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70章 血池飼傀儡白骨固金湯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70章 血池飼傀儡白骨固金湯上字體大小: A+
     

    0073章 血池飼傀儡 白骨固金湯(上)

    寒山夜鍾似乎對滅滄瀾擋住青蘿眼睛的舉動頗有興趣,摸了下巴嘖聲道,“既然不願意讓這小姑娘看到些不大好的東西,爲何還要帶着她呢?”

    滅滄瀾心中一震,揚眉沉冷道,“與你無關,你回答我的問題就是。”

    “正是。”寒山夜鍾一推寒雪飛的後頸,他便直直倒下,拍起一片暗色塵沙,“只要造出一個公子模樣的偶人,便可殺了這個替身令天下人相信公子已死。這換皮之術,公子不必擔心。偶人能用得,人也能用得。”

    青蘿猛地扭轉身子,抓住滅滄瀾衣襟連連搖頭道,“太可怕了……滄瀾哥哥,不要答應他!”

    “小姑娘,你怎麼不爲你哥哥着想呢?”寒山夜鍾眉頭一皺,如同申斥不懂事的孩子般壓低了聲音,“要是你哥哥不與我交易,他體內的蠱毒可怎麼辦?”

    “這……這……”青蘿抓着滅滄瀾不放,一眨眼便掉下淚來。

    “莫哭,阿蘿。”滅滄瀾蹲下身替青蘿拂去臉上淚水,“哥哥一點事也不會有。”

    “只要答應了我,自然是一點事都不會有的。”寒山夜鍾將寒雪飛的身子拉了起來,將那張麪皮又貼了上去。只見寒雪飛挑眉瞪眼,咧嘴歪舌了一陣,便恢復了正常,彷彿不曾發生任何事般連笑容都沒變。

    滅滄瀾立身看着寒雪飛,似是在仔細從他身上看出什麼未曾道破的玄機,忽然心中一亮,面上卻依舊沉穩,收了眼神揮揮手道,“我現在對你那個秘寶感興趣了。”

    “好!”寒山夜鍾見大事已成,拍了雙手急忙引路,“公子隨我來。”

    滅滄瀾健步跟上寒山夜鍾,微微回頭只見那片黑衣人統統跟了上來,爲首的寒雪飛笑容一動不動,似是被寒山夜鍾貼歪了麪皮般不能動作。

    “哼……”滅滄瀾死盯了寒雪飛一眼,心中暗發一聲冷笑,“別以爲你瞞過我了。”

    心語未落,只見前面的寒山夜鍾將滅滄瀾引入狼皮大椅之後,竟是彎彎曲曲一條九轉通道,越走越是昏暗,似乎向下延伸。

    滅滄瀾只覺身子有些傾斜,果然這通道是在向地底延伸,回頭一看只見黑壓壓跟了一排“寒雪飛”,挨自己極近,逼着他一步不停地向下走去。

    通道蔓延了很長,似乎通到了最黑暗的大地核心時終於發出一點光亮,同時腳下變得平穩,似乎變成直線。寒山夜鍾頓下腳步,回頭行禮笑道,“公子還是穩穩心神,一會兒怕冷然一見嚇到你。”

    滅滄瀾冷笑道,“會比滿地的屍山血海更厲害麼?繼續帶路。”

    寒山夜鍾微微一笑,指了青蘿道,“公子不怕,這小姑娘可是抖個不停呢。”

    “我……”青蘿顫巍巍地抓住滅滄瀾的手臂,“我也不怕……”

    “我叫你帶路。”滅滄瀾似是不耐,挑了眉瞪視着寒山夜鍾。寒山夜鍾吃了個沒趣,卻是一分脾氣沒有般仍是笑着,揮了龐大的袖子繼續前行。而滅滄瀾則微微掩住青蘿的眼睛,摟了她跟上去。

    洞天一轉,眼前一片開闊,滅滄瀾彷彿一步就從狹窄的空間踏入了廣闊的平地,身後不停擦過身體冰冷的黑衣人,分開兩撥站在了他的旁邊。

    寒山夜鍾對着眼前一片巨大的池子張開雙臂,似是在迷醉地呼吸着醉人芳香,轉身對滅滄瀾伸手道,“公子,就是這裡了。”

    滅滄瀾不放心讓青蘿自己站在原地,拉了她走上連接那巨大池子的臺階,按住她讓她站在臺階中間,“不要上來看。”

    “嗯……”青蘿瞪着大眼睛點點頭,似是很冷一般抱了肩膀站在臺階中間。

    寒山夜鍾早已幾步上去站在池子旁邊,他的臉被一片雪亮的光芒照得通明。滅滄瀾一接近池子邊緣,便聽到一股煮沸水流一般的咕嚕聲傳入耳中,然而那聲音極黏稠,如熬了滿滿一池化不開的膠水般令人通身不適。

    滅滄瀾站在寒山夜鍾旁邊,輕一探頭便能看清池中景象,但聽寒山夜鍾深藏着興奮的微顫聲音,“如何,滅滄瀾公子?果然是驚世駭俗的秘寶吧?”

