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逆世邪尊 » 0001章 道門青蓮宗且欺少年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逆世邪尊 - 0001章 道門青蓮宗且欺少年窮字體大小: A+
     

    0001章 道門青蓮宗 且欺少年窮

    漫漫乾坤之中,奇境無數,風雲席捲。

    自從上古神魔大戰之後,濃烈的戰意仍然在蒼穹最深處孕育着。各個奇境間永世無休的爭鋒,讓這片乾坤內瀰漫着尚武氣息。

    人生在世,無非快意江湖、瀟灑愛恨,上指皇天,下踏后土。

    這就是無數奇境中屹立千萬年的人界,奉行的處世之訣。

    人界神州,青蓮宗。

    黑白分明的八卦圖案刻滿了每一處建築檐心,彷彿是陰影與白雲的重合,隨時都會化爲濤濤雲霧一般包圍了整片開闊的宗門。

    晚春日光清澈,飛鳥攀上翠綠枝頭,婉轉啼聲嫋然飄蕩。

    然而這優美之聲,卻是爲此時樹下陰冷一幕伴奏。

    “快點,統統撿起來!少一個的話,師兄們可是真的會切下你的手指!”

    “別慢吞吞的!修煉之事一樣也做不來,純粹體力活莫非也不行?那還活着做什麼,這麼廢物!”

    “喲,怎麼了小夥子?別哭啊,你又不是小姑娘!”

    一片喧鬧嘲弄聲中,一個身材挺拔但有些瘦弱的少年正蹲在草地上,費力地用兩隻手撿着密密麻麻撒了一地的丹藥。那丹藥細小而滑膩,一手揀一手捧如何抓得過來,只見這少年一個錯步,整個身子重重撲倒在草地上。

    細密的丹丸狠狠地硌了他一下,這疼痛來得太猛,竟是讓少年忍不住地全身縮了縮。這模樣似是很討他頭頂上一個微笑俯視的少年滿意,只見那人收回剛剛絆倒了人的腿搖頭笑道,“說真的,滅滄瀾,你這麼一無是處……活着多沒意思啊。”

    最後一句話吹起一般貼上了那名爲滅滄瀾的少年耳側,陰冷的氣息立刻掃起了滅滄瀾的一片寒毛。

    “沈明心……”滅滄瀾緩緩支起身子,好容易撿了大半的丹丸全都撒了,正硌着他的掌心散開細密疼痛。他擡頭瞪視着那眉目俊秀、形色飄逸的少年,後者則悠然捻動肩前長髮垂下眼睛,目光從眼角之下冷冷飄出。

    那模樣,如同在俯視一條受傷的狗。

    沈明心直視滅滄瀾狠狠皺起的眉眼,嘆了口氣彷彿無奈地哄着孩子,“這副表情是什麼意思?我方纔只是伸伸腳而已,都能把你絆倒,是不是該說你笨得活該?”

    周圍一圈少年俱是青藍衣衫,腰帶中央繪有一團八卦,一聽此言更是笑得放肆,三兩搭肩前仰後合,人羣圍起的陰影將滅滄瀾罩在中央,使他本來就比別人灰暗的暗藍色衣衫更顯得落滿灰塵一般破舊。

    沈明心站在少年羣的中央,抱起雙臂看定滅滄瀾,猛然擡腳踢飛了一片丹丸,控制精準的力道立刻掃起一陣風聲,那些丹丸噼裡啪啦照準滅滄瀾的臉面砸了過去。

    “呃!”滅滄瀾剛要爬起,不防被沈明心踢飛的丹丸紛紛打中臉面,一片火辣疼痛頓時擊得他發懵,連忙捂了側臉大口喘氣。

    這一失神,他不小心又踩在一地丹丸上,身形一個踉蹌向後仰摔,又重重倒在草地上。

    沈明心左右看了看笑得連拍胸口的衆少年,這羣青蓮宗中七級弟子最末一羣的少年們難得如此一致地開心,本自各懷心事只想趕快踏入高等級弟子的行列,事事都少有齊心,唯有在對付滅滄瀾這個青蓮宗公認的最廢物的少年時,嘲弄言語和欺侮行徑從來都是整齊的。

    “我告訴你,滅滄瀾,你最好趕快將這些丹丸一個不差地給我揀乾淨。”沈明心上前幾步,揮手抓了一把丹丸啪地摔在滅滄瀾身上,“整理丹藥房是我們這些七級弟子的責任,若是因你耽擱了,豈不是讓所有人被你拖累受罰麼?還不快點!”

