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46章 重生命無限悲歌紅顏絕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46章 重生命無限悲歌紅顏絕上字體大小: A+
     

    0049章 重生命無限 悲歌紅顏絕(上)

    當年月雪發飛揚,如一道冰雪落入無限烈焰之中,迸發出霸氣凌人的絕美氣息。她雙手牢牢抵住天不知後心,一片圓形光暈不停流轉,漸次顯出八卦之形,熊熊氣勁從她身體每一處經脈中源源衝出,涌入那八卦圖紋中心傳遞給天不知。

    閃電呼嘯出,長龍破空去,只見那爆裂閃電一路飛射,激起無數旋轉狂飛的八卦飛影,一股極致的陰陽相合之氣猛然撞入那片溶溶灰影之中。只見那毫無生氣卻暗潮流動的灰影猛然被擊中中心,高高膨脹而起如同大浪淘沙,向上衝起無窮氣流,向下橫掃斷磚殘瓦,一時天地灰暗,飛沙狂嘯。

    “這股氣勁……”滅滄瀾體內氣勁沸騰,丹田火熱不休,卻仍是一時壓不住那灰影與閃電相撞所爆發開來的滾滾強流,雙手擋身向後飛退數步。只覺腳下一陣火辣疼痛,滅滄瀾強睜雙眼,只見自己劃出了一道深深的破碎凹痕,內中散發灰白熱氣。

    忽覺不對,滅滄瀾忙展眼看去,只見到處都是灰白色騰煙,源源不絕充斥天地,如同那密室幻境崩塌之時所涌出來的無限虛空。只見不遠處仍有殘餘閃電滋滋烈響,包圍着一團活物般膨脹扭曲的灰白煙霧,那正是無處不在的灰白騰煙的源頭。

    灰白騰煙所過之處皆化成一片虛無,存在感全部剝奪,乃是從形質內裡開始瓦解,摧毀之徹底令人驚狂。滅滄瀾渾身一顫,大覺不妙,連忙蹬開身形衝到天不知和當年月身旁。尚未開口,只見大片灰白騰煙已然將他們三人包圍,卻礙於方纔天不知強大殺招的殘餘氣勁和滅滄瀾身上的凜凜邪氣,一時難以將他們掏空挖淨地絞殺於內。

    但掏空一切的灰白騰煙仍在聚攏,滅滄瀾只覺五臟六腑漸漸擠在一起,似是馬上就要化爲一灘血水。正心急欲狂,滅滄瀾只覺手臂一重,原來是當年月已然脫力,重重地倒在了他的身上。

    “你……”滅滄瀾本能地將當年月緊緊抱在懷中,兩人順勢滑下皆跌坐在地。佳人芳香混合着殘酷的血腥,滅滄瀾抱緊氣息微弱面如死人的當年月,連如何稱呼都不知道,只覺心中異常沉重,似壓千鈞大山。

    “滄瀾……”當年月微睜雪眸,內中陰暗城府一絲不見,只有清澈見底的悲傷和虛弱,顫抖着伸出手指似要撫摸滅滄瀾頭髮,“別怪……師父……”

    “師父……”滅滄瀾心中大痛,再不顧一絲私仇,只覺心中柔情驀然明瞭,便是對當年月那毫無瑕疵的少年之情。他忙拉了當年月的素手貼於鬢邊,只見當年月眼神一亮,似發最後的滿足笑意,柔柔按住滅滄瀾鬢髮雙眸一合。

    “師父!”滅滄瀾連忙抓緊當年月的素手,卻覺冰涼一片、絲毫無力,再看她毫無生息地躺在自己懷中,如一座失了生命的絕美冰雕,一時只覺剔骨挖心般的悲痛潮涌而來。

    “連她也……”面容乾枯如榨乾了全身血液的天不知虛弱道,捂了胸口嘶喘不已,鮮血不斷涌出脣齒,“莫清風……莫清風呢……”

    滅滄瀾懷抱當年月屍身,強大的冷靜令他認識到眼下形勢逼命,不可悲痛誤事,便輕輕放下當年月立身寒聲道,“莫清風也死了。”

    “……死了?!”天不知猛然轉頭瞪眼,拼命抓住胸口殘破衣襟道,“我與我的弟子們心脈相通,爲何沒有感覺到……如果他也死了,我的弟子們就一個不剩了……”

    天不知猛然將滅滄瀾狠狠拉來,瞪視他低聲吼道,“莫清風真的死了麼?”

