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27章 逆世絕秘丹魂靈焚烈火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27章 逆世絕秘丹魂靈焚烈火下字體大小: A+
     

    0030章 逆世絕秘丹 魂靈焚烈火(下)

    狂喜上涌,卻伴着一股悲傷,滅滄瀾一面眼神凝重看着頭頂煉爐,一面撐了身子站起,默默道,“不管你是什麼……助我如此大力,我滅滄瀾永世不忘!”

    心緒未落,滅滄瀾卻覺周遭空氣猛烈顫動,劇烈的嗡嗡聲鑽入腦海,心覺不好,連忙捂了耳朵閃身躲入巨大的煉爐銅柱之後。但是擡眼一見不遠處那個十分明顯的黑洞,滅滄瀾便知來了人便躲不過,橫下心靜觀其變。

    空氣劇烈的顫動乃因數股雄渾真氣的突然出現,嗡嗡聲驟然一停,滅滄瀾只聽得獵獵衣衫飛舞之聲,一陣惶急腳步猛然立在煉爐那一面,正是自己藏身的背後。

    此時煉爐中火光的大明大暗已到了極端,空氣變得異常凝重。忽聞一聲巨響,滅滄瀾來不及反應便被一股巨大氣流掀翻開去,撲出十餘步遠倒在地上。原來是煉爐八面開口皆噴出無數黑金色爆風,一陣掏空挖淨般的呼嘯過後,金黃色的煉爐徹底暗了下去,內中無一絲火光,陷入一片冷寂的黑暗。

    滅滄瀾只覺眼冒金星,強打精神趕快站起,猛聽身後一聲沉喝,似是殺氣騰騰卻更似震驚不已,“滅、滅滄瀾,你?!”

    就算已經扭曲變聲,滅滄瀾仍能聽出那是莫清風的聲音,回頭便知自己的身形一覽無餘,站在了煉爐不能遮蔽的邊緣,亦能清楚看見宗主天不知帶着七名親傳弟子站在對面。

    他們中間,隔着一尊巨大而死氣沉沉的黑暗煉爐。

    只見莫清風面如死灰,雖是暴怒之相但卻分寸大亂,甚至沒有上前,站在衆人之中指定了滅滄瀾顫脣不止,再難言語。

    其餘人皆是一般表情,尤其金子夜的面容已然驚愕得快要撕裂。只有天不知和當年月尚屬平靜,一個手捻美髯面如嚴冬,一個垂手靜立如了無生氣的冰雪雕刻。

    滅滄瀾很快平靜下來,心中已然明瞭幾分,此處必然是隻在這八人中間存在的秘密之地,剛纔自己吞下的那顆珠子想來更是非凡。本已被他們定了死路,再多一條又有何妨!想及此,滅滄瀾倒冷冷笑開,漠然與天不知等人針鋒相對,毫無退縮。

    “莫清風,你如何向我解釋?”天不知凝立不動,眼觀滅滄瀾,卻是向莫清風發話,語中冰冷幾乎動了殺意,“滅滄瀾……不是已經死於你手了麼?!”

    “宗主……”莫清風只覺冷汗橫流,他亦根本不知怎麼回事,明明滅滄瀾已經被他斬斷半身,棄屍於密室囚牢內自待腐朽,怎麼會……

    “你可知你的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造成了怎樣的結果麼……”天不知極力鎮定,卻仍是掩飾不住聲音中的顫抖,他緩緩轉向黑暗一片的巨大煉爐,從上到下一片死氣。天不知眼看此景,袖中的手指死命捏緊,向來沉穩如天人的青蓮宗宗主已然方寸大亂。

    “弟子知錯,請宗主責罰!”莫清風一撩衣襟,向天不知猛地單膝下跪,深深低頭,全然一副赴死之相。

    滅滄瀾暗暗皺眉,莫非他吞食的那顆珠子,果然重要到了能讓青蓮宗中最重要的大導師以死謝罪的地步?

    “你想死,不必着急!”天不知看也不看下跪的莫清風,伸出手指顫抖地狠狠點了點他,猛然轉身逼視着滅滄瀾,“滅、滄、瀾,你對我青蓮宗中的聖物,做了什麼?!”

    滅滄瀾面如冷霜,見天不知止不住地顫抖,指定那一片死氣的煉爐冷聲質問自己,聲音像是下一步就要咳出鮮血一般。這青蓮宗宗主設計要他性命之時的情景還鮮活在目,滅滄瀾不由冷冷一笑,再不把天不知當做宗主一般奉若天人,也不再把自己當做青蓮宗一員,語氣之間迸發一股少年天生傲然睥睨之氣,“聖物?你是說一顆光華耀眼的珠子麼?”

    天不知更加瞠目,滅滄瀾果然已見過聖物真貌!難道……難道……

    “我,把它吃了。”滅滄瀾直視天不知彷彿瞬間蒼老的眼睛,一語既出如九天驚雷,只見天不知驚聲吸氣,竟是站立不住,連連倒退幾步。

    “宗主!”身後幾位親傳弟子連忙擁上,將天不知圍護扶住,下跪的莫清風也連忙起身,扶穩了天不知後仍舊跪下。只有那楚楚雪女一般的當年月如同局外人般凝立不動,盈盈目光一如與滅滄瀾溫柔低語之時,一直看着少年不動。

    滅滄瀾見此目光,心中撕裂鈍痛,卻不知究竟是怒是悲。他看不透當年月眼中分毫情愫,只覺大霧茫茫,遮住了這冰雪美人全部的想法。

    “你……”只聽天不知喘息不止,如同胸口壓了一塊巨石,馬上就要將他整個人擊得崩潰粉碎,“你竟然……吃掉了宗中聖物?!”頓了頓,天不知卻驀然仰天長笑,用力推開所有扶着他的弟子,踉蹌上前幾步喝道,“怎麼可能,宗中聖物淬鍊極致炙熱之氣,又輔以極致純寒之氣兩極催動,乃是至烈之性!將它吃下?那你現在早就該成了焦炭了!”

    “原來這聖物如此神奇。”滅滄瀾天生邪寒之性顯露無疑,面上微笑寒冷逼人,“可是,我的確已將它吃下去了。”他擡手摸摸肚子,真似一副腹肚飽滿的滿意之態。

    “不可能……不可能……!”天不知神智已然有些不清,只是不斷喃喃重複。衆弟子擔憂不已,卻都不敢貿然上前。他們知道宗主的性子,若觸了他幾乎發狂的怒氣,他真的會回身下一記殺招。

    “有什麼不可能。”一直沒開口的當年月突然盈盈笑語,只是笑意冰冷無比,如蠍子尾上閃着毒光的蟄刺,“因爲他身是寒冰,靈是烈火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