    滅滄瀾狠狠抓起一片草泥沙石,拼命撐起身子跌撞站起,幾乎和沈明心面對面眼神相逼。沈明心微微挑眉,擡手將滅滄瀾毫不客氣地推了個翻轉,毫不顧忌他直接撞在了粗糙的樹幹上,“你也配跟我面對面對視?等你至少有了一絲真氣再說吧!你根本不用跟青蓮宗中任何一個人比,就算是凡世裡那些紅塵俗人,比你靈敏的也多了去了!”

    滅滄瀾輕輕按揉着猛然刮傷了一片的側臉,背後是潮水般的嘲弄和哂笑,就像大片針鋒劍雨一般將他圍在中心。方纔一瞬間的火氣竟是消了下去,這少年有着任誰也無暇細想的一樣好處:大海般的平靜,可以把一切情緒磨成虛無。

    若是動手,青蓮宗中的武學一樣都未能練成的滅滄瀾不出三招就會被人打倒在地,是任何一個人;若是言語,滅滄瀾天生脣齒有痛疾,說上幾個字便會疼痛難忍,更別提對付這麼一大片嘲弄的口舌了。

    強要反抗,只會加倍被侮,滅滄瀾深知這般事實。他將雙手捏成骨節嶙峋畢現的拳頭,重重抹了一把側臉上的血痕,轉身便蹲下揀那些丹丸。那都是被沈明心撒在地上的丹丸,咬準了滅滄瀾就要他一一撿起。

    沈明心冷笑一聲,從一身陰影埋頭撿着丹丸的滅滄瀾身上移開眼眸,轉身向衆人笑道,“多聽話啊。”

    他沒有看見此時滅滄瀾的表情,深深埋在陰影之中的雙眸如同騰起寒霧的堅冰,瞳孔幾乎不動了,被一片深沉的陰影緊緊凝結。

    “說真的,明心,剛纔滅滄瀾這小子竟然敢跟你面對面直視,我還真以爲你會跟他動手呢。”

    “是啊,我們還在賭滅滄瀾是會少條胳膊還是斷條腿!”

    針鋒般的嘲弄又換了話題,滅滄瀾卻是聽得一清二楚,然而手上的動作還是不停,手中漸漸積起一片黑色的丹丸來。

    “打他?我不需要洗手的麼?”沈明心輕勾脣角,一面撓着側臉一面笑道,“我倒是真不明白,這種廢物到底有什麼臉面留在青蓮宗中……你要是混進來的,那還真虧得你能混到現在!”

    滅滄瀾的動作微微一頓,緊捏着指間的丹丸,幾乎要把那丸子捏成一片黑色粉末,卻到底不言不語地繼續去撿。

    而其他少年則圍住沈明心,紛紛附和他方纔的言語,“就是啊,青蓮宗的弟子都是從人界各處選出的有修道天賦的少年,怎麼會任由這種廢物留到現在?”

    “滅滄瀾他完全跟凡人沒兩樣嘛!”

    沒錯,滅滄瀾跟凡人毫無二致,哪怕是這青蓮宗中人人都能做的基本修煉,偏他做不來。

    既然是螻蟻一般毫無能力的愚鈍,何怨他人恥笑?十七歲的滅滄瀾心中如此清晰地想着,不是怨恨亦不是憤怒,而是平靜的等待。

    他的內心深處彷彿有一種力量,勸他忍耐,勸他等待,等待一個風雲逆轉的時刻。

    滅滄瀾微微擡頭,看定空中飄蕩出破碎邊角的白雲,眯起眼睛固執地不避開日光的直射。

    “真讓人奇怪,這小子是哪兒選送來的?濫竽充數也真是到了極致!”沈明心越想越是暗惱,他本自心高氣傲,心覺自己就是鶴立雞羣的人物,若是和滅滄瀾這般的廢物同在一個宗門中,哪怕他不言語也不作爲,也是覺得十分礙眼的,一呼一吸都彷彿被污染了一樣。

    但見滅滄瀾擡頭凝視天空,那專注的側臉突然讓沈明心發生了一絲動搖。他似乎從那個廢物般的少年臉上看到了一絲深不見底的黑暗,即使被日光直射的眼瞳也不見光亮,眼瞳被深深埋在一片陰影之中。

    “嘖……”沈明心壓下心中一瞬間的不安,暗自奇怪自己怎麼會對滅滄瀾產生動搖,這困惑更加重了他心中的厭惡,不由上前去抓起滅滄瀾的肩膀道,“裝什麼深沉,趕快給我揀!”

