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05章 血肉生異紋廢體秘初現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05章 血肉生異紋廢體秘初現下字體大小: A+
     

    0006章 血肉生異紋 廢體秘初現(下)

    滅滄瀾撐起雙臂坐起身來,抹去臉上的腥溼草泥,呸了一聲吐出脣邊點點細泥,但見本是打理得乾乾淨淨的衣衫已然污跡點點,模樣煞是不堪,眼下卻沒辦法,只得忍了被人胡亂推搡在身上的鈍痛起了身。眼前是一片煙霧般的人流殘影,自己又被遠遠拋至其外。

    鐘鳴仍在迴盪,灌入滅滄瀾中耳引起嗡嗡顫響。滅滄瀾感到些許眩暈,摹覺手心點點痛楚蔓延開來,如心臟鼓動,點點清晰。滅滄瀾輕扶額頭擡起右手手心,掌心正中有一塊淤青般的斑跡,似一隻小小眼睛仰面看着少年狼狽之相。

    眼前眩暈驀然又加重一層,圈中有圈,環繞不止,滅滄瀾眼前又不斷閃過那隻黑色樹幹上的黑紅色眼睛,它如此真切而貼近,隨着眩暈的環繞睜眨不止。

    手心上的痛楚越發尖銳,方纔不過是撲倒之時重重搓了下草地碎沙,卻似乎引起了血脈深處深藏的宿痛。滅滄瀾一時難止眩暈,原地踉蹌起來,鐘鳴卻是迴盪不絕,亦加重了腦中沉重的轟鳴。

    晨光已退,日光明耀,陣陣溫暖撥開晨霧灑遍天地。滅滄瀾卻覺身週一片冰寒,如平地拔起無數冰峰將自己包圍其中,強睜幾次雙眼都只能看見旋繞幻象,脣齒顫然張開卻不能發出一字。

    “平日裡雖是愚鈍,安安靜靜的倒也罷了,怎麼現在添起麻煩來了!”本已消失了人影的遠處又來一人,衣帶飄舞如凌空駕雲,但面上卻是藏不住的不耐和氣惱,正是金子夜。他清點七級弟子人數,又是少了滅滄瀾一人,想他行動遲慢也不至於落後如此多,但只得拿起自己的責任回來尋找。

    遠遠果見滅滄瀾獨身站在草地之上,無風無雨的卻似站立不住,在那裡踉蹌不止,扶額難行。金子夜不由棄嫌一嘆,凝眉冷目踏起法步,幾步便到了滅滄瀾跟前,冷聲道,“滅滄瀾,縱然你知道自己的情況,不願檢查功體,但這是宗中規矩,哪兒有你願不願意的說法?趕快過來!”

    金子夜言畢轉身疾走,心想滅滄瀾肯定老老實實低頭跟上,走出幾步後卻發現身後安靜,一回頭卻見滅滄瀾仍在原地,能隱約看見他半面表情,似是忍受痛苦。

    金子夜心中又疑又惱,暗想運氣不濟,偏生攤上這個全宗中最爲差勁的弟子,也沒好氣,上前抓了滅滄瀾衣領強行拖走,恨然道,“你哪裡比得上沈明心萬分之一!只會給人心裡填不舒服……呃?!”

    正自恨然低語,金子夜卻忽覺不對,忙是鬆了雙手,行動之快差點將滅滄瀾脫手推翻在地。看視雙手時,只見手心一片輕紅泛紫,明顯是冰凍之象,身上也覺冷氣撲打,大有天寒地凍之感,卻不見一絲寒氣騰霧,只有漫漫晚春日光。

    “這是……”雖是如此,金子夜仍覺雙手冰寒不止,驚異看向滅滄瀾,但見他似是頭暈嚴重,難以擡頭,卻是強撐起頭來看向自己。那少年確是在忍受痛苦,此痛似是由內而外,發於血脈深處,使得他面如沉霜,雙眼緊凝。

    金子夜貼近看清滅滄瀾面容,他眸中神色卻着實驚了他一下。那眼瞳如兩片黑暗大海,毫無波瀾的空虛之下卻隱含着蓬勃寒氣,如無形而冰冷的尖鋒,四面八方融於暗不見底的瞳孔之內。

    那絕不是一個清修道行的人所應有之目光,更不會現於一個少年身上。金子夜一時被那種冷然目光貫穿心神,不知何來的寒冷源源流向四肢,竟使這豁達從容的年輕道者後退幾步,恍若失神。

    滅滄瀾再一擡眼,日光微微照亮其面容,使得這令人驚心的眼神微微弱了些,只聽他沉沉開口道,“金子夜師伯,又勞煩您了。”

    金子夜尚未完全回神,亦不知滅滄瀾此時眼中虛空一般的沉暗是因爲他仍看着黑紅眼睛的幻象,只覺心神動搖,寒氣撲面。那寒氣正是由滅滄瀾身上所發,從他眼中,從他微微開合的脣齒之中。

    正逼迫自己回神,金子夜卻猛然接到一道渾厚的心識傳音,其凜然氣勁生生驅散寒氣,“子夜,你在磨蹭什麼?快帶了滅滄瀾過來,雖然功體檢查對他並無意義,但宗中規矩不可壞了!”

    聽得是大師兄莫清風的聲音,金子夜恍然回神,幸好被這一聲渾厚傳聲喚回神來,不然這突如其來的濃重寒氣確實詭異而厲害,竟可讓人四肢僵冷、無法思考。金子夜心下也不由納悶,這寒氣怎會有這麼沉重的震懾力,竟似千萬斤的枷鎖一般?

    暗想間寒氣已消散退去,難以尋覓。金子夜定神一看,原來是滅滄瀾已形貌正常,似是不再頭暈隱痛,垂了雙手站在自己面前。他的異相一停,寒氣便收,果然兩者相連。

    金子夜清嗓兩下,一拂雲袖冷然道,“全宗只等你一個,滅滄瀾你好大的架子!快隨我到問天殿去。”

    滅滄瀾心下明瞭自己落在衆人後面,還要金子夜負了導師之責折回來找,他定是心下不快。心中暗歎,也不言語,滅滄瀾跟上金子夜向前走去。眼下卻總覺不對,滅滄瀾擡眼看金子夜後背,只見他脊骨繃直,衣衫上褶皺輕抖,似有什麼事讓他緊張,全身繃緊。

    金子夜背對滅滄瀾的面容則脣角輕抿,眼瞳微微轉動,似是不停換着腦中想法。忽一定住,瞳孔輕張,金子夜虛聲吸氣道,“莫非是……”

    滅滄瀾只見金子夜後背一挺,隨即連連輕搖其頭,心下不知所以。他自己也自想事,不知方纔莫名眩暈和全身冰寒是怎麼回事,卻不知他心中所想正是金子夜全身繃緊的緣由。

    “滅滄瀾。”金子夜繃身許久,快到問天殿時稍稍一鬆,似是做好決定。

    “是。”滅滄瀾應了一聲,他已看見問天殿內烏黑人影,錯落成羣,一股淡淡清光漫漫流動,乃是宗中導師身上深厚的煉氣精華。

    “功體檢查過後,你跟我走。”金子夜側臉冷聲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