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20章 少年遮天命道骨妖邪身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20章 少年遮天命道骨妖邪身上字體大小: A+
     

    0023章 少年遮天命 道骨妖邪身(上)

    滅滄瀾飛奔跑出樹林,只見晨光漫灑,日光已然撥雲穿霧。鐘聲如催趕的號角,使得滅滄瀾腳步一刻不停,他心知這鐘聲是宗中早課的召令,青蓮宗宗規森嚴,守時更是要緊的一條。他不願意自己修煉不成,規矩也遵守不住。

    何況他心中深知,一夜異狀過後,他的身子絕對不再是不能修煉的廢體了。

    晨風拂過少年青絲,滅滄瀾一面飛跑一面急急整理昨夜被自己扯亂的少年髻,飛快繞着髮帶綁好頭髮之時,腳步卻猛然一頓,眼眸一凝看視前方。

    已經快到宗中弟子早課集合的通天殿外,那裡是宗中僅次於問天殿的重要場所,內中以幻術擴開空間,看似小小一座殿宇,卻容得下全宗弟子整齊分錯,在此做早課的修煉。滅滄瀾只見通天殿外負手凝立一人,衣袂迎風飛舞,似踏流雲浮風,黑髮飛揚間顯出硬朗眉目,一臉沉肅欲怒之相,正是莫清風。

    滅滄瀾心知不妙,但已與莫清風四目相對,不好停步,只得迎了莫清風冰冷目光走上前去,執禮道,“莫清風師伯。”

    “我聽東凝說你昨夜一夜未歸松濤居。”莫清風眉宇輕揚,聲如沉鍾般威嚴,“你去哪兒了?”

    “我……”滅滄瀾非是不想回答,而是確實不知道他昨夜身在何處。那校場外樹林的盡頭明明是一堵高牆,不再有路,但自己脫了那片陰暗黑森後確實如夢境一閃,便站在了那裡。至於那片黑森到底是何地方,滅滄瀾亦是百思不得其解。

    “怎麼,不願意說麼?”莫清風自然不知道滅滄瀾欲言又止的苦衷,冷笑道,“你還真是宗中的一個妙人,你學的是形骸放浪之相,不顧宗中規矩麼?”

    耳聞莫清風發怒,滅滄瀾頷首道,“莫清風師伯,我……我不知該怎麼說。”

    “什麼?”莫清風氣極而笑,輕輕點上滅滄瀾清挺肩膀道,“你可知道宗中對違規弟子的處罰……”

    滅滄瀾正想幹脆不說昨夜所遇之事,莫清風如何處罰,自己便接罷了,卻聽莫清風話說一半,猛然頓住,而他的手指就停留在自己肩膀上,如同被凍住一般,尖尖地扎出一道微痛。

    “……師伯?”滅滄瀾緩緩擡頭,莫清風面色之凝重反倒嚇了他一跳,那簡直是滿面陰雲,如同末日臨頭一般。滅滄瀾不明所以,但見莫清風僵直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彷彿在滅滄瀾肩膀上觸到了什麼禁忌之物,小心道,“您怎麼了?”

    “你……”莫清風緩緩吐氣,臉色仍是十分沉寒,語氣如同閻羅審命,“昨夜究竟去了哪裡?”

    滅滄瀾心下一橫,只能實話實說,“一處黑森……弟子確實不知那是什麼地方。”

    “一處……黑森?”莫清風眉宇一揚,如同失神般淡淡重複,猛然伸手拽過滅滄瀾衣領,幾乎雙面相貼,“你怎麼進去的,嗯?”

    平日裡道骨翩然的莫清風,此刻卻如同兇惡夜叉般眉目緊凝,雙眼幾乎射出逼人兇光,滅滄瀾心下大惑,不知莫清風到底想到了什麼重大之事,將他飄然道骨完全壓下,顯出如此惡相來。聲音卻還平靜,那是滅滄瀾天性裡的波瀾不驚,“請師伯息怒,弟子確實不知道是怎麼進去的。只是恍惚一夢般,出來便在校場外樹林的最深處。”

    “胡說!”莫清風狠狠言語,但聽在滅滄瀾耳中卻似着慌的肯定,“那樹林盡頭便是宗中四周圍牆,哪裡有路!”