    滅滄瀾輕吸一氣,但馬上被深淵般的平靜撫平,來回打量着那池中滾滾翻動的白骨,騰騰熱氣挾帶又似腐爛樹木又似血肉腥氣的味道撲入鼻息。

    “與青蓮宗煉的那顆珠子相比,倒真是驚世駭俗的東西……”滅滄瀾冷聲苦笑,咳了一聲轉向寒山夜鍾,“你這秘寶究竟是什麼東西?”

    “我寒山盟獨門修煉傀儡術,但是一直不得到達頂峰。”寒山夜鍾長長一嘆,翻滾的暗金光芒在他臉上閃動,似乎把他的臉也一併投入滾水煮沸了,“我能製造偶人予以操縱,卻不能將活人變爲傀儡……但是隻要這個秘寶煉成,我就可以掌握操縱活人的傀儡術,到時候這天下人我想操縱誰便操縱誰,天下局勢不就在我股掌之間麼?”

    寒山夜鍾越說呼吸越急,猛地轉向滅滄瀾緊緊抓住他的手臂,“滅滄瀾公子,你說對不對?!”

    滅滄瀾冷然挑眉,輕輕地將寒山夜鐘的手撥開,逼近了他低聲道,“如果你連我也想控制,我來幫你豈不是反倒害了我自己了?”

    寒山夜鍾驀然一愣,隨即連連苦笑地拍了滅滄瀾的肩膀道,“這秘寶能賜予我的傀儡術,一般的一流高手功體控制起來不在話下,可是公子你這樣傳說中的邪魔功體……哈哈,饒了我吧!”

    “你既然控制不了我,就不怕交易過後我來反咬你一口?”滅滄瀾冷冷一笑,輕輕一捏五指似是要抓碎寒山夜鍾,“我可不是什麼好人。”

    “可是種在公子體內的蠱毒,不可能一下子拔除乾淨。”寒山夜鍾毫不慌張,慢慢地把滅滄瀾勾起五指的手按了下去,“如果公子不長期與我一心,反過來想要對我不利的話……我隨時可以令你體內蠱毒發作,你自己也感覺出來了,就算是無上的邪魔功體,如果被我這蠱毒壓抑的話,修煉效果也會大打折扣的。”

    滅滄瀾與寒山夜鍾靜默地互相對視,突然笑了一聲推開他的手,“好手段,怎麼算都是你有利啊。”

    щшш✿ тTk ān✿ CΟ

    “請公子放心,我寒山夜鍾畢竟是一盟之主,說話算話。”寒山夜鍾負手笑道,“只要你替我煉成了這秘寶,我保證不會對你有一絲不利。”

    滅滄瀾搖搖手指笑道,“你這個寒山盟一點也不爲你增光,不要以爲說你是個一盟之主就可以擡高身價。”他一側身貼着寒山夜鍾耳邊道,“你還是個混蛋。”

    寒山夜鍾毫不在意,彷彿聽到了對他的讚美般點頭笑道,“爲了得到更強的力量,我什麼都做得出來。”

    驀然想起那抱着明珠投入烈火的沈明心,滅滄瀾眼前一晃,嘶了一聲踱步離開寒山夜鐘身邊,半面身影亦被沸騰的金光照得明亮,“那……我要怎麼做呢?”

    “公子的功體我不甚瞭解,只要你能使出最大的氣勁作爲催動,讓那秘寶趕快從這池白骨熔漿中脫形出來,便是成功。”寒山夜鍾指着池子中央一個小小的黑洞道。

    滅滄瀾看了一眼那個黑洞,又轉頭看了眼表情複雜卻始終看着自己的青蘿,心中飛快地盤算着,一時間城府涌動,不發一語。驀然他輕蹭鼻尖,轉身一拍寒山夜鐘的肩膀,向後伸伸手指道,“退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