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04章 血肉生異紋廢體秘初現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04章 血肉生異紋廢體秘初現上字體大小: A+
     

    0005章 血肉生異紋 廢體秘初現(上)

    每三月的初六日,都是滅滄瀾無法阻擋的大劫。

    按照青蓮宗的規矩,每隔三個月選在初六日,要對全宗中的弟子進行功體的檢查。由諸位導師引動各自真氣,與弟子體內氣法相互呼應,從而判別出功體進步多少、所在層次。而這一天也會有許多弟子晉級或降級,因功體的進步或回縮。但是,這些例定於滅滄瀾而言都無意義。

    滅滄瀾每在此日檢查功體,都只得出“全無氣法、形如凡人”的結論,且是在全宗之中公佈於人,只他一個,連最末級的弟子都可以從他這裡找到驕傲的資本。於是每每有好事的少年抓了這一日的把柄,彷彿是戲弄滅滄瀾的重要日子,一切的嘲弄與蔑視都在這一日到了極端。

    偏生滅滄瀾天生一種勤勉,從不起晚,即使這樣心知是一場劫難的日子也是早早起來,脣齒仍是隱痛,掩了聲息穿衣疊牀。同房的弟子們亦三兩起牀,有少年甫一睜眼便想起今日是何日子,自己平日裡本來是資質平平一人,到處發氣不得,唯有在滅滄瀾這裡可以無所顧忌,於是一面穿衣一面笑道,“你還真是積極,滅滄瀾,等不得想要被大夥兒圍中間笑了麼?”

    滅滄瀾背身疊牀,一言不發。而那面又有人應和,“這可是絕好的待遇,咱們想要誰能有?也就是滅滄瀾這全宗中獨一無二的人了。”

    這房裡一早便充滿了扭曲的快活之氣,如針鋒般將滅滄瀾卷於正中。滅滄瀾暗暗側臉,投過一絲餘光看那些拿自己快活的少年們,他們自都不屑看自己,若此時有人與滅滄瀾對視,且靜靜品味一瞬,便會覺出滅滄瀾那近乎虛無的眼神中深藏着一種凌遲般的寒冷。

    無人對視,滅滄瀾也只投一餘光,便收拾好了牀鋪等待召令。青蓮宗後山亭上有一口青銅大鐘,每日做時辰報鳴、召令宣集之用,能一響而波及全宗。眼下外面晨光熹微,只有些許鳥鳴蕩蕩漾漾。

    已是晚春,晨光更亮,馬上就要到青蓮宗中那生氣蓬勃的夏季了。

    但是就算在那蓬勃炎熱的夏季,青蓮宗校場外的樹林也是森冷而黑暗的,彷彿終年不得日照,與青蓮宗一派清明的氣象亦格格不入。滅滄瀾靜坐於牀邊,如此想着,胸中天生沉結的一團寒氣又親切地涌動起來。

    不知是不是幻覺,近些日子那寒氣涌動得越發明顯,更有幾次要直接滾出咽喉,大吐而出。滅滄瀾不知何故,暗暗撫了撫冰冷額頭,纔回想起昨夜夢中全是那黑色樹幹上如真似幻的黑紅色眼睛。

    如此一想,那黑紅色的漩渦竟果真清晰入眼。滅滄瀾正待閉目將此形象驅走,忽聞一陣幽遠鐘鳴,蕩徹天際心底,同房少年都已整裝完畢,忙是推了門向外走去。

    滅滄瀾亦起身跟上,剛一出門便聽得鐘鳴中夾帶的氣勁雄渾的聲音,“衆弟子按照宗中慣例,一應到問天殿集合。”

    其聲音之沉勁甚至壓過沉沉鐘鳴。滅滄瀾一聽便知曉,那是宗中專責教習最高級弟子的導師,也是宗主門下的大弟子莫清風。除去宗主之外,莫清風是宗中修爲最高之人,如果將他同門弟子中那個幾乎未嘗顯露修爲的三級弟子導師當年月忽略不計的話。

