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22章 殺氣縱橫夜生死無路天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22章 殺氣縱橫夜生死無路天上字體大小: A+
     

    0025章 殺氣縱橫夜 生死無路天(上)

    靜心聽去,門外只有夜風拂過鬆林帶起的陰冷松濤之聲。

    滅滄瀾坐在牀邊,糊里糊塗地收好了一包細軟,但見窗外投進灰白月光,灑了一地死氣沉沉的斑駁。夜已深,萬籟俱寂,唯有層層松濤不斷髮出冰冷海潮一般的聲音,聽得人心緊提不放。

    直到眼下,滅滄瀾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知到底是該出去一看究竟,還是按照當年月所說就在這裡等她消息。一想到當年月說什麼也要讓他逃走的嚴令,滅滄瀾心中甚是不安,只覺前路突然渺茫無比,而且處處皆有不祥預感。

    “滄瀾。”畢竟是十七歲的少年,心念慌冷,坐立不安,就在此時滅滄瀾聽到柔聲低喚,忙起了身一把推開門。卻不見一絲人影,只有無邊夜穹,茫茫夜色如倒扣下來的黑色牢籠。

    “師父……是師父麼?”滅滄瀾疑惑不已,卻又聽到當年月溫柔言語,直入心頭,原來當年月人未到此,只是通過心識傳音與滅滄瀾說話。

    “我已爲你加了一層道術守護,山門守衛看不到你。現在,趕快走!”當年月字字如針,不容滅滄瀾喘息猶豫。滅滄瀾似被一股魔力牽引,拿了包裹果真飛跑而出,穿過夏夜裡陰森濛濛的松林,按住胸口只覺一片發冷。

    “師父……我真的要逃走麼?我爲什麼要逃,我逃去哪裡?”滅滄瀾雖是在當年月的催促下停不下腳步,但他不可能不問,也未反應過來他已是無師自通會了心識傳音。心識傳音需要精妙的真氣,非是一般修道者人人都會,滅滄瀾卻上手即得,只感覺體內內元在有力地鼓動。

    “不要問!”當年月頓了一下,似在思索怎麼會收到滅滄瀾的心識迴音,但立刻冷若冰霜地嚴令道,“出了青蓮宗,永遠不要回來!”

    “我……”莫名的離別突然來到,滅滄瀾只覺心如刀絞,少年初開之心柔情未語,卻連遭詭異天命,他一面飛步穿越松林,一面如鯁在喉,呼吸不暢。

    “師父……師父?”滅滄瀾只想再跟當年月說幾句話,他深深不服這般荒謬天命,暗想就算當下有大禍臨頭,不得不走,來日也定要回來,將這一切弄個清楚。只是當年月再無迴音,只餘滅滄瀾一人無端奔逃。

    轉眼山門已在眼前,滅滄瀾孤身奔走,卻總覺不對。山門處火光明耀,全無異樣,不知當年月所下道術在哪裡?暗想是自己功體初開,感覺不到,師父說保護自己就一定有所保護,滅滄瀾橫了心一頭向山門走去。

    就在此時,無風之夜突然大風驟起,從天際最深處無窮旋刮而下,靜謐無聲的夜色突然響起海浪般的獵獵衣袂翻滾之聲。滅滄瀾被風聲當頭一噎,連忙低頭咳嗽,眯眼四顧之時卻駭然發現周圍火光通明,衆多宗中弟子皆嚴服肅容,高舉火光將滅滄瀾圍在中間。

    長風呼嘯,火光卻更加熊熊,滅滄瀾只聞風聲、火聲與衣袂翻滾之聲重重混合,撕痛耳膜。大駭之餘只覺胸中寒氣翻滾,內裡又有滾熱氣勁相互交纏,似是身體感應到大難臨頭,洶涌不止地進入了緊繃狀態。

    “這是……”滅滄瀾眉目驚睜,少年面龐映在火光下一片茫然。忽聞身後齊齊退讓開的腳步聲,滅滄瀾後背一僵,緩緩側頭看去,只見宗主天不知恍若天人,冷威無雙,身後錯落緊跟七大導師,雖然面容隱在閃動不止的火光中,卻仍能看清他們臉上沉沉的殺氣。

    這是宗主天不知在全宗弟子面前第一次露面,滅滄瀾雖未曾見過他,但那股無上的道威之氣卻能一眼辨明。

    滅滄瀾緩緩轉身,看定天不知身旁楚楚凝立的當年月,心中一時巨浪洶涌,一絲頭緒也理不出來。

    “滅滄瀾,你要去哪兒?”只見天不知擡手捻發,聲如閻羅,滅滄瀾卻是面色虛空,緩緩一挺脊背默然不語。

    周圍隨着火光擴散的同仇敵愾的恨意清晰可感,使夜風鋒利如刀,直刮滅滄瀾全身。他仍只是看定了當年月,而當年月毫不避閃,看定他的眼神中竟是凜凜正氣,乃是天道欲除妖邪那般的光華四射。

    這般神情荒謬不已,滅滄瀾似乎理出一點點頭緒,但卻無聲無息地環顧四周風雨不透的人牆,殺氣凜冽地將自己圍在中央。

    “滅滄瀾,你知罪麼?”天不知冷勾脣角,雲袖獵然一揮向滅滄瀾走來。莫清風等人想要跟上,被天不知手指一豎擋在後面,於是只剩滅滄瀾與天不知兩人冷冷對峙,如兩座冰峰,互相發散着欲將對方凌遲碾碎的寒氣。

    “弟子不知。”滅滄瀾軟軟地勾着手中包裹,突然一鬆手指,細軟包裹飛散開來被扔在地上。

    “夜深人靜,竟想私出山門,你這是要逃走麼?”天不知淡然不驚,瞥了一眼地上包裹,嗤笑道,“沒那麼便宜的事,我青蓮宗是你來去自如的地方麼?偷了秘寶,妄想逃之夭夭,你真以爲自己有如此本事?”

    滅滄瀾聽得幾乎天旋地轉,天生邪寒之性在胸中衝撞,十七歲一少年卻顯出令人戰慄的逼人冷肅來,乾笑幾聲道,“宗主所言,弟子聽不懂。”

    “事已至此,裝傻沒有意義。”天不知冷笑揚手,指定滅滄瀾道,“你頭上之物,敢拿下來與全宗看麼?”

    “有何不可?”滅滄瀾自知問心無愧,倒真想看看這些人耍的什麼莫名其妙的花樣,揚手拔下頭上青玉簪子,直直伸向天不知。

    天不知從滅滄瀾指縫之間看定這面如沉霜的少年,不動聲色一皺眉宇,似是看到了某種幻覺。倏然恢復冷笑,天不知接過那支青玉簪子,在手中轉捻打量,驀然目射兇光笑道,“你是已然伏罪,還是本性癡傻?我倒還以爲你會狡辯一番呢。”

    “有什麼狡辯?”滅滄瀾揚起一道淡紅劍眉,“此物毫無異處,只是師父送給我的髮簪。”

    “哦?”天不知目露兇光,面上卻始終帶着微笑,仍是看定了滅滄瀾,捻了簪子向身後揚手,“當年月,這是你送給你徒兒的東西麼?你如此大方,出手將宗中秘寶送給他了麼?”

    當年月的鶯聲燕語仍是溫柔綿軟,卻如同九天霹靂一般落入滅滄瀾耳中,“宗主不要說笑,那青玉乃是問天殿鎮基之寶,宗中風水命脈的重要一環,我可大方不到這個地步,把如此寶物送給別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