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門龍婿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替罪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上門龍婿 - 第三百二十六章 替罪羊字體大小: A+
     

    夏峰當然不是真的要離開,此舉本來就是故意引對方上鉤的。

    如果程亦儒不主動詢問的話,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把話題引到長生教上面。

    “其實也不算啥大事,就是家裡長輩的俗世血脈遇到些事情,這不正好我在外邊,就傳信讓我過來看看。”

    夏峰一副滿不在乎的語氣說道,似乎很不情願幹這份差事。

    “這樣啊,那事情應該很簡單,缺錢或者缺人你給句話,我馬上讓秦忠去辦。”

    程亦儒這話還真沒有半點兒裝逼的意思,因爲在他看來,無非就錢或者權那點兒事情。

    “唉,要是那麼簡單就好了,那小子也不知發什麼瘋,加入了一個叫長生教的組織,每天神神叨叨的,跟中了邪一樣。”

    夏峰適時的露出一絲無奈表情,其中還夾雜着一些對長生教的痛恨。

    “長生教……?”

    程亦儒聞言下意識就露出了一絲戒備的神情,不過看夏峰的表情也不像刻意假裝,所以一時間有些拿不準,該不該繼續談論這個話題。

    “對呀,好像是叫什麼長生教,不過前輩你就別管了,我已經拜託朋友去查了,最好別讓老自抓住把柄,不然直接一鍋給他端掉。”

    夏峰語氣中帶着濃濃的輕視之意,似乎根本沒有把長生教放在眼裡,而後再次做出了起身欲走的架勢。

    “道友還請等一下,老夫思量之後,覺得還是應該告訴你,這長生教絕不像看上去那麼簡單,它背後涉及到的超級勢力恐怕不止一家,另外還有京城不少勳貴參與,道友還是得慎重一些啊!”

    程亦儒倒不是多在乎夏峰的死活,他主要是擔心自己的功法雞飛蛋打。

    關於明遷遺物,夏峰手裡顯然掌握着很關鍵的線索,不然他也不會如此有底氣,主動找上門尋求合作。

    所以在知道那些東西之前,程亦儒還是不希望夏峰自己作死。

    “超級勢力?不至於吧,不就是個坑蒙拐騙的二流組織嘛,怎麼還牽扯到超級勢力了?”

    夏峰此時面露思索的神情,似乎正在努力消化這個意料之外的消息。

    “唉,老夫曾經就差點兒遭了道,那些人不知從哪兒弄到了一門邪法,可以抽取凡人的魂靈之力,用來增加壽命,可謂是殘忍至極,所以這件事情還請道友謹慎對待。”

    ………………

    接下來半個小時,程亦儒爲了引起夏峰的重視,將自己之前的遭遇詳細敘述了一邊。

    大概一年多之前,有一夥神秘人找到了他,上來就開出了天價的報酬,並邀請程亦儒加入長生教。

    對方顯然對這位神醫進行過詳細的調查,甚至拿出了一本功法作爲誘惑。

    當時程亦儒正處在萬念俱灰的邊緣,看到功法之後,幾乎沒有猶豫就答應了下來。

    不過對方提出,要等合作完成之後纔會支付報酬,也就是那本功法。

    而程亦儒當時並沒有其他選擇,只能捏着鼻子答應了下來。

    大概過了半個月之後,程亦儒就接到了第一個任務,對方送過來一批生命力濃郁的魂靈光球。

    並要求程亦儒使用煉丹之法,將其提煉融化,製成某種能延長壽命的靈藥。

    作爲一名丹師,程亦儒幾乎瞬間就判斷出了那魂靈光球的來歷。

    前面也提到過,他能在京都立足近五十年,靠的就是那份小心和謹慎。

    相投其中的關節之後,程亦儒並沒有立刻提出解約,而是先裝模作樣假裝閉關嘗試了一陣子。

    最後的結果當然是失敗了,爲此長生教的人非常憤怒,曾一度想要使用強硬手段。

    不過到底是程亦儒棋高一招,花費了幾個不小的人情,才請動了某個隱世家族的大佬出來說情,最終才得以順利脫身。

    自那以後,程亦儒就變得低調了起來,大部分時間都在閉關,開文問診的次數也是大大減少。

    此舉主要就是爲了避嫌,不想牽扯到即將到來的風波之中。

    “如此說來的話,這長生教確實是很不簡單啊?”

    聽完程亦儒一席話,夏峰半真半假的露出了震驚表情。

    這裡邊很多東西,他因爲是第一次聽說,所以確實有些吃驚的成分。

    這長生教的背後居然還牽扯到隱世家族,夏峰原本以爲只是幾個膽大包天的邪修而已,沒想到還有所謂的正派人士參與其中。

    程亦儒爲了得到聖靈訣功法,應該不至於在這件事情上面撒謊,所以此多半就像他說那樣,已經跟長生教撇清了關係。

    “哼!確實是不簡單的,老夫也是事後纔回過神來,什麼築基功法,無非就是想拉老頭子當替罪羊而已。”

    程亦儒能在京都安安穩穩帶上幾十年,必定會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所以等想明白這所有的事情之後,他也是忍不住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替罪羊?這又是什麼說法,前輩剛纔不是還說長生教背景強大 ,這種情況應該沒人敢招惹吧,又何來替罪羊的說法?”

    隨着程亦儒的敘述,夏峰覺得自己越來越接近真相了。

    “背景深厚是沒錯,可他們幹得這些事情終究上不得檯面,一旦事發,背後那些人肯定是要卸磨殺驢的,老夫如果沒有及時醒悟的話,估計就成了那頭被殺的驢子了。”

    無論是隱宗還是隱世家族,對所謂的邪修都是零容忍,只要被發現,那必然是除之而後快的。

    長生教背後雖然不排除有正道的敗類參與其中,但面對那幾家超級大宗門,這些人是絕對不夠看的,所以在行事之前,他們必定會找好替罪羊,以備不時之需。

    就像此次被特調局盯上,背後那些人就完全沒有要硬碰硬的念頭,而是毫不猶豫捨棄了明面上的棋子。

    其中就包括那位南宮大少,以及苟澤,朱文等一干邪修。

    如果夏峰等人能僥倖查到線索的話,那後續肯定還會有更多的人被拋棄。

    這也是程亦儒每次回想就會後怕的原因,只是一念之差,就險些萬劫不復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
    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