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519章 喜極而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519章 喜極而泣字體大小: A+
     

    紅綃帳中,安怡捧着謝滿棠的臉,將他轉了對着燭火的方向,微笑着讚道:“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燒高燭照紅妝。”邊說邊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謝滿棠的表情,只恐某人不樂意被她比作花而陡然發作。

    謝滿棠懶洋洋地躺着不動,任由安怡將他翻來翻去,只眯了眼盯着安怡看,被她戲弄也不過是勾起脣角笑笑而已。但這笑容卻令得安怡十分忐忑不安,她趕緊鬆手縮到被子裡去:“不玩了。”

    謝滿棠慢吞吞地撐起上身側對着她,將手抓了一綹她的長髮湊到鼻端輕輕一嗅,沉聲道:“玩夠了麼?沒玩夠繼續玩。過了這個村可沒這個店了啊。”

    安怡將被子拉起到眼睛下面,小心討好地朝他笑道:“玩夠了,玩夠了的。”

    謝滿棠便邪魅一笑:“那該我玩了吧。”

    安怡義正辭嚴地道:“你什麼意思?玩?”

    謝滿棠翻身撐在她上方,俯瞰着她十分嚴肅地道:“我們來辦正事吧,拖是拖不過去的,雖然我知道你有點害怕,但是我會讓你忘了什麼是害怕。”愛到極樂便會忘了恐懼,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終於要開始了,安怡緊張地咬緊了牙關,其實,他的耐心之好已經遠遠超出了她的預料之外,她實在是沒什麼不滿意的了,那便來吧。

    謝滿棠見她那雙一直緊緊攥着被子的手鬆開,並攤平放到她身子的兩側,睫毛微微顫抖着,眼睛卻比任何時候都要幽深發亮,紅脣也比任何時候都要顯得飽滿紅潤,便知道她已經準備好了,這是無言的邀請。

    謝滿棠並不急,先溫柔地描摹了一遍安怡的眉眼,再將手指停在她的脣上,微微用力地碾過,低頭下去,溫柔地噙住那兩瓣花兒一樣嬌嫩鮮豔的脣瓣,再強勢地撬開她的牙關,邀她與他一起共舞。

    他那麼沉,這樣緊緊地貼着她壓着她,讓人心慌中又帶着一種難言難耐的渴求,安怡喘不過氣來,便只能緊緊抓住他的肩頭,頭暈腦脹地任由他爲所欲爲。

    好不容易他終於放開了她已經被他吮吸得腫脹的脣,新鮮空氣夾雜着滿室的暗香席捲而來,安怡舒服地吸了一口氣。不過是一瞬之間,耳邊和頸窩處便又傳來那種熟悉的、令人震顫害怕的酥麻感,她緊緊抓住他的肩頭,低聲嘆息:“謝滿棠,謝阿蠻……”

    謝滿棠並不回答她,而是順着她漂亮的鎖骨一直往下親吻,絲滑的被子被掀開扔到一旁,兩個人之間便只剩下兩層輕薄的絲袍,安怡的呼吸和肌膚都變得滾燙起來,她慌亂地去推謝滿棠,謝滿棠霸道地將她緊緊壓下,再用牙齒輕輕解開了她的衣帶。

    衣帶本來就係得不緊,又是上好滑爽的絲綢,帶子一解開便自動滑了下去,白如凝脂的肌膚上浮現出一層淺淺淡淡的粉紅色來,就如春天早晨的海棠花一樣嬌豔美麗。謝滿棠瞳孔微縮,眼睛亮如星子,沉默地飽覽着眼前的美景,他早知道安怡肌膚如雪,骨骼清秀,也知道她的身材很好很美,卻沒想到能這樣的好。簡直看了就再挪不開眼睛。

    窗外春雨泠泠,屋子裡的空氣略微有些冷,安怡也覺得有些涼,她不安地動了動,試圖拉過絲袍蓋住自己,即便是正式夫妻,始終也只是新婚,她不習慣在他面前這樣……

    謝滿棠發現她的小動作,知道她有些不安,便朝她微微一笑,低聲讚道:“你實在是美極了。”

    安怡不知該說什麼纔好,但他的表情和語氣都十分真誠,是真的覺得她好,她便也朝他甜甜一笑:“彼此彼此。”目光飛速朝他掃了一眼,寬肩長腿窄腰,一點贅肉都沒有,屬於那種穿着顯瘦,脫衣有肉的好品種,品相真正不錯,她也很滿意。

    謝滿棠見她悄悄打量自己,暗暗擺了個最有魅力的姿勢,待見到她眼神漸有迷離之色,便放心大膽地將頭埋了下去。安怡一個激靈,還未來得及有所反應,胸前便已經傳來難言的酥麻感,那種感覺比之謝滿棠親吻她的耳畔和肩窩更爲強烈,更讓人恐懼害怕,也更讓人歡喜渴望戰慄。

    一聲輕嘆從安怡脣齒之間逃逸而出,她微閉着眼睛,任由他胡作非爲,謝滿棠聽見這一聲宛若唱歌一樣的嘆息,再觸到那花汁一樣甘美的清泉,不由得血脈僨張,越發得勁,恨不得將安怡裡裡外外翻個遍,在她全身上下都留下他謝某人的印跡和氣味纔好。

    昏昏沉沉,起起伏伏間,安怡很清楚地知道,她喜歡她身邊的這個男人,他也真心喜歡她,他們在一起不止是因爲他們成了夫妻,還因爲他們彼此都願意給對方帶來快樂。這種快樂也許是短暫的,但帶來的幸福滿足感卻可能是一輩子的,她害羞,卻沒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相反,好極了,前所未有的好。

    窗外的雨聲不知什麼時候停了,銀燭臺上的喜燭平靜地燃燒着,將大紅色的帳子內照得朦朦朧朧,安怡的長髮猶如海藻一樣地散落在大紅色的枕蓆之間,將她玉白溫婉略帶羞意的臉襯托得愈加嬌豔。一滴汗珠從謝滿棠的額頭滾落下來,砸在安怡的臉上,她直視着謝滿棠的眼睛,沉默地扶住他的腰,做了一個當初他們在池塘裡水戰時做過的動作,謝滿棠低吼一聲,用力抓住她讓她靠近他,再咬住了她的肩頭。

    她的肩頭在他的脣齒之間來回碾轉,他彷彿有很多的精力和力氣想要藉此發泄出來,卻又每每在她要疼的時候就又忍住了,整個人控制不住地輕輕顫抖着。

    安怡瞬間淚流滿面,沉默而溫柔地輕撫着他的背,將臉輕輕摩擦着他的臉頰,安靜地摟緊了他。

    謝滿棠慢慢擡起頭來,滿是笑意地注視着安怡,聲音低啞:“你真好。”突然看見安怡臉上閃爍的淚光,不由怔住,隨即又壞笑道:“不至於吧,我雖然天賦異稟,卻也只是初學初練,居然能讓你喜極而泣?”

    安怡被他氣得笑了,更忘了剛纔滿腔的柔情和感傷,狠狠戳着他的肩頭,惡狠狠地道:“你剛纔弄疼我了!”

    “下次我輕點。”謝滿棠溫柔又霸道地環抱着她,安怡伏在他懷裡無聲地笑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
    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