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10章 冰雪美人心悲憐計中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10章 冰雪美人心悲憐計中計字體大小: A+
     

    0010章 冰雪美人心 悲憐計中計

    一聞此言,七位弟子皆脖頸輕梗,一時只覺咽喉中堵上一團沉氣。

    天不知卻仍是悠然瀟灑,手上輕撥爐灰的動作不疾不徐,似是一字未言般若無其事。見宗主再無下文,莫清風回頭看視其他師弟師妹,衆人亦是各自不語,想從彼此的眼神中窺得下一步如何動作。

    一聲殺令下,古雅的書房內頓時瀰漫起暗色的殺氣,連飄渺清煙亦失了顏色。金子夜不由暗暗轉頭去看滅滄瀾,他低頭昏睡,自放到這裡之時便無意識,卻是不明不白就被宗主親自下了格殺的命令。

    看少年模樣不過昏然酣睡,金子夜皺起眉宇,只覺心中一陣不忍,眼見天不知再不言語,只等他們執行這一殺令,橫了心輕步靠近莫清風身後,“大師兄……真的這樣做麼?”

    莫清風未等言語,金子夜那自以爲壓得很低的聲音卻清清楚楚入了天不知的耳中,他沉沉一笑,悠然道,“我說過的話並不算數,要再問過你的大師兄一遍纔夠麼?”

    悠然言語卻刺中兩人心頭,莫清風和金子夜皆凜然一驚,忙是執禮告罪道,“弟子不敢……”

    只聽輕輕的啪的一聲,天不知將那支青玉撥棍扔在桌案上,如同拔起死刑的令牌投於地面,“我親手帶出來的弟子們,不是這點事都辦不成吧?”只見他指尖輕捻,言語之間已然側臉沉暗,如凝欲雨風雲,“那我這麼傾盡心力的教導,到底圖的什麼?”

    “呃……”莫清風想開口,卻只發出一聲好似嘆息的輕聲,輕揮雲袖轉身看向金子夜,劍眉輕揚如同指向的流星,向他示意了一下滅滄瀾的方向。

    “……我去?”金子夜心想今日真是無端劫難日,本是好端端一個檢查宗中弟子功體的日子,全無障礙,卻攤上一個秘密格殺宗中弟子的任務。雖然滅滄瀾螻蟻一般,於宗中大是可有可無,但如此取他性命仍是讓金子夜心中發冷。

    “這是宗主的命令。”莫清風自有一套道理,“既然是你教習的弟子,就由你動手吧。”

    金子夜一瞬哭笑不得,話雖是有道理,但聽起來卻俱是歪理。宗主之命、師兄之言,兩座大山瞬間壓在頭上,金子夜沒了法子,只得暗暗運起真氣,於右手掌心內泛起一陣氣勁流光,氣化成刀,鋒利逼人,藏於袖中緩緩旋轉,轉身走向昏睡不動的滅滄瀾。

    書房內一時靜若死地,除天不知仍是悠然背對衆人,似是專神欣賞自己的筆墨之外,其他六人都凝目看着金子夜僵直背影,死亡的陰影隨他右手鋒芒緩緩擡起而劈頭落在滅滄瀾身上。

    只需青光一閃,金子夜便可穿透滅滄瀾胸膛,直接斷他心脈。生死一瞬,這少年平凡無色的生命便可墜入永夢。

    青光已然揚起,風聲倏然劃下,響起的卻是金子夜的一聲輕呼,“這……”

    金子夜的青光氣鋒速度極快,是他修爲的精妙之處,但是卻有比他更快的另一道氣勁,憑空飛來且力道雄厚,竟準確地洞穿了金子夜手中的鋒芒,立刻將它打成散氣,飛迸成無數流光粉末。

    金子夜一時無措,張開沒了鋒芒的右手回頭茫然看視衆人,其他人面上亦是迷茫,連向來對真氣浮動最爲敏感的莫清風也不明所以。方纔變動太快,且無聲無息,差點以爲是夢中幻象。

    一直凝立不動的天不知突然輕輕負手於背,雲袖摩擦的聲音簌簌如飛雪,微笑道,“什麼意思,當年月?”

    天不知果然修爲最高,衆人皆未看清方纔氣勁來源,他卻是背對衆人也能洞察。一聽宗主言語,衆人皆輕吸一氣,紛紛看向一派悠然,面容如剔透冰雪的當年月。

    當年月輕捻雪白卷發,纖纖玉指輕轉發絲,語氣甚至茫然無辜,“宗主?”

    “跟我還有必要裝傻麼?”天不知似是對自家女兒說話般聲音溫柔,甚至有淡淡寵溺,轉身之時面色卻是陰沉,“你雖然未嘗顯露修爲,但是我一手帶出,我自然知道你的一切。”

    聽罷此言,當年月冰雪瞳眸中微光一閃,如漫天飛雪中衝飛而過的一道驚鴻,輕笑道,“宗主莫急,弟子只是覺得,這樣不是可惜了麼?”

    “可惜?”天不知和當年月兩人皆形貌悠然、言語安靜,暗裡卻已經卯上一股無形的對立之勁,空氣中似有一道繩索在窒息地擰緊,“怎麼可惜?”

