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72章 詭音舞蟲潮偶人鑄殺陣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72章 詭音舞蟲潮偶人鑄殺陣上字體大小: A+
     

    0075章 詭音舞蟲潮 偶人鑄殺陣(上)

    寒山夜鍾笑意一收,卻是溫柔地輕輕按住青蘿的頭頂,“怎麼,滅滄瀾公子在與我講條件麼?這可不是合作者的態度……”

    “少廢話。”滅滄瀾舉起那顆丹藥,緊緊地捏在兩指之間,“就算你現在立刻發動蠱毒壓制我的氣勁,我也有辦法將你的秘寶捏個粉碎。”

    寒山夜鍾渾身一緊,眼中驀然閃過一絲陰狠,按着青蘿頭頂的手卻不自覺地微微放鬆。

    “怎麼樣,要不要試試看?”滅滄瀾輕擡下巴,眼中寒氣更比寒山夜鍾凌人數倍,“阿蘿對我十分重要,但是在你眼裡恐怕比不上這顆秘寶吧。”

    “滅滄瀾公子……”寒山夜鍾冷冷一笑,卻馬上恢復了神經質般的溫和笑容,轉手推出一道氣勁,正好將青蘿輕飄飄地推向滅滄瀾,“在我的地盤裡,耍花招對你沒有好處!”

    “我纔沒那個心情!”滅滄瀾足下一蹬飛身而起,同時手指一甩將那丹藥扔向寒山夜鍾,下落之時將青蘿護在懷內。動作如一道閃電,幻影般一氣呵成。

    寒山夜鍾也連忙飛動身形,揚身將那丹藥接在手中,同時手指輕輕一挑,只見一條銀線在他手中猛地崩斷。同一時分滅滄瀾懷中的青蘿用力眨眼,似是大夢初醒般連連吸氣,不明所以地看着滅滄瀾。

    “滄瀾哥哥……發生什麼事了?”青蘿擡擡小手,只覺有些無力,哎喲了一聲摸了摸自己的頭頂。

    “什麼事都沒有。”滅滄瀾低聲安慰,溫柔的呼吸吹在青蘿耳邊,令她全心溫暖。滅滄瀾一面輕輕撫摸青蘿的小腦袋,一面冷目看着寒山夜鍾捧了那顆丹藥興奮不已,如同吸了**的病人般幾乎兩眼發紅。

    “終於成了……終於成了!舉世無雙的傀儡術,哈哈!”寒山夜鍾笑個不停,忽然怕有人馬上將那丹藥奪走一般,立刻護食似地將那丹藥攏於手中,緊緊縮在懷裡,四下看個不停。

    “行了,我對你那寶貝不感興趣了。”滅滄瀾走過來,只見寒山夜鍾更是謹慎地握緊了那個秘寶,不由心覺好笑,“你我的交易,你算是先得好處後做事,已經佔了便宜了。”他輕輕靠近那癲狂的寒山盟盟主,吹氣似的聲音很是詭異,“現在,我的好處你要一併給我。”

    “好!”寒山夜鍾連連點頭,轉身疾走,抓了一個黑衣人便剝下了麪皮,將那軟綿綿的偶人拖了過來笑道,“公子,你不要動。”

    滅滄瀾右手負於背後,微微笑道,“你要複製我的偶人了麼?”

    寒山夜鍾將那綿軟的偶人猛地一提,直接甩到了滅滄瀾的臉上,同時面色一變,如瘋人般陰狠異常,“不……我反悔了!”

    “哼……”極近的距離內,滅滄瀾卻是立刻身形一轉,腳下生風,側身躲開了直摔到臉面上來的偶人,順勢凌空翻轉一週,重重地踏在了那撲飛於地的偶人身上。

    滅滄瀾立足的地方猛地塌下一片木屑,那毫無動靜的偶人重重一折,便被滅滄瀾死死地踩在了腳下。寒山夜鍾連退幾步,抖着那張剛剝下來的麪皮不可思議地看着滅滄瀾。

    那少年有凌絕衆生的氣勢,寒山夜鍾是用慣了詭術、見慣了白骨的人,卻感到一股更深層的發自於本心的恐懼。

    “太拙劣了。”滅滄瀾微微一笑,“自從我在青蓮宗中被自己最敬愛的師父算計了之後,我就不輕易相信任何人。”

    “那你……爲什麼還要……”寒山夜鍾一直以爲自己引了獵物進入陷阱,一切已經手到擒來,沒想到這少年一直深藏城府,不動聲色地反過來調轉了局勢。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滅滄瀾輕輕撫摸了一下額心硃砂,雙眼如同狡猾的狐狸般發出魅惑的光亮,“順便告訴你,我說我已經對你那個寶貝沒興趣了……也是騙你的!”

