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15章 曖曖少年情幽幽玉人計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15章 曖曖少年情幽幽玉人計下字體大小: A+
     

    0018章 曖曖少年情 幽幽玉人計(下)

    而此時,莫清風已領着六名同門身法瞬移,藏實入幻,以精妙道法在校場外黑暗樹林最深處開了法門,連通入了宗中最爲秘密的所在——聖物密室。

    此密室完全以道術開通,形如縹緲幻境,除去道法高深方能開啓之外,亦需要宗主親自在身上下了可以通過的刻印方能來去。此處所在是宗主連同七大弟子之間最嚴守的秘密,宗中衆弟子半分也不知道。

    綿延地下的幻境黑暗悠長,少了很多道門清雅之氣,反倒如邪異之境般陰森。莫清風七人卻早已習慣,帶了那仍在不斷釋放出詭異寒氣的滅滄瀾直入密室深處。只見前方綿延不盡的黑暗中驀然開了一方光明,形貌漸現,乃是一處洞天,光華皆來自高臺正中央的一尊巨大煉爐。

    衆人面龐被暗金色火光照亮,無處不在直入血脈的溫暖擴散無盡,便是那煉爐中終年不熄的神火所傳遞的熱量。衆人感覺身上一時未消的刺寒稍稍好了些,領頭的莫清風便放下滅滄瀾整整衣襟,轉身向洞天一角行禮道,“宗主,有點……有點麻煩。”

    “我麼?”天不知背對衆人,道衣飄飄,語意自在,面對粗糙暗金的牆壁不知在欣賞何物,“我可一點都不麻煩啊。”

    “是滅滄瀾。”心知宗主是時時都開得玩笑的性子,莫清風卻無心情和天不知比較誰更幽默,肅然道,“且不說這少年之元靈到底是不是烈火,如今又發現他身上有邪暗之處。”

    “哦?”天不知心知肚明,他自然是在此處洞察了校場內發生的一切,才當即命令莫清風衆人將滅滄瀾帶到此處來的。眼下看着自己素來最是沉穩的大弟子面上竟冒出點點冷汗,天不知信步走來之時仍是語氣悠然,“你是說他右手內冒出的黑氣麼?”

    “是。”莫清風頷首道,“以弟子拙眼來看,那黑氣中全是邪暗氣勁,根本不是道家修煉所有之物,而且內中力量源源不斷,似在膨脹。弟子擔心……”

    “擔心什麼?”天不知驀然打斷,如針鋒般的目光冷冷側視着莫清風,旋即輕嘆一聲,閉眸似是不耐,“又是天書所言……怎麼這滅滄瀾一入我眼,秘傳天書上種種遙遠預言皆要成真呢?”

    莫清風不便再言,只在心裡止不住地想那天書上所言秘句,“掌生黑氣,直衝天狼。邪神元靈,大夢將醒。”

    “果然,就連千年雪山上的寒冰亦不比他身上的寒氣精純。”天不知自知莫清風心中所想,卻故意不去理會,竟是由衷讚歎起滅滄瀾身上那天生寒氣來,“百般尋求煉造聖物的最佳原料不得,卻在眼前,真是自誤啊。”

    莫清風輕嘆一聲,轉身道,“宗主,我們這就提取滅滄瀾身上的寒氣麼?”

    “可以。”天不知負手靜立,仰面看着那巨大的煉爐,暗金色火光照得他面容神聖渺遠,“把他的內元,一點點榨乾吧。”

    “……是。”莫清風喉中一梗,轉頭示意當年月上前。既然是她當日提出的計策,自然應該由她動手。煉活人身上精氣,其理在於掏空內元,也就是消耗命力,奪人壽命,這種事自然是心藏蛇蠍鐵石的當年月來做最是合適。

    當年月款款走去,嬌然發笑道,“奇怪,你怎麼會對這廢物般的人起了慈心呢?”

