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門龍婿 » 第三百二十五章 確定嫌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上門龍婿 - 第三百二十五章 確定嫌疑字體大小: A+
     

    曾幾何時,程亦儒也一度認爲自己是天命之子。

    щщщ⊕TTKΛN⊕¢ O

    修道不過三十載,就練氣有成,更是得到了某位上古醫修的傳承。

    可隨着時間的流逝,卻因爲天賦而卡在了練氣瓶頸,怎麼也突破不了,最後更是因爲年歲失去了拜入內門的機會。

    自那以後,他就四處搜尋遺蹟,拜訪名山大川,希望能再次找到機緣。

    可蹉跎好幾十年,卻仍舊沒有任何收穫,而明遷那份手稿,就是他後半生唯一看到的希望。

    “在談合作之前,不知道友能不能先滿足老夫一個疑問?”

    程亦儒只是稍作感慨,就立刻恢復了理智,他可沒忘記邊上這位來歷神秘的年輕築基修士。

    “前輩儘管問,只要是關於手稿的事情,我必定知無不言,合作肯定是要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礎上。”

    夏峰反正打的就是拖延時間的主意,倒是不介意跟對方多扯會兒閒篇。

    “按照道友的修爲,必定是來自某個超級大宗,既然如此,你應該不會缺修行功法纔對啊,爲何會……?”

    程亦儒的意思很明顯,既然你小子不缺功法,爲什麼還拐着彎的想拉我入夥,難不成是有什麼套路!

    山上修士看起來高高在上,讓無數凡人羨慕,但只有真正身處其中了,才知道內裡的難處和不易。

    且不說靈氣枯寂,修行環境的惡劣,只單單考慮宗門之內的競爭,那也是相當激烈的,稍微一個愣神,就可能被殘酷的淘汰掉。

    一旦淪爲散修,要麼就甘心平庸,自此老老實實做一個富家翁,接受平凡的命運,要麼就墮落到底,投入邪修的懷抱,通過各種歪門邪道去提升修爲。

    而程亦儒愣是走出了另外一條不同的路來,甚至還因此跟宗門重新搭上了關係。

    能做到這一步,除開破釜沉舟的勇氣,算無遺策的智慧之外,他最大的依仗就是足夠謹慎。

    如果不搞清楚夏峰的真實意圖,那無論多大的好處,程亦儒都不可能跟對方達成合作的。

    功法雖然很吸引人,但也得有命修煉才行,他可不想被拉去當炮灰。

    夏峰聞言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陷入了沉思之中,好像是在權衡利弊,思考到底該不該說出實情。

    這一過程中程亦儒並沒有出言打擾,而是靜靜的等待着答案。

    對方接下來的一席話,直接決定了他會不會破釜沉舟賭上一把。

    良久之後,夏峰擡手拍了拍腰間的儲物袋。

    而後在程亦儒羨慕的眼神中,自儲物袋裡取出了兩顆光芒黯淡的淡藍色晶石。

    “功法我確實不太缺,但這玩意兒可沒人會嫌多吧!”

    這晶石是夏峰幹掉傀儡師的戰利品,這會兒正好拿來忽悠程亦儒。

    很早之前他就在想,該怎麼去得到對方的信任,畢竟自己這‘隱宗嫡傳’的身份沒道理會缺修行功法纔對。

    恰好剛到京城就得到了兩顆下品靈石,在如今靈氣枯竭的大環境下,相信應該足夠去打消程亦儒的疑慮了。

    “這難道……靈石?”

    程亦儒雖然在京都混的風生水起,可還真沒見過這傳說中的東西。

    這一刻,他心中那點兒疑心已經降低了七八成。

    別說夏峰區區築基修士,就是那高高在上的金丹真人,爲了幾顆靈石也必定會搶的頭破血流。

    哪怕只是最低階的下品靈石,一顆也抵得上好幾年的苦修了。

    “不錯,這就是靈石,這玩意兒是跟明遷手稿一起發現的,前輩覺得我這個理由足夠充分嗎?”

    夏峰輕輕摩挲着桂圓大小的藍色晶石,眼中也適時露出了一絲迷醉的神情。

    “原來如此,不過道友如此坦誠,就不擔心老夫將消息泄露出去嗎?”

    程亦儒大概已經猜到了夏峰的用意,無非就是看上了自己修爲不高,尋寶的過程中對其不會造成威脅。

    否則的話,只要把消息傳回宗門,那肯定能叫來大批援軍。

    “話既然說到這份上,咱們也沒必要繞圈子了,如果能僥倖有收穫的話,我只拿靈石,其餘功法也好,法器也罷,都留給程前輩。”

    說道這裡夏峰面色一冷,又陰惻惻接着道:“至於泄露消息這種事情,我想前輩也不是傻子,就沒必要開這種玩笑了。”

    無論是靈石還是功法,那都是讓修士們趨之若鶩的存在,一旦消息泄露出去,夏峰這個‘隱宗嫡傳’或許會讓對手投鼠忌器,實在大不了還可以躲回宗門。

    可程亦儒這般的散修,那就只會成爲各大勢力的目標,到時候別說拿到功法,就是能不能保住小命,都只有看運氣了。

    “哈哈……哈哈,不愧是大宗嫡傳,道友對人心的把握確實有一手,這件事情老頭子幹了,就陪你賭上一把。”

    前面已經提過,只要能拿到功法,程亦儒並不介意被人利用。

    現在夏峰的意圖已經非常明顯了,擺明就是想利用程亦儒在俗世的影響力而已,再順便找個背黑鍋的對象。

    如果事情一旦敗露,恐怕立刻就會讓事情推在自己身上,畢竟大肆收藏明遷遺物的只是程亦儒本人。

    不過他能在京城廝混這麼些年,也不是一點兒底牌都沒有的,到時候各憑本事就是了。

    “很好,那合作就算初步達成了,等我辦完京城的事情,咱們再找時間詳細商量後續的計劃!”

    幾息之前,夏峰收到了陳南的回信,那邊已經從車裡找到了證據,基本能確定秦忠的嫌疑人身份了。

    現在唯一的顧忌就是,這件事情程亦儒到底參與到了什麼程度,是完全不知情呢,還是作爲幕後主使的存在。

    所以夏峰看完消息後直接就起了身,一副準備要告辭的模樣。

    “不知道友在京都到底所爲何事,如果方便的話,還望能透露一二,老夫寡居京城幾十載,多少還是有些人脈關係的?”

    程亦儒見狀立刻就急眼了,他深知夜長夢多的道理,既然夏峰能發現明遷手稿的端倪,那代表其他人也有機會看出異常。

    這要是別人給搶了先,那他還不得懊惱死啊。

    所以程亦儒才主動站出來,想要儘快幫夏峰完成京都的事情,避免明遷遺冢被人捷足先登。



    上一頁 ←    → 下一頁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
    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