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517章 他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517章 他來了!字體大小: A+
     

    安怡忙緊張地理了理衣裙,再正一正簪釵,低不可聞地問蘭嫂:“這個妝容太濃厚了,要不然我抓緊洗一洗?”

    蘭嫂趕緊阻止她:“新娘子都是這樣的,要洗也要等會兒再洗。”

    可是這副尊容讓人着實有點難以承受,剛纔謝滿棠揭蓋頭的時候她可沒瞧見他有任何驚‘豔’的模樣。洗是不洗?安怡真心覺得自己好生無聊,之前她可從未在這上頭‘操’過心。還未拿定主意並付諸行動,外頭已經傳來了腳步聲和丫頭婆子的問好聲。

    他來了!安怡纔想到這個事實,蘭嫂已經抓着她的手將她一下子拉了起來站着,看上去就好像是她格外溫順地等着夫君回房,並準備貼身伺候一樣的。

    錢婆子等人都十分滿意,新郡王妃很懂事,底下的人就要輕鬆很多了。

    謝滿棠走進房來,瞧見安怡低眉垂眼地站着等他,不由十分意外,隨即微微一笑,揮手示意衆人下去。

    喜婆連忙看向錢婆子:“可是這個合巹酒……”

    謝滿棠只管目光灼灼地看着安怡,不耐煩地扔了一句:“難道我和王妃不懂得喝酒麼?”

    話說到這個份上,衆人哪裡還敢多說?錢婆子一把將喜婆拉了下去,再將不知所措的蘭嫂和欣欣一併扯了出去。

    屋子裡頓時只剩下了安怡和謝滿棠兩個人,以及一對燃得亮堂堂的紅燭和一桌豐盛的酒菜,再有就是一張紅得刺眼的大‘牀’。

    安怡低着頭看着自己的裙邊,想和謝滿棠說兩句什麼,卻又覺得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不是她口拙要端架子,而是她本能地感受到了危險,謝妖怪的眼睛從進來起就一直沒離開過她,盯得她實在很難受,很緊張。

    一隻微涼的手輕輕托起她的下頜,安怡被迫和謝滿棠對視。她發誓,她此生再也沒有見過比謝滿棠更生得好,更有魅力,更有氣質的男人了,特別是今夜,他實在是,好極了。

    在這個瀰漫着泥土清香和雨香,海棠‘花’香的‘春’夜裡,面前的男人冠絕如‘玉’,‘挺’拔如鬆,他就那麼隨隨便便地站在那裡,就已經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更不要說,他那樣專注溫柔地看着她,就好像是在溫柔體貼地撫慰着她的靈魂。

    安怡輕輕嘆了口氣,覺得就連他呼吸裡的酒氣也是香的,她決定和他說上兩句表示關心體貼的話,譬如說,問問他有沒有喝多,需不需要服用她特製的醒酒丸,可惜,她纔剛張開口,謝滿棠便低頭朝她‘吻’了下來。

    就好像是久旱的土地突然逢了甘霖一樣的,他的‘脣’滾燙火熱,差不多是兇悍暴虐地和她爭搶着她口裡的空氣,全然是一副恨不得將她的‘脣’瓣和舌頭全部吃下去的樣子。

    安怡先是覺得害怕,隨即又覺得喘不過氣來,全身發軟,只能緊緊抓住他的袖子,貼着他依靠着他才能不讓自己墜落下去。這樣的熱情,也不知是忍了多久,有點嚇人,但真的很讓人歡喜和驚喜,安怡反被動爲主動,兇狠地‘吻’了回去。朦朦朧朧中,她依稀聽見謝滿棠似乎是輕笑了一聲,她很兇地咬了他的嘴‘脣’一下,提醒他不要走神,謝滿棠很快就又以其他方式給她還了回來。

    情到深處,安怡知道他和她的身體都已經有了變化,她聽見耳邊的呼吸聲越來越急促,他的身體也越來越滾燙,他的動作有點粗魯又帶着十足的急切,就彷彿是想要把儲存了很多年的‘精’力發泄出來,卻又找不到途徑似的隱忍,於是他越發痛苦越發渴望,她也越發緊張越發歡喜。

    難道今夜要在沒有喝合巹酒的情況下就空着肚子先‘洞’房?耳垂被某人不輕不重地咬了一下,酥麻感頓時刺‘激’得安怡全身微顫,她連忙側身想要躲開:“別,好癢。”因爲害怕給外頭的人聽見,她刻意壓低了聲音,原本圓潤的嗓音裡便多了幾分媚人的低啞。

    謝滿棠瞳孔一縮,重重地喘了一口氣,再低下頭一口噙住安怡的頸窩,她哪兒****他就專挑哪兒‘弄’。直到兩個人都覺得再也忍受不住了,他才長出一口氣,把她用力拉開,將額頭抵着她的額頭,沙啞着嗓子低聲道:“先饒你一命,趕緊來喝合巹酒,少了這一步總不太好。”

    婚姻大事非同兒戲,特別是婚禮裡的這些步驟全都少不得,必須按部就班地依次進行,如此,方可算是吉利。安怡倒也沒覺得他中途撤退有多掃興,覺得有點小失望倒是真的,經過剛纔的‘激’情,她已經有些衣衫不整,想起自己剛纔主動迴應了他,而且好像還很熱情瘋狂,她就又有些害羞,便不肯擡頭去看謝滿棠,低着頭輕諷道:“不是說你喝太多了的?都給你準備了醒酒丸,誰知你就是騙人的。”

    謝滿棠看着面前嬌羞地低垂着頭的安怡,心滿意足而痛快,壓低了聲音湊在她耳邊道:“我只騙他們不騙你,況且騙他們也是爲了你。若我今夜被灌醉了擡進來,明日起來你還不知給我多少臉‘色’看呢。剛纔停下來也是爲了你,若是餓壞了你,那可怎麼好?長夜漫漫,總要讓你吃飽喝足纔好做事。”

    太討厭了這個人!之前看他面癱冷臉,沒想到今夜真是‘露’出禽獸本‘色’來了。安怡送了謝滿棠一記白眼,頗有些惱羞成怒的意思在裡頭:“你以爲誰都和你一樣麼?”

    謝滿棠笑嘻嘻地遞了一杯酒給她:“我怎樣?難道今日送你的新婚禮物你不喜歡?”

    他說的當然是她突然就從國公夫人變成了郡王妃的事。雖然並不是只有給對方尊貴的身份地位才能表達真情,但他送給她的這份禮足可表達他對她的珍重和認真。安怡自然說不出他不好的地方,便恨恨地看着他,看着看着就笑了起來。

    酒杯不大,裝的就是一口酒的量,安怡才喝了半口,謝滿棠就將她拉了過去,硬將她杯中剩下的半口酒喝了,再將他杯中的半杯酒餵給她,在她耳邊輕聲道:“管它甘甜苦辣酸,共飲一杯酒,如此,纔算得是真正的合巹酒,纔算得是真正的夫妻。安怡,從今以後,你我一體。”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諸天大道宗貓性總裁:戀愛不如養只穿越:下堂王妃難再娶
    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