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上門龍婿 » 兩百八十七章 金絲眼鏡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上門龍婿 - 兩百八十七章 金絲眼鏡男字體大小: A+
     

    “果然是個不中用的老東西,你這跑路的速度也太慢了一點兒。”

    老嫗剛發出了一聲感慨,回身就看到了翩然躍上陽臺的年輕仙人。

    “啊……,你你你你……!”

    夏峰的突兀出現,直接嚇破了老嫗的心神,好險沒一下子跳起來。

    此時的夏峰氣定神閒,甚至都沒有絲毫的倦色,很難想象他剛剛經歷一場跟傀儡之間的惡戰,並夜襲十餘里,再次追到了這裡。

    “你莫要欺人太甚,老婆子雖然修爲差了一點兒,但自問拉上一棟樓的凡人墊背還是能做到的。”

    面對神出鬼沒的夏峰,老嫗再沒了半點兒的僥倖,所以直接拿出了最後的招數,以凡人性命作爲威脅。

    前面就說過了,山上修士最重聲譽,如果鬥法波及到了凡人的性命,那必定會遭到宗門的責罰。

    老嫗作爲傀儡師,最擅長操控之法,只需念頭一動,就能讓周邊住戶心甘情願的跳下陽臺。

    靠着這一招,她不止一次逃脫了大修士的追捕。

    之前的落腳地因爲地處偏僻,四周並沒有太多的住戶,所以老嫗纔不得不捨棄了精心煉製的傀儡。

    但現在這個地方,乃是她精挑細選找好的位置,加之這會讓有正值晚間,周邊住戶基本都在家裡。

    所以她認定夏峰會有所顧忌,只要拉上這一層護身符,那就可以拖延到組織的救援趕來。

    “哼!果然是個沒有人性的畜生,想威脅我,你也要能有機會施法啊。”

    話音剛落,夏峰整個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這一瞬間,老嫗心中警惕性大起,直接全力運轉秘法,打算先殺幾個倒黴蛋,以此來讓對手投鼠忌器。

    可惜的就像夏峰說的那樣,老嫗根本沒有機會作出反抗,就在她默唸發訣之時,一道勁風就迎面撲來。

    “饒……。”

    “砰……。”

    饒命兩字還沒來得及說出口,來自虛空的拳頭就已經到了,一聲悶響之後,老嫗七竅流血倒在了地上。

    儼然是被夏峰一拳給搗毀了丹田,淪爲了廢人一個。

    如果她沒有說出最後的威脅,那夏峰或許會出手輕一些,把後面的事情交給龍組去處理。

    但對方既然毫無人性,居然以凡人性命當做威脅,那就沒必要手下留情了。

    如果不是爲了審問幕後之人的線索,夏峰甚至會下死手都說不定。

    之後他不敢耽擱,直接上前一手覆在了老嫗的額頭,而後感知力全開,藉助神識的力量侵入了對方的識海之中。

    這就是夏峰剛纔要跟對手扯閒篇的理由。

    作爲一個半吊子修士,夏峰對於搜魂之法的運用並不熟練,大都是跟着聖靈訣上面自學而成。

    所以當下只能回溯目標人物很短暫的記憶。

    剛纔因爲夏峰有意無意的引導,老嫗曾不止一次提到過幕後的主使。

    只要她腦中閃過了念頭,那必定就會留下痕跡,所以夏峰纔會第一時間使用搜魂之法,就是想要藉機找出幕後真兇的身份。

    在老嫗的識海中,一道道的記憶碎片飛速略過。

    其中有她接到指令的畫面,也有其躲在幕後操控傀儡的記憶。

    其中一段刻畫符陣的過程,差點兒讓夏峰沒忍住直接震散對方的識海,因爲被刻畫的目標,正是赤身裸體的劉欣。

    挑挑選選之後,夏峰才終於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畫面。

    老嫗記憶中的上司,一共出現了三次,全部都是黑衣兜帽的打扮,臉上也戴着面具,沒有任何可以拿來識別身份的特性。

    不過其中一個記憶碎片裡邊,夏峰還發現了除開首領之外的另一個年輕人。

    此人戴着一副金絲眼鏡,脖頸處有一塊形狀類似梅花的印記,不知道是胎記還是後天造成的傷痕。

    不過可惜的是,畫面中只有男子側身的影像,並不能看清正臉。

    但也總算是有了收穫,金絲眼鏡男既然能跟着首領一起面見老嫗,其身份地位肯定不會太低,必定是月芒之中的關鍵人物。

    而夏峰已經牢牢記住了對方的梅花印記,以及側身的模樣,相信只要能有機會遇到,那肯定能第一時間認出來。

    除此之外,夏峰還有另外一個意想不到的收穫,那就是一枚儲物袋。

    這玩意兒可是個稀罕物件,據明遷的遺言所說,哪怕是千年前,儲物袋也是非常稀少的存在,每當有現世,必然會引起各大宗門的搶奪。

    之前老嫗憑空放出五六具傀儡的時候,夏峰就長了一個心眼,這會兒四處搜索之後,果然在老嫗懷裡找到了一個泛黃的小布袋。

    儲物袋的使用方法,夏峰早就在聖靈訣上學到了,此時通過強悍的精神力直接破壞掉了老嫗留下的精神印記。

    只是片刻功夫,儲物袋就易主了。

    不過這會兒還需要處理後續的事情,所以夏峰並沒有急着探查儲物袋裡邊的東西,而是一手抓起老嫗就跳下了陽臺。

    那些傀儡和暗樁可都還扔在之前的屋裡呢,總不能就此放手不管吧。

    話說作爲龍組老大,陳南最近真是頭髮都快愁白了,每天都要面對上司的催促和責難。

    雖說按照夏峰給出的判斷已經隱隱有了些線索,可遲遲抓不到對方的把柄,所以始終不能給出確切的答覆。

    只能每天這麼熬着,讓零度三人輪班蹲點,希望能找出那邊的破綻。

    今晚因爲心裡實在煩躁,所以陳南就親自跑帶了監視點,打算找點兒事情做。

    “咱們到底得耗到什麼時候呀,要我說直接一鍋端得了,弄回去先好好招呼一頓,就不信他們不交代。”

    風三娘今晚正好輪班,三人組之中,這位御姐是出了名的沒耐心,最喜歡直來直去,所以此時已經有些待不住了。

    “不行,這次的目標牽扯太大,在沒有確切的證據之前,絕對不能貿然行動,會引起了不必要的麻煩。”

    陳南其實心裡也着急,不過還是毫不猶豫否決了風三孃的提議,作爲老大,他必須要顧全大局,不能意氣用事。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看咱們各回各家算了,由特調局搶功去,不然就把你那位首席供奉請來唄,讓他來收拾這個爛攤子。”

    風三娘本來就對夏峰不滿,現在因爲對方的幾句推測,自己這邊還得每晚出來吹冷風,她要是沒有意見就怪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