    滅滄瀾看着舉止大變的莫清風,自己反倒平靜,“可是,弟子是句句實言。”

    “你……”莫清風眉眼一張,如聞驚雷,一瞬失神後拼命拉回神智,甩手推開滅滄瀾。滅滄瀾被扔棄一般後退幾步,心下更加疑惑,眼看莫清風如此形象全沒有素日風雅,他本是心性豪直之人,眼下表現出來的完全是一股正氣的厭惡。

    正氣厭惡何物?滅滄瀾心中盤算,驀然輕吸一氣,那就是——妖邪!

    一想又覺荒謬,但滅滄瀾仔細回憶昨夜異狀,那詭異黑森,那血紫色光華,那貫穿於體內的冷熱雙容之氣,卻是樣樣都不像是道門所講的清明之氣。如此一想,滅滄瀾也不禁心沉寒冰,藏下一段沉重心事。

    “你今日不必參加早課了。”滅滄瀾還在沉思,只見莫清風轉身進入通天殿,拂袖留下冷冰冰一句言語。滅滄瀾輕吃一驚,上前幾步想要說話,卻見莫清風站立當地,側眸以威殺如嚴冬的目光看了自己一眼,剛剛伸出的右手便又收回,吞了聲凝立不動。

    莫清風見滅滄瀾站定,便獵然一揮雲袖,彷彿在拂去令人厭惡的塵埃,大步走入通天殿,不再回顧一眼。

    “莫名其妙……”滅滄瀾輕嘆一聲,但覺方纔莫清風的態度,不再是居高臨下看視廢人的蔑視,而充滿了一種尖銳的敵視和莫名的懼意。那種懼意發自人心本身,不管修爲多深、能耐多大,都深深藏於本心的畏懼之感。

    莫清風,對自己畏懼?連成如此一句話,雖然看來正是這樣,滅滄瀾仍然感覺荒誕不經。被莫清風驅逐不讓參加早課,滅滄瀾一下沒了飛跑目標,反倒靜下心來,好好打理自己的髮髻,乾脆轉身走向松濤居的方向。不知不覺在那詭異黑森裡同一只異獸耗了一夜,回到正常的清明乾坤中才覺疲累,只想睡上一覺。

    甫一轉身,滅滄瀾卻聽身後趕上來鶯聲燕語,“滄瀾。”

    滅滄瀾連忙轉身,只見當年月一身白衣勝雪,如一段冰雪照陽春,款步走來。他連忙迎上師父,但見當年月也不說話,只眯了一雙能看穿人心的美目上下打量自己不止,不由摸了頭笑道,“師父……師父你在看什麼?”

    當年月也不回答,拉了滅滄瀾衣襟令他轉過身去,又打量一週,滅滄瀾只聽背後一陣嬌然的嘖嘖之聲,“怎麼會……”

    耳聞師父話裡有話,滅滄瀾轉身微笑,天生陰寒之氣全換成朗朗少年之質,“師父,到底怎麼了?方纔……莫清風師伯對我的態度也很奇怪,師父你也是。有什麼話,師父不能告訴我麼?”

    當年月驀然擡眼,似從沉思中拔出身來,淡淡笑道,“你果真想聽?”

    當年月越是這樣盈盈微笑,看似無事發生,滅滄瀾越覺得事情有異,定有什麼不同尋常的事故藏於其中,於是嚴肅道,“有什麼事,師父只管告訴我。我這身子,有什麼不對麼?”

    有什麼不對,你這小子自己不清楚麼?當年月心中暗想,但見滅滄瀾一臉嚴肅,眼中閃爍殷殷期盼,似是對自己的話在意無比,不由笑道,“好,我就告訴你。滄瀾,你聽好……”

    滅滄瀾頷首靠近,只見當年月一隻削蔥玉指如尖鋒般抵住自己肩膀,冰雪眉目凝起蛇蠍蟄刺般的銳利光華,“趕快跑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