    當年月也不管其他人已然在這氣氛中全身不適,仍盈盈笑道,“這少年是個廢物,一看便知。就算他身是寒冰,也未能證明靈是烈火,不能說就是那天書預言中的異人啊。這麼廢了一命豈非草菅,有違道家珍視天地間一切生靈的道理。”

    “我修道這麼長時間,原來道理懂的還不如你多啊。”天不知捻發輕笑,兩人俱是微笑對視,看去卻令局外人渾身不自在。天不知見當年月公然違背自己的殺令,心中定然不快,卻和當年月面對面演着悠閒自得的戲碼,怎麼看都是詭異之象。

    “只是如此,還不算可惜。”當年月迎着天不知面色越來越陰暗的機鋒繼續說道,“不管這少年體內的異勁到底是什麼,以他全無功體的情況看來,根本不會發展成什麼禍根。再加上身上這股異樣寒氣的膨脹,若愈演愈烈,而人還是個廢物的話,豈不是已經定了死期了麼?既然本來就活不長久,又發展不成禍害,何必急於除掉他,不如……”

    天不知眼中陰暗已然換了另一種緣由,似是暗暗閃爍的期待,“說下去。”

    “我們宗中的聖物,不是正缺絕頂的純寒之氣加以煉造麼?”當年月素指一轉,柔柔地點向滅滄瀾的方向,“這少年身上的寒氣,我看比那千年雪山上的寒冰純的多了。”

    其他人終於知曉了當年月的意思,而看天不知驀然眯目微笑的神情,更知道這契合宗主心中所想,心下驀然五味雜陳。雖然他們知曉師尊的性子,內中隱藏陰暗城府,做事往往手段毒辣,也知道冰雪美人一般的當年月,心中卻藏蛇蠍,但因是同門,且所論之事關乎宗中命脈,一個個只得忍下了顫然不快的心氣。

    莫清風清聲幾次,方纔讓自己看上去形貌自然了些,開口卻仍是有些沙啞,“原來……當年月師妹的意思是,要將滅滄瀾體內寒氣煉成促成聖物進階的純氣麼?”

    “難道不好麼?”當年月眨眨眼睛,少女的天真與絕倫的美麗相互交融,如同水面上漂浮的暗綠色毒藻般令人不安,“大師兄也看出來了,這少年身上的寒氣是多麼純淨。而他體內的那股異勁,如果真的是烈火之性倒也好了,應該也是純透的,聖物所需的冰火兩重煉氣都有了。”

    “所以我們要把這個活人當做煉造聖物的原料榨取麼?”莫清風眉宇輕挑,心知此話不中天不知的心意,卻仍是冷冷說出。

    “他如此一個廢物,能有這種功效難道不是他的福分?”當年月驚訝地張開櫻桃素口,笑道,“不然他不過是螻蟻般的一個可憐人罷了,我還沒指望他感謝我呢。”

    “怕是感謝不了。”莫清風冷笑道,“難道不該把他悶在鼓裡,將他身上異勁榨取至乾涸麼?”

    “那樣也不算可惜了,終究是死而已。”當年月驀然一收少女般純淨的笑意,雪眸一眯射出兩道冷光,直纓莫清風正直凜然的目光鋒芒。

    “清風,看來你是不同意了?”天不知輕聲發話,他永遠不疾不徐,輕靠桌案邊緣,甚至面帶微笑,眼神親善。

    莫清風后背一僵,側眸看了金子夜一眼。金子夜驀然躲開師兄的目光,斜看地面暗咬嘴脣。他年紀最小,雖是高超修道人卻仍抱純性赤子心,如此陰暗的計謀光是聽了就讓他全身不適,但莫清風知道他跟自己一樣無可奈何。

    因爲那聖物關乎青蓮宗命脈。七大弟子自修道之日起便被日日教誨,青蓮宗第一,爲此可以不擇手段。

    “弟子不敢。”莫清風只得執禮道,“既然宗主如此決定,那不知該怎樣做?”

    “自然是提出計策的人辛苦一番了。”天不知微微一笑,轉手拿起桌案上泛着清潤光芒的青玉撥棍,用手指量了量長短,點頭道,“倒也是一支髮簪的尺寸。”說畢揚手輕輕一拋,正被當年月玉手輕張接在指間,“送給這可憐的孩子吧。”

    當年月轉手將那玉棍溫柔把玩起來,笑道,“宗主還真是慈悲呢。”言語驀然一頓,當年月漠漠轉眼看向滅滄瀾。少年剛纔微微發了一聲呻吟,似是大夢將醒,卻有隱忍痛苦襲上身來,只見他眉宇緊皺,面色灰暗,蒼白的嘴脣微微顫抖。

    其他人亦看向滅滄瀾,神色不一,內中莫清風和金子夜兩人更是眼神沉重,心中似有萬千糾結。

    “當年月師妹,不知你打算怎麼做?”莫清風不看當年月,沉冷聲音如同叩問之鈍響。

    當年月卻不爲所動,拿着那青玉撥棍輕輕卷玩着自己的雪色髮絲,笑道,“反正我還沒有座下弟子呢。”

    “你……”莫清風脖頸一僵,轉頭目光如電地瞪視着當年月,“你要收滅滄瀾爲再傳弟子?”

    “哦,師兄的意思是要請示宗主啊?”當年月故作恍然之色,轉身向天不知恭敬行禮道,“宗主,您看呢?”

    天不知嗤然一笑,似是看着自家調皮的女兒般眼神柔順,雲袖輕揮道,“收吧,收吧。”

    其他人心中不舒服,但見當年月收了禮款步走向滅滄瀾,婀娜身姿如玉蝶飛舞,所過之處蕩起一陣縹緲清香。她蹲在滅滄瀾面前,擡起手指輕輕撥弄少年墨色的青絲,似是專注看着他淡紅色的雙眉。

    “好徒兒。”當年月燕聲呢喃,口中吐息如迷迭香般令人神迷。

    將要醒來的滅滄瀾緊皺雙眉,發出囈語般含混應聲,似是應答這句從此催命不休的呼喚。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