    “滅滄瀾,你這麼着急作甚?你就是跑到前面去,檢查功體能檢查出什麼來?”滅滄瀾正自悶頭前走,忽聞耳邊一個清朗聲音,雖然不大卻直衝中耳,恍如一個尖銳霹靂。滅滄瀾只聽其聲便知是沈明心,原來剛纔前走時與沈明心擠在了一起,不過是肩膀兩下碰撞,便撞開了今日劫難的開端。

    滅滄瀾擡眼漠無表情地看了沈明心一眼,那少年臉上神采飛揚,雖是瀟灑飄逸之象實則是桀驁不馴之意,高高擡起雙眼俯視着滅滄瀾。

    滅滄瀾嘴角輕抿,雙眼不動卻能餘光暗掃,已然看到沈明心微露於袖外的手指輕輕捏緊,似是等着滅滄瀾一點點的反應便可出手教訓。人人皆以爲滅滄瀾人心愚鈍,其實所有用意在滅滄瀾眼裡皆是昭然。

    兩人周圍雖是人流涌動,但卻已聚了等待開戲的目光。沈明心脣邊戲謔笑意未消,卻見滅滄瀾眸光一收,頷首微低便擦過沈明心身邊。尖銳言語、挑釁作弄都未得迴應,本是高高在上一副教訓滅滄瀾之模樣的沈明心摹覺沒了顏面,眼瞳一張咬牙回望,只見滅滄瀾已然擠着重重人流向前走去。

    “你是啞巴麼?”沈明心模樣儒雅,心性卻是暴躁,只覺滅滄瀾竟目中無他,一時惱氣上涌,搶步抓住滅滄瀾後領將他調轉過來,“宗中規矩,能力不高的弟子自應該跟在後面!你往前擠什麼擠?”

    周圍少年交相笑語,只覺好戲開場,而滅滄瀾淡淡抓住沈明心克住自己衣領的手,沉暗聲色緩緩吐出,“放開。”

    沈明心本無多大心思想要教訓滅滄瀾,不過是習慣性的給予一下作弄,誰知滅滄瀾如此一來分明是讓他沒了顏面,心氣一時難以控制,抓住撥開滅滄瀾的手生生將他推旋向後,“你給我跟在後面!”

    滅滄瀾氣勁不足,跟沈明心雖是相仿的身段力氣卻差許多,猛地被推旋踉蹌幾步退了後去。沈明心面上已然籠上一層怒色,劍眉斜挑雙手輕拍,似是要拍去在滅滄瀾身上沾到的塵土一般。

    這一推毫不留情,沈明心將滅滄瀾直接推到後面走來的人流之中。腳步一錯,身形難穩,滅滄瀾未及反應便跌了下去,一片人羣中立刻開了混亂的口子,有幾人迎面被滅滄瀾壓了下來。

    一時淡淡驚呼四起,滅滄瀾只覺身後有數隻手驅趕蚊蟲一般推了上來,紛亂打在自己後背上,剛要跌下去的身形又被生生擁起。連續被人推來搡去之象惹得四周看戲之人鬨然亂笑,更有人拍手上前圍住沈明心,而沈明心在如此景象下怒氣漸消,微微抿起脣角得意暗笑。

    滅滄瀾一個不穩,被人推翻在地,正是臉面撲地倒在地上。晚春草地汁液濃厚,帶着些微腥氣的露水頓時沾了滿臉。頭頂上漫天的皆是毫無顧忌的鬨笑,滅滄瀾只覺身邊腳步攢動,甚至有些擦邊踩過自己身軀,無人管他撲倒在地,人流俱向問天殿走去。

    “差點被他撲在身上,那這身衣服洗都洗不出來了!”

    “是啊,可別沾了滅滄瀾的傻氣,咱們可是還要好好修煉的人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