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509章 如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509章 如許字體大小: A+
     

    謝滿棠看見安怡從宮門中走出來,淡然地看了她一眼,隨即登上了他那輛黑色的大馬車。與此同時,老焦也把安怡的車趕了過來。

    往前行駛了約有兩柱香後,謝滿棠的馬車轉進了另一條道,安怡毫不猶豫地讓老焦跟上,然後在一條幽靜深長的巷子盡頭下了馬車,和等在那裡的謝滿棠一同進了一道安靜的小門。

    門裡是另一個世界,小橋流水,花紅葉綠,水裡熱氣騰騰,五色錦鯉暢遊其中。景色真是好極了,卻不見有人來往,安怡笑道:“這水是從獅子山下的溫泉引來的吧?”

    謝滿棠自然而然地牽上她的手,一掃之前的淡然,彎着脣角很有耐心地道:“當然是,沒有覺得進來就暖和了許多麼?”

    其實她一進來就感受到了,安怡故意搖頭:“還真沒有。”

    謝滿棠朝她看過去,安怡便仰着頭朝他討好的笑,拉着他的手輕輕晃了幾下,謝滿棠不由失笑,寵溺地低聲道:“你個傻子。”

    安怡心裡甜滋滋的:“你纔是傻子,不然你怎會看上一個傻子?”

    謝滿棠並不否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的確如此。”

    安怡不饒他:“你什麼意思?”

    謝滿棠威武霸氣地瞥了她一眼:“自己才說過的話轉眼就忘了,還不是傻子?”

    安怡拉起他的手,放在嘴裡很用力卻又很輕地咬了一口,突然覺着有些不對勁,擡眼瞧去,只見謝滿棠目光熾熱地盯着她看,不由得臉紅了起來:“你看什麼?”

    謝滿棠直言不諱:“當然是看你。

    “咳!咳!”安怡乾咳一聲,“我有什麼好看的?”

    “什麼都好看。”謝滿棠將拇指按在她的脣瓣上,微微用力地碾過,沉聲道:“我餓了。”

    她都懂得的,餓了不就是想吃麼?安怡大爲害羞:“你帶我來這裡不就是想請我吃飯的麼?既然餓了咱們就進去吃飯,幹嘛總在這裡站着?”

    謝滿棠意味深長地笑看着她,目光越發熾熱,看得安怡越發惱羞成怒,微紅了臉有些緊張地道:“這裡雖然清淨,始終不是家裡,會有人看到的

    。”

    謝滿棠輕笑道:“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是在家裡,沒有人看到,就可以?”

    他越逼越近,安怡覺得自己就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她趕緊伸手推開他的臉,正氣凜然地道:“我餓了!要吃飯!”說完就飛快地往前走。真是的,明明已經定了親,很快就要成親了,爲什麼她對着他倒比從前更要緊張幾分了?難道是因爲一直聽說某樣東西非常美味,期待過大,導致想要下嘴的時候反而很是擔心現實不如想象那麼完美,所以失望麼?

    謝滿棠含着笑跟在她身後慢悠悠地走着,見她要往另一條路上去才提醒她:“不是那條路,乖乖跟在我身後,別去擾了別人。”然後走上去,繼續拉着安怡的手往前走,發現她的掌心裡微有冷汗,便不動聲色地道:“方纔在宮中遇到了什麼事?我估摸着你該在太后娘娘進午膳之前出來就出來的。太后娘娘沒有怪罪你吧?”

    安怡被他轉移了注意力,就不再那麼緊張了:“沒有,估計從這之後,我還是得隔一段就入宮給太后娘娘診脈推拿鍼灸,她身上不太好。我的確是在她進午膳之前出的宮,但在半道上被莫貴妃攔住了……”

    謝滿棠聽她說完,不置可否地道:“這便是貪心和不踏實了。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在她那個位置上,能做到安然淡然的沒幾個吧?”安怡有些興奮地道:“六殿下氣度很好,一段日子不見,又似是長大了許多。”

    謝滿棠瞥了她一眼,見她兩眼熠熠生輝,便親暱地颳了她的鼻子一下:“別試探我,我也什麼都不知道。”

    安怡可愛地朝他吐吐舌頭:“被她勾得也有些好奇了。我自己亂想的,她的擔憂不無道理。”

    謝滿棠笑笑:“你師父那邊傳了消息過來,他們半路上遇到了賊,你師叔祖留下的遺物不見了。賊人本來還想要撬你師叔祖的棺木,幸虧發現及時,沒讓他們得逞,不然打擾了亡靈真是罪過。”

    這是衝着什麼去的,不言而喻

    。安怡皺起眉頭:“我以爲莫貴妃沒有那麼蠢。”

    謝滿棠似笑非笑地道:“誰能說得清呢?人一旦犯了貪心,膽子就超乎想象的大。聖上自有決斷,咱們就別操這個心了。”

    他的笑容太過得意,莫侯府派出去辦事的人也顯得太過蠢笨,安怡覺得有點不太對勁,便偏着頭看着他一言不發,只是微笑。

    謝滿棠坦然自若地回看着她,無辜地攤攤手。二人心領神會的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就是這麼個道理。

    面前的菜餚從配器到擺放,色澤和氣味,味道到溫度,都無一不完美。侍兒送上琉璃酒器和窖藏老酒,要爲二人斟酒,謝滿棠示意她退下去,看着安怡道:“我覺得你越來越懶了。”

    安怡正在擺弄面前漂亮的琉璃盞,聞言奇怪地道:“何出此言?”

    謝滿棠擡擡下巴,示意她給自己斟酒:“我記得從前,只要我一個眼神,你就知道我想要做什麼,立刻就會把事情做好了。無論是斟茶或是斟酒,抑或是佈菜,你總是很懂得看我的眼色。現在得手了,卻不肯再把心思花在我身上了。”

    得手,這話說得好像她是在偷盜搶奪似的,安怡不由失笑,提壺給他斟酒:“那時候我對你有所求,所以纔會絞盡腦汁地討好你。現在麼……”安怡給他斟滿了酒,把酒壺塞進他手裡,巧笑嫣然:“煩勞你給我斟杯酒。”

    謝滿棠很兇地瞪了她一眼:“理由?”

    安怡一本正經地道:“要我高興了,咱們倆都才能高興。要找個人給你斟酒伺候你很容易啊,丫頭婆子小廝都能做得很好。問題是,你要不要?”

    謝滿棠撐不住笑了,提壺給她斟滿了酒,端起酒杯和她輕輕一碰:“你別驕傲,總有你求饒的時候。”

    安怡微紅了臉,嘴硬地道:“誰求饒還不知道呢。”

    謝滿棠哈哈大笑起來,笑得安怡惱羞成怒,卻又甜蜜如許。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
    他比時光溫暖首席上司,太危險一夜甜蜜:總裁寵妻入骨大道朝天帝少心頭寵:國民校草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