    “不是我殺了他。”滅滄瀾以更寒酷的眼神回瞪天不知,“他死了。”

    “不對……不對……”天不知連連猛敲胸口,突然仰天苦笑,“我竟然沒有感覺到,看來我的心脈已然廢了……廢了!”

    滅滄瀾只覺不對,卻一時難以細想哪裡不對,忽然伸手拽了天不知仰面一拉,兩人一併重重摔在地上。正在此時一片灰白騰煙緊擦二人臉面飛過,頭頂上立刻盪開一片嘶嘶作響的虛空。

    天不知的身體已然極度虛弱,這一摔清晰傳出骨骼碎裂之聲,抓緊了滅滄瀾痛聲一吼。滅滄瀾立起半身,只見周圍漫漫皆是灰白,方纔那強大殺招竟然蹤跡全無,只有殘存閃電還在虛弱作響。這灰白氣霧不知是何妖物,竟能如此徹底地將一招強大氣勁從內裡吞爲虛空,力量一絲不存。

    “啊……啊……”天不知蜷縮一團,顫抖不已,滅滄瀾用力將他拽起想喝他回神,卻覺手中抓了一件單薄道衣般綿軟,那天不知好像骨骼融化了一般,只剩一副乾枯外殼。

    “天不知!”滅滄瀾橫心將天不知拽起,死死把住他吼道,“你怎麼了,嗯?!”

    “我……”天不知費力擡頭,一張乾屍般麪皮乾枯全無人形的臉貼在滅滄瀾眼前。極近距離內滅滄瀾清楚聞到骨肉腐爛的刺鼻氣味,雙目一瞪暗叫不好。

    “是不是你那招……反噬了?”滅滄瀾沉聲發問,心中卻已明瞭:青蓮宗最後的靈魂所在,靠不住了。

    “我說過……我已然不想要這條命了……”天不知口中噴吐的氣息如死人般腥氣逼人,那徹底的寒冷能將人擊傷,“滅滄瀾……你若是活着出去,一定要爲青蓮宗報仇!”

    這個沒有給滅滄瀾多少溫暖,卻到底是他自小生長於此賴以託身的地方,一夜土崩瓦解、屠殺殆盡,滅滄瀾耳聞天不知霍盡命力的嘶吼,心中百味交集,卻堅定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重重點頭道,“你現在不要說傻話……我看還有一線生機!”

    “不可!”形如干屍的天不知拼命拽住想要起身的滅滄瀾,那掏空一切的虛無之氣就在他們頭頂瀰漫,“這化虛之法……你就算有了上古邪魔功體也……也對付不了!”

    “難道就坐在這裡等着被吞噬麼?”滅滄瀾狠然揚眉,反而抓了天不知面貼面喝道,“快告訴我,與你敵對的到底是什麼東西!爲什麼我看不到一絲形貌,這灰白煙氣究竟是什麼?!”

    “是……是今夜入侵宗門的所有冥界之人的原體……”天不知氣喘虛弱,靠在滅滄瀾清壯肩膀上氣若游絲,“你知道那些兵士爲什麼源源不絕麼……就因爲這片灰影永不消散……”

    “原體?”滅滄瀾心中一震,咬牙道,“這無形無質的東西,豈不是殺不死的?”

    “我費盡真氣……連攻數次……它都能重組成形……”天不知抓住滅滄瀾,乾枯雙眼內竟發出哀哀乞求之色,“不要跟它硬拼……滅滄瀾,逃……逃出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