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門龍婿 » 第三百二十二章 關於乾屍案的推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上門龍婿 - 第三百二十二章 關於乾屍案的推測字體大小: A+
     

    “對了,之前那個乾屍案 ,你們現在有線索沒?”

    夏峰不願意在修爲這一話題上多作糾纏,因此主動轉移了邊上倆人的注意力。

    “你還好意思問呢,爲這事兒我們幾個沒少熬夜蹲點,結果到頭來什麼線索都沒找着。”

    說起這個風三娘就滿腹的怨念,陳南爲了向上面有所交代,這次可是下了死力氣,他們幾個就只能跟着遭罪了。

    “前輩你別聽她抱怨,我們龍組本來就是幹這行的,也沒啥苦不苦的,只不過這次的目標身份太過特殊,所只能選擇先監視,以求能收集到足夠的證據。”

    陳安到底是頂尖家族出身,思考問題的方式肯定要全面一些,不然也論不到他來當這個組長。

    加之近來京城本就暗流涌動,如果貿然行動,會打草驚蛇不說,更可能牽一髮而動全身,給整個龍組招來滅頂之災。

    “身份特殊,到底是怎麼個特殊法呢?”

    陳南的背景夏峰也多少知道一些,陳家同樣是僅次於三大頂尖的超級家族,加上其在官面上的靠山。

    放眼四顧,整個人京都他招惹不起的人應該是屈指可數的。

    陳南只是瞬間就聽出了夏峰的言外之意,隨即苦笑着一張臉回道:“不瞞您說,如果只是個二代,哪怕是出身三大頂尖世家,我都有把握去鬥上一鬥,可這位身份牽扯實在太大,真不敢貿然行動。”

    陳南雖然自小就上山修行,但每年還是會回京都待一段時間,所以也有自己的朋友圈子,哪怕真是牽扯到三大家族,也不是那麼的忌憚。

    可現在被盯上這位,乃是整個京都都赫赫有名的大神醫,如果沒有十足的證據,恐怕會引起很多大家族的不滿。

    畢竟各自家裡那些老傢伙們,都還等着人家給續命呢。

    別的不說,就是陳南自己家的老頭子,跟那位也是相交莫逆,偶爾還會一起吃吃飯,討教些養生之道。

    所以他纔會如此的忌憚。

    “哎呀,你個大男人好磨嘰啊,直接說程亦儒不久行了,非要搞那麼多彎彎繞。”

    邊上風三娘實在看不下去,就索性搶在前頭公佈了答案。

    “程亦儒,是我想象中那位程神醫嗎?”

    夏峰聽完不禁愕然,話說這是不是有點兒太巧合了。

    剛想着找時間去拜訪對方,這就被牽扯到乾屍案裡邊兒了。

    風三娘聞言直接翻了個白眼,有些不耐煩的回道:“您覺得呢,除開那位,還有誰能讓咱老大如此忌憚!”

    說起程亦儒,這位御姐就是一肚子火氣。

    作爲一個修行中人,程神醫說是個資深死宅也不爲過,特別是上次跟夏峰接觸過之後,這些天就始終沒有露過面,所有求診的人也全部給推掉了。

    因此龍組的人在監視點守了好些天,卻愣是連個線索的影子都沒看到。

    “事情是這麼回事,上次前輩來過之後不久,公安那邊的排查就有了初步結果,他們辨認出了其中一具屍體的身份……。”

    經過陳南的詳細訴說之後,夏峰才明白,這件事情好像確實跟程亦儒脫不了關係。

    更確切的說,他的那位管家秦忠,就是直接的嫌疑人之一。

    公安確定完身份後,龍組這邊就展開了詳細的調查,最終找到了那個受害者的住處。

    是位於某處天橋下面的臨時窩棚,原來那受害者是個流浪漢。

    確定了這一點兒之後,陳南立刻改變了調查思路,將目標鎖定在全城流浪漢和外來務工人員的人生。

    不出所料,短短一天時間,就基本確定了所有受害乾屍的身份,他們要麼就是無親無故的流浪漢,要麼就是背井離鄉的外來務工人員。

    “據我的推測,幕後兇手對目標應該是經過特意挑選的,這些受害者就算出了事,短時間內也不會引起有心人的注意,甚至都不會有人報警。”

    陳南雖然不是專業刑偵人員,但多年跟邪修打交道的經驗也不是白給的。

    恰好那些邪修也很喜歡選擇同樣的目標,以此來完成邪惡的修煉之法。

    “雖然很有道理,但這件事怎麼又跟那位秦管家扯上關係了呢?據我所知,他應該是很少離開程宅纔對。”

    程亦儒就是個資深老宅男,秦忠作爲貼身管家,沒道理會到處去瞎浪纔對。

    陳南聽完再次苦笑一聲,他又何曾想將這個麻煩牽扯進來呢,可辦案講求的是證據,現在綜合各方面的線索和證據,那位秦管家確實是最大的嫌疑人。

    “我起初也跟前輩想的差不多,所以哪怕秦管事連續兩次出現在案發現場附近,我都沒有起過疑心,但最後一具乾屍被發現的現場,卻找到了決定性的關鍵證據。”

    秦南說完直接拿出了一張照片,上面是一處低矮山包的圖像,放大之後,可以隱隱看出一些凹陷的痕跡,好巧不巧的,凹陷處居然留下了一串反向的數字印記。

    “或許是臨近結束吧,那位兇手稍微有些大意,竟然在倒車的時候撞在了山體上面,因爲泥土較軟的緣故,就巧合的留下了車牌號印記。”

    陳南當初找到這條線索的時候,也曾大呼走運,要是再晚幾天的話,只需要一場大雨,就什麼痕跡都不會留下。

    “拿出拋屍地點比較偏僻,而且並沒有現成的馬路,所以除開拋屍,絕對不會有人把車開到那個地方,因爲根本就無路可走,到處都是灌木和山石。”

    爲了取得夏峰的信任,陳南一股腦兒將線索全給說了出來。

    “這麼離奇啊,那想必車牌號你已經查過了,是那位秦管事的車嗎?我想他應該沒那麼蠢吧,幹這種事情還開自己的車去。”

    夏峰雖然不懷疑陳南的敘述,但這些東西就要認定秦忠是兇手的話,好像還有些勉強。

    “這次前輩你就猜錯了,那車牌號確實是屬於秦管事的,不知道他用了什麼辦法,居然全程避開了監控設備,如果不是陰差陽錯的撞了車,恐怕我也懷疑不到他頭上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