黑衣偶人紛紛撕開窟窿,黑牆中間破開一道巨大的缺口。

    “嗯?!”一層黑色剛剛破開,卻見內中更密麻的黑光洶涌而出,迎面糊住了滅滄瀾的雙眼。這些偶人體內還有無盡的線蟲!

    滅滄瀾狠狠一閉眼睛,忽覺額心一道刺痛直貫天靈,是那火焰狀的紅斑在劇烈地鼓動。滅滄瀾自己都沒反應過來,眼前卻突然一片清明,一股炙熱強風猛地將那些糊住臉面的蟲子盡數吹散,迅速延伸到全身,將偶人體內涌出的蟲羣全部格擋在外。

    滅滄瀾揚眉冷笑,帶着衝飛死神一般的殺氣電衝過了一片巨大的黑末飛霧,直取眼前寒山夜鐘的命門。

    手中利刺比人先到,已然劃中了那老怪物的臉面。寒山夜鍾驟然一聲慘叫,在地上連連翻滾,捂着流出濃黑血液的臉嚎叫不已。彷彿被這叫聲喚醒,那些倒在地上的身形尚還完整的偶人跌撞而起,以搖搖欲墜之身想要對抗戰意沸騰的滅滄瀾。

    滅滄瀾心無絲毫懼意,迎着這片黑壓壓的攻勢一頭飛衝,狠狠卡住寒山夜鐘的脖頸將他壓翻在地,自己則騰身半空,向下使出全力扼住寒山夜鐘的咽喉。

    濃烈的腥氣噴濺而出,濃黑色的血液將銀光透骨的利刺染成一片骯髒的黑。滅滄瀾右手扼住寒山夜鍾,左手高高揮起冰冷寒芒,將那些搖晃的偶人紛紛擊倒在地。一羣身體殘缺的傀儡根本不用多大的氣勁,況滅滄瀾下手一擊就是要讓寒山夜鐘不能發聲,這樣他便不能控制那些偶人來礙事。

    “呃……呼……”寒山夜鐘的脖頸漸漸出現裂痕,滅滄瀾手中利刺也順勢越割越深,身體也漸漸下壓,面對面捱上寒山夜鐘的焦黑麪皮。

    “你現在殺了我……”寒山夜鐘沒料到被壓抑了氣勁的滅滄瀾還能有這般威能,他對上古邪魔功體的估算還是差了,只得伸出雙手顫抖着按住滅滄瀾手中利刺,“你體內的蠱毒……就無人能解了……你就不可能……修煉成功!”

    “你這麼廢物,你的蠱毒也不可能厲害到天下無人能解的地步!”滅滄瀾冷冷一笑,緊貼着寒山夜鍾焦黑麪皮道,“眼下我只想——取你性命!”

    “我讓你……讓你出寒山城……”寒山夜鍾剛吞下那秘寶,全身經脈錯亂,本想憑藉黑色線蟲激烈的攻勢一舉擊殺滅滄瀾二人,誰知這少年被蟲羣噬身竟然都挺了過來!

    “多謝美意。”滅滄瀾眼神陰冷,如邪神般高高在上地笑道,“你讓不讓我出城,我也要出!所以……受死吧!”

    滅滄瀾驀然壓下重心,將全部力道壓在手中利刺上,只聽一聲血肉撕裂的鈍響,寒山夜鐘的脖頸軟綿綿地向下一折。

    甫吞下丹藥的寒山夜鍾已然有一部分同化成了傀儡,脖頸尚有皮肉相連便還未斷氣,仍是抓了滅滄瀾的手垂死掙扎。滅滄瀾心中一冷,正要加上最後一道力道徹底斬斷他的頭顱,卻覺胸前交叉上兩片寒光,劇烈的疼痛瞬間割入皮肉。

    “那秘寶……需要活體取出方纔對我有效!”只聽一個陰冷聲音從頭頂傳來,滅滄瀾飛速揚起左手利刺向上刺去,那寒雪飛卻立刻轉身翻滾,將滅滄瀾仰面帶了個翻轉。

    滅滄瀾通身翻轉,那寒雪飛不知哪兒來的力氣,比寒山城外一戰更有不同,大約是鑽了滅滄瀾體內蠱毒發作氣勁不足的空子,竟是生生將他甩了出去。

    “這混蛋……”滅滄瀾仰面摔飛,卻是立刻雙臂一擊兩側地面便又凌空翻起,落在地上飛退數步。體內蠱蟲啃咬到了極限,壓住了他大部分氣勁,雖然正隨着寒山夜鍾命枯力竭漸漸減弱,但一時竟是落在了寒雪飛下風。

    只見寒雪飛迅速轉身,抓起地上尚有一息的寒山夜鍾,對準他綿軟欲斷的脖頸如貪狼撲食般狠狠地咬了下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