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504章 理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504章 理由字體大小: A+
     

    媒人上‘門’後的第二天,是順天府爲安九掘墳起棺的日子。一如既往的,做這樣的事,通常都是選在正午陽氣最盛的時候。這麼重要的時刻,安怡不能不去。

    當然,對着安家其他人她是不敢說自己要去做什麼的,實際上以她捲入流言這麼深的情況下,她也是不太適合去的。因此她換了男裝,戴了斗笠騎着馬,遠遠地站在遠處看。

    她還是第一次來到自己的“長眠之地”,田家的祖籍不在這裡,祖墳當然也就不在此處。她沒有兒‘女’,又不得公婆丈夫喜歡,就連死了,棺槨裡也是其他人佔着,因此她沒有享受到被送回田氏祖墳的待遇,而是在京郊就近選了一塊墳地掩埋。

    地方麼,當然說不上好,不過堪堪過得去而已。安怡懂不得風水,卻聽見圍觀羣衆裡有人低聲指點:“果然是有貓膩在裡頭的,誰家埋人會埋在這種地方?這是鎮壓之地,表面看着風光向陽乾燥,地底下卻是有暗流的,你們瞧着吧,棺木一準兒已經被水泡得腐朽不堪了,更別說裡頭的人。”

    就有人嗤笑:“鎮壓誰呢?我看這是沒鎮壓着冤魂,反倒鎮壓着自己了吧?”

    衙‘門’裡開棺驗屍自有一套程序,京城的老百姓們最愛的就是這樣的熱鬧,升官發財、金榜題名都比不過死人吵鬧,家破人亡更令人感興趣。

    安怡聽見有人提起了她,然後就有人和那人使勁兒地吵,無非是爲她正名,說她是個好人。那個人口口聲聲都叫她“小安大夫”,可見是她的病人。先前還只有一個人替她辨爭,接着爲她說話的人就漸漸多了起來,說閒話的人則訕訕地認了輸,轉而去罵田均和張欣這對‘奸’夫****。

    這個世界不是全然那麼好的,卻也不是全然那麼壞的。有壞人,就有好人,有付出,總能看到些許回報。這給了安怡些許溫暖,她安靜地站在人羣之後,往前眺望。

    棺材已經起起來了,果然如同之前閒談那人所言,不過短短六年的光景,已經腐朽不堪,基本看不出原來的樣貌。地下果然是有暗流的,這具棺材在入土之前也許光鮮亮麗,但經過這麼多個日夜的浸泡,好不到哪裡去了。

    田均和張欣被押了過來,有人問田均:“這是田安氏的棺木麼?”

    田均把臉轉開,一言不發。就有人用力踢了他一腳,大聲喝罵,他十分不情願地輕輕點了頭,隨着他點頭的動作,他髒污散‘亂’的頭髮垂下來蓋住了他的半張臉。安怡看不清他的神‘色’,卻能體會到他的心情,想必此刻是他這一生中最爲美妙的時刻。

    又有人問張欣:“是這裡麼?”

    張欣輕蔑地道:“我怎麼知道?又不是我埋的。”她穿着粗布囚服,瘦得像一隻鬼,聲音粗啞如鴉,頭髮胡‘亂’綰成一個簡單的髻垂在腦後,臉‘色’蒼白瘦削沒有一點活氣,唯有一雙凹下去的眼睛幽幽的閃着鬼火,狠厲地四處張望尋找着熟悉的身影。

    安怡便知道,她使人‘花’錢送進去的那些湯‘藥’終究起了作用,而張欣也的確還捨不得死,所以張欣雖然還沒有完全病癒,終究也還是‘挺’過來了。活是活過來了,可惜張欣不知道,這世上有一種痛楚叫做生不如死。

    其他人當然沒能看見獄卒是怎麼對待張欣的,但她的確是跪倒在了泥地裡,痛得老半天都爬不起來。這時候衙役再問她話,她便乖順地點了頭,臉‘色’越發青白。

    腐敗的棺木被打開以後,安怡沒有靠近,但她能聽見前面傳來的驚呼聲:“這也太寒酸了吧?什麼陪葬都沒有。都壞掉了,還能查出來是誰嗎?”

    人羣自動分開一條道,王司業父子面‘色’沉重地走了進去,和仵作低聲‘交’談,接着安大老爺和安懷也‘陰’沉着臉趕來了,衙役開始轟趕圍觀的人。

    衆人很是不滿意,憑什麼不讓他們看熱鬧呢?這樣的熱鬧真心一年難得見着一回。而且正是關鍵時刻,卻不讓他們看了,真是不道德。

    安怡不可能靠近,也不可能‘花’錢去打聽,其實棺木裡的人究竟是誰,她也很好奇。或許真的是曾經貼身伺候過她的丫頭,也可能是不小心知道了田均和張欣的秘密的人,還可能是從外頭‘花’錢‘弄’來的無名‘女’屍。

    但不管怎麼說,這個人若是冤死的,那麼兇手必將付出代價。有王司業在此全程盯着,安怡就不想再呆下去了,她將頭上的斗笠壓得更低了些,調轉馬頭,迎着京城方向走去。

    她‘花’了小半個時辰才繞出泥濘的小道,走上官道。厚實平整的官道讓她緊張的心情防鬆了些,她防鬆繮繩,任由馬兒自己走着,日光透過厚重的雲層灑落下來照在她的身上,烤得她渾身都暖洋洋的,她覺得又舒服了點。

    一輛馬車從後頭跟上來,不緊不慢地一直跟在她的身後,安怡頓生警惕,揚鞭跑馬,那馬車卻也跟着快了起來,她便又放緩了速度,馬車也跟着緩了下來。如此兩次過後,安怡打算奪命狂奔,卻聽見後頭有‘女’子壓抑着聲音喊道:“我們是蜀王府的,你別怕。”

    安怡回頭,看到湖月將車簾拉起,‘露’出朱側妃那張美‘豔’無雙的臉來,便放緩了速度,冷漠地看着這一主一僕。

    馬車靠上前來,湖月小心翼翼地道:“不知鄉君可否入車一敘?”

    安怡冷淡地問道:“理由?”

    湖月有些侷促地看了眼朱側妃,不知該怎麼回答纔好。

    朱側妃道:“這幾天,蜀王殿下與劉嵩知府一共見了三次面,問的都是這樁轟動全京城的案子。不知道這個理由,夠不夠?”

    “不夠。”安怡挑釁地道,“也許你覺着前塵往事對大家都不太好,所以想要壓下此事,免得京城裡的人想起那些不光彩的事情來呢?”

    湖月急道:“你知道什麼?”

    朱側妃輕輕擡手止住湖月,平靜地道:“這裡人來人往,我覺得你不會太喜歡被人看到你以這樣的裝扮出現在這樣的地方,所以我邀請你來車上談,這個理由夠不夠?”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
    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