    滅滄瀾被沈明心重重甩開,差點又把手中揀好的丹丸盡數撒開,卻只是淡淡地瞥了沈明心一眼,毫無波動的眼神如同假人一般,那兩顆眼珠似是半透明的劣質琉璃。

    “啊,明心,教習官來了!”那羣少年中突發一聲低呼,衆人紛紛回頭,只見遠遠有三兩道袍飄逸的人影走來。

    衆人或多或少都着了慌,倒是沈明心輕聲一笑,擡擡下巴道,“你們慌什麼,是滅滄瀾撒了丹丸還不撿,又不會罰你們。”

    衆少年微微一愣,立時笑鬧着相互搭肩擊掌道,“說的對啊!”

    而身處譏笑言語中心的滅滄瀾仍是繼續着撿起丹丸的動作,彷彿耳不能聞目不能視。

    沈明心欺侮滅滄瀾本是多年的習慣,隨手便來,卻始終不明白這點:這廢物究竟如何忍得下這十餘年來不變的欺侮,連話語都少有一句?

    “這是怎麼回事?”沒等沈明心心語落下,青蓮宗中專責弟子日常行爲的教習官已然走到近前,威聲一出便讓衆少年都噤了聲。

    沈明心回過神來,大方迎向教習官頷首道,“只是滅滄瀾撒了丹丸,我在責令他必要親手一個個撿起來罷了……”

    看着沈明心落落無痕的風度,那三個教習官相對一視惱然道,“這滅滄瀾……也太過廢物了吧!”

    “還總是惹出是非來!”其中一個教習官說完便走來,一揮袖蕩起一片清風,只見那些丹丸紛紛旋起,眨眼間便全數收入滅滄瀾掌中。

    捧着這麼多丹丸,滅滄瀾一時只覺雙手不夠用,連忙攏入懷抱方纔沒有脫手撒開。看到滅滄瀾如此形貌,那教習官收了長袖挑眉道,“看見你方纔的模樣,還叫我如何吃得下飯?休要礙人眼了,快快將丹丸收入丹藥房去!”

    “是。”滅滄瀾頓了頓,微微抿起的脣角似是吞下了什麼話語,忍着脣齒上密密麻麻的疼痛頷首施禮,抱着一懷抱的丹藥轉向丹藥房的方向。

    “你們散去吧。”那教習官又一揮袖,衆少年方纔紛紛行禮,忍了笑三兩轉身離開。雖是嘲弄滅滄瀾不必有什麼顧忌,這亦是青蓮宗中人人皆可的事,但畢竟是在教習官面前,還是要裝出些風度來纔好。

    沈明心幾步便走到衆人之前,他身法輕盈,比其他七級弟子皆高出一籌,自然有能力非要擺出鶴立雞羣的領先之態。

    “哼,這滅滄瀾……簡直是侮辱了道門名派青蓮宗的門楣啊。”那三個教習官站在一處,其中一個嘖聲不滿道,“這種廢物早該逐了出去,到底爲什麼會留到現在……”

    “還不是山海大陸那邊的面子,雖說那人傑地靈的人界寶地出了這麼個毫無功體的廢物,說出來令人着實驚訝,但是這面子還是要給到底……”另一人話未說完,自顧**了下巴困惑道,“我倒是真懷疑……滅滄瀾真的是山海大陸那邊選送來的弟子?”

    “好像不是普通的選送……”又一人甫纔開口,忽聞空中蕩起雄渾的鐘聲,甚至蕩起了一**細密的氣勁,隱隱晃動了遙天白雲。

    三人立刻止了聲拂袖離去,似是被那波盪的鐘聲止住了未完的禁忌話題。

    遙天之上,便只剩下緩緩流動的雲影天光。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