    莫清風眉宇一皺帶領衆人退後,絕口不應當年月的話語。

    高臺之上、火光之中,只剩當年月和昏迷的滅滄瀾。那少年之命正似風雨孤舟,如此頻繁的昏死還未奪去他的性命,這幅全無功體的身子竟是野草般頑強。

    當年月面映火光,如皎皎雪女被地獄業火包圍,手指溫柔地撫摸地上少年的臉頰,只覺刺寒一片,卻不見他肌膚僵硬,竟是由內而外安然擴散的冰寒。

    “真的就是你麼……”背對衆人的當年月面無表情,少女天真、冷酷微笑一應消散,眉眼緊緊皺起,似是在感察震動人心的事實。手上卻是不停,不斷遊離撫摸少年臉頰之時已然真氣遊走,如此高妙的真氣絲絲灌入空殼一般全無功體的滅滄瀾體內,自然引起劇痛的搜刮之感,且強行洞開少年的心脈,尋其與凡人無異的內元,將那重重寒氣抽絲剝繭,漸成一束,緩緩融於當年月手指之上。

    當年月輕擡臂膀,雙指併攏斜指,如同空手舞劍般帶起一道冷白光華,如霧如水,若有似無。冰雪般的面容上火光閃動,而當年月手下的滅滄瀾昏迷之中亦感覺到身體被強行搜刮的痛楚,身體微微痙攣起來。

    “師……師父……”滅滄瀾本來毫無聲息,突然脣齒微張,如同病人臨終囈語般吐出字句來。

    “嗯……”當年月淡淡挑聲,靜看滅滄瀾痛苦面容,如同欣賞絕美之物般笑意漸現,美若天人,溫柔之聲淡淡應和,“好徒兒,你是在喚爲師麼?”

    人溫柔,聲也溫柔,當年月手上的動作卻是毫不容情,半絲猶豫也沒有地搜刮滅滄瀾內元,微笑看他面上痛苦層層加重,直到手指上纏繞的寒氣精華越來越濃,如結上一層厚厚白冰。

    當年月緩緩起身,耳聞滅滄瀾連續不斷的囈語,微笑跨過少年身軀,徑直向那煉爐走去。貝齒朱脣喃喃有聲,唸誦着古老而神秘的咒語,絕然不像清雅修道之人,竟似遠古那一身邪氣的巫女。咒喃輕吐,素指輕動之間,一條眼盲游龍般的白色霧氣柔軟旋繞而上,攀到煉爐頂端,猛地扎入暗金色火光之中。

    密室之內驟聞獵獵風聲,只見那條寒氣冰龍旋轉衝入煉爐中,尾部連接當年月高舉的纖纖玉指,直到最後一絲寒氣從她手指上抽離,全部融入煉爐之中。暗金色火光如睜眨不止的獸眼,大明大暗往復幾次,方纔恢復正常,只是顏色中攙上了一絲冰冷,亦有嘶嘶氣響不斷從八個爐口中冒出。

    當年月微笑捻發,忽覺身邊站立一人,不用看亦知是天不知,“宗主,果然是最好的寒氣,可惜這廢物般的孩子不能修煉功體,不然哪怕有一點點的天賦,都能修成絕對的奇才呢。”

    “怎麼,你也在替這個煉造聖物的材料惋惜麼?”天不知微微一笑,暗金色火光打在他深不見底的瞳孔之中,令人莫名不安。

    “爲何惋惜?”當年月眨眨眼睛,雪女般晶瑩的面容顯出少女天真,“能成爲煉製聖物的材料,還有什麼惋惜的?我倒是替這孩子感到榮光呢。”

    “當年月,你這張嘴,簡直就像那蠍子尾上的蟄刺。”天不知嘴角勾抿,驀然靠近當年月,幾乎與她雙目相貼。當年月輕盈閃身,走向那脣齒仍然痛苦地蠕動不止的滅滄瀾,彎身道,“這孩子一直叫着師父呢。”

    “他也是到了動情的年紀了。”天不知一句話,引得其他六名弟子心中有動,有些不可思議地看向那對天地間最爲詭異的師徒。

    “如果拋去這廢物的功體,註定一死的命運……”當年月輕聲嬌笑,冰涼手指連連撫弄滅滄瀾青絲,“這滅滄瀾未嘗不是個可愛的人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