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69章 夜鍾勾魄響無心亦無魂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69章 夜鍾勾魄響無心亦無魂下字體大小: A+
     

    0072章 夜鍾勾魄響 無心亦無魂(下)

    “合作?”滅滄瀾從碎片之上擡起眼皮,一雙深寒涌動的眼神讓人望之如墜深淵。

    “我寒山盟一直埋藏有一樣秘寶,但是總不得現世。我遍查典籍,知道那秘寶需用世間最爲邪暗之力催動方能現形。”寒山夜鍾負手踱步,映在昏黃火光下的面容顯出幾分沒有人氣的枯槁來,“這種力量,自然是滅滄瀾公子你體內這無上的功體了。”

    “青蓮宗中傳出來的消息真是全面。”滅滄瀾輕翹二郎,皺眉顯出一副困惑神情,“白白幫你的忙麼?這種虧本買賣我滅滄瀾不做。”

    “怎會讓公子白白出力。”寒山夜鍾“耶”了一聲,十分誠懇地彎下腰身行起禮來,“只要公子肯助我一臂之力,我便對外宣佈公子已死,再爲你換一副形貌,讓你無憂行走江湖如何?”

    “你宣佈我死了,江湖人就會相信麼?”滅滄瀾一眯眼睛,冷笑一聲道,“再說我這世上獨一無二的功體,只要一用就會盡人皆知,換了形貌又有什麼用?”

    “這個無妨,我送公子一樣東西,只要你一處險境,必能立刻脫身,如何?”寒山夜鍾哈哈一笑,似是已經做成了交易般張開雙袖笑道,“怎麼樣,我爲公子考慮的極爲周全吧?”

    青蘿終於聽不下去了,又有點害怕又怒氣上涌地撇嘴道,“這都什麼跟什麼呀?一看你就不是好人,滄瀾哥哥纔不會幫你的忙呢!”

    “你的滄瀾哥哥也不是什麼好人,我們不是正好搭對麼?”寒山夜鍾說話毫無餘地,對青蘿竟是露出燦然一笑。

    “少胡說了!”青蘿梗着脖子怒道,“你們說的什麼屠滅宗門的事,別以爲我聽不懂!那種事……滄瀾哥哥絕對不會做!”

    寒山夜鍾心中一愣,彷彿聽了大笑話一般猛地笑咳不止,連連點了青蘿的方向道,“多可愛的小丫頭啊!滅滄瀾公子,你果然是世上最會造孽的人!”

    滅滄瀾擡手按住幾乎要跳起來的青蘿,自己立身走向那一副癲狂相的寒山夜鍾,抱了雙臂道,“聽起來好處不少,但是……我若是不答應呢?”

    “不答應自然可以。”寒山夜鍾一收袖子,笑得如同事不關己一般,“不過就是公子體內的線蟲蠱毒,沒人給拔除了而已。”

    “嗯?”滅滄瀾猛一皺眉,只覺一直以來壓抑着的細細咬痛又涌了上來,彷彿隨寒山夜鍾一句話體內炸開了沸騰的水,有無數細小的活物開始圍着他的血脈啃咬不止。

    寒山夜鍾貼近身子,看着滅滄瀾臉上突變的表情,微微一笑道,“這蠱毒,除了我寒山夜鍾,世上無人能解。”

    “你把那蠱毒融在了水中,隨着淋溼我全身種在了我的體內?”滅滄瀾冷冷揚眉,輕掃了一眼目瞪口呆的青蘿,突然一把拽過寒山夜鐘的衣領,貼着他的耳朵陰聲道,“你對我的阿蘿也種了蠱毒麼?”