    “啊!”寒山夜鍾只見滅滄瀾騰空而起,同時將懷中青蘿輕拋上更高之處,那小姑娘已經經歷過一次城外突襲,這回倒是冷靜了許多,立刻打開了自己的藍青色真氣護住身體。

    寒山夜鍾揮開巨大的黑袖,後退幾步猛然彎身,不顧滅滄瀾箭狀衝下馬上就要襲上他的頭頂,只顧脊背劇烈顫動地蜷縮身子。

    “嗯……”滅滄瀾恍然反應過來那寒山夜鍾在做什麼,快要接觸他的頭頂時猛然一個轉身,倒轉身形腿掃如電,狠狠一擊踢中了寒山夜鐘的身子。只見拼命蜷縮身子的寒山夜鍾一個栽蔥,斜斜地飛劃開去,在地上蹭出一片飛揚沙塵。

    “唔!”寒山夜鍾心知會受到一擊,但還是不起來,在地上又扭動了幾下方纔打開身子,緩緩地從地上站起。他的黑衣一片污跡,面目似是發了焦黑的顏色,滅滄瀾站在對面都看不大清他的神色。

    “寒山夜鍾……”滅滄瀾凝立當地,氣如寒冰,內元卻已鼓動起熊熊熱氣,他感覺到那蠱毒正在體內發作,卻似乎莫名開了另一道法門。在他體內久未再用的青蓮宗聖物之力似乎又在冒頭,整個右臂隱隱作痛。

    “哼哼……”寒山夜鍾脣齒微動,似是正在咀嚼那丹藥剩餘的殘渣,一股燒焦般的黑色在他臉上迅速瀰漫開來,漸漸完全遮蔽了他的五官,“你以爲你很聰明麼,滅滄瀾?從你踏入這裡第一步起,你就根本沒有退路!”

    只見寒山夜鍾猛地一個吞嚥,死死卡住脖頸似是要把自己頭顱拔下,極爲痛苦又極爲快意地彎腰呼號,似是有一隻野獸在他體內引頸長嘶。

    “那丹藥沒這麼容易消化的吧……”滅滄瀾輕移身法,右手蓄下攻勢,左手暗起法指,雙腳前後分開隨時準備騰身飛出。但見寒山夜鍾嘶吼不止,他就那般生生吞下了詭異的秘寶,全身真氣一時開始錯亂,衝撞着每一條經脈,但卻狂亂地組成着更強大的力量。

    “嗷——!”寒山夜鍾突然高高揚起頭,一個痛快的長嘶竟是噴出了一道黑色氣霧,他臉上終於一片焦黑,如撕掉了麪皮的偶人般一片虛無,卻能聽到他迴音滾滾的詭異笑聲從四面八方涌動而來。

    隨着這陣笑聲,只見那些黑衣人紛紛聚攏而來,動作劃一地一把摘下了自己的頭顱扔開,只有條條銀線在斬斷的脖頸之上微微顫動。

    那笑聲與寒雪飛之前所發的長鳴是同等效用,是一種專門呼喚偶人的蠱術。滅滄瀾雖然不甚瞭解,但大體懂得術法的同理,眼見面前一片頭顱橫飛,無數銀線在眼前顫動。

    “滅、滄、瀾!”全無面目的寒山夜鍾狂笑道,“殺了你能揚名立萬,你還助我煉成了我夢寐以求的秘寶……在殺了你之前,道聲多謝!”

    只見寒山夜鍾雙袖猛揮,身邊密密麻麻的無頭黑衣人便個個銀線飛舞,從裂開的脖頸中迅速爬出了大片黑色浪潮。眨眼間已然如漲潮般洶涌而來,滅滄瀾滿眼皆是爬動不止的黑色,只聽一片錯亂的爬動聲,令人麻癢地不斷鑽入心頭。

    “呃……”滅滄瀾正專心盯着這片還不知是何物的攻勢,忽覺體內一陣劇痛,那蠱毒彷彿與那大片黑潮發生了共鳴,一股不可阻擋的爬動之感蔓延了整個身軀,似是無數小蟲子爬滿了身體的各處血脈。

    “滄瀾哥哥!”高空中流雲託身的青蘿焦急地喊道,“蟲子,是蟲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