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門龍婿 » 第三百七十章 再添一把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上門龍婿 - 第三百七十章 再添一把火字體大小: A+
     

    來到劉建成所在的樓棟之後,夏峰立刻收斂了所有靈力波動,而後單靠強悍的身體力量,直接沿着防盜窗一路攀爬而上。

    此時那些暗哨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外圍,所以並沒有注意到黑暗中那道快速攀爬的身影。

    到達目的地的時候,夏峰並沒有急着進屋,而是第一時間放出了感知力,當確定屋內只有劉建成一人之後,才輕手輕腳落在了陽臺上。

    此時劉建成默默坐在書桌旁邊,屋內煙霧繚繞,這位特調局組長的心情顯然明沒有看上去那般平靜。

    夏峰默默觀察了一陣之後,就確定按照計劃行事,再給劉大組長添上一把火。

    隨即他掏出一把提前準備的餐刀,刀柄是同樣繫了一個信封,而後單手猛地用力,餐刀連續穿破兩層窗戶,直接釘在了劉建成身後的書架上。

    “誰……?”

    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得劉建成面色大變,幾乎第一時間就拿起了隨身兵器。

    出於對未知敵人的恐懼,他甚至不敢大聲呼救,因爲對方能悄無聲息的潛入進來,本事絕對不會小。

    而且他第一次拿到威脅信的時候,已經將家裡整個兒搜索了一遍,並沒有發現敵人隱藏的蹤跡。

    說明對方這次就是頂着一大堆暗哨闖進了,而且還沒有露出半點兒破綻。

    對於自家精銳組員的能力,劉建成還是相當有自信的,反正他自己是沒辦法做到這種地步的。

    由此可見,敵人無論是修爲還是戰鬥力,恐怕都遠超自身。

    想通了這一點之後,劉建成頓時就覺得手腳冰涼,隱隱有一種大難臨頭的感覺。

    可無論他如何的呼喊,對手卻沒有任何反應,似乎此行就只是單純爲了送信而來。

    就這麼對峙了十幾分鍾之後,劉建成終於扛不住了,抱着破罐着破摔的想法,很乾脆的拔下了餐刀。

    這次信封裡面有一張便籤,除此之外就剩下一個黑色的優盤。

    “泥人也有三分火氣,既然有膽子拉老夫管事下水,就要做好被報復的準備!”

    這是便籤上記錄的內容,雖然只有短短兩句話,可其中的意思卻表達的非常清楚。

    隨後劉建成又觀看了優盤上面記錄的內容,這一下就再沒了任何的僥倖心理。

    因爲裡面幾段視頻記錄的內容他非常熟悉,就是自己作爲長生教大頭目跟下屬接頭的場面。

    雖然接頭過程都是黑袍面具,並沒有暴露真實身份,可對方既然能拿到這些東西,恐怕已經基本上能確定自己的身份了。

    不過非常奇怪的是,劉建成看到這些東西並沒有露出任何絕望的表情,反倒是臉色緩和了不少,感覺就跟鬆了一口氣似的。

    “還好不是最壞的結果!”

    良久之後,劉建成才悠悠的發出了一聲感慨。

    其實這種情況也解釋的通,作爲一個奸細,劉建成如今最怕的事情只有兩件。

    其一是被特調局勘破身份,其二就是被長生教作爲棄子,用來轉移特調局的注意力。

    這兩種情況無論哪一種,都只有死無葬身之地一個結果,所以劉建成會恐懼,會擔心。

    至於現在這般的局面,雖說會引起一些麻煩,可還沒到十死無生的絕望情形。

    看到第二張便籤的一瞬間,劉建成就想通了這件事的前後因果。

    明顯就是那秦忠做事不小心,引起了自家老闆的疑心,之後被嚴刑逼供才吐露了跟自己的關係。

    至於秦忠本人,失去利用價值之後,估計下場也好不到哪裡去,現在多半已經見了閻王爺吧!

    劉建成唯一疑惑的地方,就是程亦儒那邊到底是怎麼勘破自己身份的。

    要知道,無論是前期的引誘,還是後期的監視,劉建成從來沒有在秦忠面前暴露過身份。

    剛纔之所以沉默那麼長時間,他就是在仔細回憶過往的見面場景,想看看自己到底什麼地方出現了疏漏。

    可想來想去,也沒得出個結果來,只好暫時把這件事情拋在了腦後。

    反正事情已經出了,當下最重要的還是解決麻煩,至於其他的,只能之後再考慮了。

    而且劉建成知道程亦儒背景深厚,跟很多宗門都有來往,否則他也沒必要拉秦忠下水,當初就是想着萬一出現意外,可以讓這位神醫做替罪羊。

    只不過計劃趕不上變化,他都還沒做好栽贓的準備呢,秦忠那邊倒是先出了事。

    如今人家都找上門來了,那肯定不能善了,必定是要鬥上一場的。

    對手既然能勘破自己的身份,又能如此輕易就潛入進來,想必是程亦儒花費代價請動了高手出面。

    不過劉建成此時反而不急了,自己畢竟掛着行動組長的名號,那些大宗門雖然勢力強大,可畢竟上面還有仙盟盯着呢。

    特調局作爲仙盟在俗世間的代表,其象徵意義可沒有看上去那麼簡單。

    除開那些自暴自棄的邪修除外,其他修士可不敢輕易對特調局成員動手。

    而且對方現在明顯就是隻是懷疑,並沒有拿到確實的證據,不然今天上門估計就是特調局高手了。

    今晚這一通操作,恐怕還是試探的意味居多,或者說故意打草驚蛇,想讓自己亂了分寸。

    另外一邊,夏峰送完信後也沒有久留,直接故技重施回到了車上。

    “趕緊走,等會那邊估計會有大動作,先儘量離得遠一些,待會兒再回來!”

    夏峰上車之後沒有廢話,直接指示黃清開車離開了事發現場。

    “怎麼回事?你不是說要去添油加醋嗎,怎麼又急着要離開了?”

    黃清還以爲夏峰是要給出致命一擊的,畢竟之前的情況都在預料之中,沒道理會浪費如此大好的局面纔對。

    剛纔夏峰離開的功夫,黃清甚至也抽空換好了夜行衣,已經做好了暗中追蹤的準備。

    因爲據她估計,劉建成要麼會收拾東西跑路,要麼會急着去聯繫上級,覈實秦忠的生死情況。

    “沒時間解釋了,先聽我的,趕緊離開,其他的等下再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