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02章 煉氣無端坐黑木開血眼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02章 煉氣無端坐黑木開血眼上字體大小: A+
     

    0002章 煉氣無端坐 黑木開血眼(上)

    青蓮宗乃道門名派,作息修煉一應契合道門之理。每日傍晚都是宗中弟子集體參與的靜坐煉氣,而高等級的弟子會在煉氣之外配合身法以及內力的修煉,以求精進。不同等級的弟子分別在不同的地界進行修煉,最末一級的弟子們便只佔了青蓮宗校場外的樹林。

    這片樹林終年蔥鬱卻黑暗,枝葉皆是墨一般的黑綠色,內中散發的草木腥味亦比別處濃重。最末一級的弟子們無人喜歡這裡,來此修煉的心情便都是儘早修爲精進,好脫了這一級弟子,到更高級別的少年中間換個好地方修行。

    然而滅滄瀾卻是抱着別樣的心思。這腥氣濃重、陰鬱黑暗的樹林,於他人而言是憋悶之處,於滅滄瀾而言卻有世外仙境般的雅緻氣象。他天生胸中便有一股沉鬱而寒冷的氣勁,與種種冷寂黑暗之物有莫名的契合和親切,雖然這股氣於他的功體修煉全無助益,不過是胸中鬱結的一團廢氣罷了——至少十幾年來是這樣。

    滅滄瀾跟在弟子們最後,前面人撩開的枝葉被不管不顧地鬆手拉下,左右齊下地拍打在他身上臉上。費心去撥開這些枝葉,滅滄瀾自然就慢了些,好容易帶了一手的冰涼腥氣走出枝葉纏繞的所在,剛踏上林中空地一步便覺眼前一片黑影,愣立一下擡頭望去。

    眼前人身形俊挺,雖無潘安容貌亦有風流姿氣,一襲白紫相間裹有八卦圖紋的道袍勾勒如行雲流水。年紀不過二十四五,卻帶飄渺仙氣,自是修爲高超所帶來的年輕之象。

    滅滄瀾幾乎與此人面貼面,於是後退一步頷首行禮道,“金子夜師伯。”

    此人正是青蓮宗中專責帶領全部七級弟子的金子夜,在一輩相連的導師中輩分最末。青蓮宗所有教習弟子的導師皆是宗主親傳弟子,可謂桃李芬芳,自家之人管自家之事,名門氣象一脈相承。

    金子夜墨眉微皺道,“滅滄瀾,你何以每次都掉隊?連路都懶怠走了麼?”

    滅滄瀾甫一開口,又覺脣齒髮痛,面上卻是半絲不露,“請師伯原諒,您知道我身形遲鈍。”

    說話倒是灑脫,想是這通身的缺點被人說了個透,自己倒也無所謂了。金子夜上下打量了一眼滅滄瀾,輕輕苦笑一聲道,“去跟他們坐在一起吧。”

    這些七級弟子們已經席地而坐,潮潤草地上的溼氣滲入每個人的軟絲褲布之中。滅滄瀾眼見金子夜手指最遠一處,被人羣遠遠拋至其外,只是微微一抿嘴角便走了過去。

    身後又傳來金子夜正直無波之聲,“你煉氣連起步都未起,坐在他們中間恐被他們的煉氣精華所傷。”

    最末一級弟子不過稍稍高於凡人幾分,能被此種級別的煉氣所傷,豈不就是粗鈍一凡人?滅滄瀾捻袖輕輕擦去臉邊葉泥,便坐在了金子夜善意考慮爲他選擇的地方。

    衆弟子皆閉目調息,不久只見黑暗樹林中漸漸浮起流水冷霧般的點點光華,自各人天靈之上緩緩騰出。似遠如近,若夢若幻,顏色亦有深有淺,似是光打到了暗浮不止的水面上。

    金子夜緩緩踱步看視衆弟子,手捻髮絲的動作是青蓮宗中人之常有,自能顯出一股飄逸道風來。驀然停步,金子夜只見眼前少年靈臺發出淡淡清光,其煉氣精華所騰之氣明顯比他人清明,使得這一週清氣如同一汪池水,以此處爲中心旋下盪漾清流。

    這少年正是沈明心。閉目凝氣之間,他越發顯得鶴立雞羣,面貌上籠罩一股別樣光彩。

    金子夜默默微笑想道,“這沈明心功體進步倒是夠快,馬上就可以晉爲六級弟子了。”

    沈明心似感金子夜心中所想,於一片清光霧籠之中半勾脣角。

    看視一週,只見衆弟子皆平靜無恙,安然坐定煉氣,金子夜一時放下心來,得了空四下閒望換換心氣。冷不丁一轉頭,但見黑氣森森的樹林暮霧籠罩一角下,滅滄瀾猶自獨身坐定,如同被紅塵一腳踹開的世外之物。

    金子夜一見此景,暗想荒地野草尚能蔓長成羣,這少年身上沒有一處好處,唯有性子越發的沉默平穩,倒是連荒草尚且不如。心中不由浮起一陣憐憫,金子夜負了手輕輕走近,不用靠近便可知滅滄瀾只是端端坐定,全身上下無一絲煉氣翻涌,內力更無調動。

    “終究只是傻坐麼?”金子夜且憐且笑,暗自扶了額角冷笑一聲。待欲行使自己教習責任,卻想於滅滄瀾而言什麼教習都實屬無益,他功體如廢,如何教導也開不了竅。想及此,金子夜心中重心又轉到那天資不凡的沈明心身上,轉了身想回去看視能讓自己心下開闊之人。

    轉身一瞬,金子夜忽覺有異,被無形之力拽了一般又回過頭去。連他亦不知這感覺從何而來,反倒用疑惑眼神看定了滅滄瀾,那遲鈍的少年便是乾坐着也似乎感覺不到面前站人,端坐如一座冰冷石像。

    “奇怪……”金子夜回想方纔一瞬異感,似是有什麼東西突然刺穿而出弄痛眼瞳,其所在便在滅滄瀾身上。再看又毫無異樣,不過是別人煉氣滅滄瀾自是幹坐的可笑之景。

    金子夜一面搖頭轉身,一面想起別事,心中微微一凜,又覺荒謬可笑,“怎麼可能與他有關聯……這孩子不過是個功體如廢的可憐蟲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