    “按理說只要被水淋溼,都會被蠱毒鑽入體內。”寒山夜鍾竟似頗爲無辜,張了嘴連連搖頭,“但是你的小姑娘卻毫無異樣,根本沒有被蠱毒入侵身體啊。這可奇怪了,我這蠱毒可是連公子這般的無上功體都阻擋不住呢……”

    滅滄瀾不知是鬆了口氣還是更加提緊了心,一把推開寒山夜鍾冷聲道,“看來你早已計算好了,要與我來這麼一場交易,威脅我的籌碼下得不錯。”

    “言重言重。”寒山夜鍾連忙頷首行禮,看在滅滄瀾眼裡卻更像即將勝利的小丑急不可耐地想要歡呼,“這交易對公子難道沒有好處麼?我完全是爲了公子着想,不然一入江湖便是天下圍殺,你能躲得了多久?”

    “我可沒想躲,來多少我就解決多少。”滅滄瀾抱臂的手指驟然收緊,只覺體內的抽痛更加猛烈,更要命的是這種疼痛能壓抑他氣勁的調動,大約就是這線蟲蠱毒的效用所在,“不過看你說的這麼誠懇,我倒是可以考慮與你交易。”

    “滄瀾哥哥!”青蘿也顧不得心裡不舒服了,跳下椅子踩了那堆碎片就跑過來,“這傢伙不是好人……”

    “你聽着,阿蘿。”滅滄瀾想到雲阡陌將青蘿交給自己時的嘆息,自然明瞭他必須讓青蘿看清這處處殺機的江湖,“我們以後的路上,能碰到比這人混蛋百倍的人,有的是。”

    “啊……”青蘿吃了一驚,捂住櫻桃小口沒了言語。滅滄瀾伸手攬住她,只見寒山夜鍾連連拍手,按捺不住喜悅般來回踱步。

    “好,公子果然是聰明人!”寒山夜鍾連連做出請的姿勢,“既然如此,就請公子快快隨我到放置秘寶的地方,只要公子一出力,我想就萬事大吉了!”

    “耶,不必着急。”滅滄瀾擡手按住寒山夜鍾興奮顫動的手臂,沉了雙眼道,“我說的只是考慮一下,除非你做給我看,你許給我的那些好處都是真的。你如何讓我換了形貌,又如何讓江湖中人相信我已死了?”

    “公子放心,我請你來助我煉造秘寶,怎麼能用假條件騙你?”寒山夜鍾連連笑着走向一邊,竟是捏着一個“長老”乾枯的脖頸直接提起,在手中嘩啦啦地晃來晃去,“像這樣,不是簡單得很麼?”

    青蘿突然尖叫一聲,只見寒山夜鍾生生擰斷了那“長老”的脖子,卻沒有一絲血腥,反而嘩啦啦碎了一地碎末,同時那“長老”的身子啪地摔在地上,只有一條細細的銀線留在寒山夜鍾手中。

    “這是……”滅滄瀾上前撿起一塊碎片,那上面發出腐爛般的熱氣直撲鼻息。

    寒山夜鍾輕輕一捻手中銀線,輕輕抿在嘴中笑道,“只要造出一個公子這般形貌的人來,死在外面,誰人不會相信呢?”

    滅滄瀾啪地捏碎了手中碎片,又見寒山夜鍾將寒雪飛一把拉來,揚手慢慢撕下他的麪皮,一面笑道,“像這樣,換一副形貌不是容易得很?”

    “啊!”青蘿猛地閉上眼睛,滅滄瀾立刻輕輕彎身擋住小姑娘的臉,一面挑眉看寒山夜鍾將寒雪飛臉皮剝下,竟無一絲血色,只露出一片腐爛樹木般灰綠色的平面。

    寒山夜鍾似乎急於求得滅滄瀾的認可,連連抖動着手中麪皮道,“怎麼樣,滅滄瀾公子?我沒有騙你,你會得到這些好處!”

    滅滄瀾並不理他,只是直直地看着臉上一片虛無的寒雪飛,雖然沒了五官,但他似乎還在笑,彷彿衝滅滄瀾咧開血肉模糊的大嘴。

    “他們……”滅滄瀾緩緩開口,“都是偶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